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2章古镜
    陈凌与严凝霜心中震撼,久久不能释怀。同时,陈凌伸出手去感受石刻。他怕这些东西是洪天元,轩辕农他们造的假。但是摸上去,这股历史风霜的印记与气息却是骗不了人。

    陈凌知道,虽然大家在这里依靠灵气可以强悍无匹。但也绝对没有变化石刻的本事。

    这与神话电视剧里的法术还是有本质的区别的。

    这石刻绝对是真的了。

    陈凌心情平复过来,又转头问洪天元,道:“洪长老,我还是有些疑问。即使有这石刻。但石刻到我和我徒弟出现就没了下文。却也没说我是什么灵王。还有,我有些奇怪,为什么你们知道我们来了?而且来的这么及时?”

    洪天元说道:“之所以知道灵王您前来,是因为我们轩辕族有一枚古镜。古镜在今天就开始出现异象。在你们降临时,古镜立刻显示出来。刚好又见灵王你有危险。索性我们族长便带了十二荒神,通过古镜穿梭,前去营救。”

    “古镜?”陈凌道:“据我所知在金牛洲也有一轩辕洞。洞里也有一枚古镜。”他却是不知道那轩辕洞和古镜已经毁了。

    因为当时,他已经被困在了神王的光明曼荼罗胎藏大结界里了。

    洪天元说道:“在金牛洲的古镜不过是我们这枚古镜显现的镜花水月。所以才会十年一出现。在金牛洲的轩辕洞,与这里有某种相连。所以偶尔会出现一些镜花水月的东西到达那边。”

    也就是类似海市蜃楼了。不过洪天元自然不知道海市蜃楼这个词语。

    陈凌恍然大悟。

    “至于灵王一说。”洪天元说道:“在我们还没被放逐到黑渊时,就有一些吟游诗人传唱过一首诗歌。这首诗歌我们当初没有在意。等到我们在这洞府里发现这些石刻后才明白其中的含义。”

    胡十奇接着说道:“诗歌是这么唱的。我们伟大的先祖啊,愿人都尊您的名为圣。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当无边的地狱之火燃烧,战乱降临。父的子孙放逐黑暗之地。在黑暗中,我们守护黑暗与光明。当铁甲怪物降临,它会带来父的使者灵王前来解救我们脱离凶恶!因为过度,权柄,荣耀,全是父的,直到永远,阿门!”

    胡十奇唱的很难听,不过歌词陈凌还是听明白了。三长老与四长老均扶着轩辕农,恭敬的很。

    洪天元待胡十奇唱完,便道:“一开始我们还不明白铁甲怪物是什么意思。但是等我们看到这些石刻后,便也就明白了。”

    陈凌内心却是有些不太爽。我擦,搞了半天,老子来解救你们。到最后,权柄,荣耀,全是你们先祖的。

    日死!

    不过陈凌也只是微微腹诽,他现在也需要借助轩辕族的力量来去击败傅华,营救龙樱,流潋紫和首领他们。

    “我会尽力而为。”陈凌明白这一切后,便郑重对洪天元这群人说道。不管这权柄,荣耀是不是什么狗屁父的。但是没有轩辕农,自己也就死了。这一点陈凌是分的清楚的,所以他觉得救轩辕族也是义不容辞。

    随后,洪天元道:“灵王您远道而来,一定累了。就先休息,我们明日再谈。我让人给您安排睡觉的地方。另外准备一些吃的东西。”

    陈凌摆摆手,说道:“我还不累。不如先让轩辕农前辈去休息。我还有许多好奇的地方要请教洪长老您。”

    洪天元其实也对陈凌充满了好奇,当下也就欣然答应。虽说陈凌是预言里的灵王,但是救自己族人出山,也不是说你灵王王八之气一放。傅华就乖乖听命了。好像之前,灵王也差点被傅华干掉了。

    所以洪天元也很好奇,陈凌到底有什么能力,能被称之为灵王,能够解救轩辕族的?

