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7章探视
    “哟,来这么早?”陈凌赤脚下地,看了鲁尔大公一眼,轻笑道。随后,他又让青玄和柔儿出去,顺便关门。

    “你们两人也出去。”鲁尔大公冲身后的林天与林远吩咐道。

    “是,大公!”两人恭敬退走。

    严凝霜则是一头雾水。

    “坐吧,大公!”陈凌来到沙发前坐下。卧室里的灯光明亮。

    鲁尔大公来到陈凌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他拿下了帽子。这时候严凝霜总算看清了鲁尔大公。

    看清时不禁吃了一惊。因为鲁尔大公的脸像是通红火烧的猪头。连脖子上都是,很严重。鲁尔大公的脸色也很难看,表情痛苦。

    “陈凌大哥,大爷,我知道错了,你你快给我解药吧。”鲁尔大公哭丧着脸说道。

    “这个吃了吧。”陈凌拿出准备好的三颗药丸给鲁尔大公。鲁尔大公如获大赦,连忙服食。

    服食之后,他马上感觉到身子有些清清凉凉的。

    陈凌又将一瓶白色的药丸拿出,说道:“每天吃三次,一次两颗,一个星期后就没事了。”

    鲁尔大公连声道谢。不过这时候他的智商总算恢复了一些,说道:“真的全解了?”

    “解了等你好杀我吗?”陈凌淡淡说道。

    随后,陈凌又道:“实话跟你说吧。你吃的药丸是很普通的去火清凉丸,你这是小事,不过我昨天在你身体里放入了一道暴龙真气。这道真气和我身体相连,如果我一旦出事,那道真气失去控制,你立刻会死掉。你自己好好感觉下丹田的地方,是不是有些不一样。”

    鲁尔大公马上便也感觉到了暴龙真气的存在,不由哭丧了脸。

    “想活命,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对不对?”陈凌又说道。

    鲁尔大公道:“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那好,今晚安排个有份量的人来跟我见面。大公,你身在高层,多少应该知道我的情况。我现在要自救,你得出力。因为我们是一条线上的蚂蚱。我死了,你也就死了。”陈凌说道。

    鲁尔大公点点头,说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那好,没事你就走吧。”陈凌说道。

    鲁尔大公站起身,眼神复杂的看了陈凌一眼,转身离开。

    鲁尔大公走后,严凝霜立刻坐下来问陈凌,说道:“你的真气控制了他,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陈凌说道。

    “那他今天像猪头又是什么情况?”严凝霜究根问底。

    陈凌道:“我的血液太过阳刚,他这种胖子当然虚不受补。败败火就好了。”严凝霜恍然大悟,又道:“那你既然有真气控制他,何必还用血液多此一举?”

    “我怕他不信啊!你看你刚才都很疑惑,何况是他。万一他采取了手段,我们也会很麻烦。另外,在那酒店里人多眼杂,隔墙有耳,谈话不方便。”陈凌解释道。

    “现在吓吓他之后,他不是深信不疑了吗?”陈凌最后说道。

    严凝霜不禁叹服陈凌心思细腻,计划周密。

    她越发觉得陈凌做人布局如他所说的打法一样,处处都是路,处处都是道,又如水无常态。

    “那接下来你怎么做?”严凝霜问道。

    陈凌道:“很简单,干脆快点解决。多挟持几个大人物,然后让他们一起向阎浮大帝来保我。”

    “这个办法绝了!”严凝霜眼睛一亮。

    陈凌心里也渐渐有了轮廓,所谓出路出路,走出去了才有路。困难困难,困在家中总是难。现在他思路很清晰,那就是不仅要让阎浮大帝放了自己,还要借助阎浮大帝的高科技回神域。

    严凝霜听了陈凌的打算,越发佩服陈凌的思维敏捷。在求见鲁尔大公遭轻视之后,他迅速雷霆反击。看似是冲动的报复,没想到却又形成了一个绝妙的计划。

    难怪师父的打法是如此的厉害!只怕我这一生无论怎么去学习也没办法达到师父这种程度。这是严凝霜一瞬间的感悟。

    随后,陈凌便又问严凝霜道:“你觉得鲁尔能够给我还找出那几个有地位的人物?”

