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4章密谋
    “师父你当然不笨!”严凝霜呐呐说道。陈凌道:“那你觉得你想到的事情,我会想不到吗?”

    “既然师父你已经知道,为什么还要注射病毒?如果那时候你冲出去,还是有机会的。反正你手腕上没有了定破手镯?”严凝霜微微焦急的说道。她多的是不解。

    陈凌说道:“这一点,你想到了。左轻侯会没想到吗?他也做好了我逃出去的打算。他是两手准备。更重要的是,你与我关系密切。如果我逃走,你手上有定破手镯,我逃走,你必死无疑。”

    严凝霜微微一呆,眼眶微微一红,原来师父是为了自己才被注射病毒吗?可也不对。这样也不过是多活一些时日。

    “但师父,这样我们依然活不成。”

    陈凌道:“水无常态,打法是没有规则的。我们面对危机,想要生存也是没有规则的。必须先尽量的活下去,然后慢慢找出生存的机会。不能先放弃活下去。”他不忘教导徒弟,随后话锋又一转,说道:“不过左轻侯千算万算,却是做梦也算不到,他的病毒对我根本没用。”

    “啊?”严凝霜吃了一惊,随后却是大喜。

    陈凌说道:“我的身体早就已经是百毒不侵。你也不用担心你的病毒,我的鲜血便可以解百毒。”他说完随后找了一个杯子,割破手指,滴了鲜血进去。

    一连滴了十滴。

    “喝了吧。”陈凌递给严凝霜。

    严凝霜疑惑接过,她想起那天鲁尔大公喝了师父十滴鲜血后的下场。

    陈凌见她这模样,便知道她在想什么,说道:“鲁尔大公是因为身体太胖,虚不受补。你是练武之人,不会有问题的。”

    严凝霜当下不再疑惑,将鲜血喝了进去。

    “真的可以解病毒?”严凝霜将信将疑。

    陈凌道:“可不可以,你过几天就知道了。”

    严凝霜这时候倒是感觉了体内热气奔腾。师父的鲜血融入自己的血脉之中,整个身子暖洋洋的。

    这般神奇功效,不由让她有些相信了。

    “肚子有些饿了,不知道这里有没有什么东西吃?”陈凌说道。

    严凝霜心情好了许多,她便道:“我去找找。”说完走向厨房。

    陈凌坐在沙发上,拿起遥控打开了电视。

    悄然之中,阎浮首都正在发生一件大事。因为陈凌而引发的大事

    阎浮首都在这个夜里突然爆发出一件惊天秘闻。

    阎浮大帝受来自神域空间神王的威胁,必须将战神陈凌斩杀。战神陈凌的命运已经走到了尽头,危在旦夕。

    同时,在阎浮首都的街头,还只是黎明时分,各个街头出现**队伍。这些队伍中大多都是大学生,也有平民,也有崇拜陈凌的粉丝。

    他们的口号是,反对神王压迫,还阎浮自由。也有的口号是释放战神陈凌,诛灭神王!

    这是一股反对压迫的潮流!

    大家都崇拜战神陈凌,但是陈凌却因为一个狗屁神王而要被阎浮大帝诛杀掉。这种举动深深的伤害到了阎浮人的骄傲和至尊。

    这些行动的背后策划全部是出自左轻侯。

    本来的政变是他的策划,而后面则因为舆论,带动了更多的不明就里的人。

    新闻媒体开始大肆报道。

    那个让人热血沸腾的战神陈凌,清秀的青年,谁又会不喜欢呢?各种赞扬陈凌的文章也占据了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

    要知道陈凌一开始从未下杀手,他是个仁慈的人。这是大众的印象。后来痛下杀手,也是被逼到了绝路。

    同时,所有贵族联袂请求阎浮大帝释放陈凌,诛灭神王!

    所有的舆论攻势,以及**队伍,贵族都倾向于了陈凌。

    王宫之内,阎浮大帝得知这一切时,额头青筋直跳。阎浮大帝感觉到自己的权威在被威胁。

    更让他愤怒的是,他觉得这些人,所有人居然在威胁他,逼迫他。这是阎浮大帝最不能忍受的。

    王座上,阎浮大帝穿着合适得体的明黄色长衫。头戴王冠!

