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5章金色的佛陀
    这一次的心魔攻击前所未有的凶猛。陈凌想要凝神来凝练穴窍,一要忍受其痛苦,二要抵御心魔,实在太难太难了!

    严凝霜看见师父的气息越来越弱,不由失色,几乎就想要给陈凌将血液反输回去。

    “再等等!”轩辕农沉声说道。他也发现了陈凌的不对劲。

    陈凌如何也驱不走心魔的攻击。恍惚中,被杀的龙玄,那无数恶鬼漂浮而来,驱不走,赶不掉!

    陈凌明知道这些不过是心魔幻想,但始终不能驱走,如此又怎么静心凝练穴窍?

    不行,不能再这么下去。否则自己就要功亏一篑了!

    对了,太阳金经!

    陈凌勉力在脑海中观想出那尊过去弥陀大佛!

    顿时,在浩瀚的黑暗中,一尊金色佛出现,此佛坐于虚空之中,无数日月星辰围绕在周围,把光辉都加持在这尊金色佛陀身上。

    这尊金色佛陀双眼微微闭,盘膝,双手结印,神态安详,却不像别的寺庙里面佛像的威严,透漏出来的是一种亲切,熟悉的气息。

    甚至,甚至洪有一种感觉,这尊佛就是自己的千百世起源的前生。

    金色佛出现,陈凌心中终于得了宁静。但是恶鬼依然在周围环绕,只是不敢靠近!

    而且金色佛很快就开始飘渺起来。

    这一切都是因为陈凌的心念再摇摆,开始心猿意马。就像是普通人手上托了一根竖立桌球杆,无法让其平衡!

    陈凌急了,他陡然又想起太阳金经的经文来。

    “神魂存想于天庭,天庭者,众神之所归,众佛之灵台。观想天星之气贯顶而入,寸寸深入,与神魂结合,幻象重生,神魂可得清凉,炙热,酸辣,又可见天上琼楼**,又可见修罗恶鬼,可见天女诸菩萨,可见天地众神,可见上古圣贤,又可觉已堕轮回,又可觉战阵厮杀,又可觉软玉温香,又可觉父严母慈,又可觉自己武力滔天,翻江倒海,又可觉遍体腐烂,白骨累累,此诸般幻象,一切不管,守定心神,观想虚空有一佛,名为阿弥陀,结弥陀法印,此佛为天地众生本来面目,守护本念,不为一切所动,能免灾厄。忽然又感,天星之气已触神魂,以大力向上拉扯,人有白曰飞升之意,此时便以莫大定力定神,于体中沉浮,切不可真意出窍,凡此种种,皆为虚妄……………”

    凡此种种,皆为虚妄!

    陈凌心中全是经文,脑海中的金色佛立刻稳定,强大起来。

    瞬间,所有恶鬼消失,心魔消失。

    陈凌脑海得到了宁静。

    他开始凝练穴窍,混沌真气一路凝练下去。

    混沌真气是天地间的本源,是最纯净的真气。进入穴窍之中,马穴窍洗涤,并且让其无端壮大!

    陈凌一路凝练下去,每一枚穴窍的真气都开始前后左右,相互贯通。待到一百零八枚穴窍全通之后,陈凌能感觉到身体里似乎就是一个宇宙。

    所有的穴窍全部连通了!

    身体通畅,没有一丝的阻碍!

    成功了!

    陈凌大喜,不过这时候,晕眩的感觉越发强烈。轩辕农是最强大的人,他马上感觉到了陈凌身体里的情况。知道穴窍已经凝练成功。

    “快给灵王输血!”轩辕农马上命令道。

    那神医毫不迟疑!轩辕农又配合了灵气,让血液快速进入陈凌的身体。

    这种血液输进去,经常会有排斥的现象。只不过陈凌的身体何其强悍,混沌真气同化一切。却是将血液很好的接受了。

    到得后来,陈凌知道身体已无大碍。疲惫的他沉沉睡去。

    当陈凌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六点。陈凌睁开眼时,便看见严凝霜一直在身边守着。陈凌手上割破的地方已经自动结痂。严凝霜则在一边床头坐着打瞌睡。但是陈凌一睁开眼,她便有了感觉,连忙睁眼。

    陈凌坐了起来,严凝霜便惊喜的道:“师父,你醒了?”

    陈凌见这丫头满心眼里都是只有自己这个师父,不由心头一阵柔软,笑笑,道:“你累了就回去休息吧,我没事了。”

    严凝霜说道:“我不累。师父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陈凌闻言,便也闭上眼睛凝神来感应。

    身体像是一座山河,一座宇宙,一副星辰图!