    至于严凝霜,她刚来这个空间,一切都是兴奋新奇的。那里肯去休息。至于以前,她倒是来吸收过混元真气。不过那时候根本没着陆,还在神域的外围。也没见到过神域的风景。

    轩辕农确实身体不适,便也没强撑。其余几位长老也相继退下。

    轩辕族外面的族人还在期待陈凌能够带他们离开黑渊,自是兴奋的。

    洪天元与陈凌,严凝霜在大殿的大炕上坐下。

    一些烤熟的无花果和泉水被送了上来。无花果香喷喷的。虽然经常吃会厌,但是刚吃的时候,滋味还是不错的。

    洪天元先问道:“不知道灵王是从哪儿来的?为什么会一来就跟神王傅华扯上了恩怨?”

    其实陈凌与神王的恩怨,严凝霜也是不清楚的。这时候洪天元问起,严凝霜也来了兴趣。

    陈凌便说道:“事情是这样的”他现在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彼岸阁也被抢走了。所以就从开始说起。当陈凌说到自己掌控五行灵气时。洪天元脸色骇然,道:“灵王您此话当真?”

    陈凌也不辩解,直接伸出手来操控五行灵气。五行灵气在他内丹的操控下,很快形成五色晶球。

    洪天元眼中放出兴奋的光彩,忽然下床站起,对着天空,比划着手,好像是在感谢天父先祖之类的。

    陈凌不禁看的好笑,哥的本事,你感谢你先祖有毛用啊!

    转念,陈凌暗想。似乎自己也还真应该感谢洪天元的先祖。没这预言,自己也就死在傅华手上了。

    到底是命运之手,还是人为的呢?还真说不清了。

    应该是命运!

    再厉害的神通也安排不了命运,只能说轩辕族的先祖通过某些神通,易数没在命运的轮上,推断出了这些东西来。

    随后,陈凌继续述说。中间将与龙樱的情情爱爱略过不说。那些中间的波折也只是简单的说了。只是着重讲了后来在金牛洲的事情。以及被放逐到阎浮大狱里险死还生。

    阎浮大狱那边,陈凌也只说了因缘巧合救了阎浮大帝,被送了过来。

    虽然说的简单,但其中的因果关系也算是清清楚楚了。

    陈凌直言不讳的说了,这次回来是要救同伴的。

    洪天元忙说道:“我们轩辕族上下,全部都会听灵王调遣。”

    &n

    bsp;  这个老滑头!陈凌暗笑一声,也不揭破。说道:“洪长老,你们族人现在就这么多了吗?”

    洪天元回答道:“不是。因为这里的无花果树有限。所以我们许多族人都已分开求存。不过只要您一声令下,我们所有族人都能汇聚。我们有八千荒兽,子民有十万。能作战的有两万。”

    “灵王!”洪天元郑重的说道:“我们轩辕族一直在等待您出现,也一直厉兵秣马,等待追随您,杀出去!”

    陈凌不由苦笑,说道:“在这个神域之中,我相信长老应该比我明白。人数再多都是没用的。如果对付不了神王傅华,再多的人都没用。而轩辕农前辈都不是傅华的对手,更何况是我?”

    洪天元不由一怔,随后,他说道:“灵王既然是先祖的安排与指引,我相信就一定能有机遇,战胜神王。”

    陈凌也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他说道:“为什么轩辕族会被放逐到黑渊?外界为何将轩辕族传成了洪水猛兽?”

    洪天元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恨意。说道:“也不过是成王败寇而已。我们轩辕族一向与人井水不犯河水。但是当初,不少神域的人想打我们荒兽的主意。因此被我们杀了不少。不过这些也不过是导火索。重要的是,神界创立。神王殿想要我们轩辕族也加入神界,听命神王殿。我们轩辕族不肯,因此神界便对我们开战。后来我们轩辕族不敌,兵败如山倒。于是就被放逐到了黑渊!”

    “原来如此!”陈凌心中终于没了包袱。一切都了解清楚了,陈凌便说有些累了。

    洪天元当下立刻让人安排陈凌与严凝霜前去休息。

    陈凌和严凝霜各安排了一间石室休息。石室里有玉如意照明!

