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6章老者
    “连族长你也这么觉得?”四大长老震惊了。

    轩辕农上前来,朝陈凌行礼,说道:“拜见灵王!”

    “族长免礼!”陈凌说道。

    轩辕农看向陈凌,陈凌也注视向轩辕农。

    半晌后,轩辕农说道:“灵王,事到如今,我也不知道问题出在那里。不过既然你是预言中的灵王。我相信一定会有解决办法。如今不止是修为上的问题。神王傅华有远古罗生门。我们若无一样法宝对抗,终究是不行。”顿了顿,道:“刚好,我们先祖也留下了一件法宝。”

    洪天元微微失色,说道:“难道族长是指被封印在暗黑渊中的不朽元神丰碑?”

    轩辕农肃然点头,说道:“没错!”

    四大长老齐齐失色,说道:“但是暗黑渊中危险无比,任谁进去都会迷失。而且不朽元神丰碑也是一件让人发狂的法器。当初神王傅华想要抢夺,最后都放弃了。原因就是因为他怕被不朽元神丰碑反噬!”

    “但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轩辕农说道:“更何况,我相信先祖既然预言了灵王。这不朽元神丰碑就是为灵王准备的。”

    陈凌却是眼睛一亮,下床站了起来说道:“好了。不必多说了,既然有如此法宝,那我要定了。”

    轩辕农向陈凌正色说道:“不过灵王,里面的确有很大的风险,你可要想好了。”

    陈凌一笑,说道:“你已经放出了鱼饵。我若真不去,族长你估计要骂娘呢。”

    轩辕农不由也是一笑,说道:“那灵王你打算什么时候去?”

    “事情宜早不宜迟,现在就去吧!”陈凌说道。

    不管暗黑渊里有多少危险,陈凌都已经没有退缩的可能。他不把神王解决掉,就无法得到彼岸阁,无法救出首领和龙樱他们。这些都是他必须的责任和使命啊!

    “师父,我和你一起去。”严凝霜连忙说道。

    陈凌看了严凝霜一眼,淡笑道:“你去干什么?你去了还要我分心来照顾你。”

    严凝霜不禁气结,却又没办法反驳。修为低,被鄙视能怎样呢?

    当下,陈凌和轩辕农出了洞府。

    “灵王随我来!”烈日下,轩辕农飞上了天空,如一道流光。陈凌心念一动,驱使灵气,人也顿时拔地而起,飞了过去。

    暗黑渊在五百里外的地方。在天空中朝下看去,是一片深邃浩瀚之地。

    陈凌与轩辕农飞了下去。

    暗黑渊就似一道河流。不过是悬崖下的河流。两边的悬崖相邻,暗黑渊上面漂浮着黑色如柴油的东西,并且散发着种种恶臭!

    轩辕农一指下面,说道:“不朽元神丰碑就在这里面。以前傅华进去过,不过什么都没捞到。据说他是害怕不朽元神丰碑无法驾驭,被反噬。里面我进去过一次,下面百米之后别有洞天,但是就像一个迷宫,无法超脱。我花了很长时间才逃出来。而且,我压根就没敢进最里面的一层。”

    “好,我知道了。族长你就在此等待,我现在进去。”陈凌二话不说,纵身投入暗黑渊之中。

    他用灵气将自己包裹住!

    一旦进去,所有泥泞粘稠的黑泥都两边分开。

    五行灵气无处不在,即使是在黑泥中,也有丰富的土行灵气!

    冲过百米的黑泥之后,陈凌的识海立刻感觉到了别有洞天。

    是在左边!通道!

    陈凌快速驱使灵气飞行过去。不到片刻,便从黑泥之中跃了出来。原来却是所有黑泥汇聚到了这边的溪流之中,溪流这边是窄窄的石岸。

    陈凌跃上岸后,身上没有一丝丝的泥土。他的眼前出现的一个洞府,外加三条通道。

    洞府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只是分成几条支流,将黑泥分化开。

    陈凌识海放开,马上感觉到中间一条通道有能量波动。他毫不犹豫的进了中间的通道。

    这是一条长长的甬道。四周都是潮湿的岩壁。里面黑黢黢的。

    陈凌朝里面走去,他猫着腰,速度很快。

    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召唤他。

    走过了通道,却是来到了一片墓地!

    很诡异的一片墓地,广袤无垠!

