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4章本杰明
    严凝霜听到后来,不禁肃然起敬。她觉得自己力量虽然强大,但是在陈凌面前,还是一个小学生。陈凌才当得上是真正的武学大宗师。

    “今天就教到这里吧,贪多嚼不烂。”陈凌说完便不再继续多说。严凝霜点点头,然后又起身,突然向陈凌行了一礼,这才离开。

    这一天很快过去。

    白天的时候,新任擂主陈凌将要对战乔安和本杰明的消息已经放了出去。满城皆在议论今日之战。尤其是众多人知道本杰明乃是用剑毒手之后,便对比赛更加期待。

    看现场的是贵族们。而成人台上则有电视直播。所以陈凌现在是全民式的擂主!他在大千世界里都没这么出名过,来到这里却是如此之快。

    到了晚上八点三十分。陈凌来到拳手休息室换上拳手服。那边乔安与本杰明也换上了拳手服。本杰明则坐在一边擦拭他的赤血剑。赤血剑锋利异常,只看一眼,便有种让人要流血的错觉。

    本杰明眼光幽幽。而乔安则来到陈凌面前。

    “你猜今晚,是你死,还是我们死?”乔安眼中绽放着残忍的笑意,带着挑衅的意味。

    陈凌转身从冰箱里找了一听冰啤酒出来,他拉开易拉环,寒气顿时冒了出来。仰头咕噜咕噜的喝了下去。完全无视乔安。这让乔安感到面子上挂不住。

    便在这时,陈凌将手中的啤酒罐子塞到乔安手上,他漫不经心的笑了笑,说道:“这有什么好猜的,你看我不爽,待会就杀了我呗?你说是不是?马上就要开打了,你来挑衅我,难道是因为你怕了我?哈哈”

    几句话说得乔安面红耳赤。而周遭的拳手们也感受到了陈凌的风轻云淡与张狂。

    晚上八点五十五分!

    陈凌与乔安,本杰明出场。从水晶桥上朝擂台走去。雪白明亮的光束映照在三人身上。乔安与本杰明肌肉强壮,高大威武,气势汹汹的走在前面。陈凌则是清秀柔弱,淡淡的朝前走。

    但即使这般,他看起来都不像是跟班。倒像是一个掉入鸡窝的凤凰!

    “战神,战神,陈凌,战神陈凌!”便在这时,忽然有贵妇人大喊起来。便也马上有许多人齐声呼叫道“陈凌必胜,必胜,陈凌!”

    陈凌不禁无语,这群人还真是没节操,昨天那个吊样,今天这个吊样。完全是婊子样。

    在擂台上,乔安和本杰明将陈凌围在了中间。

    现场解说员激情演说,音乐徐徐。

    全场也开始陷入寂静,等待石破天惊的大战。

    陈凌在这个时候,忽然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他拍了拍嘴。这个动作顿时迷得在场观众,尤其是女观众几乎要神魂颠倒!

    迷人的东方男人啊!

    乔安和本杰明被如此轻视,两人满腔怒火。随着铃声开始,乔安雷霆出动了。

    严凝霜在现场仔细观看陈凌的出手。她虽然懂了陈凌的道理,但是要看书来培养浩瀚的胸怀与静气,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所以她还是要来学习。

    乔安雷霆一拳砸向陈凌的脑门,并同时闪电点膝顶向陈凌的肾部。上下两手都是大杀招。

    本杰明蓄势待发,酝酿惊天一剑。只要陈凌一躲避,他就要陈凌的命。

    砰!

    全场只听到一声撞击声,肉碰肉,实打实的撞击声,颇为沉闷。接着,乔安便飞下了擂台,接着轰隆一下重重的摔在地上。地面上那坚硬的花岗石也被砸得微微龟裂!

    没有人看清陈凌出手。就像乔安是自己撞在了墙上,攻击的快,飞得更快。

    本杰明也傻眼了,他还等着陈凌躲避的破绽。哪知道还没看到陈凌动,乔安就光荣退役了。

    全场顿时激动起来,有些贵妇人只差灭嗨到昏死过去,比到了**还要激动。

    就连那些贵族男人,也忍不住叫一声霸气。陈凌淡淡洒洒的看着本杰明,说道:“你再不出手,我可要出手了。”

    本杰明双眼陷入血红,忽然暴吼一声,一剑如惊鸿朝陈凌劈刺来。

    像是毒蛇的信子,忽左忽右,陡然奔袭陈凌的咽喉。

    一点寒光闪!

