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5章刹那
    左轻侯盯着陈凌,足足盯了一分钟。随后,他道:“好了,我相信你。”最主要是检查这种病毒,前期检查需要很麻烦的仪器和复杂的手术,又很耗费时间。而且左轻侯觉得,如果陈凌真的没中病毒,应该早早逃离。

    毕竟这陈凌也不是傻子,猜也猜得出来,自己要他做的事情是提着脑袋干的危险事情。

    随后,左轻侯开始郑重的说道:“明天,我王兄会召你进王宫举行授爵仪式。但是实际上,以我王兄的性格,他会杀了你。他就是这么的霸道。这一点,我绝不是在危言耸听。也不是我的猜测。从王宫里发过来的讯息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陈凌眉头微皱。道:“那王爷想要我做什么?”

    左轻侯站了起来,说道:“我王兄想要一个人独霸天下,想要掌控所有的权势荣耀。要将我们这些人当做猪一样圈养起来。他是在开历史的倒车,逆天而行。所以,我要你在明天的授爵仪式上,杀了我王兄。”

    “果然是这件事情!”陈凌心中起了一个咯噔。

    陈凌眼中凝重无比,他的目光凝视向左轻侯,说道:“阎浮大帝身边想必防卫森严,我要杀他只怕是万难。再则杀了他,我更是逃不出来,岂不是去送死?”

    “我已经在宫中安排了人接应你。只要我王兄一死,你便逃走。而事后,我会想办法送你离开阎浮。”左轻侯说道。

    陈凌道:“我怎么相信你?”

    左轻侯道:“你只有相信我。你要知道,没有我,你在昨天就已经死了。现在我给了你一个活下去的机会。只要你肯拼搏,就有机会。”

    陈凌心念电转,随后道:“阎浮大帝身边是什么情况,我应该怎么杀他,你应该有一套完善的计划对吗?”

    左轻侯点头,道:“这是当然。”顿了一顿,说道:“我王兄明天会在王宫的光明殿中接见你。接见你时,所有王宫大臣都会参加。他就是要当众杀你,以显示他的威严。”

    “你在进宫时,他们会逼着你注射一种软骨药物。这种药物注射进去后,会在一天内力气丧失。这个规矩倒不是为你而定的。而是我王兄对有身手的人不放心。接见外人,都会如此。”左轻侯顿了顿,道:“不过你放心,给你注射药物的人已经被我买通。到时候你能成功无恙的过这一关。”

    说到这里,左轻侯又继续道:“另外,白教授研究了一样信号破坏器。我会藏在你的衣服夹层里。这信号破坏器能破坏光明殿里一切高科技的信号。因为我王兄的前面布置了一道红外线切割激光网。一旦遭受攻击,他就会按动龙椅上的按钮启动激光网。但是有了信号破坏器,激光网就会无法启动。”

    “最后,你要面临的是我王兄身边的四大高手。”左轻侯说道:“这四大高手都是拥有混元真气的高手,力气重达一万斤,打法也很厉害。”

    陈凌眉头蹙起,说道:“只怕我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左轻侯道:“这四个人中,有一个是我的人。到时候你一动手,他会暗中偷袭。你们两人合作,胜算很大。你只要杀了我王兄。那个人就会带你迅速从秘密通道逃走!”

    陈凌点头,眼中绽放出精光,说道:“好,我会全力击杀阎浮大帝。也希望王爷你到时信守承诺,送我离开阎浮。”

    左轻侯微微一笑,道:“你放心吧。你杀了我王兄,我也想快点送走你。你现在先下去好好休息。”

    陈凌点头。

    陈凌离开后,暗格密室里就只剩下白教授和左轻侯。

    “王爷您真的会送他离开阎浮?”白教授不由问道。

    左轻侯脸上流露出残忍的笑意,说道:“教授,您在科研和科技方面是天才。在这方面的认知真是不忍目睹啊!我若要杀我王兄,早可以安排比陈凌厉害的人去杀。为什么要安排陈凌?只因为他站在了这个时机上。我王兄要杀他,他反而杀了我王兄。这是公众所接受的。加上有众多贵族的支持,和王后等等人的支持。我才能名正言顺兵不血刃的成为新一代的大帝。至于陈凌,我当然要杀了他,为我亲爱的王兄报仇!”

    白教授不由打了个寒战,觉得自己在这些权谋方面像个无知的小白兔。他也明白过来,左轻侯这些年来表现的像武痴,其实也不过是麻痹阎浮大帝的一个手段!

    “那么王爷,您觉得陈凌会乖乖听话吗?”白教授说道。

    “他已经中了病毒,只剩下最后一丝生的希望。他就算有怀疑,也只能相信我,祈求我能遵守诺言。人都是怕死的动物,。到最后,自己都会欺骗自己,麻痹自己。哈哈”左轻侯说到后面,似乎已经觉得妙不可言!

