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8章仁者无敌
    陈凌恭敬应是,说道:“王爷失败就在于故作聪明,有眼无珠,奇蠢如猪。陛下天威所致,谁人不服,谁人不敬。可王爷居然还妄想陈凌会听命于他来谋害陛下!”

    左轻侯听这话有种吐血的冲动。

    阎浮大帝哈哈大笑,道:“说的好,说的好。”随后,眼光一厉,到:“我的好弟弟,你都已经忍了这么多年,为何现在却又忍不下去了?你要知道,从开始到现在,你就永远只能臣服在朕的脚下。”

    “呸!你也不过是运气好一点罢了。”左轻侯恶狠狠的说道。

    “哈哈”阎浮大帝似是极为愉快,又大笑,大笑过后,说道:“我的好弟弟,你觉得朕会如何处置你?”

    左轻侯懒得回答,一副不屑一顾的态度。

    阎浮大帝便问陈凌,说道:“陈凌,你觉得朕应该如何处置这个叛逆?”

    陈凌恭敬回答到:“回禀陛下,左轻侯事到如今执迷不误。陈凌认为应该断他双手双脚,将他永久关押起来。如此”

    左轻侯全身剧烈的颤抖起来。他双眼血红,愤怒的看向陈凌,怒骂到:“陈凌,你好狠,你这贼子,你不得好死!”

    “妙,此法甚妙。”阎浮大帝大笑,然后便道:“那就如此”

    “哥哥”左轻侯眼中满是恐惧,忽然磕头如捣蒜,道:“哥哥,我猪狗不如。全是我的错,请哥哥给我一次机会。”

    这个时候,这位桀骜不驯的王爷终于服软了。

    阎浮大帝眼中如冰山的愤怒这才开始融化,他冷哼一声,道:“你不是要杀要剐都随朕的吗?”

    左轻侯惶恐的道:“臣弟知错,臣弟错了。”

    阎浮大帝走到左轻侯面前,一脚将左轻侯踹到在地,冷道:“就凭你这畜生也配称臣弟?就凭你也想来颠覆朕的王权?螳臂挡车,不自量力的东西。说,宫里跟你谋划的人是谁?如有半句假话,你就等着朕用最残酷的刑法来对待你吧。”

    王后娇躯剧烈颤抖起来。左轻侯的眼神扫了王后一眼,他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什么人接应。”

    玉清殿内气氛奇妙,陈凌目光如炬,他能知道每个人的心跳,马上也发觉了王后的异常。难道是王后?陈凌心念电转。不过他什么也没表示出来。

    左轻侯刚才那般怕死,这时候却又硬起起来,着实令人奇怪。

    阎浮大帝本来平息的怒火马上又汹涌起来。

    “来人,将他拖下去,双手双脚斩了。”

    “是,陛下!”马上有侍卫领命进来。

    左轻侯不再挣扎,被拖了出去。

    陈凌不由对左轻侯多另眼相看了,这个人倒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嘛!

    随后,阎浮大帝眼中闪过怒火,道:“这宫中接应之人太过可恶,务必要将其揪出来。”

    “陛下!”陈凌忽然站了出来,道:“有句话,陈凌不知道该不该讲。还请陛下不要怪罪!”

    面对陈凌,阎浮大帝的脸色立刻缓和了下来。他拉了陈凌的手,说道:“你是朕的兄弟,有什么话直说无妨。”顿了顿,道:“今天忙碌一天,你我也都累了。来陪朕一同去饮上一杯。”

    阎浮大帝说完不由分说抓了陈凌,又令严凝霜也跟随一旁。

    王宫会客的大厅叫做华清殿!

    华清殿内金碧辉煌,无数华丽的灯盏与地面的名贵地毯将这座冰雕玉琢的大殿辉映得格外高贵逼人。

    阎浮大帝与陈凌和严凝霜吃饭完全是家宴的规格。

    虽然是家宴,但几个菜荤素结合,非常的具有档次和品味。

    每个菜的菜色都像是一道精致的艺术品!

    酒是上好的红酒!

    阎浮大帝显得很是随意,严凝霜则有些受宠若惊。她没想到她有生之年居然还能和阎浮大帝一起用餐。

    陈凌先和严凝霜敬了阎浮大帝一杯,阎浮大帝喝了一口酒,便道:“经过今天的事情,朕感觉像是在世为人一般。朕也是人,朕也会死。”

    陈凌马上作诚惶诚恐的姿态。

    阎浮大帝见陈凌如此,一笑,道:“朕不怪你。也不知道怎么的,现在看你越发觉得你像是一个朋友多一些。”

    阎浮大帝说到这儿,又道:“嗯,你不是有话要说吗?说吧,说什么朕都不会怪罪于你的。朕希望你在朕面前不要那么拘束,就当朕是你的一个朋友,好不好?”

