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3章左轻侯
    大约十分钟后。飞船在一座金碧辉煌的庄园前停落。庄园里停了不少豪华名车,飞船也有几艘。

    左边梅树漫漫,花香袭人。正上面是一道火树银花的喷泉,霓虹与雪白的泉水辉映,美丽到了极致。

    庄园后方则是一栋雪白建筑的别墅。别墅大气恢弘,美轮美奂。

    白教授先行告辞,安达文则引着陈凌和严凝霜朝别墅里走去。

    还未靠近别墅,便听到里面欢声笑语。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座金字塔酒盏。空气中满是香槟的气味。

    音乐徐徐,里面不少的男男女女,全部是绅士与贵妇。有的在跳舞,有的在舞会中穿梭。这里原来是在举行酒会。

    陈凌更加疑惑了。

    左轻侯这是在唱那一处。

    “请随我来。”安达文轻声说,却是带着陈凌朝别墅的二楼走去。

    陈凌与严凝霜跟了去。

    二楼有一个宴会厅。陈凌与严凝霜被安达文带到了宴会厅。一进宴会厅,大门便被关闭了。

    宴会厅里,左轻侯坐在为首的沙发上。两边坐了四个人。这四个人全部是四十岁以上的男子。穿着带着一种沉淀的贵族气质。他们就是穿普通的布衫也会有一种贵气。这是三代才能培养出一个真正贵族的那种。

    而左轻侯的身边站着鲁尔大公。鲁尔大公与这些人一比,就是属于暴发户了。

    至于左轻侯,他穿了雪白的燕尾服。灯光映照下,他身上散发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这种气质也可以说成是骄傲。他在灯光下,似乎独占了所有的光芒和荣耀。

    左轻侯抽着一根雪茄。

    陈凌与严凝霜来到左轻侯的身前。

    严凝霜先行贵族礼节,一手抚胸,作揖道:“王爷!”又对周遭四位男子分别行礼。

    左轻侯淡淡一笑,他看向陈凌,忽然站了起来,说道:“我有必要跟你介绍一下。我身边这位是菲尔伯爵,这位是安德大公,也就是去请你的安达文的父亲。这位是梅尔隆公爵,这位是林子轩公爵。”

    这四个人看起来和左轻侯一样,都是有地位的贵族。四位老贵族在左轻侯介绍时,全部冲陈凌友善的点头,并无一丝的倨傲。

    这是贵族应有的素养。即使是面对乞丐,也不会有一丝的看不起。而是非常的礼貌。这种礼貌其实也是一种疏远~!

    不过万事都有例外,比如鲁尔大公也是个贵族,却是个贵族中的奇葩,骄傲自大。最后吃了大苦头。

    左轻侯在介绍完毕后,又指了指前方的沙发,说道:“陈先生,严教官,请坐。”

    陈凌说了声多谢,便与严凝霜坐下。他打量了下四周的情况。这几名老贵族都没有修为在身。自己要控制他们很简单。

    不过左轻侯似乎有些看不透。这个左轻侯也是练内家拳的,没有混元真气。不过他的个人修为已经到了内家拳的人仙地步。

    难怪他如此自负!

    内家拳修炼到人仙,根本不会惧怕这些速成品般的高武高手。

    陈凌感觉出了一丝棘手,想要快速制住左轻侯似乎不太可能。自己要杀左轻侯可能还好办一点,要控制他绝不是一招两招的事情。

    陈凌暗想先按兵不动,看看左轻侯到底是什么打算。他一坐下后,左轻侯便道:“陈先生,我刚才逼问鲁尔。才知道这个蠢材冒犯了你,听说你在他身上放了一道玄妙的真气,可以控制他的生死,对吗?”严凝霜吃了一惊,没想到左轻侯居然知道了这件事。那么左轻侯只怕会有所防范了。

    “对!”陈凌知道这时候隐瞒无用,索性光棍的承认。

    “陈先生果然是爽快人。”左轻侯微微一笑,又说道:“鲁尔是我的朋友,可否给他解开这道真气?”

