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4章必然的失败
    酒店大门处,一名穿着纯白色教袍的老者走了进来。老者在五十岁左右,却正是甘道夫!

    严格意义上来说,陈凌是第一次见到甘道夫。之前都是陈天涯与甘道夫的接触,跟陈凌并没有什么交集。

    不过陈凌也认识甘道夫,昨天他在单东阳给的资料上看到过甘道夫的照片。

    另外,这甘道夫一出现在酒店门口。陈凌就感觉到了他的不寻常。气息延绵,走路之间如龙行天下!

    眼中神光内敛,就像隐藏了一轮太阳!

    这人的修为不在自己之下啊!

    陈凌对单东阳淡淡说道:“已经来了。”说完便挂了电话。

    甘道夫朝陈凌缓步走来。

    “你们两人到我身后来。”陈凌放下手中的筷子,冷声说道。他说的很严肃,严凝霜与流潋紫吓了一跳,也发觉气氛的不对,连忙到了陈凌的身后。

    即使是陈凌,也不敢托大的坐着不动。他站了起来,冷淡的看向甘道夫。

    大厅里有不少客人来来往往,地面光滑如镜。前台那边,服务员正在办理各种手续。

    甘道夫一进来,便有服务员上前询问。甘道夫指了指陈凌这边,用英文说道:“有朋友在。”

    服务员便也不再跟进。

    甘道夫终于来到了陈凌身前,两人之间隔了三米左右的距离。甘道夫周身散发着一种掌控的气势,仿佛任何人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一般。他的眼神如宁静的湖泊,冷冷淡淡的看向陈凌。

    陈凌也看向甘道夫,他的眼中没有任何波澜。

    这时候,甘道夫开口了。依然是一口流利的英文。“陈凌先生,我来时代替我们教宗陛下请您去光明殿走一趟。”

    陈凌冷冷一笑,说道:“在去光明殿一趟之前,我反而想请阁下也去我大楚门走一趟。”他说的也是流利的英文。

    甘道夫微微一怔,显然没想到陈凌居然会这么回答。他似笑非笑,说道:“看起来陈先生是不打算配合了咯?”

    “配合?”陈凌不屑一笑,说道:“你算哪根葱,有什么资格要我配合?”

    甘道夫眼中绽放出凌厉的寒光,说道:“陈先生果真如传说中一样,牙尖嘴利!”

    陈凌一笑,道:“很快你就会知道我不止是牙尖嘴利。废话少说吧,这里动手不方便,我们到天台上去,你可敢?”

    甘道夫是光明教廷中有名的天才,如何会惧怕陈凌的邀战。当下欣然说道:“好!”

    甘道夫并不害怕国安和政府会插手。这是大家的默契,光明教廷不会明着扰乱社会秩序。前提是政府和国安也不要插手光明教廷的事情。

    不过至于私底下,那就谁也约束不了谁了。

    天台之上有一点就是,逃跑很不方便。

    甘道夫境界上比陈凌高,打法上更是不服气任何人。所以不可能惧战。如果他这都惧战了,也没资格修炼到人仙巅峰了。

    陈凌对身后的严凝霜和流潋紫道:“不要离开我。”他是怕会有其他人来抓严凝霜和流潋紫。值得一提的是,严凝霜的力量现在很强,因为内丹里的混元真气还没消耗完。不过她在甘道夫这种高手面前,那可怜的打法实在不值一提!至于流潋紫,她与龙樱倒是有正宗的龙族内丹。同时也可以将空气转化成灵气。不过两女都未修出混元真气,而空气虽然能转化成灵气,灵气也是弱的可怜。就跟沙漏里漏出的水一样。

    而天帝一行人想来,是因为他们人多势众。那时候将大多的空气转化为灵气,因此便有了通天法术。那个时候,大千世界也没人是其对手了。

    话不多说,陈凌和严凝霜,流潋紫在前先行。他走的是楼梯。乘坐电梯,和甘道夫一起太危险了。因为在电梯里严凝霜和流潋紫会成为陈凌的死穴。

    上楼梯时,流潋紫和严凝霜在前先行。陈凌在后。

    楼层一共三十六层。不过对于陈凌这些人来说并不算什么。甘道夫一直跟在后面。

    他也怕自己去乘坐电梯,陈凌给跑咯!