    并且铺有床褥。因为山洞有温泉缘故,所以石室里也不冷。这几间石室算是轩辕族条件最好的地方了。

    这股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陈凌见终于没人打扰了,便开始继续凝练内丹。

    很快,他就在天庭穴上又开了内丹。

    经过半夜的凝练,身体的能力终于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混沌真气达到了十万斤!

    识海重新恢复!陈凌便也能感应到方圆万米的状况。

    陈凌恢复了力量之后,身体依然不困,反而更加精神。他深深的明白,现在的力量完全不能和傅华抗衡!

    但是下一步要怎么走?没有一点思路。

    傅华的力量为什么会这么强?陈凌陷入沉思。他明白,傅华肯定是已经通了一百零八道星辰穴窍。

    另外,傅华最强大的地方还在于他的历史印记,精神意志,以及远古罗生门!

    冥皇留下的法宝,无论是金玄枪还是冥皇一元剑,乃至远古罗生门,都是恐怖无比的。

    待天亮之后,自己得好好向轩辕农请教一下,也许能得到什么启发。陈凌如是想,这时候睡不着,不如出去逛逛。

    想到这儿,陈凌便下了床,他穿上鞋子,出了石室。

    他的石室与严凝霜就是挨着的。他一经过,那边严凝霜立刻感觉出来,轻声问道:“师父,你要去哪儿?”

    她却也是睡不着的。

    “我出去随便逛逛,睡不着!”陈凌说道。

    “我跟你一起。”严凝霜忙道。她是和衣而睡的,急急忙忙的起床,穿了鞋子就跟了出来。发丝微微散乱,却是有些娇憨好玩。

    陈凌不由好笑,第一次见严凝霜时觉得她很冷酷严肃。怎么现在变这幅德行了。

    难道是跟着哥,才学成这样的吗?

    不过不管这些,陈凌也确实想教严凝霜一些操控灵气的法门。得起码让她有些自保的能力。

    现在倒也不怕神王傅华了。因为黑渊是神王无法监察到的地方。而身上又没了阴阳宝鉴,神王也无法追查来。

    两人悄无声息的出了洞府。途中遇到守夜的轩辕族士兵,他们都对陈凌恭恭敬敬,自是不敢阻拦的。

    洞府外的帐篷里,篝火已灭。大地一片寂静!

    不过陈凌和严凝霜刚出洞府,便见到了洪天元四位长老正在风霜利刃下盘膝打坐。

    他们一出来,四位长老便睁开了眼睛。

    陈凌脸色微微难看,莫不是这四位长老是守着自己的吧?

    洪天元四位长老都是人精。他看到陈凌的脸色变化,马上也知道陈凌的心思。当下淡淡一笑,站了起来,说道:“灵王,每晚我们都会在此打坐,也算是守护族民。绝不是限制您的自由。”

    陈凌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微微一笑,说道:“有些睡不着,所以想出去逛一逛。”

    洪天元一笑,道:“灵王请便。”

    陈凌点头,然后又向其余三位长老点首示意。三位长老均是恭敬。

    陈凌当下就和严凝霜朝左边的方向走去。

    待陈凌和严凝霜走出一定的距离后,洪天元又重新盘膝坐下。

    三长老胡十元说道:“大哥,您说灵王真能带我们走出黑渊吗?”

    胡十奇与四长老也是对这个问题好奇极了。

    洪天元微微苦笑,说道:“我也说不清楚。不过我想一切的预言都如实在发生。既然预言没错,就应该不会有错。”顿了顿,道:“还有,灵王是唯一一个可以操控五行灵气的人。再加上我看从刚见到灵王,到适才他出来时,他都有很大的改变。一开始见到灵王,我感觉他不是我的对手。现在我再见到他时,已经分明感觉到了他的强大。只怕他的修为已经只在族长之下了。进步如此神速,有很大的希望!”

    胡十奇与胡十元见洪天元如此说,眼中露出兴奋的神色来。

    “这么多年来,我们终于可以脱离这片苦寒之地了。”这四位长老不禁有些眼眶湿润。

    陈凌无法去为轩辕族人的感受而感同身受。

    他与严凝霜走出一段路程后,忽然站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