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1章风云归来
    便也在这时,外面传来震动的声音。随后,外面封住的石头以及神王布下的灵气罩全部被击破!

    接着,有光线透了进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人。长身玉立,一身黑色长衫!

    这个人正是陈凌!

    东方静与沈默然虚弱不堪,这时候看见陈凌,顿时惊喜万分。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居然会是看见陈凌如此高兴。

    在之前,东方静与沈默然的绝望就在于陈凌不可能是神王的对手。被抓在这里又如此隐蔽,也没有人可能会来救。

    只有钝天首领淡淡洒洒,似乎一切都已经看透一般。

    这山洞的顶很矮只一米。陈凌站在洞口还能站立,要进来必须猫着腰。

    陈凌脸上没有丝毫得色和幸灾乐祸。他猫腰进来之后,先观察东方静和沈默然的伤势。两人都只是虚弱,倒无大碍。修养一会就能完好。于是陈凌又猫腰走向钝天首领。

    陈凌面向首领,恭敬的说道:“事情已经全部解决了,首领,我来接您离开。”

    钝天首领点点头,又说道:“彼岸阁是否知道在什么地方?”

    陈凌说道:“彼岸阁一直在原先的地方。神王也没能引动他。”

    钝天首领淡淡道:“彼岸阁不属于这神域,以他的智慧,参不透也是应当。”

    随后,陈凌带了沈默然,东方静,离开了山洞。钝天首领却是自行恢复,直接飞出去。

    接下来,陈凌又用乾坤扇将钝天首领,龙樱,流潋紫,沈默然,严凝霜他们全部装了进去。接着便朝方丈山急速飞去。

    天黑之时,陈凌带着众人来到了方丈山,彼岸阁的前面。

    这个时候,无论是沈默然还是东方静,他们两人都已经伤势完全恢复。

    众人上了彼岸阁,至于乾坤扇,一旦到达大千世界,失去五行灵气。它也只能是一把普通的铁骨扇。不过陈凌还是打算带回去,就算是给宝贝女儿当做玩具也是好的。

    接着,钝天首领利用造化玉牒启动彼岸阁!

    彼岸阁里,太古雷池轰动!最后带着众人,驾驶彼岸阁,轰然拔地而起,穿越时间空间,朝大千世界驶去!

    进神域之时还不到五月,而离开神域时,大千世界已经到了七月中旬。在神域之中整整两个多月。

    轰隆中,彼岸阁降落在了西昆仑的灵秀峰上。

    就在这时候,钝天首领面对陈凌一众人,他的脸色有种莫名的严肃与神圣。

    严凝霜对钝天首领很是尊敬,因为她看见师父陈凌对钝天首领很尊敬。而沈默然与东方静到了今时今日,已经对钝天首领心服口服,并且心存敬仰!

    钝天首领谋划这么多年,对这个世界,对他们这群人是没有恶意的。

    龙樱与流潋紫则安静的站在一边,并不打扰!

    钝天首领扫视陈凌三人一眼,他随后说道:“此处已经到了西昆仑灵秀峰。你们就此各自离去吧。”

    陈凌忍不住问道:“首领您要去哪儿?”

    “上面世界!”钝天首领缓缓说道。

    陈凌与沈默然,东方静马上明白了。首领这是要执着的去寻找永恒力量的存在。

    陈凌三人陷入沉默,钝天首领挥挥手,说道:“都走吧。”顿了顿,又道:“我也没什么好交代你们的,各自好自为之!”

    陈凌三人向钝天首领深深鞠了一躬,然后各自告退。

    待众人下了彼岸阁,便看见了灵秀峰的青翠,以及明媚的阳光。四周是雪峰,雪峰寒冷中带着清新的空气。

    不过呼吸起来是有些困难。

    随后,彼岸阁在轰鸣中,再次消失。

    却不知道是去了哪儿。

    这时候是中午十二点!

    现场便只剩下陈凌这一众人了,陈凌与东方静,沈默然都感觉到内丹已经消失。而陈凌身体里的一百零八穴窍真气消失,气血回流。他奇妙的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已经到了人仙中期。

    此时此刻的陈凌,修为与沈默然,东方静比起来,只强不弱。但三人之间的敌意也明显没有了。

    东方静一身白衣,如出尘的仙子。她面向陈凌和沈默然说道:“大家一定都已经饿了,大家先去我西昆仑中用餐,如何?”

    陈凌看了东方静一眼,忽然苦笑一声,说道:“前尘旧事,过往种种。我们三人似乎都没办法释怀。你师父的死,或多或少跟我有些关系。而沈默然你,我的妻子,儿子死在你手上,这道坎,我永远也放不掉。”

    沈默然看向陈凌,他说道:“你救我数次,这个恩我记着。我们之间的恩怨,当然要解决。不过你也知道,不是现在。我们现在的敌人是光明教廷,是梵迪修斯。待这次大气运过后,我们三方再拼个你死我活吧。”

    东方静微微一叹,说道:“不管怎么样,我们一边吃饭一边再谈吧。”

    陈凌也觉得这对自己是个机会,三方可以暂时结成同盟。就像抗战时期一样,先搞定岛国鬼子,再打内战!

