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5章黑暗议会
    梵迪修斯深吸一口气,说道:“东方静那边呢?”

    甘道夫道:“我与陈天涯通了电话,陈天涯将东方静抓住了。正在朝s市那边逃去。我通知了人安排专机到s市接应他。这件事情,国安的人也介入进来了。他们以安全隐患的理由扣下了我们在燕京的专机!”

    国安的人是派警察前来说飞机又安全隐患!但国安的人却隐藏在了后面。所以光明教廷也不好发作。

    毕竟光明教廷是想来做地下大佬的,还不至于要在燕京和政府大闹起来。真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无论是政府还是光明教廷都是得不偿失!况且,背后还有黑暗议会在。光明教廷也不想让华夏政府最后和黑暗议会合作!

    梵迪修斯千辛万苦潜伏进了沈默然所在的动车。但是上去之后,还是没有找到沈默然。沈默然就像消失了一般。也许是中途下车,也许是躲在那个角落。总之梵迪修斯是没办法找到这家伙了。

    因此,这次的抓捕计划算是失败了一大半!

    鉴于已经失败,梵迪修斯通知了陈天涯。说他和甘道夫也会马上赶往s市。他们在s市汇合,然后将东方静带回东北老巢。

    陈天涯应是。

    此时的陈天涯正在高速路上,驱车前行。他的车技很好,这是因为陈凌本身车技也很好。

    陈天涯穿了黑色的衬衫,短寸头,简直就和陈凌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他旁边的副驾驶上坐着的是东方静。东方静的大穴被陈天涯封住,用不得劲。

    东方静郁闷至极,她在去机场的路上被前面的陈天涯挡住。当时以为就是陈凌,还奇怪他怎么突然在自己前面了。她那里想得到这中间还有这层玄机在里面。因此见了陈天涯,一点防备心理都没有。结果陈天涯却是一点也不客气,陡然出手偷袭。东方静猝不及防,几个回合之下便被制住了。

    这时候东方静也发现了陈天涯的不对劲,心说难道这人是陈凌的双胞胎兄弟?

    阳光灿烂!

    这条高速上,周围也还有来往的车辆。东方静心中忐忑无比,不知道这一次有什么样的厄运在等自己。就在这时,前面的路上出现一个黑点。陈天涯眼神冷淡,越开越近。

    渐渐的,两者近了。

    东方静终于看清楚那黑点不是别人,正是陈凌。而陈凌穿着白色衬衫,肩上扛了火箭炮!

    很显然,如果陈天涯坚持不停车!那么陈凌就会赏一枚火箭炮过来!

    东方静看见陈凌时,不禁目瞪口呆。还真是有两个陈凌啊!

    同时,东方静心中窃喜不已,燃烧起活的希望来。

    而陈天涯最终还是停了车。

    陈凌便也放下了火箭炮!其实火箭炮也还真吓不倒陈天涯。因为陈天涯可以自己跳车离开。不过他跳车离开了,东方静就死定了。

    所以陈凌也只是吓唬。

    陈天涯近乎粗暴的将东方静拉下了车,东方静现在就像是弱不禁风的小女子。陈天涯一把掐住东方静的咽喉,冷冷的对前方十米处的陈凌冷笑一声,说道:“只要我想,她立刻就死。”

    陈凌缓步向陈天涯走过来,说道:“你不会杀她的。”

    陈天涯狞笑一声,说道:“是吗?难道你认为舍不得杀她?”顿了顿,说道:“还是说,我害怕你?”

    陈凌看向陈天涯,说道:“你现在已经疯了,你当然不会害怕任何人。但是你不敢杀东方静。因为梵迪修斯和甘道夫已经失败了。如果你成功杀了东方静,岂不证明你比你们陛下还要英明厉害?”

    陈天涯听完陈凌所说的话,他目光冷冽的看向陈凌,说道:“你倒是很为我着想嘛!”

    东方静被陈天涯挟持着,她看着眼前这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心中却有种荒谬,时空错乱的感觉。

    陈凌也是冷冷一笑,说道:“你别忘了,你就是我。所以你怎么想,我一点也不难猜出。你如果想要东方静死,不用费那么大的周折。直接杀死,或则干脆让我用火箭炮轰杀你这辆车。你能逃走,东方静只有死。现在光明教廷发展势头最猛,所以你想依靠光明教廷达到自己的目的。你不可能永远去做梵迪修斯的奴才。”

    此时的陈凌洞彻人心,再也不是那个能被陈天涯看做废物的人,在经历了神域之行,陈凌甚至有种大彻大悟的感觉。他面对甘道夫这种超强级别的高手没有一点的畏惧和动摇。甚至有一种了然于心的感觉!

