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7章灭杀
    陈凌冷冷笑了,先是轻笑,随后大笑。然后眼中厉光一闪,猛然一指左轻侯,说道:“左轻侯,你也算是个聪明人。你一切算计的很好,但你是不是把我陈某人想的太笨了。你以为你这点把戏能骗过我?”

    左轻侯凌厉的说道:“你别忘了,你中了病毒。”他厉笑一声,道:“我告诉你,病毒的疫苗和种子我已经全部毁了。天下之间,什么也救不了你。你也别高兴的太早,因为你也活不了多久了,你会死的比我更加凄惨!”

    “只怕是要让你失望了。”陈凌淡淡说道:“有件事情我忘了告诉你,我乃是金刚不坏之体。百毒不侵,而且我的血也能解百毒。所以我没事,我的徒弟严凝霜也没事。我不会死的比你凄惨,而我会看着你死。”

    左轻侯呆住,他看着陈凌的笃定,就知道陈凌不是在说谎。“吼”他发出一声厉吼。悲怒欲绝!

    看着左轻侯情绪偏向失控,后面的一名副队长立刻问道:“陈大人,请下达指示!”

    陈凌眼神冷静淡定,他说道:“若他想逃走,立刻击毙。现在,我要活捉他。”说完便又看向左轻侯,说道:“你在武学上也有高深的造诣,现在我跟你公平比斗一场。你若输了,就乖乖束手就擒,跟我回宫。”

    这一点,陈凌是知道阎浮大帝肯定想要活捉左轻侯的。但是左轻侯修为在这里,想要活捉的难度很大。要打死倒很容易!

    “你若输了呢?”左轻侯看向陈凌,一字字说道。

    “我若输了,立刻放你走。”陈凌冷冷说道。

    “哈哈”左轻侯却不感兴趣,道:“我若要逃,你还有机会在这里看到我吗?”

    “那你想如何?”陈凌说道。

    左轻侯咬牙切齿,说道:“我要你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

    他现在最恨的反而是陈凌了。

    陈凌面对左轻侯这个要求,并没有任何犹豫,说道:“没问题。”这是一种强大的自信心。

    随后,陈凌踏前一步,说道:“好了,我们别废话了,动手吧!”最后一个字落音,他动了。

    陈凌脚下忽然一步踏出,一掌雷霆短打拍向左轻侯的腹部。没有任何技巧,就一个快字!

    左轻侯眼中闪过一抹血红,他反掌一切,截脉手法!便是要截陈凌的脉!

    两人刚一动手,都还在试探性质!

    看起来不算凶猛,实际上只要对方稍微一点轻微的破绽,那便会是雷霆的发动所有的攻击。

    就在左轻侯快要截脉住陈凌的手脉时,陈凌手腕一翻,反擒拿。同时,他陡然张嘴,暴喝一声。

    声如炸雷,令人耳膜撕裂。更要命的是,他眼中绽放出神光,如太阳一般耀眼,令人眼睛都要睁不开。

    即便是左轻侯,也忍不住微微眯眼。这还不算,陈凌张嘴吐出一道气箭。

    一出手的凌厉,果然是令人防不胜防。

    左轻侯面对陈凌的连番打击。依然镇定。他眯眼之中,陡然也是一声厉喝!居然也是一声吒!

    六字大真言中的杀魔之字,吒!

    一声吒出,天崩地裂一般。声音震煞地狱群魔。同时,这一声吒便也将陈凌的气箭震散。

    闪电之间,左轻侯手如滑鱼逃开陈凌的反擒拿。接着,左轻侯顺势退出一步。一步即是三米。

    左轻侯一退,先机已失。陈凌眼中精光暴闪,立刻一步窜了上来。

    陈凌一窜,左轻侯眼中闪过一丝寒芒,忽然轻轻向前一蹭,截住陈凌的攻势。他一招“仙姑摆线”,挑着手指头,就好像是持针的女人,无声无息的扎向陈凌的咽喉,起落之间,居然无声无息,不带一点风声!

    左轻侯这一手持针招式无声无息,但速度极快,陈凌刚刚起脚左轻侯的针手就已经到了他的咽喉下。

    陈凌喉结滚动,吃了一惊!他脖子自然的一偏,脚步横移,躲过刺喉的同时,双手反打猛撞。击向左轻侯的左右腰肋!

    偏头移步!

    这是少林梅花拳中的招数,陈凌双捶猛击,两肋瞬间发劲,两臂的筋肉猛撑起来,把军装袖子撑得爆满,拳风震荡之间,他两肋的衣服吹得好像要破裂。

    这个样子,就好像是左轻侯要被陈凌两捶的风直接吹飞一样。

    陈凌的强悍实力,在这一下,表现得淋漓尽致。

    左轻侯也感觉到了肋下双捶凶猛,若是挨上了,就算横练功夫再厉害,也肯定腰肋被打烂,不过他的眼睛丝毫没有动摇,甚至连看也不看腰间,只是腰自然一缩。两肋的骨头,肌肉,塌陷下去。

    扭曲肌肉,缩骨紧腰!