    所有的混沌真气已经融会贯通!

    身体的力量达到了十万公斤!而且,自己的穴窍管理是很强大的。不会出现无法掌控这种力量的可能。也就是说,现在一动之间,瞬间就可以达到几百米的距离。比那乾坤扇穿梭虚空的本事只高不低!

    而且,陈凌还感觉到了一件美妙的事情。那就是一百零八道穴窍被混沌真气洗涤之后,整个身体都再经过了一次的锤炼。穴窍里最后的污垢也被消除。

    如果自己回到大千世界,这些混沌真气自然消失后。气血回流进穴窍,那时候自己就会自然而然的到达人仙中期。

    也就是说,即便是自己到达大千世界后。自己的修为也会不弱于东方静,陈天涯以及沈默然了。

    时至今日!

    我陈凌终于站在了这个高度上,与东方静,沈默然这些世家子站在了同一个高度上。

    东方静从小在西昆仑长大,又有琥珀真气。算得上是绝对的世家子。

    而沈默然从小跟无为大师一起,起步比自己早的更多,也是绝对的世家子。这几年来,一直不如他们。不是陈凌比他们差,而是陈凌的起步实在是太迟了。

    不过现在,一切都已经拉平了!

    进步的对手才是最可怕的。沈默然再也没有机会碾压陈凌。

    识海增加了一倍的距离。对外界的感觉更加的敏感。陈凌穿了布鞋,信步朝石室外面走去。

    轩辕农与四大长老却是一直在外面守候,陈凌一出来,他们便惊喜交加,同时行礼。

    “族长,我想再破一次你的光暗曼荼罗胎藏大结界!”陈凌见了轩辕农,开门见山的说道。

    轩辕农微微一笑,道:“看来灵王已经是胸有成竹了。”

    话不多说,众人很快又来到了外面。

    轩辕族的族人已经开始起床劳作,有的族人正在操练灵气操控。不得不说,轩辕族在这里这么多年,却是一直未有懈怠。他们时刻准备着战斗,想要离开这片死亡之地!

    陈凌与轩辕农拔地而起来到百米高空。陈凌二话不说,大喝道:“大日光明,火焰真形,烈火成丹,炎炎真芒,炼!”

    “乾坤阴阳,天地无极,聚水成冰,给我破!”

    火烧云瞬间遍布!

    浩瀚寒冰剑气也同时形成!

    杀

    !

    陈凌将火丹爆向轩辕农!同时,浩瀚的寒冰剑气也斩了过去。浩瀚的寒冰剑气将空气冻结,一路碾杀过去,空气瞬间到达零下百度!

    体内的混沌真气就是一个总发动机!如今发动机的功率又增加了一倍。这股力量强大就自不用说。

    而且,之前陈凌施展这两招必须全副心神应对。但是现在,他却是游刃有余!两招施展完后,又突然脚步一踏!

    如来一指!

    摩诃印,揭谛印,波罗印,过去,现在,未来!

    一切,所有的力量,所有的意志都凝聚在这一指上。

    这一指比轩辕农的惊天九龙指还要厉害的多!

    陈凌的手指上爆发出极点的耀眼光华!

    轩辕农全神贯注!

    陡然之间大喝道:“天地玄黄,宇宙乾坤,一指光华现!”

    “末法黑暗,九天地狱,黑暗之神现!”

    光华中,上面如来佛出现!

    黑暗玄天佛也出现。

    上面如来佛与黑暗玄天佛突然融合在一起,光明与黑暗完美的融合!

    成为一尊透明的佛陀!

    只见佛陀的肚子里,火丹爆炸开来,寒冰剑气疯狂搅动。

    如海啸狂暴!

    轰隆隆!

    便也在这是,陈凌攻击过来。如来一指点在这尊光暗结合的大佛身上!

    顿时,大佛如充满了气的气球被刺破!轰隆爆炸开来!

    这股爆炸的气息如末世降临一般!

    陈凌冷哼一声,再度施展出灵魂涡旋的道术。

    天空之中,黑暗突然降临。灵魂涡旋如宇宙浩瀚,将所有爆炸碎片吸纳进去。

    一切一切的攻击,瞬间被陈凌消弭于无形!

    轩辕农的所有神通,道术都已经奈何不了陈凌。

    也就是说,现在陈凌已经是轩辕族的神通第一人。

    四大长老都是欢喜,那些观看的族人也是欣喜。因为灵王是他们的希望啊!