    这是一种对世事的通透!这份通透感可以识破一切人心和阴谋诡计!

    陈天涯眼中出现一缕神光,轻笑一声,说道:“你以为就凭你这些话便能让我放了东方静?”

    陈凌笑笑,说道:“只要你杀了东方静,从此以后,西昆仑会是你们的死敌。西昆仑传承已久,并不是如沈门,大楚门。他们从小就在西昆仑。若是东方静被杀,这个后果我相信是梵迪修斯和你们都没仔细想过的。反而是捉住东方静最为妥当,这一点你不能否认对吧?”

    “那又如何?”陈天涯说道:“难道我不能将东方静给废了?即使不杀,废掉总行。”

    陈凌哈哈一笑,说道:“世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她若是还活着,只怕你是头号敌人了。以后整个西昆仑跟你不死不休!更要命的是,你让教皇和甘道夫都很难堪。大家一起出来执行任务,就你陈天涯最厉害?即使现在他们不说,心里难道会没有芥蒂?”

    陈天涯脸色微微难看,道:“说这么多,你也是想让我放了东方静。可能吗?你以为你是谁,三言两语就要我把人给放了?”

    “好,你不放我也拿你没办法!”陈凌的眼神寒了下去,他将火箭炮丢到高速公路下面去。然后逼视陈天涯,寒声道:“你以为你带着东方静能逃走吗?”

    “笑话!”陈天涯目光中露出惊人的寒光来,他的双眼变成红色,整个人如笼罩了一层魔气。森寒无比!这样的气势,就像他是地狱神王一般。他狂笑一声,说道:“就凭你也能让我逃?也罢,今日我索性灭了你!”

    陈天涯说完,再大喝一声:“拿命来吧!”同时,脚下一动。一个弓箭步轰然弹射向陈凌。

    眨眼之间便已来到陈凌身前,一股子螺旋劲风刺来。陈天涯就如魔神一般,轰!一拳炸向陈凌的脑门!极光须弥印!

    陈凌眼也不眨,面对极光须弥印,他是驾轻就熟。一个拨拳将其一拨,四两拨千斤!

    陈天涯极光须弥印倏然张开,变成龙爪手抓击。陈凌手臂陡然一缩,闪电缩回。接着一招如来法印反劈而去。

    陈天涯身子一斜,闪电避开。接着施展羚羊挂角来到陈凌左侧。一招搬拦捶施展过来。

    陈凌也同时一个羚羊挂角避开,但马上又用出移形换影的身法。陈天涯想要堵截陈凌,瞬间失算。陈凌反弓箭步踏近陈天涯的中线,昆仑蚕丝牵施展出来。

    疏忽之间,两人电闪交手,各自的变化诡异。比陈凌当初应对首领还要凶险。偏偏两人都是打法上的天才,居然谁也奈何不了谁。

    身形变化,砰砰砰!一瞬间,两人连连对碰三拳。要命的是,两人都有天庭运劲的法门。陈凌虽然有霸王血,陈天涯却也有生命之源。

    这下分开,陈天涯转头忽然发现东方静已经失去了踪迹。原来却是在两人恶斗时,东方静上了单东阳的飞机。

    此刻,那架专机还在空中盘旋。螺旋桨轰鸣的声音震荡不已!

    陈凌面对陈天涯,他的脸色如常,说道:“你别忘了,你的气运不如我。再打下去,胜负全凭运气。若你真受了伤,今日你只怕要死在这里。”

    陈天涯冷冷打量陈凌一眼,随后,转身跳下了高速公路,扬长而去。

    陈凌松了口气,他并没有去追。甘道夫这种人都难以杀死,更何况是陈天涯。要知道陈天涯也有白驹过隙的身法。

    自家人了解自家人!要追死陈天涯就像是要追死自己一样难。

    陈凌觉得这么多年,还没真有本事把自己给杀掉。所以他也就不去尝试了。

    待陈天涯离开后,那专机降低。陈凌攀上梯绳,上了专机。

    这架专机的空间并不大,机舱里仅能容纳四人。驾驶员是国安的专业人才,技术非常好。

    东方静与单东阳坐在一起。单东阳尝试着给东方静解开大穴,但是以他的本事怎么也解不开。

    东方静松了口气,她穿着白色的长裙,看起来仙气盎然。雪白的双肩裸露在外,不得不说,东方静其实是很美丽的。美丽的让人不敢直视。这朵冷冷的辣椒,谁又敢摘!