    大约有三千平米。密密麻麻的坟墓,石碑!

    墓地上空是岩壁!

    岩壁如穹顶!

    整个墓地散发着一种冰寒的气息,阴森森的。用句俗话来说,此处的阴气太重了。

    而且空气得不到流通,又产生了说不清楚的瘴气。只怕就算是仙人来了,也无法承受这种瘴气。

    不过陈凌却是不怕,他是百毒不侵!

    墓地上面有一块丰碑瞬间吸引到了陈凌的注意力。本来这里面应该是黑暗的,但这块丰碑却散发着幽幽的光华!

    陈凌一眼看过去,马上感受到了这块丰碑摄人心魄的地方。就像里面藏了一尊地狱神王。看一眼就让人心惊胆战!

    而且这不朽丰碑本身就散发出了一股不可摧毁,摧毁一切的武道意志1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看到这块碑,陈凌心中就只有这八个字。

    “果然是好法宝!”陈凌大喜。同时心中疑惑,轩辕农说要取这件法宝十分困难。怎么自己这么容易就找到了?

    还不了解这不朽元神丰碑的作用,陈凌踏出一步,便来到了不朽元神丰碑的面前。

    “我要将你带走!”陈凌对着不朽元神丰碑说了一句,然后驱使灵气,便要将这不朽元神丰碑裹住。

    怎知这时,不朽元神丰碑突然散发出一股威严的武道意志。接着,自己的灵气接触到丰碑,立刻被融化,消失无踪!

    果然有古怪!陈凌并不稀奇,这不朽元神丰碑连神王傅华都无可奈何,又岂是这般好收服的。

    陈凌眼神一凝,突然伸出一只手贴住不朽元神丰碑的正面。

    这不朽元神丰碑的正面有不少碑文,碑文铁笔银钩。但一个字陈凌都不认识。这些碑文像是奇怪的符号,与陈凌的大手印这些相似。

    这些符印就像已经活过来了一般。手贴上去,触手十分的冰寒!

    但是到底应该怎样才能将这不朽元神丰碑收为己用呢?难道强行镇

    压,万一自己力气过大,将它毁了呢?

    “先搬走再说!”陈凌意念一动,干脆双手托住不朽元神丰碑,便欲将其扛走。

    可这一扛,立刻出了问题。

    以陈凌如今的力量,居然使出全力,也无法撼动不朽元神丰碑分毫。陈凌讶异的看向不朽元神丰碑。他觉得这里面真的像是有一尊神灵,在与他抗衡!

    陈凌不甘心到了极点,他怒吼一声,再度使力!

    轰!地面震动,陈凌脚下所踩的地方尘土飞扬。而不朽元神丰碑依然纹丝不动!陈凌怒了,他明白过来,既然是不朽元神。里面可能真有一尊元神。这尊元神动用了灵气之力。、自己则用真气之力,看来是无法和它比较了。

    既然如此冥顽不灵!别怪我无情了!

    陈凌眼中一寒,便与施展出灵魂涡旋,将那尊神灵给粉碎了。

    便也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诡异的响了起来。说道:“你若把这尊神灵毁了,这座丰碑你还要它有什么用?”

    这个声音飘渺,空灵。就像是在陈凌的脑海里响起的。是一个老人的声音!

    纵使陈凌艺高人胆大,但这时候在这么个地方听到这么个声音,也是吓了一跳。

    “是谁?”陈凌平复下心绪,说道。

    “是我!”便也在这时候,从不朽元神丰碑里出现一道光华。随后,在陈凌面前形成一个白眉老者。这老者慈眉善目,但是身形飘渺。

    却是神魂念头所化。与当初的狼神很是相像。

    “您是”

    陈凌心道:“难道他就是轩辕族的先祖?”陈凌已经发觉这老人说话并不是真的在说话,而是像神魂一样,用意识在跟自己的脑海对话。

    “你猜对了,我就是轩辕族的先祖,轩辕皇帝!”老者缓缓说道。

    “您怎么会在这里?”陈凌不由吃惊非常,问道。

    老者说道:“年轻人,你不要惊奇。我虽然还能跟你交谈,但是我已经没有什么力量了。我的真身在一千年前已经被冥皇所杀。如今这不过是我的一缕灵魂念头。不过今天既然出来跟你相见,用尽最后的力气,便也要跟着烟消云散了。”

    陈凌心中震撼非常,说道:“您一直在等我吗?”