    严凝霜也替陈凌高兴。

    在洞府里,陈凌泡上了温泉。泡完温泉后,又吃了午餐。

    虽然已经取胜,但是陈凌的心情并不算愉快。因为他发现他又进入了一个死局。那就是,即使通了一百零八道星辰穴窍。即使如今力量大增。但是依然不会是傅华的对手。

    傅华的远古罗生门加上他本身的力量,实在是太过强大和无敌了。

    “为什么,我的力量还是会不如傅华?”这是陈凌的疑惑。他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洞府的大炕上。四大长老还是很乐观,严凝霜也高兴。反而是轩辕农也知道了陈凌的困境。

    这时候的疑惑就是,明明我什么都已经做了。为什么还是不能成功?不知道应该怎么努力,怎么去拼搏了?

    人不怕失败,就怕不知道怎么失败的,不知道怎么去成功。

    陈凌现在就是这个情况,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明明什么都已经具备,为什么同样的人,同样的条件,偏偏就是不如傅华呢?

    不止是远古罗生门的问题。

    就算是傅华不要远古罗生门,陈凌都有种感觉。他不是傅华的对手。

    时间是下午两点。

    外面的阳光越发强烈,像是要将这片大地烤焦一般。

    轩辕族的人在这里承受着说不出的苦难!

    严凝霜在洞府里陪着发呆的陈凌,洞府里很是清凉。

    “师父,你为什么还闷闷不乐?不是已经成功了吗?”严凝霜在一旁觉得百思不得其解,于是问道。

    陈凌看了严凝霜一眼,说道:“还差远了。”

    “为什么这么说?”严凝霜奇怪的道。

    陈凌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想知道,到底差在了哪里?”

    两人正说话间,四大长老从外面进来。

    严凝霜见状连忙站起身,陈凌则是坐在炕上没动。“拜见灵王!”四大长老行礼。

    陈凌淡淡一笑,说道:“长老们免礼。”顿了顿,看向大长老洪天元,说道:“找我有事吗?”

    洪天元说道:“没错。”他话锋一转,说道:“如今灵王您修为大成。我想询问灵王,是否可以集结所有轩辕族的战士,向神界发出战斗的号角!”

    陈凌微微皱眉,说道:“是否有些操之过急了?”

    洪天元微微激动,说道:“灵王,我们已经等了太久太久了。”

    陈凌蹙眉说道:“既然已经等了这么久,就不要急于一时。功亏一篑谁也承受不起。”

    洪天元讶异的看向陈凌,另外二长老胡十奇有些生气,说道:“灵王,难道您不想带我们轩辕族打出去吗?”

    陈凌冷淡的扫了一眼四大长老,说道:“我自然想带你们打出去。但是,这么多的轩辕族子弟,这么多的生命。岂能不慎重对待。若因我的冒失,导致众家兄弟遭受灭顶之灾。这所有的孽岂不是要算到我的头上来?”

    洪天元脸色不太好,说道:“那灵王您的意思就是这么一直等下去吗?”

    陈凌的语气也不太好了,说道:“怎么,我要怎么做,还要来让洪长老你太替我决定?”他一发怒,威严并重。洞府的空气都寒了下去。

    洪天元自知失言,马上垂首说道:“请灵王恕罪,老朽实在是太心急了。”

    陈凌又看向其余三位长老,他们均也不敢对陈凌眼神对视。

    陈凌微微一叹,说道:“不是我不想带你们打出去。我比你们更着急。但是,现在我压根就不是傅华的对手。到时候,一个神王傅华便可将我们打的溃不成军。此种情况,我如何带你们出去?”

    洪天元讶异的说道:“您不是已经通了一百零八道星辰穴窍了吗?为何?”

    陈凌语气微微沮丧,说道:“这也正是的奇怪的原因,我现在就在思索这个问题。”

    二长老胡十奇说道:“你还没有与傅华交手,何出此言?现在连我们族长都不是灵王您的对手,您也太长傅华的志气了吧?”

    陈凌说道:“我到了今天这个境界,对天地敏感不是你们能想象的。我的感觉不是傅华的对手,这个感觉自然不是我心生畏惧。而是确实有问题。”

    就在众人正在商量之时。脚步声传来,却是轩辕农进了来。

    “长老们不必逼迫灵王了。”轩辕农脸色严肃,说道:“现在就算是我和灵王合力也对付不了傅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