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2章公主坟
    单东阳沉吟起来,说道:“如果说沈默然和东方静是真心结成同盟。那么对于我们现在的形势来说,倒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但是陈凌,你也知道沈默然的性格。东方静还好说一点,沈默然这个人,满腹心机,野心勃勃,指不定会在背后捅刀子。”

    陈凌说道:“东阳兄,你说的这些我自然考虑过。沈默然绝对不是可信之人。不过眼下的好处是,我和他之间关系有所缓和。谈结盟也能谈。结盟是对我们三方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如今的光明教廷和黑暗议会蠢蠢欲动,我们三方都是他们的眼中钉!”

    单东阳说道:“若是光明教廷拉拢沈门呢?”

    陈凌说道:“沈默然是人精,光明教廷拉拢他,他怎会中这种分化之计!”

    单东阳道:“我始终对沈默然不敢相信。”

    陈凌说道:“日后真有事,沈默然也许会做壁上观。但应该不会明着来对付我。这是我认为的好的一方面!”

    “好了,东阳兄。与沈门和西昆仑的关系缓下来,这是个好事。其中的分寸我会自己把握。我现在想要知道国内是什么情况?”

    大气运已经降临!

    群魔乱舞,各方都要蠢蠢欲动。这是陈凌最担心的。

    单东阳见陈凌如此问,他的脸色也变的格外凝重起来。他忽然问道:“陈凌兄弟,我突然有句话要问你。我希望你能真诚的回答我。”

    陈凌道:“你说吧!”

    单东阳道:“你真的愿意为了这个国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吗?现在的情况很乱,各方势力都只想占据气运,分一杯羹。我是真的担心”

    陈凌看了单东阳一眼,他突然有些明白单东阳的心思。

    单东阳也怕自己有私心!是啊,谁会这么伟大?

    “我会做我应该做的,也会尽力去做我应该做的。”陈凌如是回答。这个回答并不假大空,也很有弹性!但单东阳却已经满足了,他相信陈凌的人格!

    单东阳顿了顿,说道:“如今的情况很糟糕。目前来说光明教廷已经占据了东北,在东北建立了光明殿!而且梵迪修斯俨然已经成为了东北的王。他的财富积累的可怕。这些还不算,梵迪修斯的光明殿在东北建立了十八家,信徒发展出了百万之众。而且现在正在向南方这边发展。他这个样子,意图很明显。先发展信徒,让整个中华民族大部分人成为他的信徒。最后估计还想要跟国家来分一些税收。这个发展模式并不陌生,模仿了梵蒂冈!”

    “为什么信徒发展的这么快?”陈凌皱眉问道。

    单东阳说道:“如今光明教廷还没有对沈门,大楚门动手。也没有越界。说到底还是忌惮钝天首领。他之所以发展的这么快,还是因为舆论造势,加上梵迪修斯刻意制造了一些暴乱袭击。他制造了一个末日论出来,让人只要加入光明殿,便可免遭灾劫。”

    单东阳语锋一转,说道:“不管是网络舆论还是现实中的愚民,很多人都相信光明殿。光明殿又刻意做过一些善事,展示过一些所谓的神迹。如此愚民更加深信不疑。”

    “眼下!”单东阳继续说道:“光明殿的发展可以看的很清楚。要清楚国内一切反对势力。要将光明殿开的全国遍地开花,要让光明殿成为华夏唯一的信仰。待到根深蒂固后,他就会来谈条件。成为第二个梵蒂冈!”

    陈凌心中忧心不已,说道:“这么说起来,我们大楚门,沈门其实也是光明教廷发展中的绊脚石了。他们是要欲除我们而后快!”

    单东阳说道:“的确是如此!”