    陈凌眼中精光一闪,突然头一偏,便即让本杰明刺了个空。本杰明疾速变招但他速度那里有陈凌快。陈凌也不可能给他出招的时间。砰!一招搬栏捶砸出!

    本杰明赤血剑飞了出去,人也飞下了擂台!

    严凝霜看在眼里,她眼中闪现出惊异的光芒。因为她终于体会到了陈凌所说的那个静字!绝对的冷静,再大的危险袭来,心胸都像没有起风的大海,平静无波,可是出现刹那,又是最强的海啸。

    静时如大山沉静!

    便是刚才陈凌躲避本杰明的一刺!躲避开一刺之后,立刻出手,如山崩海啸一样猛烈迅速。一招搬栏捶便干净利落的解决了本杰明!

    这一夜过去,陈凌对外面一无所知。但他却已经成为了全民偶像。官方已经宣布出明日对战陈凌的三名高手都会将手持利器。但观众中上至贵族下至平民,都认为战神陈凌不可能失败。

    这是一股狂热的潮流。甚至有女富豪公开发帖说想包养陈凌。

    这些陈凌当然是不知道的。他睡了一个很安稳的觉。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餐后,还没来得及坐下,严凝霜已经过了来。

    今天严凝霜穿了黑色的休闲衬衫,白色牛仔裤。她穿的时尚休闲,手上则拿了两听冰啤酒。

    还是记得陈凌说过的话。

    两人在沙发上坐下,严凝霜亲自给陈凌开了啤酒。“师父,这杯我敬你。”严凝霜忽然说。

    陈凌微微一呆。“你叫我师父?”

    严凝霜微微一笑,道:“我对你心服口服,怎么,你不愿意收我这个徒弟?”陈凌微微苦笑,道:“我是将死之人,你也明白这一点。”

    “那倒也未必。”严凝霜忽然狡黠的说道。她本来是严肃冷酷的人,但在陈凌面前却有些小女子的娇憨!

    “哦?”陈凌心中猛地一跳。如果有活着的希望,他是一点都不想死的。所以严凝霜说未必,他心头又火热起来。

    严凝霜淡淡一笑,说道:“师父,虽然现在你是被神王傅华丢进来的。神王在阎浮是有着绝对的份量的。一般来说,阎浮大帝是不会为了一些小事和傅华翻脸的。他会很给傅华面子。”

    陈凌耐心的听着。他知道严凝霜必有下文。果然,严凝霜又说道:“但是师父,有一点你必须正确认识。那就是阎浮大帝并不害怕傅华。如果闹翻,傅华也拿阎浮大帝无可奈何。因为傅华虽然强,但是到了我们这里,没有五行灵气,他也不至于威胁到阎浮大帝。”

    青玄和柔儿便也都来了兴趣,眼中满是期盼之色。她们当然也不希望陈凌有事。

    陈凌默默的喝了一口啤酒。

    严凝霜继续说道:“现在师父你的优势就是,你是擂主,你的比赛在整个阎浮全部现场直播。阎浮向来崇拜强者,师父你外型又不错,本事高强。很容易成为全民偶像。我们这里,贵族的生活难免单调无聊,你可以结交一些贵族。等到你的地位到了一定的程度,我可以在后面策划一下。让舆论和贵族联合起来保住你。一旦到了这一步,阎浮大帝也不会为了听傅华的,而与整个人民站在对立面。阎浮大帝很在意人心。”

    陈凌眼睛亮了,他的呼吸微微粗重起来。能够活下来,他如何不高兴,哪怕希望渺茫,这也是一线希望啊!

    严凝霜又说道:“当然,师父你在接下来必须保持全胜,不要陨落。否则,一切都免谈。”

    陈凌点头,说道:“这个自然。”

    严凝霜见陈凌信心满满,不免提醒道:“虽然师父你本事高超。不过主办方这边,为了保证赛事的精彩,接下来的高手会层出不穷,可能也都会携带武器,师父你千万不能大意。”

    陈凌眼中绽放出精光,道:“这是我唯一活下去的机会,我如何会大意。”

    严凝霜一笑,道:“期待师父你接下来的表演。”

    陈凌淡淡一笑,随后又道:“好,严凝霜,就冲你告诉我这些。我会把我毕生所学,以及感悟全部告诉你。”

    严凝霜大喜,道:“多谢师父。”

    陈凌一笑,便道:“先不说我的事情。我来继续跟你谈谈打法的问题。打法是什么,你能告诉我吗?”

    严凝霜一呆,随后说道:“打法不就是搏斗技巧吗?”

