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4章灵王
    灵魂涡旋!

    这股灵魂涡旋,陈凌又融合了英雄苍穹录在里面。这一次的英雄苍穹录有了他更深的体会。那就是灾难!

    所有的意志,精神,历史的洪流等等都融合进了灵魂涡旋里!这股灵魂涡旋一出现,便有种让人灵魂要脱体飞出的错觉!一眼看去,深邃浩瀚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

    九龙一指进入灵魂涡旋之中,马上被绞碎,同化,消失不见!

    “大日光明,火焰真形,烈火成丹,炎炎真芒,炼!”

    “乾坤阴阳,天地无极,聚水成冰,给我破!”

    陈凌一瞬间连连施展两大禁术!

    火烧云遍布!

    浩瀚寒冰剑气也同时形成!

    杀!

    陈凌将火丹爆向轩辕农!同时,浩瀚的寒冰剑气也斩了过去。这等冷热交替已经有了化学上的作用,威力无边,斩碎一切!

    当初陈凌这一招本来无懈可击,却被傅华的精神意志,一声大吼。把他凝聚的力量全部吼散了。

    就像是寒冰被烈火瞬间煮沸,大火被海浪冲击。所有的攻击都失去了威力!说到底还是陈凌当时的凝聚力不够!

    但是经过那一役之后,陈凌早就痛定思痛!

    现在他的凝聚力又已上升了一个高度!

    火丹轰隆!如核弹爆裂向轩辕农,这是一种毁灭世界的恐怖力量,气流将时空都要粉碎!

    天地似乎要崩塌!

    这种恐怖的力量与气息让下面的族人和严凝霜都感觉到了恐怖!

    同时,浩瀚的寒冰剑气斩来,空气马上下降到了零度!

    想象一下,一头烤猪被烤熟之后,再被最冰的寒剑斩下去是什么后果?会不会特别的容易,跟切豆腐一样?

    轩辕农脸色凝重起来!

    便在这时,轩辕农面对先袭来的火丹攻击。他疾退出百米之外!

    火丹来的更快,眼看就要击中他。

    轩辕农眼中闪过强烈的神光,他爆喝一声,“天地玄黄,宇宙乾坤,一指光华现!”

    “末法黑暗,九天地狱,黑暗之神现!”

    便在轩辕农的面前

    “天地玄黄,宇宙乾坤,一指光华现!”

    “末法黑暗,九天地狱,黑暗之神现!”

    面对陈凌的敛火成丹,聚水成冰浩瀚绝猛的攻击。轩辕农的面前陡然出现耀眼光华,光华中,一尊上面如来佛出现!

    这尊上面如来佛慈眉善目,整个身子和面容都透出祥和无边的气息。就像它只宇宙的上面!

    同时上面如来佛张开了嘴。

    陈凌的火丹与寒冰剑气全部被上面如来佛吸纳进去。

    这还不算,上面如来佛出现时,又有一尊黑暗玄天佛出现。

    黑暗,极致的黑暗。如冰寒的气息,与上面如来佛的光明形成两个极端。

    一个代表了白天,光明!

    一个代表了夜晚,宁静!

    上面如来佛与黑暗玄天佛突然融合在一起,光明与黑暗完美的融合!

    成为一尊透明的佛陀!

    只见佛陀的肚子里,火丹爆炸开来,寒冰剑气疯狂搅动。

    如海啸狂暴!

    轰隆隆!

    佛陀震动!身上散发出一阵阵光华,似乎是在极力压制体内的力量。

    轰隆隆!

    一阵阵的海啸,爆裂涡旋,狂暴力量在佛陀肚子里形成。但最后全部被镇压下去。

    陈凌眼中出现惊异之色。他看出轩辕农这等道术简直就是光明曼荼罗胎藏大结界的翻版!

    不对!

    如今就算是光明曼荼罗胎藏大结界也难以封印住自己这两大禁术的力量。

    应该是光明曼荼罗胎藏大结界,和黑暗曼荼罗胎藏大结界的结合体!

    将光明与黑暗完美的融合。世间之道,无非就是黑暗与光明。黑暗和光明包含了天地间所有的道理。

    这一尊佛陀的奥义与力量真是骇人了。

    陈凌心念电转,昨天轩辕农面对神王的一元之数,用祖神雷池爆裂才躲过厄运。他却没有用这招。足以说明这一招奈何不了一元之数!