    陈凌道:“现在的梵迪修斯,这位光明教皇看来还真是嚣张不可一世了。”

    单东阳说道:“对了,钝天首领呢?”陈凌道:“钝天首领已经不在我们这个大千世界里,指望他是不可能了。”

    单东阳不禁焦心,说道:“有钝天首领在,还可让梵迪修斯稍稍收敛。若是钝天首领离开,梵迪修斯只怕再无顾忌!”

    陈凌默然,情况的确如此。

    单东阳又道:“还有一个事情。之前你说过有一个人格分裂的你。现在他已经改名叫做陈天涯。并且加入了光明教廷。在这次的东北事件之中,几乎全部是他在策划。这个人非常可怕!”

    陈凌微微一呆。

    单东阳道:“他几乎有你全部的本事和修为。更要命的是,他不择手段,没有任何感情可言。杀人手段之狠,令人心寒!”

    陈凌苦笑起来,说道:“我也想不到会产生这么一个怪物出来。”

    顿了顿,陈凌又问道:“光明教廷的事情我略有了解。除了光明教廷,还有那些实力?”

    “在山东那边出现了一个东印度公司。里面有天宗的高手,更有一些诡异的幽灵存在。”单东阳说道。

    他继续接着说,道:“还有,在海南那边,出现了几起人口神秘失踪的案件。根据目击者称,是看到了海怪。而且,我们国安取到了图片。你看一下,这组图片我都不敢公开出去。否则真要引起舆论大乱!”

    单东阳说着将公文包里的一组图片取了出来。陈凌接过,只见图片上是在海边,正是月黑风高!

    在海面上,一个巨型黑色狰狞怪兽浮出水面。几张图片分别显示这个怪兽在水中沉浮。并且有一张是怪兽的眼睛特写。这双眼睛似乎观察到了天空中直升机的存在,眼神带了警惕!是有智慧的物种!

    单东阳不无担忧的说道:“现在我们国家真是多事之秋。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怪兽。更荒谬的是,国安还收到好几起离奇的事件。死了的人在头七活过来强奸自己的妹妹,又杀自己的父母。”

    陈凌眼神一寒,说道:“这分明是有灵物上身,利用死人尸体作怪!现在不止是光明教廷。这些灵物没了限制,也全部跑了出来。”

    单东阳叹气道:“以后可就真难办了。另外,还有几方势力也在各自占山为王。以前都没听说过,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冒了出来。在东印度公司,光明教廷之间,还有个自称所罗门的势力非常强横!”

    “所罗门?”陈凌听的头大,说道:“知不知道是来自那个国家?”

    单东阳说道:“里面的人都很神秘,还真不知道来自什么地方。现在所罗门的人还在福建那一带,并没有做出什么大动作来。”

    “这些都是一些强横的势力。另外也有许多别的国家神秘的宗派,包括我们国家的小宗派冒了出来,想要趁机分一杯羹!”单东阳说道。

    陈凌见单东阳忧心无比,不由安慰道:“你也不必太过担心。这一次的大气运降临,就是要来一次大改变。水会彻底搅浑。大乱的时代来临,对于你我来说,也是最好的时代。否则你我又如何有一展抱负的机会!”

    乱世出英雄!

    单东阳微微一怔,随后苦笑道:“也只有这么安慰自己了。不过话说回来,我宁愿不要什么丰功伟绩,就想清闲一点,去到处逛一逛。一直想去爱琴海看看,也想去圣彼得堡的书城逛一逛。但是始终抽不出时间来!”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是单东阳所体现出来的。如果每一个官员都像单东阳这样的两面三刀却只一心为家国,那将是国家的大幸!

    “对了,陈凌,今晚你有没有什么事情?”单东阳与陈凌聊了一会,转变话题问道。

    陈凌说道:“今晚没什么事情,怎么,你有事?”