    西昆仑的大殿有些庙宇的形式。毕竟这西昆仑的历史悠久。不过西昆仑从不对外接受香火。

    龙樱和流潋紫两大美人,一个清纯冰冷,一个美艳动人,各有风情。全部跟在陈凌身边,严凝霜则是小徒弟,对陈凌毕恭毕敬。

    东方静的回来让西昆仑的掌门欣喜不已,在大殿前面,率领弟子出来迎接。只不过凌浩宇看见陈凌后,脸色便也不太好。

    东方静则对凌浩宇打了个眼色,说道:“宇师兄,事情容后再跟你解释。我们现在刚回来,麻烦你在清心斋里准备一桌饭菜。”

    凌浩宇也不是不识大体的人,当下点头,吩咐人去办了。

    陈凌一众便与沈默然随东方静先去了清心斋。

    清心斋在大殿的旁边,前面有两棵苍松!

    就算是七月,西昆仑还是充满了寒冷。苍松旁边尚有积雪!

    如果是从香港刚过来,然后体会这里的风情。那是极其美妙的。

    清心斋里设置古典优雅,地面是檀木地板,燃烧了壁炉,很是温暖。

    这里没有了灵气,龙樱与流潋紫几乎也就是凡人一个。比普通人还要不如!

    不过她们两女即便就是在神域,武力值也是不值一提!

    倒是严凝霜,现在身体里还有一万斤的混元真气。比陈凌的力气还要强大。不过这种力气也是用一次少一次。终究不是长久之道。严凝霜如果没有混元真气,她的修为不过是个通灵境界!陈凌一只手一秒钟不用就可以解决她。

    所以说,严凝霜这个大弟子要修行的路还很长!

    一桌属于西昆仑的丰盛素斋很快就摆上来了,有西昆仑自己酿造的雪山清酒。

    东方静换了一身干净衣衫过来,她显得很随意,随意的扎了个马尾。便微笑着招呼大家入座。

    在之前,东方静给人冷酷**的感觉。不近人情!而现在东方静则给人一种随和,没有架子的感觉。但却也没人觉得她是邻家妹妹,可以随意冒犯。

    似乎还是会从心里敬畏她!

    不得不说,东方静的格局上有了很大的进步!这一次的神域之行完全洗涤了她的心灵。沈默然也是,如今的沈默然对万事万物似乎不再如以前那般执着。无情少了一些,大气多了一些!

    至于陈凌,他是收获最大的。收获了一颗慈悲之心!这慈悲,乃是慈悲的真谛!

    并不是说该杀之人不杀!比如张三穷凶极恶,杀了妻女。这种人不杀,却去谈教化,那是狗屁的慈悲!就应该杀死,杀绝!如此才是大慈悲!

    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众人入座!

    东方静举杯敬众人一杯。众人都自喝了,这时候东方静说道:“陈凌,我师父的死是我的执念。我不会再怪罪于你。至于这场气运争夺,我希望我们西昆仑,大楚门还有沈门能够先抛弃彼此的恩怨和成见,将外敌赶出去后,再说!”

    陈凌点点头,道:“我也是这番心思,不知道沈默然你怎么认为?”

    沈默然扫了陈凌和东方静一眼,他说道:“我没有意见。”

    “既然如此,我们今日以酒结盟,若谁有违背盟约,当此生不得好死!”东方静站了起来,举杯说道。

    陈凌肃然而起。沈默然也站了起来。

    三人一饮而尽!

    随后三人坐下,陈凌又道:“喝过这顿酒之后,我要先行离开了。也不知道如今国内的格局和情况到了什么地步。”

    沈默然也是挂心沈门,说道:“我也要尽快回沈门。”

    东方静道:“我要去燕京一趟。”

    陈凌说道:“我也要先去燕京,如此一起吧。”

    东方静笑笑,说道:“没问题!”

    她又道:“我们西昆仑有一架专机,先一起去燕京。然后沈默然你再去你的沈门。”

    如此一说,沈默然自然是没有意见的。

    吃过饭后,已经是下午两点。

    众人来到了灵秀峰,西昆仑存放飞机的地方。西昆仑的飞机是螺旋桨直升飞机,马力很大。

    众人上了飞机后,由专业的飞行员起飞,前往燕京。

    蓝天白云!云海遨游!

    龙樱一直挨着陈凌坐着,陈凌知道她初来这里,难免心中有些彷徨,因此搂住了她,给予她最大的安慰。严凝霜则是新奇,她说到底还是个小姑娘。

    “怎么?”陈凌笑着对严凝霜说道:“是不是觉得这飞机不如你们那里的飞船?”

