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3章走蛟
    雷霆降临!灵物就是最好的避雷针,劈不死你才怪!而现在大气运降临,灵物的避雷针作用已经失效。

    且不管这些,陈凌便对单东阳说道:“随我来!”

    陈凌说完便朝公主坟的坟墓走去。单东阳紧跟其后。

    陈凌眼中绽放出精光,看向冥火中间。他很快便看清楚了,在冥火中间,有一头走蛟正在修炼。这头走蛟还是蛇身,头如龙如蛇。

    不过这头走蛟显然是已经有些气候了,和安若素修为差不多,乃是到了大成后期!

    神魂修炼有夜游,日游,显形,大成,然后便是鬼仙,一次雷劫,二次雷劫等等!

    雷电有九层!度过九次雷劫的高手当永生不灭!

    到达了九次雷劫,便也不算是仙了,而是真正意义上的神!

    陈凌扫视这头走蛟一眼,走蛟的身躯有三个壮汉那般大!它倒是盘着身子,法相庄严。完全视陈凌和单东阳是空气。也是,这走蛟已经是大成的高手,又岂会害怕凡人。走蛟料定单东阳奈何不得他,而陈凌看起来又充满了无害!

    “喂!”陈凌突然开口喊了一声。走蛟陡然睁眼,它的眼神中带着藐视苍生的狂傲。冷冷的看了陈凌一眼,似乎也有些诧异,为何陈凌能看到它。

    陈凌说道:“你这畜牲,居然敢滥杀无辜,练这邪术?”

    走蛟打量陈凌,忽然开口,它的声音是在陈凌脑海里响起。因此单东阳也听不到。“你这凡人却是有些古怪,居然能看见本座。”

    陈凌冷冷一笑,说道:“当真是米粒之光,也放光华。你这头畜牲居然也敢在我面前自称本座?”

    走蛟眼中流露出凶狠的怒气,说道:“凡人,你找死!”

    陈凌冷道:“找死的是你!若是识相,赶紧的撤了这邪术,来做我一个小童。否则我便叫你立刻烟消云散!”

    “哈哈,大言不惭!”走蛟扫了单东阳一眼,对陈凌说道:“我乃是大成高手,离鬼仙一步之遥。你旁边的人居然妄想用阳刚之气吼散我,幼稚无比!”

    一般的神魂离开躯体就会死亡,大成也不行。但是走蛟这等灵物不同,他们是经过走蛟的那一层雷电,已经有了阳刚之气,所以不会消散!

    陈凌冷笑一声,说道:“执迷不悟,孽畜,我本念你修行不易。但现在看来,杀你便是度你了。”

    走蛟暴怒,道:“凡人,够了。本座修炼数百年,方才有成。你居然再三辱骂本座!”他说完突然身形一变,轰隆一下!

    这走蛟居然也会观想之术,瞬间将自己变化成了一尊愤怒明王!这尊愤怒明王与太阳金经上的几尊魔王差了不少。但是这愤怒明王也当真有了明王的威严!

    本来就是利用虔诚的观想之术,让自身的念头化身为明王!愤怒明王手持三角战戟,威严滚滚!背后精气如狼烟滚滚!

    死!愤怒明王大吼一声,战戟猛烈斩向陈凌,如雷霆电光,轰隆隆!

    来势非常的快,一刺之下,力气达到了五千来斤!

    这就是这走蛟和安若素的区别!安若素虽然有力气,虽然强大,但是不会招数!若她学会了太阳金经的魔王观想法,当也是一尊强大的高手!

    便也在这时,陈凌陡然双眼圆睁!吒!双目如太阳神光,精悍逼人!一声吒,若雷霆爆裂!

    这股强悍滔天的阳刚之气犹如实质,顿时击中了近在咫尺的走蛟!

    走蛟观想的愤怒明王瞬间涣散,整个身形受到了巨大的伤害,就跟喝醉酒一样,摇摇晃晃,站都站不稳!幼稚的走蛟,把陈凌当做和单东阳是一个级别,岂不是找死!

    随后,陈凌二话不说!一拳轰了过去!

    轰!

    整个神魂被陈凌击中,就如击中了粘稠的水面!

    啊

    走蛟发出凄厉的惨叫,整个身子就像是在被烈火焚烧一般。片刻之后,便化作一缕青烟消散。

    魂飞魄散!

    数百年修为,死在了不开眼,死在了陈凌一拳之下!