    单东阳说道:“待会我准备了饭局,把你和沈默然他们喊上,一起吃顿饭。之后,我想带你去个地方,你见多识广,也许能知道是怎么回事。”

    陈凌点点头,说道:“没问题。”

    随后,陈凌又说道:“我还有件事要拜托你。”

    单东阳道:“你说。”

    “跟我回来的有一个女子,叫做龙樱。她是我的女人。现在这种情况,我也不适合带她回香港。你帮我给她安排个新身份,顺便看她想做什么,尽量满足她。另外,还有严凝霜是我徒弟,那个流潋紫也是我一位已故朋友的妻子。你帮我给她们两人安排个合法的身份,我要明天带它们回香港。”

    “没问题!”单东阳一笑,说道:“你的任何私事都是我的大事。我就是要替你搞好后勤的。”

    陈凌呵呵一笑,总算松了一口气。他觉得带龙樱回香港,不好交代。然后,龙樱也会不习惯和倾城她们在一起。倒不如让自己金屋藏娇,也让龙樱清净自在。

    与单东阳聊完后,陈凌便去找了龙樱。陈凌先是和龙樱温存了一会,然后便说了要她在这边安顿下来的想法。他本以为她会觉得委屈,没想到龙樱却是欣然应好。

    “夫君,其实我本来也害怕去和她们认识!”龙樱小声说道。这一句话便算是道破了所有的秘密。

    陈凌不由将她搂紧,说道:“对不起,委屈你了。”龙樱一笑,说道:“一点也不委屈的。”

    安顿好了龙樱,接下来就是众人的饭局。

    这一顿饭也算吃的挺和平的,因为有陈凌在,无论是东方静还是沈默然,都算很给单东阳面子。单东阳也知道,如果没有陈凌。他在沈默然和东方静面前,是屁也不算的蝼蚁!

    饭局完后,沈默然回房休息。他明天早上就要回沈门。而东方静则想跟单东阳多了解一些现在的情况。还有,东方静也有想法,她想再重新和单东阳将合作关系建立起来。

    西昆仑如今和大楚门已经携手,所以眼下,并不存在矛盾。

    单东阳不敢怠慢东方静,便先和东方静一直在房间里谈。两人谈到凌晨方才作罢。

    陈凌则一直在陪龙樱,待龙樱睡着后。单东阳的电话打来,陈凌拿了刚刚到手的卫星手机出了龙樱的房间。

    陈凌和单东阳在酒店下面的一辆悍马车里汇合。单东阳开车,陈凌上车后,单东阳一边启动车子,一边说道:“东方静想将西昆仑的大本营迁到燕京这边来。她说你镇守香港,由西昆仑来镇守燕京。西昆仑在以前就是玄门正宗,倒也一直与我们有友好的合作关系。”

    陈凌说道:“我觉得是可行的。”单东阳道:“为什么?总是有些不大放心。”陈凌说道:“燕京这边乃是天潢贵胄的地方,京畿重地,重兵把守。实际上,光明教廷也不太敢大规模对燕京怎么样的。所以她在燕京来,一来占据了玄门正宗的位置。二来,也是在这场乱战中打好根基。”

    陈凌随后说道:“以前是因为有我在,我和她关系不好。她不敢提这个要求。从之前,西昆仑就像入驻燕京,这就是她们的策略啊!”

    单东阳苦笑,说道:“只怕请神容易,送神难啊!”

    陈凌说道:“大气运完结后,西昆仑自然也要顺应气运离开。这个不用担心。如果她到时候真不肯走,我倒觉得西昆仑并不可怕。我可以搞定她们。”

    单东阳松了口气,一笑,说道:“有你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

    陈凌笑笑,问道:“我们要去哪儿?神神秘秘的。”

    单东阳说道:“公主坟!”

    陈凌便也不再多问,知道那一块定然是出了什么怪事。

    一路驱车,两个小时后已经是凌晨两点。这时候方才到达公主坟。

    公主坟是一个地区,不过单东阳到的是坟头那一块。公主坟经过修葺,有种碑陵的感觉。地面整洁!