    这是皇帝独有的装扮,他有时候也会喜欢穿上三军统帅的军装。总之他很享受他独有的王权,享受这至高无上的地位。

    不过眼下,阎浮大帝也不能派兵镇压**队伍。现在的时代已经不是过去的时代,加上所有贵族也参与进来。那么他就必须小心翼翼的对待。

    下午一点,阳光洒照在整个阎浮首都。阎浮大帝顺应贵族的请求,顺应民意,决定释放陈凌,并授予陈凌伯爵之位!

    至此,**队伍得以平息。

    事实上,阎浮大帝根本就没有抓住过陈凌。阎浮大帝在王宫召见了左轻侯!

    王宫的大殿之中!

    正是下午一点十分。

    森严的大殿里散发着冰寒的气息,与外界的阳光似乎是两个世界。

    大殿的森寒一是因为此处长期是权威凝聚地。二是刻意如此的设计,让下面的人如履薄冰。

    此刻,左轻侯向阎浮大帝单膝行礼。

    阎浮大帝面色淡淡,看不出悲喜。他忽然开口问道:“这件事情是你挑起来的?”

    左轻侯看了阎浮大帝一眼,他忽然又单膝跪了下去,说道:“请王兄责罚!”

    阎浮大帝说道:“为什么?”

    左轻侯道:“陈凌是个武学奇才,臣弟起了爱才之心。再则,臣弟也觉得,我们无需给什么神王面子。”

    阎浮大帝道:“就这么简单?”

    左轻侯看向阎浮大帝,他说道:“难道王兄以为臣弟有别的企图吗?”

    阎浮大帝盯着左轻侯,他看了左轻侯足足一分钟。却也没看出什么端倪,随后道:“朕也知道你平素醉心武学,没想到你这次这般鲁莽。我们兄弟之间,你有话可以直说,何必要如此做?”顿了顿,道:“好了,你下去吧,这件事到此为止。明天你准时让那陈凌入宫接受授爵仪式!”

    “多谢王兄!”左轻侯大喜。

    随后,左轻侯告辞离去。他走后,从大殿后面屏风走出一名女子。这女子衣着华贵,一身深红色的长裙。浑身珠光宝气,贵气逼人。更是生的美艳动人。这人正是王后娘娘。

    王后来到阎浮大帝身边。

    阎浮大帝左右有四大高手护卫,又有八名宫装依仗队!

    这些人来衬托他的威严和排场!

    王后前来。

    阎浮大帝看了王后一眼,问道:“你怎么看?”

    王后轻启檀口,她的眸子里有种深邃的光,道:“您觉得王叔可信吗?”

    阎浮大帝说道:“这些年来,轻侯一直都最新武学,没什么城府。这一次的事情倒也符合他的性格。他若是要耍什么阴谋诡计,这番举动也未免太过张扬和弱智了。”

    王后道:“您说的有道理。”顿了顿,道:“那您真打算给那陈凌授爵吗?”

    阎浮大帝冷哼一声,道:“本来给他授爵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过眼下,这帮人还有这帮刁民居然敢逼迫于朕!那么朕就要让他们知道朕的雷霆手段。陈凌非死不可!”

    王后微微一惊,说道:“您的决定我不敢多说,但请您一定要三思。”

    “行了,你也下去吧。”阎浮大帝说道。

    下午五点,王后的寝宫之内。

    王后在她的妆奁盒子里翻找出一样物事。这物事却是最古老的pp传呼机。

    如今随着阎浮帝国的高科技,这种古老的传呼机已经彻底失去了作用。已经收不到任何信号。但是这时王后却有pp传呼机发出了一组讯号。

    这组讯号被左轻侯所在的别墅内接受到。全阎浮帝国,也只有左轻侯这里还有传呼机的讯号接收器。

    接受到讯号之后,左轻侯立刻破译。破译完毕后,他脸上露出冷酷的笑容。然后他又让安达文去将陈凌和严凝霜接过来。

    陈凌所在的小洋楼内。

    正是傍晚五点半。

    小洋楼外有两颗老槐树,老槐树的枝叶繁茂,延伸到了二楼。

    今天的空气是这么多天来最好的一天。西斜的阳光如金色的淡橘。

    微微的风吹拂着!