    “不行!”陈凌很干脆的说道。

    左轻侯微微一呆,随后笑笑,道:“看来还是我的面子不够了咯?”

    陈凌不接这茬,说道:“不知道王爷喊我前来,是因为什么事情?”

    那叫梅尔隆的老贵族喝了一口咖啡,缓缓说道:“陈先生,难道你不知道,现在你的处境很不妙吗?只怕过不多久,大帝得知你没死在定破手镯上,就会有大批高手和战火飞船出动,前来击杀你。”

    陈凌淡淡说道:“我当然知道。”顿了顿,道:“不过我更知道在座诸位也不是慈善家。找我来,不是为了怕我被大帝杀死,而是有所图谋。既然是如此,大家就是在平等的一个位置上。所以你们想要我做什么,就不要拐弯抹角了。”

    “年轻人,你的火气太旺了,这样不好。”菲尔公爵淡淡说道。

    陈凌深吸一口气,他还有句话没说。如果自己真要死,他会拉上一大堆人陪葬。再则,现在他的定破手镯已经没了。所以,他会大开杀戒。

    之所以现在还和平的坐着。是因为他觉得左轻侯是聪明人,应该能想到这一点。那么,左轻侯知道自己是个危险人物,依然坚持给自己解除定破手镯,那么就一定是有后招了。

    “陈先生”左轻侯扬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看向陈凌,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们可以联合其他的贵族一起保下你。在这期间,也会发动舆论攻势,逼迫我皇兄就范。但是,我有一件天大的事情需要你去做。不过现在我不会说出来是什么事情。你如果答应,就让安达文给你注射我们新研究的hd病毒。事后,我会给你血清疫苗。”

    陈凌皱眉,说道:“只怕我去做了这件事情也是活不成。所以,你必须说出到底是什么事情?”

    左轻侯摇摇头,道:“我说过,我不可能告诉你是什么事情。至少,在你没注射病毒之前是不会说的。当然,我要你做的事情有很大的风险,不过却有一线生机。只要你做成功了,我可以给你莫大的荣耀和地位。风险和回报永远是成正比的不是吗?”顿了顿,说道:“如果你不愿意,现在就可以和严教官一起离开。”

    陈凌暗自思忖,他是个人精。想到自己现在如果出去,大帝派兵追杀自己。那么就会引起大乱。这样一来,也是大帝威信受损。

    看来这不是左轻侯思虑不周,而是故意要给大帝制造麻烦。那左轻侯要谋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恐怕也不难猜。他在智能机器人口中对阎浮的现状了解了很多。对于贵族的墓前状况更是清楚一些。

    这些贵族只怕不甘做温水里的青蛙,不甘心这样被大帝架空。,秘密在图谋些什么?这狗日的左轻侯该不会是想要自己去杀阎浮大帝吧?

    “好,我答应你,我可以注射这个病毒。”陈凌心念电转。他是金刚不坏之体,当初诛仙剑阵的千年毒素都对他无可奈何。又怎么会这什么鬼病毒。

    不过他自然也不会没心没肺,一开始就毫不犹豫答应。这等生死大事,必须得犹豫一下,可信度才高。

    左轻侯微微笑了,四位老贵族似乎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达文,可以开始了。”左轻侯说道。

    那安达文便走上前来,他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手上已经拿了注射器。另一手是一瓶药物。敲碎药瓶后,将病毒吸入注射器,然后走向陈凌。

    “师父”严凝霜颇为担心,忍不住喊道。

    陈凌看了严凝霜一眼,点点头,说道:“我心里有数。”

    说完伸出胳膊,卷起袖管。

    安达文冷静稳定的为陈凌注射进半管病毒。随后,他又面向严凝霜,说道:“你也要注射。”

    严凝霜呆住。“不行!”她立刻站了起来。

    左轻侯淡淡的向陈凌说道:“今日之事,事关重大。严教官既然已经参与进来了,就不能置身事外。所以她也必须注射病毒。只要事情办成,我们都会皆大欢喜。反之,大家都要活不成。”