    这么说起来,还是自己的力量不够了!

    连续施展两大禁术之后,陈凌已经有些疲惫。这时候佛陀消失。轩辕农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灵王,你的力量的确已经不在我之下。我确实已经没有什么能教给你了。”这时候轩辕农收了神通,对陈凌遥遥说道。

    陈凌不由苦笑,道:“族长的道术神通令我佩服。”

    两人说话间,便降落下去。这一局也算是打平了。陈凌虽然没有取胜,却也没有占下风。他要战胜轩辕农很难,而轩辕农要战胜他同样也很难。

    如果轩辕农的祖神雷池和荒神王还在,陈凌断然不是对手。只可惜,轩辕农也没有任何法宝了。

    这一次的比试让四大长老与轩辕农也进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他们的本事并不在陈凌之上。因此也无法帮陈凌提升实力。

    就陈凌,轩辕农,四大长老现在的实力。就算加在一起,也不是神王傅华的对手。

    洞府之内,轩辕农,四大长老,严凝霜,陈凌都在。

    洞府里,没有任何人能靠近。这也算是一次秘密的会议。

    “人体内有一百零八道星辰穴窍。”陈凌坐在上首说道:“这一百零八道星辰穴窍我已经全部打通了。只不过我的穴窍里从开始就是积累气血,如此一来,反而不能再变化为混沌真气。傅华的力量之所以如此强,也是因为一百零八道星辰穴窍全通。”

    轩辕农则道:“灵王,我的一百零八道星辰穴窍已经通了一百零七道,只剩最后一道穴窍未通。不过我的力量依然与傅华的力量相差很远。我在想,这一道穴窍的相差,就会有如此大的悬殊吗?还有,为何灵王你一百零八道穴窍全部不用,却又实力和我相近?”

    四大长老看向陈凌,严凝霜也看向陈凌。

    陈凌道:“我虽然没有一百零八道星辰穴窍的力量。但是我很早前就练习了一门天庭运劲的法子。所

    以我对天庭穴很是了解。天庭穴里,我自己练了一道内丹。也就是说,我身体里有两道内丹。”

    轩辕农与四大长老不禁吃惊!

    轩辕农目光复杂的看向陈凌,说道:“灵王的修炼法子真是想人之不敢想。我们的天庭穴里只敢修炼,让其明目醒神。至于里面隐藏这般强大的力量,却是想都不敢想。”说完之后略略兴奋,道:“若是灵王您再通了一百零八道星辰穴窍。那岂不是就比神王傅华多了一颗天庭内丹的力量。”

    陈凌说道:“话虽是如此说,但我实在想不出法子如何让一百零八道穴窍的气血空出来。”

    大长老洪天元这时候说道:“一百零八道穴窍是一个大周天的圆满循环。族长只差一道穴窍,便与傅华有很大的区别。可见差的不是一道穴窍,而是影响了大周天的圆满循环。这个是关键。不过现在,既然灵王一百零八道穴窍早已经通了,这是一个机会。”他说到这儿顿了一顿,又道:“刚才灵王您说您的穴窍里全部已经被气血占住,无法运混沌真气。那么老朽倒有个想法。如果将灵王您身体内的血液放干呢?”

    陈凌猛然一震!

    人没有血液是会死的。不过在现代的手术上也有换血一说。大换血,自己就当给自己换一次血。在穴窍里的鲜血流出时,然后来用混沌真气将穴窍占住,如此生生循环呢?

    至于消毒,感染之类的东西,陈凌却是不担心的。现在他自己的身体,百毒不侵,根本不存在会感染发炎这些。

    “这个过程将是极度的痛苦。”陈凌对这一点是非常清楚的。他来自大千世界,知道放干血液的痛苦!

    轩辕农沉吟着说道:“人身体里的气血是人存活的象征。人的坚强,力量,意志全部来自于气血。如果真的将血液放出来,这对灵王本身来说痛苦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怕心灵会失守。如果守不住心神,也许就会死掉!”

    陈凌深吸一口气,说道:“这其中要经历的东西,我比在座各位更要清楚。”顿了顿,他眼中绽放出精光来,说道:“但是看起来,我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这是唯一取胜的机会,我不能错过!”

