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2章教官
    陈凌进来一刹那,居然感受到了一种家的味道。他随即心内苦笑,洗了手,便和青玄与柔儿一起吃饭。

    吃饭的时候,青玄和柔儿不时便给陈凌夹菜。

    青玄说道:“公子,我和柔儿看到您今天的比赛了。”

    陈凌微微意外,道:“哦?”

    青玄说道:“公子,您真厉害。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厉害。”

    陈凌呵呵一笑,却不多说什么。他也给两女夹了菜,又向智能机器人问道:“我和青玄她们如果想出去走走,有没有问题?”

    智能机器人说道:“您可以自由出入,但是青玄和柔儿不行。”

    陈凌微微蹙眉,道:“如果我想帮她们两人买回自由之身,有没有什么办法?”

    青玄和柔儿俱是一呆,随后热泪滚滚。不管陈凌能否做到,但是这份心已经让她们感动。“公子,我们就跟着您,这样就很好了。”青玄和柔儿感动的说道。

    陈凌却是不能这样想,他知道自己的日子并不长。如果自己死了,这两个善良的丫头还是会凄惨。

    智能机器人回答道:“回主人,没有办法赎身。因为您也不是自由之身。如果您真有这个想法,那要看是否能和严教官沟通。我为您分析过,只要您在接下来表现得更加出色。那么您有一丝的机会向严教官为她们争取到自由。”

    “严教官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陈凌来了一丝的兴趣,问道。

    智能机器人回答道:“严教官本名严凝霜,出身平民。十岁在高武高手考核体能时,被发现天赋异禀。从而破格选拔进高武高手之中。她的格斗能力在高武高手中能排进前十名。真气值有五千公斤的力量。”

    “真气值?”陈凌暗想,真是个新名词。不过这么形容倒也是一目了然。五千公斤,一万斤的力量。这力量比造物主还要恐怖了。

    不过他们这些人的力量都不算是自己真正的力量。和自己这种一步一步练出来的是不同的。陈凌如是想。

    之前自己在神域里,力量不也达到十万斤了么。可是到了这里,马上又恢复到了五千斤。只有这五千斤的力量才算是自己真正的力量,永恒的力量,任何人也剥夺不走。

    “严凝霜此人性格品性如何?”陈凌想了想,又问道。

    智能机器人回答道:“严凝霜教官为人正派,刚正不阿!”

    陈凌心里有了个大概,道:“那她权力大吗?”

    智能机器人回答道:“索罗基地由总司令管掌控,八大教官负责拳手的招募和安排。严凝霜在八大教官中,位列前三!”

    “那也算是有些权力的人物了。”陈凌心里有了个大概。谁知就在这时,严凝霜的声音忽然传来。从门外传来的。“你似乎对我很感兴趣?”话一落音,人便也进了来。

    严凝霜穿了红色的休闲衬衫,下面穿了白色西裤。脚上踩了一双水晶凉鞋。她的头发束起,很是干练。进来时,便有股幽香扑面而来。

    陈凌看向严凝霜,有些奇怪她为什么会突然前来。

    严凝霜在门前站定,忽然又道:“跟我出来。”

    陈凌知道这女人不简单,便也没有多说什么。放下碗筷,抹了把嘴,便朝严凝霜走来。

    严凝霜带了陈凌很快出了宫殿。宫殿外是一片庄园。庄园里有假山,有喷泉,也有花园和露天广场。此刻这庄园之中有不少贵族在四处交谈,或偷情,或谈情。因为月色是如此美好。

    走过庄园,到了之前停放飞船的停船场。

    “上来。”严凝霜进了一艘飞船,对身后的陈凌说道。陈凌也懒得问去那儿。

    这次的飞船有些小,就像是一辆小法拉利一样,严凝霜自己开船,陈凌就坐在副驾驶上。

    飞船开了出去,在空中疾速飞行。

    陈凌便又看到了繁华的阎浮首都。

    夜景辉煌而美丽,五彩射灯在空中左右穿插。

    空中的灯光,地面的车流,立交桥的璀璨,等等勾勒成一幅似乎只有大千世界里,科幻电影里才出现的场景。

    飞船飞得很是平稳,五分钟后,飞船降落在阎浮首都的酒吧一条街。

    酒吧一条街。

    这里停了不少的豪车,车子的型号陈凌认不出来。不过看材质,都是一些厉害的车。飞船倒是很少。陈凌也猜得出来,只怕能开飞船的,在这阎浮空间里也是少数。这东西不可能那么普及!