    这等功夫本身就是神话了,

    陈凌两捶击出,左轻侯缩腰挺身。

    
    r />

    “劲走空了!”瞬间,陈凌两捶击空,心中一紧,拿捏住精神,五指猛然撑开,内缩抓紧,随着左轻侯缩腰的瞬间,如影随行的追抱了上去。

    崩崩崩崩!

    陈凌这一变捶为爪,内捉!手指头上的肉猛然一下缩了进去,尖锐的指甲弹出来的声音就好像是古战场上发出金铁交呜的声音。

    又好像是老虎发威弹爪,陈凌的指甲,又尖又长.根根白青色,亮锃锃,锋利到了极点,显示出了他的骨骼强大,让人毫不怀疑这一下连钢板都被洞穿。

    只可惜,他慢了半拍!左轻侯缩腰之后,胸膛明显的鼓胀了起来,好像一只充了气的大蛤蟆,手顺着陈凌闪躲的脖子一绕,就缠绕上了他的脖子,丝毫不顾对方弹指甲抓腰的手法,你掏我的腰,我就扭你的脖子!

    竟然用的是两败俱伤的打法!

    不。不是两败俱伤,左轻侯有信心比陈凌快0.2秒扭断他的脖子,然后把人甩出去!

    陈凌在这瞬间,感觉到了危险,但是他并不惊慌。

    咋嚓!

    就在左轻侯缠上他脖子的那一下,他的身微微一矮,整个头竟然塌了下去,好像乌龟一样缩进了壳里,同样让左轻侯缠绕了个空。

    乌龟缩头!王八听雷!

    左轻侯一扭不成,双臂顺势朝自己腰间一插!猛的抵挡住了陈凌掏腰子的两爪。

    陈凌的爪子全部抓在了左轻侯的手臂上。

    一瞬间,情势大变!

    要知道陈凌的爪子,指甲锋利,比钢片还要厉害。左轻侯的血肉之躯如何能够抵挡?

    这一瞬间的变化,众人根本看不清楚。

    咔嚓!短暂的一瞬间,陈凌双指在左轻侯的两臂上挖出了四两肉。

    左轻侯这一瞬间,经脉,脉络被破坏。立刻,鲜血淋漓,再也止不住。

    短暂的交手,左轻侯的确展现出了他高明的打法和武痴的实力。只可惜,他遇上的是打法中的上帝,陈凌!

    上帝之手,无所不能!

    左轻侯败了,再打下去,必死无疑。他的这双臂,如果是被常人挖去四两肉,一点事情都没有。当然常人就算用劲全力也挖不动他的血肉。而陈凌这一挖,劲力齐齐渗透进去,伤害太深了。

    “你赢了!”这个时候,左轻侯倒也光棍。他对陈凌的打法也算是服了。

    陈凌也不多说,上前抓住左轻侯,以重手法寸劲打穴,将左轻侯的几处穴道封住。封住穴道倒不是不会动弹。而是穴道封住,强行用劲,会将血管爆裂!像电视里面,和武侠小说里那样并不真实!

    抓了左轻侯,陈凌一众人立刻火速返回王宫。

    陈凌抓捕左轻侯,同时,阎浮大帝又命令了其余的人去捉拿几名老贵族。老贵族们想逃也逃不走!毕竟老贵族们是拖家带口的,又没有左轻侯的身手。

    这一天对阎浮,对整个阎浮首都来说,外界感觉并不明显。但是王宫大臣,以及王宫和贵族们来说,是惊心动魄,翻天覆地的。

    贵族们战战兢兢。

    但不管别人怎样,陈凌无疑成了最大的赢家。他活捉回左轻侯又是一大功劳。阎浮大帝现在对陈凌是越看越顺眼了。

    与此同时,严凝霜也联系上了陈凌。两师徒团聚在了王宫。

    夜晚八点,玉清殿里灯光雪白一片。

    左轻侯跪在地上,他已经被剥了那一身黄袍,**着上身,狼狈不堪。

    阎浮大帝一身皇袍,头戴王冠,威严无双。在阎浮大帝身边有陈凌,严凝霜。又有侍卫官与安全官重新为阎浮大帝挑选的几名高手守护。

    王后也在阎浮大帝身边。

    一直到此时此刻,王后的身份都还为曝光。但是王后心中却很不安,生怕左轻侯会咬出她来。她心中害怕惶恐到了极点,表面上却又不动声色。

    “轻侯,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阎浮大帝冷淡的问。他坐在沙发上,以一种俯视的姿态看着跪在地上的左轻侯。

    左轻侯抬头看向阎浮大帝,他忽然笑了,笑的凌厉,肆无忌惮。“左玄,我的哥哥,成王败寇,你要杀要刮,悉随尊变,又还有什么好说的?”

    “是不是很不甘心?差一点你就成功了?”阎浮大帝并不动怒,又轻描淡写的问。

    这话一说,左轻侯就看向了陈凌。

    他一看陈凌就是咬牙切齿的恨。

    陈凌无视左轻侯的恨意,恨你妹啊!你都要弄死哥了,还不兴哥反抗啊?

    阎浮大帝忽然微微一笑,向陈凌温和的说道:“陈凌,你告诉我的弟弟,他到底失败在什么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