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1章战神
    狱王一下抓了个空,他变招也是奇快,想也不想,一腿如炮弹反撩向陈凌的心窝。陈凌更是想都不想,羚羊挂角再度施展出去。

    如奔腾在山间的山羊,瞬间逃离出去。

    “我若现在杀了他,今晚岂不就什么麻烦都没了?”这一瞬间,陈凌心中生出这样一个想法来。想法一生,杀心顿起!

    陈凌瞬间对狱王动了杀念,他也是个杀伐果断,心狠手辣的人。

    这股杀意一动,狱王便也感觉到了。狱王眼中爆射出精光,他浑身散发出奔腾的战意。

    严凝霜在一边带着青玄和柔儿让开。这种战斗她势必不能出手。她出手就是违规,会有很大的麻烦。

    再则严凝霜也想看看师父到底能不能干掉狱王。

    短暂的一瞬的停手,随后陈凌和狱王闪电交手。狱王先出的手,暴吼一声,声如炸雷,气势凶猛。他一个弓箭步刷的虎扑向陈凌,双手如拧麻花拧向陈凌的头颅。快如闪电。

    这下即使拧不中,便立刻化为双拳,疯魔神拳连番攻击!

    陈凌面对狱王的虎扑,但觉对方就是洪水猛兽袭来,势大力大,令他连呼吸都感到困难。

    不能硬拼!这个人的力量太强大了。

    陈凌一瞬间得出这个结论来。他不动声色,移形换影展开。闪得非常之快,瞬间来到狱王的左边。狱王扑了个空,他也不停留,整个人突然一蹲,大腿横扫!

    这一扫的面积很广,势如疾风!横扫千军!

    轰!地面的地毯毛发齐飞,并发出一声爆裂的巨响。就如车胎爆炸一般!

    陈凌眼中寒光一闪,他知道自己如果跳起躲避,身子凌空,立刻就会输掉。高手打架最忌凌空。

    但若自己后退,狱王便也会立刻来一个虎王出山。顺势扑击向自己。

    这样会处于下风。

    便在这时,狱王一腿扫来时。陈凌没有躲避!

    轰!

    扫中了。

    狱王却不欢喜,因为他感觉到劲走空了。

    陈凌被扫中,却是顺势。一下扫来,他整个人顺势摔了下去。这下着实让狱王意外。

    大缠丝!

    陈凌摔下时,趁狱王一腿的劲力扫空。双腿立刻以大缠丝缠了过去。

    凶猛的螺旋劲蕴藏,如有万伏电流。这种劲力的微妙,即使狱王力量强大,也承受不住。

    狱王感觉到了危机,以手撑地,轰轰轰连扫三记猛腿,猛烈的踢向陈凌的双腿。

    这下还当真是以一力降十会。

    不跟陈凌玩阴柔的,就是用猛力破之。

    陈凌却是以手撑地,整个身子陡然凌空。闪电般躲开了狱王的三记连环扫堂腿。

    “起!”趁这个空当,陈凌手在地上一按,顺势跳了起来。狱王三极扫堂腿落空,双手一撑,也跳了起来。

    两人几乎同时起来,但这一次,陈凌却抢先出手了。移形换影,瞬间欺身来到狱王身前。双指施展出昆仑蚕丝牵闪电戳向狱王的双眼。

    劲风凌厉!

    昆仑蚕丝牵的手法何等精妙。

    狱王不管三七二十一,横臂朝上一抡,如挥大铁棒,便要将陈凌的手劈断。这莽夫当真是牢记了一力降十会!处处以力压人!

    陈凌冷笑一声,闪电退开。退开的同时,屈指凌空一弹。

    一道劲风狠狠的斩射向狱王的右眼。狱王紧急闭眼偏头,但终究是迟了一步。只觉劲风射中眼皮,顿时火辣辣的疼。泪水瞬间流了出来。这且不说,陈凌退出时,不止弹了一指劲风,抽出时,闪电般在狱王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抓痕。

    五道血指印!