    “师父,你”严凝霜担忧的看向陈凌。将鲜血放干,这是什么概念?这是什么样的痛苦?她不敢想象。

    但这一瞬,严凝霜似乎明白了一些东西。要得到一些时,要成就一些东西的背后,风光的背后所付出的痛苦,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轩辕农与四大长老见陈凌心意已决,他们站了起来,朝陈凌深深行了一礼,脸上全部都是敬色!

    随后,陈凌不再废话,对轩辕农说道:“族里可有医生?”

    轩辕农说道:“有的。”

    “马上喊过来,准备必要的器皿。我的鲜血放干后,在我悟通穴窍之力后,必须快点将鲜血重新输回我的身体。”

    陈凌说道。

    轩辕农点头。洪天元便道:“我这就去请医生过来。”

    陈凌点头,然后又对严凝霜说道:“你在旁边帮我看着,对于现代医学的一些常识你应该懂的多。”

    “可是师父,这样会不会太草率了一点?”严凝霜不无担心,她说道:“即使是在我们阎浮,一场大换血的手术也要经过非常多的高科技准备和消毒。这里什么都没有,您贸然换血,这危险太大了?”

    陈凌毫不客气的说道:“危险当然有。但是我的身体和普通人的身体是大不同的,现在这种情况,我不能不拼。什么都别说了,开始吧!”

    严凝霜便也什么都不好说了。

    在一间石室里,玉如意散发出柔华的光芒!

    轩辕农陪着族里的神医还有严凝霜守着陈凌。

    轩辕农驱使灵气,将这里的空气净化成无污染的。又罩了一层保护膜,与外面隔绝。让外面的任何声音都难以传进来。

    这是绝对的寂静!

    而陈凌则躺在了石床上!

    他手上的血管被切开!旁边准备了干净的器皿!

    鲜血顺着简易的输液管朝器皿里流去。这种输液管是无花果的树藤凿空之后做成的。必须用灵气辅助,才让鲜血顺利流了出来。

    陈凌的身体非常敏感,蚂蚁在他衣服上爬动都能知晓。所以,他能感觉到血液汩汩流动,流出身体之外。

    就像是生命的源泉在流出身体之外!

    这是一个很奇妙的过程。

    去体会生命的生存,每一丝快乐的情绪。去体会生命的痛苦,生命的含义,生命的凋谢!

    鲜血一开始流失时还不感觉到痛苦。等到身体里的血液流出大半时,真正的痛苦方才来临。

    呼吸微微的困难起来,陈凌的脸色陷入苍白。

    更重要的是,他不能松懈。他要守住心神,因为一旦心灵失守,很可能就这样失血过多而死!

    这中间需要极其强大的意念!

    鲜血就这样汩汩的流了个五个小时!五个小时之后,陈凌身体的鲜血这才有干枯的迹象。这个时候陈凌已经闭上了眼睛。

    严凝霜看着器皿里那数十斤的鲜血,只觉毛骨悚然!

    这些血液很浓稠,如汞浆一般!

    也是这些血液给陈凌强大的爆发力!但现在,这些血液离开了陈凌的身体。

    陈凌本人的意志已经开始模糊了,极度的疲惫,想要睡去。这一睡去,马上就会死。

    守住心神!

    内丹驱动!

    内丹中的混沌真气流动,没有了血液,居然如刀割一般的痛苦。

    寸寸撕裂!

    陈凌忍受着极致的痛苦。这个时候是他最虚弱的时候,心魔顿时丛生!

    人在最虚弱的时候,就会梦见已经死去的亲人来带着自己离开。也会将前方的悬崖看做是金光大道从而走上去。这是心魔的诱惑。又或则是会看见许多凶恶厉鬼缠上来。

    心灵一旦失守,马上会被心魔占据!

    平素陈凌心志坚强无比,那里有什么心魔敢出来作祟。只不过,每次运功一到紧要关头,心魔就会出来。,

    要不怎么说,人的思想是最不靠谱,最容易心猿意马,害了自己的。

    而现在,陈凌全身血液流出,身体到了历史上最虚弱的一个时刻。

    于是,最强猛的心魔开始出现。

    一刹那,陈凌脑海中罗刹厉鬼凶猛惨叫,如万鬼嚎叫,惨绝人寰!

    陈凌便觉头痛如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