    天台之上!

    阳光普照!可以看见远处的高楼大厦林立。今天的燕京没有雾霾,天空一片湛蓝。

    严凝霜和流潋紫站的很远。陈凌脱了皮鞋,光着脚丫子和甘道夫相对而立。

    晨风一起,甘道夫的袍子衣袂飘飘,猎猎作响。陈凌心中已然动了杀意,这甘道夫乃是光明教廷教宗陛下手下第一猛将!今天自己杀了他,也算是打响第一炮。

    现在的香港是铁打的江山。也就不怕和光明教廷撕破脸皮了。

    这年头就是这样,越忍让,对方越得寸进尺!只有将对方打疼打痛,对方才知道敬畏。

    陈凌和甘道夫两人中间隔了十米的距离!

    陈凌暗暗打量甘道夫!这人的力量比我强上一些。不过这种力量并不致命,因为只高了一些。打法完全可以弥补。而自己的天庭运劲加上霸王血一旦完全催发。力量马上可以胜过这甘道夫!

    一瞬间,陈凌成竹在胸。他也不废话,刷的一下,人影忽然闪出。十米的距离根本不是距离,划破时间,空间。

    雷霆之间,陈凌一拳爆炸向甘道夫的脸门。看似平静朴实的一拳,里面却蕴藏了一股爆炸般的力量。

    甘道夫也不敢小瞧陈凌这一拳,他本来稳定如泰岳苍山。却在瞬间一动,一个拨掌拨开陈凌的拳头。这是四两拨千斤的意思了。

    这一拨之玄妙无可比拟!

    陈凌冷哼一声,拳头忽然张开,智慧印,智慧大手印!五指如怪兽巨爪抓向甘道夫的拨掌!甘道夫微微一怔,却不吃惊。他的拳头啪嗒一爆!

    就如拳头上贯了万伏电流!又如激荡的火车轨!陈凌这一下抓上去,手指非得崩裂不可!

    两人短暂交手,雷霆变化都妙到了毫癫!

    啪啪啪!陈凌的手指甲抓中甘道夫的拳头。立刻崩断三片。

    这一瞬,陈凌的手势变化到了无穷境界。三片崩断,还有两片却是后上。也就是说三片指甲是故意化解甘道夫的拳力。后两片指甲才是生力军!

    这一雷霆闪电的变化,就算是绝顶高手都不敢想象。偏偏陈凌却做到了。

    陈凌的后两片指甲嵌入到了甘道夫的手背上。这一瞬,陈凌闪电退出三步,三步便是十米的距离。

    甘道夫没有追击,他的脸色很是难看。没想到只是第一个照面,自己就会受伤。

    甘道夫看了一眼手背,手一崩,两片指甲便被弹飞出去。他的手背上鲜血溢出,他却是冷淡的用手一抹。顿时,所有鲜血消失。就像是神奇的治愈术一样。

    但这都是表象。本来像甘道夫这种高手,手断了都可以控制住不流血。却是被陈凌两片指甲弄的流血。这是因为陈凌一瞬间崩劲与螺旋劲施展出来。破坏了甘道夫的脉络!

    甘道夫虽然控制住不流血,但手上的灵活度还是有影响的。

    严凝霜在一边看的呼吸急促,这样的高手对决对她的帮助是很大的。陈凌面上凝重,他下定决心要杀了甘道夫!

    便也在这时,甘道夫忽然爆吼一声,整个人不再宁静,而是如暴怒的远古恐龙!浑身绽放出毁灭爆炸的力量与强悍气息。他刷的一下,一步踏到陈凌的中线!

    陈凌只觉眼前一黑,似乎就是一列高速火车撞来,根本不能阻挡!太快太快了,陈凌一个羚羊挂角闪电避开。

    而甘道夫却更是直接,一下撞空,脚下并不停留。反而是朝天台前方撞去。

    陈凌一下看出这家伙是要逃跑了。天台前方就是万丈高空!这样下去,造物主也要摔成肉泥。陈凌眼看着甘道夫跳下去,他并没有去追。因为他知道甘道夫不会死,他会直接借力于墙壁,到楼下的房间里,然后趁机逃走。

    如果自己继续苦追的话,会将燕京这边闹的很不好看,而且也还未必追杀的到。这种人仙巅峰的高手如果下定决心要逃走,是很捕杀的。除非从开始就布好精心的局!