    公主坟属于园林式,有专门的守园人。本来这个点,园子应该早已关闭,不过单东阳提前打了招呼,所以守门员的老头一直在。

    陈凌和单东阳直接进了公主坟中。又很快来到了那座公主坟的前面。

    陈凌一来到公主坟前便发现了问题所在。本来这公主坟是块风水宝地,阴气都是属于通畅阴凉的那种。这是能够福荫后代的。但是现在,这里出现可一股暴戾之气!

    还有隐隐的血腥味!

    单东阳沉声说道:“最近燕京有几起小孩子失踪的案件。小孩全部是六岁以下的女孩。很少有人敢在我们燕京犯案的。我秘密的让国安的人全力查了下,也没有人贩子集团到燕京来。而根据一个监控视频的蛛丝马迹,我们一路追寻到了这里。最后在公主坟的附近,发现了六具小孩子的尸体。这些小孩子身体没有伤痕,血液也没有流失。根据法医鉴定的死因,他们是阳气被吸干了。这个说法可能有点玄,说通俗点就是体内的气息被抽干了。”

    单东阳有说道:“我派人连续观察了几夜,公主坟这里晚上,坟头上有奇异的冥火出现。每晚的三点到六点,冥火准时出现。我曾经走进来看过一次,这冥火围绕坟头不散。我试过用阳刚之气来吼,但它根本不惧!”

    陈凌听了单东阳所说的,心中已经有些了然了。他如今也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主。虽然没读过那么多书,但是一法通则万法通。他也懂了很多。当下拉了单东阳离开。

    单东阳不解,还是随陈凌离开。两人距离那坟头有些远了,陈凌方才说道:“这个很明显,是有什么灵物在这里修炼。六岁以下小孩的阳气最是纯净,是灵物最好的滋补。这种邪法,以前没什么灵物敢做。因为害怕因果。但是现在不是大气运降临了么?所以灵物敢肆无忌惮了。”

    “那怎么办?你虽然神通广大,但是灵物会飞天遁地,你也没办法啊!”单东阳不无担心的说道。

    “这也是我为什么要拉你离开了。那灵物是藏在了公主坟的坟里面。那里面是个好住处呢。他很明显也听的到我和你的谈话。只不过这灵物也感觉不出我的修为来,所以他并不会惧怕!”陈凌说道。

    随后,陈凌又道:“待会我们等他出来再说。我自有办法对付他!”

    单东阳见陈凌胸有成竹,不由松了口气。马上,单东阳说道:“以后这种作乱的灵物还不知道有多少,受苦的始终是无辜的老百姓。”

    陈凌也明白这一点,叹了口气,说道:“这是大气运降临,也是一种大革新。既然要改革,就必然会有牺牲。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减少牺牲。尽自己所能,但你也不要因为不能拯救全世界而痛苦。这个观点不成熟!”

    单东阳点点头。

    三点很快就到了。

    月光皎洁!

    夜色中还是充满了一种闷热,有虫子的鸣叫声在响。

    这碑陵,公主坟在夜里显得有些阴森恐怖。如果是常人晚上在这里,肯定心中会有些害怕。但是陈凌和单东阳又怎么会害怕。尤其是陈凌,他懂得了天地的浩瀚广大,懂得了生死的通透。只有未知才会产生恐怖。陈凌对生死原理一清二楚,自然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害怕!

    坟头上再次出现了冥火。在夜里,这冥火围绕着坟头,一共七朵冥火。

    陈凌遥遥看了一眼,又看了眼天空。七朵冥火,这是依照了北斗七星。用六岁小孩的纯净阳气,又汲取星辰之气。这是想要将神魂修炼成通透之体,仿照一次雷劫啊!

    也就是说,这灵物不敢渡雷劫!便想度个假雷劫。意义上就是没有双脚,给自己做了假肢出来。虽然没有真的双脚厉害,但也能走路不是!

    以前的灵物不敢出来,出来之后,因为身体的力量太强。就跟吸铁石一样,会吸引雷霆劈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