    陈凌居然在阎浮大帝的话里感受到了一丝真诚的味道。

    这让陈凌觉得阎浮大帝越发的像了一个人。有人的感情和喜怒。

    “陛下,我一直没有说过,我是来自大千世界。”陈凌说道。

    “这一点朕是知道的,傅华有说过。”阎浮大帝道:“不过你放心,现在你是朕的兄弟。在这阎浮,谁也别想再动你一根汗毛。”

    “多谢陛下!”陈凌连忙拜谢。

    阎浮大帝微微一笑,道:“你可以说了。”

    陈凌便正色道:“在我们大千世界里,有一句话是千古流传,叫做仁者无敌。”

    “何谓仁者无敌?”陈凌开始侃侃而谈!

    “何谓仁者无敌?这世间有人能无敌吗?仁者为什么会无敌?”陈凌说道:“这三个问题其实也就是一个问题。仔细去想,不是仁者无敌,而是因为仁者没有敌人。一个人的人格伟大到人人敬仰,那么他自然就没有敌人,也就自然无敌了。当然,陛下,这些也不过是一种理想的境界。人生在世,谁又能超脱,谁又能做到没有敌人?”

    “一千个人心里,就有一千个陛下。每一个人的心思都是不同的,强求不来。有人爱戴,自然也就会有人仇恨。”陈凌说到这里,持起红酒杯喝了一口,然后继续说道:“我想跟陛下说的是,水至清则无鱼。有容乃大!您刚才说要将这次里外勾结的人全部清除掉,一个不留。但是清除了他们又如何?下次就能保证没有人站出来了吗?您不能杀光所有恨您的人,那么其实您可以让更多的人爱戴您。”

    阎浮大帝听的很认真,严凝霜也是安然受教。她觉得师父年龄虽然不大,但修行和领悟已经几乎是圣人的境界了。

    陈凌见阎浮大帝没有不快,便也

    继续说道:“如果我们没有实力,却对敌人谈仁德,仁慈。显然,这并不是所谓的仁德和仁慈,而是软弱。那么现在,陛下您富有四海,威仪天下。您如今是有资格谈仁德,仁慈乃至成为仁者的,陛下,您觉得呢?”

    仁德与仁慈,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来谈的。你打我一拳,我跟你说我很仁慈,我不计较。那不叫仁慈,叫软弱!

    真正的仁慈是,你打我一拳。我随时可以杀了你,但是我却原谅了你,宽恕了你,这才是真正的仁慈。

    类似弱国无外交这个道理!

    阎浮大帝若有所思。随后,他沉吟着说道:“陈凌,你说的意思朕懂了。人啊,长期站在一个高位上,长期在权势的烘托下,不可避免就容易自大,认为自己无所不能。朕也不过是凡体俗人一个。所以也犯了这个错误。是你今天把朕震醒了。”顿了顿,道:“这件事,朕不会再过分追究了。嗯,左轻侯谋逆之罪不能恕,便也不折磨他了,杀之即可。其余的,主犯不留,从犯也就罢了。”

    陈凌顿时大喜,由衷的说道:“陛下圣明!”今日之所以说这么多,也是想让阎浮大帝少造杀戮。

    适才对阎浮大帝提议如何处置左轻侯,那般残忍,也不过是为了配合阎浮大帝。陈凌素来都是个玲珑心思的人儿。

    如果是在能力范围之内,陈凌很愿意去做一些善事。不为积德,不为任何东西。只是因为性格使然!