    不过此刻,东方静并不冷淡。她纳闷的问道:“到底什么情况?”

    陈凌微微苦笑,说道:“我先给你解开穴道,然后再告诉你怎么回事。”他火眼金睛,自己就能感觉出东方静哪儿气血不畅,也知道穴道是那里封住了。

    东方静的穴道是气海穴被封住,这个穴道太至关重要了。要解开穴道当然也不是像武侠小说里点两下就行。需要陈凌慢慢用柔劲为她推宫过血。

    好在这个穴道的位置不算很尴尬!陈凌足足解了一分钟,方才为东方静解开。

    解开穴道后,东方静舒服的舒展了下手臂。她先看了眼陈凌,说道:“你得在你身上弄个记号了。不然以后突然看见你,我真没办法淡定了。”

    单东阳也是一凛,说道:“这个必须得注意。陈凌,以后我们要弄个接头暗号。”

    陈凌点点头,说道:“好,你订。订好了告诉我。”

    随后,又对东方静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当下将分裂出来的黑暗陈凌的事情说了出来。

    东方静从小就在西昆仑,接受这些奇怪的东西的接受能力很强。加上又经历了神域,更没什么好惊讶的。

    “现在我们要去哪儿?”东方静不由问道。

    单东阳说道:“正在返回燕京。”

    陈凌沉吟着说道:“现在看来梵迪修斯已经知道了首领离开。他也算是肆无忌惮了。目前来说,东方静,也就是你们西昆仑要薄弱一些。如果梵迪修斯要派人来攻打西昆仑,只怕你们无法承受。”

    东方静暗自一凛,说道:“你说的没错。”

    陈凌说道:“原则上,西昆仑和光明教廷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梵迪修斯想要铲除你们。也只是怕你们将来捣乱。这样,我看你可以和东阳兄一起跟梵迪修斯连上线。”顿了顿,说道:“不管怎么说,燕京这边是我们的核心所在。不允许光明教廷的触角伸到这边。你们联合声明就说大楚门,政府,西昆仑的底线就在燕京。如果光明教廷敢来燕京,那么我们三方会展开疯狂反扑!梵迪修斯的光明教廷也才发展。如果我们玩捉迷藏,暗中捣乱,暗杀,他们也会苦不堪言。加上光明教廷现在还要忌惮黑暗议会。所以梵迪修斯不会冒这么大的险,继续对付西昆仑和燕京。”

    单东阳与东方静眼睛一亮,觉得陈凌的思路真是敏捷睿智无比。单东阳说道:“我会第一时间去联系梵迪修斯。”

    东方静微微松了口气,她忽然又问道:“对了,陈凌,我刚才听你说梵迪修斯和甘道夫这两人失败了?什么意思?”

    陈凌看了东方静一眼,他坐在东方静的对面,能闻到东方静身上的处子幽香。他回答道:“这一次梵迪修斯和甘道夫还有陈天涯三人一起出动,目标就是我,你,沈默然。大概是为了雷霆行动,不泄露风声,他们来的很急。没带其余的人手。梵迪修斯去抓沈默然,甘道夫来找我,至于陈天涯就找上了你。”

    东方静闻言,不由脸上有些挂不住,说道:“这么说起来,似乎只有我着了道?”

    陈凌说道:“也不能怪你,你也没想到有个陈天涯。”

    陈凌这么合情合理,温和的解释,马上让东方静有了台阶下。她又问道:“对了,梵迪修斯修为深不可测,据说已经与首领不相上下。他若抓沈默然,沈默然必定会很危险,沈默然是怎么应对过去的?”

    东方静了解陈凌如今的本事,知道甘道夫肯定也不是陈凌的对手。

    事实上,梵迪修斯这次发动行动还是属于老眼光看人。他以为甘道夫抓个区区陈凌没什么难度。而他也是很大的自信,抓沈默然岂不是手到擒来!

    至于陈天涯,他也是相信其能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