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6章胖子
    等待的期间,陈凌已经察觉到了鲁尔大公毫无诚意。而且应该打心眼里看不起自己。

    否则不会如此怠慢!

    事实上,鲁尔大公一进门也证实了陈凌的猜想。

    鲁尔大公是个肥头大耳的胖子,他穿了一件宽大的黑色西服前来。一身的珠光宝气,手上戴着硕大的钻戒。

    他红光满面的进来,随他一起的还有两名精悍的黑衣保镖。陈凌扫视这两名黑衣保镖,便知道这两人是拥有混元真气的高武高手。

    力量应该比不上严凝霜,但只怕也有八千斤左右的力气了。

    不过陈凌并不忌惮,这些人力量大,但都是速成品。在自己手上,几乎不堪一击!

    当初陈凌第一次斗听雪,听雪拥有两万斤的力气,又有殇芒神枪以及造化葫芦,月神铠甲,才会让陈凌处处受制。如果听雪没有那些法宝,陈凌不至于那般狼狈的。

    鲁尔大公一进来,外面的记者便猛拍。闪光灯闪个不停。鲁尔大公让保镖关了门,然后大马金刀的在上首坐下。,

    陈凌看这肥胖子,就有种想揍他的冲动。在哥面前嚣张个毛线啊!

    两名精悍的保镖似铁塔般的立在鲁尔大公的身后。

    形势比人强,陈凌不得已起身与严凝霜一起客气的喊道:“大公!”

    严凝霜赔笑,又说道:“大公,您一定饿了吧,我马上安排人上菜。”鲁尔大公冷冷扫视了一眼陈凌,又看向严凝霜。他的眼神停留在严凝霜胸前那迷人的雪白乳沟处。

    鲁尔大公眼中闪过一丝淫念,却又不动声色,冷冷点头,道:“可以。”

    严凝霜马上让服务生上菜。外面的记者显然买通了酒店,严凝霜想让记者拍到陈凌和鲁尔大公和谐的关系,便也没有让人驱赶。

    菜很快陆陆续续上来。这个时候,陈凌便也拿出了那个鼻烟壶,对鲁尔大公客气一笑,道:“大公,知道您喜欢古董,我这有一个鼻烟壶,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看看成色。”

    鲁尔大公冷淡的扫了一眼陈凌,说道:“拿过来吧。”

    陈凌便立刻将鼻烟壶呈了过去。

    鲁尔大公接过,看了一眼,忽然将鼻烟壶随手丢了出去。

    啪的一声,鼻烟壶立刻摔碎。鲁尔大公冷淡的说道:“假的。”

    陈凌眼中闪过怒火,严凝霜眼见不对,马上出来打圆场,说道:“大公千万别生气,是我眼拙,是我眼拙挑了个假的。”

    鲁尔大公冷冷一笑,说道:“严凝霜,我今天之所以来,是看你的面子。他算什么东西?一个卑贱的畜牲也想向我们上流社会靠拢?笑话!一个畜牲在斗场里,就是我们眼中的玩物。这个玩物不管表现得再出色,他都跟我们是有质的区别。”

    陈凌忽然平静下去了,他不发一言。严凝霜倒有些琢磨不透陈凌的心思了。她万万没想到鲁尔大公居然会是这般想的。

    错了!这一刻,严凝霜才知道自己错了,。其实她也是平民出身。鲁尔大公才是真正的贵族,流淌着贵族的血液。他自认纯净高贵无比,又怎么可能和陈凌,和自己来称兄道弟呢?

    严凝霜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向鲁尔大公道:“看来我们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师父,我们走。”最后,她对陈凌说道。

    陈凌没有动,他的眼神沉稳如深渊大海,看不出任何情绪。

    鲁尔大公看见自己这么骂陈凌,这家伙依然没脾气,不由更加轻视此人。他又对严凝霜说道:“严教官对这畜牲如此上心,看来是喜欢他了咯?这样,只要你来陪我三天,我便认了这畜牲做干儿子。顺便带他出入上流社会,给他个人模狗样的生活。”

    这话说起来完全是施舍了。

    严凝霜不由一呆,随后眼中闪过怒意。但是她也只能忍住。在阎浮帝国里,等级森严。自己若是冒犯了这鲁尔大公,只有死路一条。

    “抱歉,恕难从命!”严凝霜一字字说,又对陈凌道:“我们走!”她便要离开。

    陈凌却道:“等等!”严凝霜不由恼火,道:“师父,不要再求他了,根本”

    “谁说我要求他了?”陈凌冷淡一笑。他看向鲁尔大公。

    鲁尔大公感觉到陈凌的眼神不敬,立刻炸毛道:“畜牲,还敢瞪老子。”

    他身后的两名保镖立刻拔枪,枪口瞄准陈凌。这枪的穿透力非常强大。

    不过陈凌却感觉到这枪的子弹依然无法伤害自己的肌肉。无需害怕!