    严凝霜回头一笑,她的脸蛋红扑扑的,说道:“但是我喜欢这里,有种自由的味道。”

    这一点却是没错的。因为在阎浮乃是帝王制,规则森严。等级分明!

    会让人感觉到一种窒息!

    下午六点!

    燕京国际机场!

    七月的燕京热火朝天。

    即使是到了六点,天依然没有要黑的意思。太阳依然像个聚热的火炉不肯下山,在高楼大厦的缝隙之间,散发着属于它的威力!

    陈凌一行人的衣衫简直就像是某个拍戏的剧组出来的。陈凌一行人男的帅,又有气质。女的美丽,这身服装一穿,差点引起了轰动。

    这燕京机场本来就经常有明星出没。让那些行人郁闷的就是,愣是没认出陈凌这群人演过什么戏!

    陈凌一行人手上也没有了通信设备。陈凌找了附近的公用电话,立刻给单东阳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通了。单东阳做为国安局局长,身上可联系的电话有很多。不过这个号码却是长期为陈凌准备的。也只有陈凌知道。

    “陈凌?”单东阳听到陈凌的声音时,激动万分,比见了老婆还要高兴。

    “是我!”陈凌听到故人声音也是高兴。神域的经历危险万分,并且总让陈凌有种远离故土的感觉。如今也算是落叶归根了。只要是在华夏,他的心就会有一种踏实的感觉。

    单东阳兴奋的道:“你回来了?你在哪儿?”

    “我在燕京国际机场!”陈凌说道:“我这边还有几个朋友,你帮我安排一下住处。顺便我还有些事情要向你了解!”

    单东阳说道:“好好好,我马上安排。我先来接你。”

    陈凌一笑,道:“不用太着急。”

    打完电话后,陈凌回到候机厅里。

    明亮宽广的候机厅里,沈默然一群人找了地方入座。陈凌一来,沈默然便淡淡一笑,说道:“你是去联系单东阳了?”

    陈凌扫了眼周围,发现还真没人敢靠近沈默然。

    他点点头,说道:“来这里也是想了解国内的情况。自然是要联系他。”

    沈默然微微笑道:“只怕他看见我和东方静会被吓倒!”

    陈凌不由哑然,他也觉得如果单东阳前来看见自己这一群人,肯定嘴巴都要合不拢了。

    单东阳来的很是火速,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便开来了一辆加长的宾利车!

    陈凌并没有任何的架子,在候机厅外独自等待单东阳。单东阳下车,陈凌看见他穿了黑色的休闲衬衫,黑色的敞亮皮鞋。单东阳永远是这一身正装,一丝不苟!

    只不过,他在看见陈凌时,立刻喜笑颜开。激动的前来,一把拥抱住陈凌。

    两人拥住,片刻后分开。单东阳看见陈凌这一身古人造型,不由失笑道:“陈凌兄弟,你这是什么造型?”

    陈凌也是一笑,道:“一言难尽。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再谈。”

    “对了!”陈凌又说道:“里面的几个人你看见了千万别太惊讶。”

    正说话间,沈默然一群人已经走了过来。

    单东阳看到沈默然和东方静时顿时目瞪口呆。“你”

    “回去再说吧!”陈凌笑笑。

    东方静朝单东阳伸出手道:“单局,很高兴再次见到你。”单东阳机械的伸出手来。

    随后,沈默然也伸出了手,说道:“你好!”

    这下可真让单东阳觉得有些受宠若惊了。

    他虽然一直憎恨沈默然,但更多的是畏惧!也知道沈默然眼高于顶,如今居然主动问好。单东阳怎么会不受宠若惊!众人上车之后,单东阳亲自开车。陈凌坐在单东阳的身边。

    单东阳带众人入住进燕京三环的一栋帝豪大酒店之内。房间已经全部订好,清一色的总统套房!

    入住之后,单东阳已经安排人去准备了男士女士的衣服。

    各自洗澡换衣,换成现代时尚装扮。

    陈凌在房间里洗过澡后,换上了一件黑色t恤,蓝色牛仔裤,一双运动跑鞋。头发梳了个中分。

    这样看起来还是属于时尚小青年!

    这时候,房间的座机响起。陈凌不用猜便也知道是单东阳打来的。陈凌接过,让单东阳上来。

    陈凌挂了电话,在沙发前坐下。他点开了大屏液晶电视!

    电视里播放的是燕京卫视,熟悉的新闻,熟悉的人物,让陈凌备有亲切感。

    不一会后,单东阳前来。陈凌开门。两人入座后,单东阳便问陈凌,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凌略一沉吟,他说道:“也算是好事。这次我和沈默然,东方静在不周神山里经历了很多。我们达成了同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