    你丫不是主角啊,居然跟主角叫板,岂不是找死的节奏!

    而单东阳则呆若木鸡,他的耳膜震出血来。他看见陈凌刚才斯斯文文,突然爆发的力量却是恐怖到了不敢想象。

    静若处子,动若疯兔啊!

    单东阳暗自呸了一声,这么形容不好,应该是不动如山,动如雷霆!

    “死了?”单东阳问。

    “可不是吗!”陈凌淡淡一笑。

    单东阳不禁问道:“陈凌,你老实告诉我,你现在的修为到了什么地步?”

    陈凌微微一笑,说道:“现在只怕沈默然也不见得是我的对手。更别提东方静了。如果说真的有对手,对手就是黑暗议会的落雪还有光明教廷的梵迪修斯!”

    单东阳跟着欣喜,说道:“那真是太好了。”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陈凌顿了顿,说道:“多注意各方面的情况。”

    单东阳点点头,说道:“我知道。”

    “还有,现在可能光明教廷也会盯上你,你多注意自身的安全。”陈凌叮嘱道:“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只管开口。”

    单东阳不禁感动,说道:“一定!”

    东北的七月并没有燕京这边炎热,不过白天也是艳阳高照,晚上热气奔腾。

    东北黑龙江!

    城区的光明殿之中!

    此时是夜晚十点!

    光明教廷的教宗陛下梵迪修斯一身明黄色的皇袍在身,他看起来一头白发,如天父一般慈祥。

    此刻他正在光明殿,第一任教宗陛下苏哈一世的雕像前盘膝打坐。

    这个时候,一身黑衣的陈天涯与美女长老伊芙尔走了进来。另外跟着来的还有光明情报网的总指挥甘道夫!

    甘道夫乃是人仙巅峰的高手,距离造物主一步之遥!而光明情报网是光明殿强大的根基,所以这个重要的职位交给甘道夫是最放心的。

    甘道夫是光明殿的四长老,之前一直镇守天墓,也是梵迪修斯最信任的人。

    陈天涯,伊芙尔,甘道夫上前来,一起拜道:“拜见陛下!”

    “免礼!”

    梵迪修斯苍老的面容上有着一丝精悍,这是和他白天的慈祥截然不同的。

    “甘道夫,情况怎么样?”梵迪修斯问道。

    “回陛下!”甘道夫恭敬的说道:“目前已经确定,钝天首领带着彼岸阁离开了大千世界。”

    梵迪修斯松了口气,说道:“钝天是志在永恒,志在大道的人,不会拘泥这些凡尘俗事。”顿了顿,说道:“况且如今就算他在,本座也不会惧怕他。”

    “陛下神威无双!”陈天涯三人马上拍马屁说道。

    梵迪修斯摆摆手,问道:“还有呢?”

    甘道夫说道:“东方静,陈凌,沈默然全部去了燕京。”

    梵迪修斯说道:“眼下既然钝天已经不在,你们觉得我们该如何做?陈天涯,你先说说。”陈天涯眼神冰冷,说道:“回陛下,无论是沈门,还是西昆仑,或是大楚门。他们门下都有不少高手,我们能铲除他们。他们也会到我们光明殿捣乱。所以我觉得强杀不太好。也会让华夏政府反感,忌惮!我们还是要保持一个和平的景象比较好。不过目前,倒是有一个大好机会。陈凌离开了大楚门,沈默然和东方静也都落了单。不如我们派高手火速赶往燕京将这三人诛杀。如此一来,只要这三人一死。平稳收复西昆仑,沈门,大楚门也不是难题了。”

    梵迪修斯眼睛一亮,说道:“天涯,你说的很有道理。黑暗议会蠢蠢欲动,我们不能操之过急。必须稳打稳抓。先诛杀这三个人很有必要。也能敲山震虎。事不宜迟,应该早早行动。待他们回到大本营就难办了。”

    陈天涯主动站出来,说道:“陛下,我愿意领命前去。”

    梵迪修斯说道:“这三人,个个本事都不小。你一个人也是不成。这样,为了不引起燕京那边的注意。我们分头行动,沈默然最强,我亲自出手。东方静交给天涯你。而陈凌交给甘道夫!”

    “是,陛下!”陈天涯,甘道夫领命!伊芙尔不由说道:“陛下,那我呢?”