    严凝霜沉吟着说道:“鲁尔这个人人缘不佳,不过地位摆在这里,确实有许多人巴结他。在大人物中,其实不必要一个个去控制。只需要控制住阎浮大帝的弟弟左轻侯。控制住了左轻侯,其他的一些人,都会遵从左轻侯与鲁尔的。”

    陈凌眼睛一亮,说道:“那就这么办。”顿了顿,道:“左轻侯到底是个侯爷还是他名字?”

    “他就叫左轻侯!”严凝霜说道。她说完又郑重的道:“不过师父,左轻侯本人就是个高手,这是坊间的传闻,但我并未见过他出手。不过我面对他时,还是会感到他的威严。只怕您要控制住他有些不容易。”

    陈凌微微沉吟,说道:“鲁尔和左轻侯是朋友,这是对我有利的。不管左轻侯的本事到底如何,我得见见他才能判断下一步怎么走。”说到这儿,又道:“你之后去跟鲁尔联系,表达我要见左轻侯的意思。”

    “好的,师父。”严凝霜回答道。她现在对陈凌相信无比,也知道陈凌行事不是无脑的莽夫。

    聊完正事之后,陈凌又教了严凝霜各种劲力的法门。比如螺旋劲,推磨劲,穿劲,钻劲,以及混元捶劲。

    “明天我再教你各种法印的奥义,这些东西你不可能短时间学会,现在记住,以后慢慢悟就好。”末了,陈凌说道。

    严凝霜肃然受教。她便打算告辞,陈凌忽然道:“凝霜!”

    严凝霜看向陈凌,疑惑道:“师父?”

    “你现在已经被牵连到了我的事情里面,以后会有什么后果我也说不清楚。你明白我的意思吗?”陈凌诚声说道,眼中有着歉疚之意。

    严凝霜怔住,她沉默半晌后说道:“有句话叫做朝闻道,夕可死!跟师父你学打法是我愿意。师父你确实给我打开了一扇窗。既然你已经是我的师父,我便也不打算再独善其身!”

    陈凌微微一笑,说道:“好,我陈凌从正式收过徒弟。你是我第一个徒弟。将来我若能活着,不管有多少徒弟,你都是大师姐。”

    他说到这儿忽然一顿,道:“也许你可以跟我一起走。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舍弃下这里的荣耀地位?”

    严凝霜一震,但她更多的是欢喜,说道:“这里的地位荣耀,说起来也不过是个空。鲁尔这种草包都打心眼里看不起我。我若能跟着师父您追随大道,那是我的荣幸!”

    陈凌一笑,说道:“好,那就这么定了。”

    严凝霜微微的兴奋,道:“一言为定。”她说到这里又不忘提醒道:“师父,今晚你要对阵五人,一定要小心一些。”

    “我知道!”陈凌说道。

    严凝霜走后,青玄与柔儿的脸色有些不好。陈凌眼神如刀,马上注意到两人的表情变化。

    他心思玲珑,立刻知道她们是在担心严凝霜和自己走后,她们两人会下场凄惨。

    其实,这就是真正的人性!

    陈凌本来也没有义务管她们的。可此刻,陈凌知道自己到了关键时刻,不能出一点差错。万一这两个丫头因为害怕下场凄惨,前去告密讨功,那自己就可全盘皆落索了。

    但这样杀了她们自己也下不去手。即使下得去手,无缘无故死两个丫头,也是让人起疑。

    只怕,空口安慰她们也不管用了。

    “青玄,柔儿,过来。”陈凌当下心念一转,向两女招手。

    青玄与柔儿心里还是相信陈凌,爱戴陈凌的。闻言便乖乖的来到陈凌身边。

    陈凌坐在沙发上,他拉住两人的柔夷,让她们在自己身边坐下。待她们坐下后,陈凌一手搂一个,轻声说道:“你们放心吧,我绝不会丢下你们不管的。到时候,我,凝霜,还有你们一起离开。以后我就做你们的相公好不好?”