    这不能说是别人的枪不行,主要是陈凌的金刚不坏之体太厉害了。

    “这鼻烟壶是真的。”陈凌忽然说道。

    鲁尔大公有身后两名保镖的枪震慑陈凌,并不害怕,冷淡一笑,道:“我说是假的就是假的。”

    “我说是真的,假的都是真的。”陈凌一字字,针锋相对的道。

    鲁尔大公继续冷笑,说道:“畜牲,你到底想说什么?是真的又如何?老子已经摔了。”

    “你得给我把它捡起来,还原成之前的样子。”陈凌说道。

    “疯狗!”鲁尔大公骂了一声。

    “你今天骂得痛快了吧?”陈凌眼中忽然一寒,道:“那就拿命来填吧!”

    话一落音!鲁尔大公身后两名保镖立刻朝陈凌连续点射出六颗子弹。陈凌身子一摆,躲开四颗子弹。有两颗子弹射中他的肩胛骨。不过没有射进去,直接被陈凌肌肉挤压,弹射出去。陈凌一拳狠狠砸向鲁尔大公的脑门。看起来就是要将他砸成稀巴烂!绝对的凶狠!

    身后两名保镖见枪已经没用,主人危在旦夕,立刻出手。

    这两名保镖分别叫做林天,林远。两人是两兄弟,配合默契。林天是大哥,见状想也不想,出手便与陈凌拳头对碰而来。林远则是一步斜踏而出,双手如拧麻花的拧向陈凌的脑袋!

    陈凌当然不会和林天对拼,这两人唯一的优势就是力气了。

    他倏然收手,接着脖子一缩。瞬间让林天和林远的攻击落空。随后,陈凌龙爪手猛烈抓向林天的胸腹。林天胸腹一收,一掌劈向陈凌面门。林远也是一脚攻陈凌下阴。两人配合冷静,玄妙至极!

    面前掌风凌厉,劲风犀利!

    如大蒲扇啪嗒刷来!

    陈凌冷哼一声,忽然一个玄妙的羚羊挂角施展出来。一瞬间便来到了林天的身后。这下逃出,妙到毫巅。林天和林远那里有这般控制劲力的玄妙,只觉眼前陈凌忽然消失。

    陈凌来到林天身后,二话不说,如来法印击杀过去。林天只觉背后掌风铺天盖地,涵盖一切,他骇然失色,连忙朝前疾奔而去。他的正前方是林远,林远见状慌忙闪开。

    陈凌却不追击,因为眼下鲁尔大公已经失去了屏障。陈凌啪的一个耳光抽在鲁尔大公的胖脸蛋上。顿时将鲁尔大公抽得牙齿掉了几颗,鲜血淋漓,凄惨至极。

    “陈凌,不可”严凝霜见状大骇,便要阻止。陈凌眼神一寒,冲严凝霜厉声道:“滚一边去。”他说话同时,一手掐住鲁尔大公的咽喉。

    可怜鲁尔大公正要惨呼,这下立刻嘎然失声。

    “谁也别过来,不然我弄死他。”陈凌扫视严凝霜和林天与林远。林天与林远哪里还敢上前。鲁尔大公若是死了,他们两人也是活不成。

    严凝霜眼神焦急,说道:“师父,不可啊!你若是杀了他,别说你活不成,我也活不成了。我们大家都要死。”

    林天也道:“兄弟,有话好好说。”

    鲁尔大公噗的合血吐出一口牙齿,他虽然被陈凌掐着咽喉,这时候清醒过来,却也不怕。他显然已经是急怒攻心了,抬头冲陈凌骂道:“狗杂碎,你倒是动手杀我呀?杀了我,你们全部都要陪葬。”

    陈凌淡淡道:“好,如你所愿。”说完便一脚踢碎鲁尔大公的椅子,然后将鲁尔的脚弯一踢,让他狠狠的跪了下去。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是吧?”陈凌冷笑一声,道:“好好的人不做,你要做畜牲。老子今天就把你活活打死。”说完便又一耳光抽去。接着抓住鲁尔大公的手,卡擦一声。整个手骨被陈凌捏得粉碎。