    陈凌的指甲带着螺旋劲力。一瞬间便绞坏了狱王的手臂血脉。顿时,鲜血流个不停。

    “啊!”狱王愤怒的大吼一声,他一只眼睛睁不开,发疯似的攻击向陈凌。陈凌表现的极为淡定,这时候又以八卦游身步来闪避。

    狱王虽然力大无穷,却是始终抓不住灵活的陈凌。

    陈凌就像是高明的猎手,随时等待给狱王致命一击。

    虽然说一力可以降十会。

    但是狱王不过是个莽夫,而陈凌的力量也没有弱小到那个程度。再加上陈凌本身的打法几乎是天下第一人。所以狱王想要靠这般蛮打击杀陈凌,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倒是狱王发现手臂上的伤口,随着自己越发用劲,那血就流的越凶。

    “哈哈”狱王忽然大笑起来。

    陈凌眼神冷淡,道:“疯狗,被吓傻了是吧?”

    狱王笑声顿时止住了,眼中闪现出寒意来。“你胆敢骂老子?”

    “我没有骂你,因为你本就是疯狗,畜牲。”陈凌冷冷笑道。

    狱王勃然大怒。,他大笑本来是想玩心理攻势,本来是想说陈凌没有办法瞬间击杀他。今晚他带六名拳王就是陈凌的死期。这是给陈凌心理压力!

    哪知道还刚笑出声,陈凌就伤了他的心。

    “今晚老子一定杀了你,一定!”狱王眼光如毒蛇一般。

    陈凌轻蔑一笑,道:“就凭你这废物?”

    “吼!”狱王气得几乎要爆炸了。

    陈凌就是要激怒这莽夫,然后找准机会杀了他。

    便在这时,严凝霜的手机忽然响了。严凝霜接了电话,她听了半晌后,说道:“我知道了。”然后挂了电话。

    “师父,放他走吧。最高司令官打来的电话。要见狱王。”严凝霜说道。

    陈凌眼神一沉,他能感觉到外面有人一直用望远镜看这里的情况。他知道这屋子里是没有高科技监视装备的。如果有,以他的敏感一定能察觉出来。如果真有,他也不会在这里商量那些算计。

    看来今天执意要杀这莽夫是不可能了。陈凌暗暗叹了口气,便对狱王说道:“滚吧!”

    狱王如此心高气傲的人,被陈凌如此斥骂,他心中愤怒欲绝。但是这时却又强行忍了下去。他本来是没把陈凌放在眼里。可是这一交手,才发觉出了陈凌的恐怖。这小子个头不大,却是灵活无比。但有一丝丝的缝隙都能被他钻到。稍不注意就会被他扯下一块皮。

    狱王已经是心有余悸。

    狱王怒极反笑,冲陈凌说道:“今晚,看你怎么应对。老子一定会取下你的狗头。”

    陈凌冷笑一声,道:“就凭你这废物?别丢人现眼了。”

    狱王恶狠狠的看了陈凌一眼,迈步离开了陈凌的卧室。

    他走后,严凝霜的脸色凝重起来。她是明白人,从刚才的战斗中也发觉了晚上一战的艰难。

    “师父,这狱王力大无穷。如果带动六名拳王展开进攻,只怕您”严凝霜没有说下去,她有些不敢想象。

    陈凌微微叹了口气,说道:“更加可怕的是,每个拳王都是手持了武器。”

    乱拳打死老师傅!

    乱刀也能砍死高手啊!人毕竟是血肉之躯。面对武器必定会忌惮。

    陈凌在正式见识了狱王的本事后,也变得没那么乐观。

    “机器人,叫人来把门修一修。”就在严凝霜和青玄,柔儿为陈凌忧心的时候。陈凌忽然冲智能机器人说。

    智能机器人立刻回答道:“是,主人。”

    严凝霜不禁无语,也不禁佩服陈凌的心态。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记挂这破门呢?

    思维敢再跳跃点不?

    陈凌在沙发上坐下,他忽然又一笑,对青玄和柔儿道:“帮我揉揉肩。”

    两女应是,温顺乖巧的上前。一个捶腿,一个揉肩。

    严凝霜坐在陈凌对面,愁眉苦脸。

    陈凌则闭上了眼睛,满脸的享受。

    “死,死而后生。”严凝霜忽然听到陈凌喃喃的念叨。

    “什么?”严凝霜一喜,说道:“师父,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主意了?”