    能开的起飞船的,都是非富即贵。

    不过令陈凌好奇的是,严凝霜带自己来酒吧一条街来干什么?她寂寞了,想找自己喝酒吗?

    不管这些。飞船停好后,严凝霜便对陈凌道:“下去。”

    两人下了飞船,严凝霜又说道:“跟我来。”她朝一家叫做夜色的酒吧里走去。夜色酒吧却是一个清吧,并不吵闹,音乐悠扬。陈凌进去后发现有许多情侣,或偷情的人搂在一起,轻声交谈。

    严凝霜带陈凌在一个屏风后的情侣桌坐下。显然,她是不在意这些的。

    陈凌坐在严凝霜的对面。服务员马上前来点单。严凝霜不给陈凌点单的机会,让服务员直接上了两杯烈性的鸡尾酒。

    随后,严凝霜看向陈凌。她的眸子里有种难以揣摩的光芒。陈凌被她看的莫名其妙,苦笑道:“严教官,你大晚上带我来这里,莫非就是为了跟我喝酒?”

    “当然不是。”严凝霜正色起来,说道:“我想告诉你一件事,以后你是自由的。不过不能离开索罗基地三十里。离开之后,你手上的手镯就会自动爆炸。”

    陈凌道:“这一点你之前已经交代过了不是吗?”严凝霜冷淡道:“多提醒你一次也是没错的。”

    陈凌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严凝霜又道:“傅华让你到这里来打擂台,他是直接跟最高层沟通的。所以,你没有别的路可以选,只有一路打下去。打到死为止,我也帮不了你。”

    陈凌道:“等等!”他顿了顿,说道:“这些似乎都跟你无关,你也没必要特意喊我出来告诉我。所以,你如果是想找我有什么事情,你现在就可以直接说出来,不必兜一个弯子。”

    严凝霜微微一怔,随后说道:“果然是聪明人。”她说到这时,服务员将两杯鸡尾酒送了上来。

    她对服务生说了声谢谢,又对陈凌举杯道:“干了这杯!”说完一饮而尽。

    陈凌也不废话,一饮而尽!

    “现在可以说了吧?”陈凌问道。

    严凝霜道:“首先,我需要你向我证明你的实

    力。否则我也没什么好跟你说的。这样,你跟我出去,我们试试手。”

    陈凌没有说话,他好像有些懂了严凝霜的意思。又不能完全猜透,所以先保持沉默。这时候严凝霜喊服务生买单,买完单后起身就走。

    出了酒吧一条街,朝南走,刚好有一条巷子。巷子里幽静一片,有淡淡白白的路灯光芒照射进来。

    严凝霜走进巷子站定。她转身面向陈凌,随意一站,说道:“你向我出手吧。”

    陈凌看了严凝霜一眼,他知道严凝霜有混元真气,力量达到一万斤。是自己的一倍。力量如此悬殊,自己要战胜她相当的难。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技巧都显得很是苍白。虽然如此,陈凌也没有多说什么。

    刷!

    严凝霜只听劲风一响,眼前的陈凌突然消失了。接着,她便感受到了危机。下阴处,一道指风袭来。

    快如电光!

    原来却是陈凌忽然螺旋一蹲,蹲得浑然天成,快如电光,就更忽然消失一样。接着借着螺旋劲力前冲,双指点出,以炼火成丹的手印点出。

    这手指马上滚烫如岩浆,又是点向严凝霜脆弱的下阴,当真是沾着即是重伤。

    严凝霜又惊又怒,没想到陈凌出手这么卑鄙肮脏。而且陈凌这下攻击着实出其不意,严凝霜纵使力量强大,面对这突然一击,瞬间想到的还是后退。

    她一步后退出十米的距离。

    陈凌立刻犹如电光,灵鼠滚油锅疾冲而上,快猛不可一世。

    还是攻击下三路,抓阴打穴!

    危急中,严凝霜突然一脚如刀锋一般撩出。

    陈凌身形忽然一定,严凝霜一脚踢空。陈凌这下控制当真是妙到了毫颠,也只有对身体通神的人仙高手才可以将气血控制得这么完美。他一下在严凝霜脚锋不及之处定住,让严凝霜一脚落空。接着便闪电变化,如蛇盘旋,如龙升天!

    又是双指炼火成丹,点向严凝霜的胸!