    “师父,我”严凝霜为难到了极点。她有种预感,左轻侯要预谋的应该是大帝。如果到时就算是事成了,只怕左轻侯也要杀了自己和师父灭口。

    这简直就是死路。

    可是师父刚才毫不犹豫的注射病毒,她阻止不了。而此刻,严凝霜自己面临病毒。就像看见一条必死之路,她如何能坦然面对。

    “注射吧!”陈凌看向严凝霜,缓缓说道。

    “师父,我不想。”严凝霜说道。

    她一步一步退后,说道:“师父,我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掉。”

    “我若一定要你注射呢?”陈凌道:“你既然认我做了师父,难道我的话你不听吗?如果你不听,也行。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我的徒弟。你若信我,就注射,不信我,我不再勉强!”

    严凝霜心念电转,左右为难。她突然又意识到一件事情。如果自己不注射,只怕无法活着出去了。师父不是无情无义之人,他既然有把握,自己何必不信?

    严凝霜一念及此,便咬牙点头,道:“好!”

    她伸出了雪白的藕臂,安达文毫不犹豫的将病毒注射进了她的身体里。

    陈凌长松一口气,若是严凝霜执意不注射,他真的会很头痛。

    “两位请坐。”左轻侯见状,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来。陈凌与严凝霜重新来到沙发前坐下。

    “这病毒有什么威力,达文,你跟他们说一说。”左轻侯道。、

    安达文脸色沉稳,说道:“三天之后若不注射疫苗,会从脸部开始溃烂,直到所有的细胞和皮肤坏死。”

    严凝霜听的心下发寒。那后果想起来就让她觉得全身都是毛骨悚然!

    陈凌也是皱了眉头。

    “两位先去休息吧。我们会来联手解决陈先生你眼下的危机。等到了合适的时候,我再告诉你需要去做什么事情。”这时候左轻侯站了起来,说道。

    安达文也道:“两位请跟我来。”

    陈凌和严凝霜相视一眼,便站了起来。

    陈凌与严凝霜跟左轻侯冷淡告辞,然后随安达文出了宴会厅。又从后门出了庄园。后门处有一辆加长的黑色轿车等着。这辆黑色轿车有些类似大千世界里的宾利。

    陈凌和严凝霜上去后,安达文却没有上来。安达文只是示意司机开车。

    宴会厅里,左轻侯对梅尔隆几位老贵族愉快的笑了起来,说道:“也许,再过两天,我们的帝国的历史会改写。”

    梅尔隆几位老贵族脸上笑出了褶子。那菲尔伯爵说道:“最妙的是,即使失败,大帝也无法怪罪到我们头上。这笔生意绝对是万无一失!”

    而鲁尔大公则苦着脸说道:“可是我怎么办?”

    “你怎么办?”左轻侯淡淡一笑,说道:“事后虽然要给所有人一个交代,但并不一定要让陈凌死。只要他不死,就有一千种法子让他给你解开真气。”顿了顿,又说道:“好了,我们的行动可以开始了。”

    黑色轿车将陈凌与严凝霜带到了一处隐秘的小洋房。这儿是闹市之中,却又绝对的不起眼。大隐隐于市被左轻侯玩绝了,。

    比如说今晚,他在谋谋逆大事。却在庄园里开了个酒会掩人耳目!

    这个左轻侯是人精!

    洋楼里并没有多少高科技,倒像是大千世界里的普通人家。地面是普通的白色地板瓷砖。有空调,电视,沙发。

    那司机很快开车离开。

    陈凌并没觉察屋子里有监视装备,便也微微放了心。不过他还是感觉出屋外有人在监视着。想来左轻侯也不是那么放心的。

    “师父,我看左轻侯多半是要你刺杀大帝。别说刺杀大帝很难,就算你能刺杀成功,到时候你我都要当做替罪羊被他杀了。”严凝霜一见没人,便急急的说道。

    陈凌脸色如常,忽然一笑,说道:“凝霜,你觉得我笨吗?”

    严凝霜微微一呆,她怎敢说陈凌笨。这几天下来,她是见识了陈凌的智慧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