    陈凌又道:“搏斗技巧又是什么?”严凝霜有些搞不懂陈凌的意思,说道:“师父,你把我问得有些迷糊了。”陈凌道:“那好,我换种说法,道是什么?”

    严凝霜道:“什么道?”

    “大道!”陈凌道:“我们习武,不是想有一天能够大成,成就自己的大道吗?你告诉我,道是什么?”

    “道就是理想吗?”严凝霜疑惑着说道。

    陈凌道:“不知道。”

    “什么不知道?”严凝霜迷糊了。她苦笑道:“师父,你一定要跟我打哑谜吗?”

    陈凌淡冷道:“我话说的很明,你自己没有悟透。道是什么?道就是不知道。因为道千千万万,如何能形容出来。所以一句不知道,便包含了千千万万。那么,这世间最厉害的是什么呢?我认为是水。上善若水,水无常态,没有规则。那么我再变通一下,道就如水,万事万物离不开水,离不开道。水可以让我们生存,也可以让我们覆灭。水可以是温柔的形态,是生命的源泉。也可以是洪水猛兽。”

    他顿了顿,说道:“说这么多,话还是要转回来说。什么是打法?你说打法是搏斗技巧。我说打法就是不知道。与人搏斗,同样没有常态。任何招式都会因为临场战斗的突发情况改变。我一拳打向你的头部,你可以躲开,可以出拳与我对碰,也可以先我一步一脚踢来。但这些都不过是常人的打法。真正精妙博大的打法,首先讲究一个出其不意。你一拳打向我来,我也一拳砸去。你以为我要跟你对碰,其实不然,我偏偏要突然以拳化指戳你手脉。你变化,我比你变化更快。”

    “打法上,出其不意是第一点。也可以说是逆向思维。每个人都会判断我这一拳打出去,他会怎么闪避,我又怎么攻击。那么逆向思维就是逃避习惯,逃避惯性思维。如此便可以出其不意。达到出其不意之后,接着就讲布局。凡事比别人多想一步,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你只想到你出拳打我后,我的闪避是如何。我偏偏想到你闪避之后我又迅速攻击,攻击之后你再如何躲避,我再如何出其不意。无形之中,在极快的搏斗中,冷静的布一个死局给对手。这才是上乘的打法!”

    陈凌说到这里,说道:“当然,短时间里你做不到这一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拥有大气和静气,另外,逃避习惯,避开惯性思维,处处出其不意。先去练这两点。今天就到这里吧。”

    “多谢师父!”严凝霜欣然受教。她觉得每次跟陈凌聊天都会受益匪浅。

    这天晚上,八点五十五分。陈凌与三位对手走上了擂台。当陈凌出现时,引发了全场的尖叫。

    没人会认为陈凌会输。有的人甚至下赌盘,说陈凌败今天的三名拳手不会超过三拳。

    陈凌与三名对手在擂台上站立。雪白的光束映照在四人身上。

    陈凌依然是清清秀秀,赤着上身,坦然面对三人。这三人将陈凌呈三角型包围。

    这三名拳手全部手持古代长矛,三人打算根本不靠近陈凌。

    这也是主办方给陈凌出的难题。为了赛事的精彩,主办方煞费苦心。

    三名拳手分别是李继亚,袁斌,赵显五。三人都是安装了脑芯晶片,力量达到两千斤的拳手。他们平常就会锻炼拳速与腿速。

    今天三人用长矛戳中间一个陈凌,看起来就已经是万无一失的。

    长矛的矛尖在灯光下泛着寒光。

    李继亚,袁斌,赵显五三人长矛握紧,双脚如猛虎下山,分上中下三路已然对准陈凌。只等铃声一响,便立刻进攻。他们三人早已经知道了陈凌的威名,为了对付陈凌,整整练习刺杀之法数个小时。现在已经是轻车熟路,默契无比。

    陈凌的处境看起来十分不妙。

    现场的观众全部屏息了心神,这种情况,他们实在是期盼陈凌精彩的表现。同时也猜不透,这种死局陈凌要如何来破!

    阎浮数百万民众,也守在电视机前看着这一幕的现场直播!

    严凝霜则也看着,她在想,若是自己在这中间,应该如何破?

    她虽然是高手,但是却也绝不会让敌人这样围着自己。

    可陈凌没有办法,他上台就是这个死局。

    青玄与柔儿在电视机前,呼吸急促,心神紧张!

    若是一般拳手站在这中间,只怕早已经承受不住压力。

    铃声终于响了,解说员识趣的没有发出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