    双指的刺太过凌厉,即使是一万斤的拳头对上,虽然可以击断陈凌的手指。但严凝霜的拳头也会受伤。

    严凝霜如何能够容忍自己受伤,她也是心高气傲之辈。脚下错开,眼神一寒,突然也出双指反点向陈凌的指刀的手脉。

    严凝霜认穴精准,一万斤的力量驱使下,让她速度比陈凌要快了不少。

    眼看就要点中。陈凌的双指忽然化作如来法印!

    轰隆!掌力凶猛,凌云大佛其实陡然爆发,浩瀚无边!

    严凝霜大吃一惊,这一下若是两两相碰,她的手指非要折断不可。估计一整只手都要被毁掉。

    就像一柄剑拥有再大的力量。碰上了一块大石头,就算能捅穿石头,自身也要受不小的伤害。

    严凝霜疾速收手,收手一瞬,陈凌双脚连踏。突然暴喝一声,一道气箭爆裂吐出。气箭攻击向严凝霜,开口的一声吒如金刚魔音钻入严凝霜耳里。严凝霜只觉两耳爆裂一响,如炸雷一般,让她耳膜轰轰作响。

    同时,眼前一花。

    陈凌施展出最强极光须弥印!

    镇压!

    就像是一座须弥大山轰然压了下来。

    严凝霜还是只能退!

    漫天黑暗中,陈凌另一手突然爆出。如来法印杀出。从须弥大山中杀出,狂猛凶悍,不可一世!

    这连番攻击,让严凝霜居然毫无还手之力,连连后退。

    便也在这时,陈凌突然收手,不再追击严凝霜。

    严凝霜不过是一万斤的力量,陈凌现在精通如来法印的变化,炼火成丹的奥义,加上出神入化的打法。若是真要击杀严凝霜还是有可能的。

    严凝霜长吐一口气,她看陈凌的目光充满了一种惊悸。什么是打法,什么是搏斗技巧?这才是真正的打法和搏斗技巧啊!

    严凝霜知道陈凌的力量比自己弱了一倍。可是就在刚才,陈凌用出神入化的打法让自己居然毫无还手之力。以巧取千斤!以尖锐破重盾!这是陈凌一开始的打法,先突然消失,出其不意。陡然双指刺出,并且卑鄙,让自己动怒。最后又预料到自己的踢腿。踢腿是危机中下意识的变化。可是陈凌完全预料到,神妙一顿,躲开。

    接着又两个变化,先是指刀攻击。自己不愿受伤,这个心理又被陈凌猜到了。当自己反截脉时,他突然雷霆而动,以重盾击出。自己又不愿意受伤,又退!

    几次变化,全被这陈凌猜得死死。严凝霜不能不服气啊!

    “佩服!”严凝霜不由自主,正色冲陈凌说道。

    陈凌淡淡一笑,说道:“太费劲了。只是因为你有混元真气。如果你没有这一层真气,力量跟我差不多。以你这么笨的打法,我一秒都不需要就可以杀了你。”

    严凝霜一听这话,顿时有些不服气,道:“我的打法比起天狼来,好歹要强上一些。你这么说也未免太过托大了吧?”

    陈凌道:“我若真要杀天狼,天狼躲不过我一拳。”

    严凝霜看向陈凌,她知道陈凌没必要说这个大话。在见识到了陈凌的浑然天成的打法后,她也是服气了。“教我吧。”她突然说道。

    陈凌已经在刚才就怀疑严凝霜是这个打算。现在她这么一说,便也不觉得有多么惊奇。一笑,道:“教你?为什么要教你?教你有什么好处?”

    严凝霜认真的看着陈凌,说道:“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都可以答应你。”

    陈凌道:“那好,我教你没问题。你要帮我保证青玄和柔儿以后的自由,不受人欺负。”

    “就这?”严凝霜怔住,随后古怪的问道。

    陈凌道:“不错。我要你放了我,你也没这个权力不是吗?”

    严凝霜道:“可你和她们认识不到一天,为什么?”

    陈凌道:“没为什么,我觉得她们挺可怜,还不错。”

    “好,我答应你。”严凝霜当下也不含糊。说完后又道:“你真是一个很奇怪的人。”

    “既然这么说定了,那我们现在回去吧。”陈凌说道。严凝霜点头,两人出了小巷,朝飞船所在的地方走去。这飞船倒没什么人敢偷。

    飞船很快载着陈凌和严凝霜回到了索罗基地。

    “我明天早上来找你。”严凝霜与陈凌下了飞船之后,严凝霜对陈凌说道。

    陈凌点头,道:“没问题。”

    两人分别之后,陈凌走回庄园,又进宫殿,到达高级卧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