    这一夜,没有任何人来打扰陈凌。

    这一夜,异常的平静。左轻侯的别墅里安静的落针可闻。

    陈凌在卧室里洗了一个澡后,换上干净的衣服。他睡了一个安稳的觉,并没有什么不平静的心虚。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睡着之后又做梦。做了许多繁杂精彩的梦。有梦见小时候,被小混混欺负的无奈与挣扎。有梦见和倾城,许晴的甜蜜。有梦见在无数擂台上打出中华的雄风。最后又梦见龙樱。、却又不知怎么的,居然梦见和流潋紫发生了那种事情。

    醒来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

    安达文亲自给陈凌送上早准备好的衣服。是一件白色的燕尾服。

    陈凌穿上后,显得格外的玉树临风,风度翩翩。

    左轻侯陪着陈凌吃了早餐,作陪的有安达文,还有菲尔,梅尔隆等人。大家谈笑甚欢,却没说别的。几位老贵族甚至还在恭喜陈凌马上也要成为伯爵,成为尊贵的贵族。这可是多少平民难以盼来的殊荣。

    陈凌明白,这些老贵族心里心知肚明。却要故意这么说,以显示自己毫不知情。有种掩耳盗铃的荒唐。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白云悠悠,蓝天如洗!

    陈凌与安达文一起出门。别墅外面已经有专车等待。陈凌和安达文上了车,司机开车朝王宫开去。

    还只开出一里路,陈凌就感觉到后面有几辆车在跟踪。陈凌微微蹙眉,安达文看在眼里,宽慰道:“不必紧张,全部是记者。今天是你授爵的大好日子,所以记者们都想拿到头条。你是属于平民的胜利!这种意义非比寻常!”

    陈凌心头一跳,不由暗忖:“如果阎浮大帝执意要杀自己,势必会引起民愤。若自己将阎浮大帝杀了,反而会让民意欢喜。这其中的微妙关系真是大有文章啊!”

    与此同时,在神域的神王殿。

    神王终于发现了不对劲,因为陈凌居然没有继续参加擂台赛。

    “只怕有意外要发生了。”神王暗自皱眉。他对陈凌颇为忌惮,觉得这人再三不死,气势便会强盛起来。只怕到时会威胁到自己。

    “不行!”神王当下立刻对听雪以及下面的灵者交代一番,然后便离开了神王殿,朝阎浮空间飞去。

    他虽然现在有彼岸阁,彼岸阁也可穿梭虚空。但是彼岸阁他却没

    办法启动,他尝试逼迫过钝天首领。可钝天首领却是根本不理会。神王着实拿钝天首领无可奈何。

    好在神王还有远古罗生门。

    只是利用远古罗生门到达阎浮空间却是需要些时间了。

    陈凌与安达文到达王宫前,只能下车。下车后,周遭的记者瞬间蜂拥围了上来,闪光灯不停的闪烁着。安达文为陈凌在一边招架。眼下的陈凌比那些天王巨星还要受关注。

    不少记者提问陈凌,马上授爵,心情是怎样的。陈凌匆匆的表示感谢所有的民众,所有的支持者。

    就这样,两人快速进了王宫。而一旦进了王宫。所有记者也只能望洋兴叹了。但他们会全部在外面等候消息。

    左轻侯此刻在别墅里和几位老贵族一起,同样在看着电视,等待着电视里传出来重磅新闻!

    阎浮大帝有三个儿子,但不是王后所生。王后只有一个女儿。

    在阎浮大帝死后,左轻侯就会发动他的影响力,与王后里应外合夺得帝位。阎浮大帝一向压制贵族。所有贵族早有不满,而左轻侯则许诺了贵族们日后的好处。

    这是两厢情愿的算盘。至于王后,她也得为自己身后,以及身后的家族打算。将来阎浮大帝的儿子如果继承皇位,她和她的家族,女儿都会进入一个尴尬的位置。阎浮大帝的身体并不好,所以王后必须尽早打算。

    更要紧的是,王后和左轻侯还是情人的关系。

    这也是这些年来,左轻侯能清楚王宫动态,买通王宫中人的一个原因。一直以来都是神不知,鬼不觉!

    而再回首仔细去看,无论是大千世界的上下五千年,还是中千世界,亦或是神域,阎浮空间。全部都脱不离人性,人性与自私。阎浮大帝代表了正义吗?

    没有!

    左轻侯代表了正义吗?

    没有!

    王后,贵族们代表了正义吗?

    也没有!

    那么陈凌代表了正义吗?