    “啊”鲁尔大公发出凄厉的惨叫。眼泪直掉。陈凌又道:“看你这双狗眼不太爽快,挖了算了。”说完便欲去挖。

    “不要,不要”鲁尔大公在陈凌眼中的寒光里感到了真实的恐怖,连忙求饶。

    “怎么不要了?你不是说要我杀你吗?我给你陪葬啊,老畜牲。”陈凌冷笑,随后在鲁尔大公面前蹲下。他这个方位背对了林天和林远,但林天和林远知道。只要他们一动手,就算能杀陈凌,鲁尔大公也就死了。

    鲁尔大公傻眼了,他咬牙忍痛道:“我认栽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陈凌道:“我那有想怎么样?老子等你两个小时,见了你跟你赔笑送东西。你这不是不拿你自己人嘛!”

    鲁尔大公痛得脸蛋抽搐,说道:“对不起,我向你道歉。”

    “道歉有个毛用啊,我现在打你一顿,我跟你道歉,你原谅我吗?”陈凌说道。

    “我原谅!”鲁尔大公老实的说道。

    “原谅你妈去吧,老子要你原谅?”陈凌又给了鲁尔大公一个耳光。随后说道:“认栽了是吧?”

    “对,对,对!”鲁尔大公说道:“我认栽。”眼里全是恐惧,恐惧中带着怨恨。

    陈凌道:“那还想死吗?”

    “不想!”鲁尔大公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不想死就先磕头认错,磕到我满意为止,额头不磕破不算。”陈凌继续说道。

    鲁尔大公一向养尊处优,高高在上,何曾他怎么也拉不下脸。

    “找抽是吧,老狗!”陈凌毫不客气的道。

    严凝霜在一旁看着,不知道为何,她忽然觉得很快意。林天和林远也是受够了鲁尔大公脾气的,这次被打的这么惨,他们两人心情复杂。,又怕又爽!怕是之后鲁尔大公的问责,爽是的确很爽不是!

    鲁尔大公见陈凌动怒,马上小鸡啄米的磕头。当真磕得额头鲜血淋漓。

    “好了,姑且原谅你吧。”陈凌说完又道:“把嘴张开。”

    鲁尔不敢多问,疑惑的张开嘴。陈凌马手指划破,让自己的血液滴入鲁尔大公的口里。

    一连滴了十滴!陈凌方才作罢,又将暴龙真气注入鲁尔大公的体内,最后拍了拍鲁尔大公的脸蛋,说道:“以后要学着做人,别尽做畜牲,这是大爷我免费教你的。”说完起身,对严凝霜道:“我们走!”

    严凝霜啊了一声,道:“就这么走?”

    陈凌一笑,洒脱之极,道:“难道还要陪他吃饭不成?”

    “可是”

    “走吧!”陈凌率先离开。

    出了酒店之后,严凝霜和陈凌上了车。严凝霜开车,她的脸色很难看,说道:“师父,这次被你害惨了,你虽然打了他痛快了。但是若他告到上面去,我和你都活不成了。”

    陈凌道:“是吗?也许,未必。”严凝霜见陈凌一脸笃定。她也是聪明之人,忽然道:“难道你的血有问题?不可能啊,人的血怎么会有问题?”陈凌微微一笑,说道:“你回去好好睡觉吧。我做事虽然冲动,但还不至于无法收场。”

    这一夜,严凝霜在房间里始终辗转难眠。她担心会有人上来擒拿她。但令她失望的是,这一夜平静得可怕!

    天一亮,严凝霜就忍不住去找陈凌。她也不会怪陈凌,事情已经发生,多说无益!

    来到陈凌卧室时,陈凌依然在抱头大睡。这心理素质让严凝霜不由叹服。

    “师父!”进了卧室后,青玄与柔儿马上向严凝霜行礼,严凝霜不理会,来到床前冲背对着她的陈凌喊道。

    陈凌马上醒了,他起身,看了严凝霜一眼,微微一笑,道:“来这么早?”、

    严凝霜道:“我担心”

    “有什么好担心的,生死不过一道疤。”陈凌显得极为洒脱。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外面脚步声匆匆前来。

    接着,鲁尔大公脸上戴着帽子,后面跟着林天林远匆匆而来。

    当然没有人会阻拦鲁尔大公。鲁尔大公若不带帽子,猪头脸自然也是见不得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