    陈凌睁开眼,他看向严凝霜,微微一笑,说道:“我没想到什么。我只是突然想通了一件事。”

    “什么事情?”严凝霜好奇的问道。

    “我有种感觉,我不会死。所以今晚,我一定能赢。我的感觉一向不会出错。”陈凌说道。

    他想通的一件事情就是在被神王抓进光明曼荼罗胎藏大结界时。他预感到自己要死了。

    那是一场死劫!

    可是后来自己没有死。这不是因为自己的感觉出错了。而是孙悟空老前辈替自己挡了这场死劫。

    天地之中有冥冥的命数存在。

    不是孙悟空老前辈无故来送死。他来,是要替自己挡死劫。正是因为孙悟空老前辈和神王的战斗中,让神王意识到他自身的打法不行。神王想要弥补这个缺点,所以把自己丢到了这阎浮大狱里来。

    从而,自己算是躲过了那一场死劫!

    “不会死!”陈凌有种感觉,自己非但不会死,而且还拥有了一次扳倒神王的气运。

    也许,这才是上天的安排,命运的安排!

    严凝霜说不出话来。

    但她感觉出了陈凌的信心。可陈凌晚上到底该如何破呢?她想不出来。

    “是不是这样?师父,虽然狱王力大无穷,可以冲锋陷阵。但是擂台场上环境狭窄,反而限制住了他的行动?”严凝霜猜测道。

    “你不要瞎猜了。”陈凌说道:“我不知道。到了临场时,我才会有方案。”

    阎浮首都,一栋别墅之内。这栋别墅通体纯白色,一切都呈现着智能高科技。

    在别墅的书房里。

    有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身穿白色衬衫。他的样貌英俊,一脸的精悍之色,一看就是好强斗狠之辈!

    这个人正是左轻侯。

    左轻侯也正是阎浮大帝的弟弟。

    没过多久,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虽然这里的科技全是现代高自动的。但是左轻侯很少用。

    智能机器人永远没有接通电源。就连电话,手机,左轻侯也很少用。他算得上是一个怪人。

    “王爷!”外面传来亲信柳生的声音。柳生是从小跟左轻侯一起长大的,也是左轻侯最信任的人。

    柳生这个时候来打扰左轻侯,就必定是有重要的事情来汇报。

    左轻侯当下睁开眼睛,他的眼中毫无享受之色,满是肃然。

    左轻侯迅速裹了一条薄毯子,然后才让柳生进来。

    柳生天生就似乎是个奴才样,三十来岁,进来便显得格外卑微。此刻他脸色微微焦急,向左轻侯行了一礼,然后说道:“王爷,索罗基地那边传来消息。幸轩请了狱王出来。今天晚上对战陈凌的阵容非常恐怖。”

    “狱王?”左轻侯脸色微微一变。道:“看来那个传言是真的了。陈凌的确是被神王傅华送过来,并且跟王兄谈妥了陈凌的生死。”

    “那现在”柳生道:“要不要小的私底下去跟幸轩打个招呼。”

    “千万不要。”左轻侯说道:“幸轩是王兄的死忠,我这一打招呼,只怕会引起王兄的警觉。”

    柳生道:“可是这个情况,我看陈凌很难撑的过去。”

    左轻侯淡淡道:“撑不过去就该死吧。我们这么多年都等了,也不急在这一时。随他吧,这事你别管了。”

    “是,王爷!”柳生无奈说道。

    柳生退下后,左轻侯微微叹息,说道:“陈凌啊陈凌,希望你今晚会有奇迹。你若死了,这场游戏就不好玩了。”

    夜晚!

    今晚的夜晚注定不会平静。

    狱王就是打死上任擂主的凶人。今晚狱王要带着六位明星拳王迎战战神陈凌。

    这种王对王的擂台决战已经成为了整个阎浮的热门话题。

    有喜欢陈凌的民众开始发出一种言论,说是索罗基地有黑幕,对陈凌不公。太不公平了!

    也有好事的称这次绝对刺激,非常劲爆。

    也有人在教堂前点蜡烛为陈凌祈福。

    很多地方的广场上的大屏幕上聚集了无数的民众,等待着看今晚的直播大赛。

    索罗基地的擂台赛已经成为了阎浮的一种文化,一个标志。

    尽管阎浮同样也是帝王制,但是随着科技的发达。这个王室更多的是类似英国的王室。虽然等级分明,但是一定的言论自由还是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