    到了这个时候,也只能牺牲色相了。

    “真的?”青玄与柔儿喜极而泣。陈凌说道:“那是当然,你们这么好,我怎么舍得丢下你们。”他说着,手便开始在青玄和柔儿的腰肢摩挲。

    热热的掌力让两女浑身开始发软。

    卧室的门是关上的。没有智能机器人的允许,谁也进不来。当下,陈凌便也不客气,将两女分别抱了朝床上走去。

    青玄和柔儿都穿着裙子。陈凌心头开始火热起来,他只跟倾城和许晴在一起这么荒唐过。

    香艳旖旎自是不必多说。

    完事后,两女对陈凌已然是死心塌地。身体的征服比任何甜言蜜语都要来的管用。

    青玄和柔儿酣酣入睡,陈凌则去洗了个澡,然后换好衣服。这时候还只是上午九点。陈凌又让智能机器人调出今晚要战的人员情况。

    五个高手,这次的武器安排有变化,是两条长矛!三柄放血军槽!

    这个攻击模式当真是涵盖了海陆空啊!

    擂台就那么大,情况对自己非常不利。陈凌暗自皱眉,这五个拳手的素质也在上升。难度在越来越大啊!

    五个拳手中,有两个拳手是拳王。叫做汉北与王军。这两人身经百战,打法犀利,不带脑芯晶片就是通灵高手。带了脑芯晶片之后,已经到达了如来巅峰。

    他们两人用的是短刺。

    陈凌凝重起来,主办方那边完全没有和平的意思。他们还真是把自己当做了神,就在想着怎么干掉自己。

    今晚必定是一场恶战啊!

    外界!

    擂主陈凌,战神陈凌今晚的对手也公布出来了。如此强大豪华的真容顿时引爆全场,大家都在希望着看战神如何化解。

    陈凌想的比较远,今天打败这些人后,明天的六个人更加棘手。到时候七个,八个如此之多,还要坚持一个月。只怕真的难以坚持下去。

    不行!不能坐以待毙。得找鲁尔去跟主办方悄悄沟通,降低难度。他想到就做到,马上让智能机器人与鲁尔那边通话。

    电话很快接通。鲁尔的声音传了进来。陈凌将自己的来意说了一遍。鲁尔马上苦着脸说道:“陈小哥,这个我真没办法。索罗基地是皇家办的,任何人都没办法去主使皇家的意思。”

    陈凌冷哼一声,道:“我看你是不想活了。”鲁尔听到陈凌话中的寒意,立刻骇然道:“陈小哥,我现在和你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你出事,我也活不了。但凡有一点办法,我也不敢推脱啊!”

    他顿了顿,又说道:“我刚才联系了左轻侯,他这两天没时间,要在三天后才能跟我见面。陈小哥,我也不敢多说,怕他怀疑啊!”

    陈凌暗自骂了声废物,然后说道:“好了,我知道了。”当下挂了电话。

    他也知道鲁尔是真的没办法了,但凡有一丝的办法,鲁尔都会去想。

    三天后左轻侯才见自己。那岂不是自己必须要战胜八个联手,才能见到左轻侯!

    陈凌感到头大。

    傅华那边通过阴阳宝鉴和昆仑镜还能看到自己。自己这边在做小动作,他想必也能猜出一些来。庆幸的是,从神域到阎浮大狱来还需要一些时间。傅华也不能电话跟这边联系。

    另外,傅华虽然能看到自己,他也不可能一天到晚盯着昆仑镜来看。这种卑鄙的事情,傅华当然也不可能找别人帮忙盯着。

    也就是说,运气好的话,傅华不会发现自己的小动作。运气不好的话,短时间内,傅华也来不了。

    小心为上!必须尽快解决这边,然后找个时间飞到神域。

    陈凌心头一一算计,他也意识到,要活着到达神域的风险很大。就看自己的运气了。不过好在的是,自己的运气一向不错。

    中午时分,严凝霜打电话给陈凌。说了今晚战斗的情况。严凝霜颇为担心,她着重讲了两名拳王,汉北和王军的实力。陈凌一清二楚,说道:“我心里有数。”

    严凝霜见陈凌语气笃定,便也放心了不少。

    随后,她又说了联系左轻侯的事情。她说的和鲁尔说的一样。三天后才能见到左轻侯。

    陈凌知道鲁尔已经尽力,当下也不能多说,道:“好,我知道了。”挂了电话后,陈凌开始静心养神,以备今晚之战。

    青玄和柔儿已经成了陈凌的人,两人也已安心无比,待陈凌更加柔顺。

    晚上八点三十分。

    陈凌照旧进入拳手休息室换上拳手服装。他依然淡淡洒洒,周围也有拳手在。这些拳手是表演其他时间场的拳手。索罗基地的晚间表演当然不可能只有陈凌这一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