    更没有,他也不过是想要努力的活下去。

    在进入王宫的时候,首先要经过一轮严密的检查。不允许携带任何冷兵器与热兵器。这些都是有高科技扫描仪的。

    另外,陈凌也被注射了软骨药物。

    别说这些软骨药物本来就奈何不了陈凌,就算能奈何,此刻也是被左轻侯买通了里面的人。所以陈凌进去之后,依然是活蹦乱跳。

    而那信号干扰器也是专门针对了扫描仪,从而很容易的混了进去。

    陈凌表面上装作脚步虚浮无力。

    安达文送陈凌到达后便即离开。

    而陈凌在王宫的侍卫带领下,前往光明大殿!光明大殿上,守卫森严!

    阎浮虽然已经是高科技时代,但它是绝对的帝王制。

    在光明大殿里,王公大臣们分两排而列,官位依次排列。

    仪仗队排列。

    一切显得森严恢弘。阎浮大帝坐在最高的王位上,威仪天下。

    这个时候,外面的传令官喝道:“传召陈凌入殿觐见皇帝陛下!”

    陈凌便款款而入。

    这是陈凌第一次见到阎浮大帝,他的目光没有乱看。第一眼见到阎浮大帝,觉得这大帝在传说中威严不可一世。但是看见时,虽然依然威严,却又觉得相貌很是普通。

    陈凌来到大殿上面,单膝下跪行礼。“微臣叩见皇帝陛下,皇帝陛下万岁!”

    这些礼节是外面的礼仪官员教的陈凌。

    阎浮大帝身边的四大高手目不斜视,冷漠如冰。

    阎浮大帝头戴金冠,脸色淡漠。他并没有让陈凌起身,而是先扫视群臣,又看向陈凌。

    陈凌心中一个咯噔,暗想左轻侯果然没说错。由于外界的逼迫,逼得大帝被迫妥协。反而让大帝心中恼怒,对自己动了杀念。

    阎浮大帝的目光又扫视群臣,他缓缓说道:“昨日,就因眼前此人,把整个首都搞得是乌烟瘴气,一发不可收拾。”他的声音充满了寒意,又说道:“所有的贵族全部请求朕宽赦此人。还有外界的平民不明就里也参与到了**之中。”

    “朕一向视民如子,也对诸多贵族子民爱护有加。怎知此等人不思皇恩,居然做出挟天子之事,实在令朕痛心。”

    阎浮大帝眼中杀意更浓,最后看向陈凌,说道:“此人乃是神域送来的战犯,罪大恶极。本身就已是死罪,朕要杀他,与神王无关,与民众无关,与众贵族无关。只因此人该死!来人,将此人人头斩下,悬挂王宫旗杆之上,示众三月!”

    群臣皆惊,一个个也不敢说话,噤若寒蝉。众大臣都感受到了大帝的雷霆怒火,此刻谁也不敢上去触这个霉头。

    马上有侍卫领命上前,便要将陈凌在这光明大殿之上当众斩首,以此震慑群臣,震慑天下人!

    “哈哈”便在这时,陈凌突然站了起来,狂笑出声。他一指阎浮大帝,说道:“你要我的人头,我便要你的命!”他说脚在地上一蹬,闪电冲向了王座上的阎浮大帝。

    两者相隔了十米的距离。十米在陈凌眼中也不过是一瞬。

    阎浮大帝见陈凌一站起,立刻按动了红外线激光网。这种红外线激光网肉眼根本看不见。他冷笑一声,以为陈凌要撞成碎片。怎知陈凌撞了过来却是安然无恙!

    “护驾!”阎浮大帝眼中闪过一丝惊恐,大骇!

    四大高手同时出手了,怎知就在他们出手的瞬间,四人全部面现痛苦之色,居然全身痉挛,萎靡下去。

    陈凌也没想到这茬,电光石火之间已经来到了阎浮大帝的面前。阎浮大帝在陈凌面前就像是不设防的小羔羊。陈凌一掌如蒲扇拍向阎浮大帝的脸门。

    阎浮大帝只觉眼前一黑,猛烈的劲风扑面,就像是一股风刃袭来,脸门生疼。他目光中骇然欲绝,唯一的想法便是,我要死了吗?

    死亡的恐惧完全占据了阎浮大帝的脑海。

    这一刻陈凌如魔神,主宰了阎浮大帝的生死

    这一变故让群臣骇然大乱

    有时候,生与死不过是一刹那!

    生前荣耀,权势滔天,死后也同样是烟消云散。这等荣耀,权势岂不就如神域的力量,只属于神域,到了别处就不灵了。

    唯有永恒的力量才是大道追寻的终点,超脱生死!而拥有滔天权势的人通常都想求长生。无论是秦始皇,还是汉武帝,亦或是服食丹药过量的嘉靖皇帝和雍正皇帝。无不都是想要永远掌控这权势。想要这些权势成为永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