    陈凌有种恍惚,好像是已经回到了大千世界。此情此景,真是与大千世界没有任何两样了。

    这个时候,一辆黑色加长轿车开到了楼下,陈凌看出这辆轿车就是昨天送自己来和严凝霜来的。

    如今外界的局势陈凌也已经知晓。毕竟这儿的电视还是在时刻播放着这次的大事件。

    陈凌也不禁佩服左轻侯的策划能力。

    黑色轿车的车门打开,安达文一身黑色西装下了车。陈凌便对身边的严凝霜说道:“我去会安达文,你马上离开,找个地方隐藏起来。如果我这次没有活下来,你以后就远离首都,想办法活下去。如果我活下来,你再来找我。”

    严凝霜在这一瞬间感应到了一种萧索离别之意,还有种风萧萧易水寒的感觉。

    “师父,我”

    严凝霜眼眶又红了。她感受到了陈凌的担待。陈凌却是洒脱一笑,道:“好了,不要作小儿女姿态了。我陈凌这么多年来,什么大风大浪都闯过。这次一样不会有事,你尽快离开,不要成为我的负担,明白吗?”

    “嗯,师父!”严凝霜咬牙坚强的回答道。

    陈凌当下伸出手,在严凝霜的脸蛋上轻轻捏了下,笑道:“还是个小丫头。”说完便转身而去。

    转身的一瞬间,严凝霜觉得他的背影竟是如此的伟岸!

    陈凌下楼,刚好安达文迎面进来。“陈先生,相信外面的情况你也知道了。现在我是遵循王爷的意思,来请你去王爷的别墅一趟。”

    陈凌点点头,说道:“好!”

    安达文又看向后面,说道:“也请严教官一起。”陈凌道:“她已经走了。我让她走的。”

    安达文脸色微微一变,说道:“这恐怕不行,王爷的意思是要严教官一起过去的。”

    陈凌淡淡道:“她已经中了病毒,你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还是说你们对自己的病毒不够自信?她眼下有私事要办。三天之内,如果不想死自然会过来。”

    安达文看了陈凌一眼,随后转身给左轻侯那边致电过去。左轻侯不用手机,安达文又给左轻侯的亲信柳生打电话。可惜柳生的电话也关机了。

    在左轻侯的眼里,这些高科技反而是最不能信任的东西。眼下是关键时刻,他更不会用电话来泄露信息。阎浮大帝信任高科技,一切依赖高科技,左轻侯便反其道而行。这也正是左轻侯的高明之处!

    安达文联系不上,觉得眼下跟陈凌翻脸也不是好的举动。当下忍气吞声,道:“请上车!”

    陈凌也不拒绝,坦然随安达文上车。

    左轻侯的别墅内。

    安达文与陈凌来到左轻侯的书房。

    书房里,左轻侯与白教授都在。

    “王爷”安达文见了左轻侯,便靠近左轻侯,附耳轻声说道:“严凝霜逃走了。”

    左轻侯脸色不变,他点点头道:“好,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安达文行礼告退。

    左轻侯看向陈凌,忽然手中在书架上抽出一本书。

    这本书一抽出,里面便闪现出一道门,门翻转开来,一间暗格密室出现。

    “里面说话。”左轻侯看了陈凌一眼,说完便和白教授进了暗格密室。

    陈凌当下也跟了进去。

    暗格密室里,按放了一颗夜明珠,有着淡淡的光芒。

    左轻侯关上暗格密室的大门后,说道:“这里是经过封闭式的设计,什么高科技的信号都无法探入。所以在这里说话没有什么不方便。”他在一张椅子上坐下后,又看向陈凌,说道:“为什么要让严凝霜逃走?”

    话里倒听不出左轻侯的喜怒来。

    陈凌面色平静,说道:“她有事要去办了,我答应让她去了。并不算逃走。她身中病毒,又怎逃得了?”

    左轻侯饶有趣味的道:“该不是她的病毒已经被你解开了,还有你也根本没中我的病毒吧?”这话又似在开玩笑,又似在认真的问。

    陈凌淡淡道:“既然王爷有疑问,可以让人检查一下我的身体。”

    他表现的非常的镇定,镇定如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