    同时,陈凌也感觉到了甘道夫的可怕。如果继续打下去,甘道夫也就未必没有希望。可这个人非常果断,一经试探,马上果断逃离!

    是个绝对的人物!

    严凝霜和流潋紫见敌人逃走,不由松了口气。两人走向陈凌,严凝霜嘻嘻一笑,说道:“师父,你真厉害。”

    陈凌淡淡一笑,说道:“时间也不早了,免得待会堵车。我们快去机场。”

    楼下,单东阳已经火速赶来。

    陈凌说道:“来杀我的是甘道夫,被我击退了。”

    单东阳则是沉声道:“东方静被抓走了。”

    “什么?”陈凌吃了一惊。

    “我们车上说。”单东阳说道。

    单东阳开的是一辆奥迪a6。流潋紫和严凝霜坐在后排。陈凌坐在单东阳的身边。单东阳开车朝机场方向开去。

    同时,单东阳说道:“这次来的是教皇,陈天涯,还有甘道夫。甘道夫的目标是你,他显然失败了。而梵迪修斯正在去追捕沈默然。他是要在沈默然回到沈门前,将沈默然要么杀了,要么抓了。而陈天涯去找了东方静。”

    说到这儿,单东阳道:“这件事情,也不能怪东方静不警惕。她一直不知道还有个和你一样的陈天涯存在,看见陈天涯后没有什么防备之心。于是”

    陈凌不由郁闷,这么说起来,东方静被抓还真不冤了。这个倒霉的孩子!

    单东阳随后又道:“还有个事情要告诉你,沈默然是乘坐动车离开的。最早走的。他显然是听到了风声。但他并没有告诉我们,这说明他是有私心的。这个人真的很难让人信任。”

    陈凌却不放在心上,说道:“这是很正常的。符合沈默然的个人风格。他告诉我们是情分,不告诉我们是本分。没什么好埋怨的。现在他被梵迪修斯盯上,只怕麻烦是最大的。”

    单东阳说道:“先不管这些。东方静事关整个西昆仑,她如果出事了,我们会很麻烦。必须要救她出来。”

    陈凌点点头,说道:“我也想会一会陈天涯。现在他们在哪儿了?”

    单东阳说道:“我让人将陈天涯他们前来的飞机给了。现在陈天涯带了东方静,正开着一辆迈巴赫前往s市方向过去。估计在s市有他的补给。”

    陈凌眼睛一亮,说道:“那么甘道夫呢?”

    单东阳说道:“甘道夫现在抓你失手了,我们失去了他的行踪。不过他肯定还在燕京。”

    陈凌说道:“你们时刻注意陈天涯的行踪。我先送凝霜和我嫂子上飞机。然后我再搭乘飞机赶去s市。”

    单东阳点头,说道:“去s市的专机已经准备好了。”

    陈凌必须亲自送着严凝霜和流潋紫上飞机方才放心。

    待严凝霜和流潋紫上了飞机之后,陈凌安排好香港那边派人来接她们。尔后,陈凌和单东阳坐专机前往s市。

    至于抓捕陈凌的甘道夫则向梵迪修斯通了电话。

    梵迪修斯隐藏了行踪,打扮成了一个普通的中年人。并且穿的是中山装。他深深知道沈默然的狡猾。

    而此刻,梵迪修斯顺藤摸瓜,正开着一辆越野车追赶沈默然的动车。越野车抄着近道,见缝就钻,离沈默然所乘坐的动车越来越近!

    梵迪修斯现在反而是最吃力的,吃力就在于沈默然提前知道。否则被梵迪修斯在燕京堵住沈默然,沈默然也就没戏了。

    现在的沈默然就像是逃进了海中的鱼。

    这时候梵迪修斯也接到了甘道夫的电话。甘道夫说道:“陛下,我抓捕陈凌失败了。”

    梵迪修斯心情更加恶劣,说道:“怎么回事?”

    甘道夫道:“我与陈凌交手,他现在的修为已经是人仙中期。他的打法似乎比钝天还要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