    老者点点头,说道:“没错。”

    陈凌道:“为什么会等我?有什么依据?为什么千年前,你就知道要等我?那时候根本没有我的存在?难道真有前世今生?”

    “不是的。”老者缓缓说道:“命理,运数,都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即使今天来的不是你,也会有另外一个人来代替你完成命运的使命。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历史兴衰,成败,月亮阴晴圆缺都有一个轨迹存在。我只不过在这个轨迹中看见了一些端倪。但是我并没看到你。所以在石刻上,并没有你的容貌。”

    接着,老者又说道:“奴役,苦难到达一定的时候总会结束。就像大千世界里的历史,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现在,轩辕族也到了要出去的时候。你不过是适逢其会罢了。”

    陈凌好奇到了极点,说道:“这个轨迹是如何看到的?”

    老者淡淡的看了陈凌一眼,说道:“当你明白天地的构造,懂得万物奥妙时,也许会明白一些。而我现在却无法跟你说清楚。”

    陈凌甩了甩头,觉得这个问题很难搞明白。自己要懂这个也没什么用。不过他还有一个好奇,问道:“您说您的真身已经被冥皇所杀了?冥皇现在还活着吗?又在哪儿呢?”

    老者道:“我这一缕灵魂念头能保存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你若再不谈正事,这不朽元神丰碑你永远别想取走。”

    陈凌心下一凛,马上不敢再问东问西。正事要紧啊,好奇是会害死猫的。

    实际上,陈凌还想明白永恒力量的奥妙呢。

    “如何取这不朽元神丰碑?”陈凌连忙问道。

    老者说道:“这不朽元神丰碑之上的符文,是我对天地的参悟,刻出的三十六道火行符文。三十六道,参照了三十六周天,宇宙万物的循环奥妙。这片墓地里,死的全是出名的高手。这些符文将这些高手的武道精神,意志全部凝聚,糅合。”

    陈凌对这个有些了解,因为那圣主向云重的大寂灭不朽丰碑就是如此。不过后来被自己毁了。

    老者冷看了陈凌一眼,却是知道陈凌的想法。说道:“那大寂灭不朽丰碑不过才六道符文,参照六道轮回。是我最早的时候的一个作品。比这不朽元神丰碑的一个角都比不上。”

    陈凌一听这话,顿时大喜。

    “那比冥皇的远古罗生门呢?”陈凌随后问道。

    老者听到冥皇,却依然安详,淡淡说道:“任何法器,厉害与否,最关键的是看在什么人手里。如果远古罗生门是冥皇拿着,自然这不朽元神丰碑是不如远古罗生门的。如果不朽元神丰碑是冥皇拿着,那么这不朽元神丰碑就比远古罗生门要厉害,懂了?”

    老者的话大有禅机!陈凌肃然起敬,说道:“晚辈懂了。”

    老者的身形微微飘渺,说道:“你不要打岔,我的时间真的不多了。”顿了顿,继续说道:“”

    “前辈!”陈凌想起一事,说道:“既然您说轩辕族走出去应该是轨迹里的事情。那么为何还有您的安排也在里面?这岂不是在改变轨迹?”

    老者看了陈凌一眼,说道:“你何不理解成是命运轨迹里安排了我这一环?正是因为此,我才能看到这个轨迹。”最后,老者淡冷的说道:“你以为你站在了局外?其实我们都在局内!”

    陈凌又是一凛,突然有种无力感。、在命运的巨轮面前,人力实在是太渺小了。

    陈凌突然想起了小时候发生的一件事情。

    妹妹陈思养了一条小狗,叫做妞妞。每天妞妞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跟着陈思出门。

    属于只要陈思出门,就很难将妞妞赶回家的那种。

    而一旦陈思让它跟着出门,那么妞妞就会高兴无比,在前面走着。

    最后有一天,陈思带妞妞去菜市场。本来已经过了马路,突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妞妞自己一个人悄悄跑回去,最后在马路上被车碾死。

    一条赶也无法赶回去的狗,在主人主动让它出门时,它突然不动声色悄悄跑回去。

    那一刹,就像是死神已经安排了这一环。所以它回去,回到了命运的轨迹上!

    很多时候,我们以为世间是无神论的。以为老人的话都是迷信,以为命运是不存在的。但真的是如此吗?谁又能说的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