    梵迪修斯说道:“事关重大,杀他们这些人倒不是人越多越好。你就和奥迪斯在大本营镇守为好。”

    伊芙尔微微不甘,但也不敢反驳梵迪修斯的意思。

    “事不宜迟,即刻动身!”梵迪修斯站了起来。

    燕京的夜空终于迎来了黎明!

    而一架来自东北的私人专机正在火速飞往燕京。

    天终于亮了,沈默然刚刚睡醒便接到了一个电话。乃是军师沈云飞。

    “少主!”沈云飞低沉的声音传来。

    沈云飞便是轩正浩的复制体。不过经过魔典改造,成了一个毁容之人。虽然毁容,智慧却还在。

    而沈默然昨天得了新手机,第一时间联系了沈云飞。

    “少主,根据可靠的情报。从东北方向连夜飞了一架专机到燕京”

    如果说到情报的强大,在国内,别说是大楚门不及沈门的天堂组。只怕就是国安也是不及的。天堂组根深蒂固,发展多年,设备又先进。而大楚门的情报强大,也只体现在香港这一方面而已!

    所以东北方面的变化反而是沈默然第一个知道。来的三人沈默然也从沈云飞口里知道了。沈默然是聪明人,他向沈云飞说道:“这三人这么快火速来燕京,神不知鬼不觉,看来是冲我和陈凌,东方静来的。”

    沈云飞说道:“没错,少主,我也是这个想法。”

    沈默然深深佩服沈云飞的智慧,说道:“那你觉得眼下我该怎么做?”

    “乘坐最快动车,您随时告诉我您的动态。我安排下一步计划。”沈云飞不假思索的说道。

    沈默然明白,乘坐动车,动车上人多。来者也不好下手。而沈云飞就可以趁这个时间安排人手过来接应。

    沈默然点点头,说道:“好!”他说完便离开了自己的房间,酒店房间也没退,直接去了火车站。

    自然,沈默然也没有通知陈凌和东方静的危险。虽然是同盟,但沈默然也还没伟大到要跟他们有难同当。

    大难临头各自飞,这是沈默然的本性真如。现在来的是陈天涯,梵迪修斯,甘道夫。这三个人的实力沈默然有所了解。可以说每一个人都不会比他的本事要差。这是对沈默然一个很大的考验,如果一个不慎,也许就万劫不复了。

    不告诉陈凌和东方静有一个好处。那就是甘道夫的情报有限,由于沈默然提前逃走。那么甘道夫就只会去抓陈凌和东方静。这也叫祸水东引!

    沈默然火速去了火车站!

    时间是上午七点!

    燕京的早上,晨曦洒照在这座帝都之中。都市繁华,车水马龙!

    好一派美丽的大千世界,繁荣世界!

    陈凌则也到了要告别的时候,不过他是乘坐去香港的班机,所以没与东方静一起走。东方静时六点三十分直接独自去往燕京国际机场。陈凌要乘坐的航班则是上午十点。

    陈凌在酒店的第一层餐厅里和严凝霜,流潋紫享用早餐。至于龙樱已经被带走。陈凌是不想让龙樱曝光出来,以免被敌人盯上。毕竟在燕京不比香港,这里是鞭长莫及。陈凌也没办法很好的保护到龙樱。

    流潋紫的头发盘起来了,又穿了件白格子t恤,加上牛仔裤。整个玲珑的身段更加毕露无遗。陈凌在她对面坐着,始终不太淡定。因为流潋紫实在太性感了,身上的香味也是勾人。

    吃早餐的空当,严凝霜不免说道:“我听人提起过燕京有万里长城。师父,要是我们有时间去哪里看看就好了。”

    陈凌微微一笑,说道:“以后有的是机会。现在不行,我还急需要回香港一趟。”顿了顿,说道:“香港也有不少好地方,你去了一样可以多看看。”

    严凝霜大喜,说道:“那太好了。”

    便也在这时,陈凌忽然觉得心里有一丝的不和谐。感觉不太对劲,却又说不上来那里不对劲。

    手机忽然响起,是单东阳打来的。单东阳早上去办别的事情了。陈凌接过电话,单东阳的声音焦急传来。“陈凌,不好了。光明教廷的教皇与陈天涯,甘道夫亲自到了燕京。他们很可能是冲你来的。”

    这些高手行事,就算是出动军队都不行,只会鸡飞狗跳。陈凌抬头看向酒店大门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