    阎浮帝国的媒体上并没有引起大的波动,只简单的提了一嘴王爷左轻侯被入罪。

    一切都还是太平盛世。

    至于陈凌,被阎浮大帝亲自授了伯爵。另外又给陈凌赏赐了帝都三环以内的别墅,以及金银财宝等等。

    阎浮帝国不比那些封建时代的帝国。会需要陈凌这样的人才来入朝为官。入朝为官却还是需要学历和经验的。陈凌完全胜任不了。

    陈凌也向阎浮大帝表明,他要和严凝霜返回神域。阎浮大帝挽留一番,见陈凌去意甚绝,便也决定成全。

    虽然回到神域依然凶险万分,但是为了龙樱,流潋紫,安若素还有首领,东方静以及沈默然,陈凌必须回去。这是他未尽的事业。

    至于柔儿和青玄,陈凌也请求阎浮大帝善待这两人。阎浮大帝自是应允。

    阎浮大帝让掌管飞船方面的部门准备好太空幽灵号。太空幽灵号便是穿梭在太空之中的存在,曾经去过大千世界,也去过悬磁空间等等。

    要启动太空幽灵号,需要先准备一番。

    经过一番商议,陈凌回神域的日子定在两天后的上午八点。陈凌住在阎浮大帝赏赐的别墅里。

    此刻是下午三点,在这寸土寸金的首都里,能有一个别墅,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阳光穿透雾霾洒照在别墅后面的游泳池里。严凝霜穿了比基尼,正在游泳池里欢快的游着。陈凌则在一边的躺椅上躺着。青玄与柔儿也分别穿了比基尼,为陈凌端上水果,送上红酒。

    这日子,惬意至极。如果陈凌自私一点,就这样在这里生活,也会很好,很自在。

    狗行千里吃屎,狼行天下吃肉。有那么一种人,就是无论到了那里都会过得很好,荣耀无比。陈凌显然就是这种人。

    这时候,严凝霜也从游泳池里爬了上来。阳光照耀在她身上,雪白,丰盈又苗条。水珠在大腿上点点滴滴。她的诱惑比青玄和柔儿还要强烈。

    陈凌不由苦笑,虽然是大饱眼福,但是却也是种折磨和煎熬。

    严凝霜来到陈凌身边的躺椅上躺下,青玄给她递上果汁。严凝霜用毛巾抹了下脸,喝了口果汁。又伸个懒腰,说道:“好久没像现在这样放松了。”

    陈凌微微一笑。

    严凝霜又道:“真是想不到事情会是这样的发展,师父,我到现在都觉得像是做梦一样。”

    陈凌不接这茬,提醒着说道:“后天我们就要去神域,那边会很危险。凝霜,你可得想好,到底要不要去。”

    “当然要去。”严凝霜不假思索,毫不犹豫的回道。

    陈凌见状便也什么都不好多说了。

    严凝霜随后站起来,道:“我进屋换件衣服,然后出去再多买些东西,好准备后天的出行。”她说完便朝别墅里走去。

    下午五点。

    陈凌收到宫中发来的一道诏令。这道诏令直接发到了别墅里的智能机器人这儿。智能机器人也在第一时间通知了陈凌。

    “皇帝陛下请伯爵大人火速入宫!”

    严凝霜外出购物未回,陈凌便也没有多想,让司机准备好车,乘车入宫。

    陈凌其实想了很多,他知道他身体里有阴阳宝鉴。神王是可以通过昆仑镜看到自己的。如果没猜错,现在神王应该已经到了阎浮。

    陈凌直觉觉得阎浮大帝召自己入宫是与神王有关。

    但陈凌并不惧怕神王到来,他现在有把握阎浮大帝不会为了神王来为难自己。因为他在阎浮大帝那儿感受到了真诚。反而,神王来了也好。在这里,他没有五行灵气,道术全部失效。自己倒好对付他一些。

    不过让陈凌有些郁闷的是,他想起自己跟青玄和柔儿已经荒唐过几次了。不知道有没有被神王看到。但当时,人的**上来,却又顾不得这些。想来神王不会对这种事情感兴趣。

    陈凌火速来到王宫,顺利在玉清殿见到了阎浮大帝。

    阎浮大帝依然是一身皇袍。他见到陈凌后,陈凌正打算行礼。眼福大帝便直接说道:“免了。”说完拉了陈凌的手,来到液晶大屏幕前。

    “陈凌,有件事情我必须告诉你。就在一个小时前,神王傅华已经来到了阎浮。这些空间的最高领袖前来,都不会入宫。会在安全的地方,用我们准备好的视频通讯与朕联系。他在视频里跟朕通话,要朕将你交出去。”

    阎浮大帝说完,便让智能机器人打开液晶大屏幕。显然,智能机器人将阎浮大帝与神王的通话保留了下来。

    液晶大屏幕马上亮了。画面里出现神王的头像。而阎浮大帝在下角出现。

    陈凌看见神王时,眼中闪过一丝屈辱与怒火。点点滴滴,全部浮上心头。

    画面里,神王的脸色冷峻,说道:“左玄,你别忘了。我们是签订过协议的。你违背了领袖协议。如今作何解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