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9章破灭
    沈默然要成为皇帝,也是为了满足他自己的私欲。更是一种自私。

    而神王。神王如果横行霸道起来,其实他什么手段都不必耍。直接杀了八大长老,灭了陈凌即可。但是他却又不能这么做。因为他是神王,是圣明仁德的神王。在外界眼里,都是如此看待他。

    神王并不是神王殿第一任神王,而长老殿却是一直存在,并且威望极高的。那么神王要铲除长老殿,就必须师出有名。

    这也是神王设计的原因。

    虽然神王一直是神域至高无上的存在,但是他久不出手,下面便也会有人蠢蠢欲动。加上八大长老的肆虐,这个时候,他便也急需一场战斗来奠定他一如既往,无敌的存在。

    其实就是这么个道理。说到底,都是在人性之中。

    下至九渊深地,三教九流,上至神王殿,第一神王。全部都有一个相同的点,那就是自私的人性!

    所以在陈凌眼里,神王没有圣明的外衣,不过也是一个人。所以他对神王并没有那么多的敬畏存在。

    “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我可以考虑不让你继续待在这井底之中。否则,后果自负!”神王开口,淡淡冷冷的说道。

    陈凌一震,后果自负?后果是什么?永久的囚禁,永远的黑暗,永远的暗无天日吗?这个后果想起来就让人震颤。

    他此刻多么渴望那光明的存在。多么害怕那暗无天日的井底囚禁。神王脸色淡淡,在等待着陈凌的臣服。陈凌的双腿微微颤抖起来,生死,神魔都只在一念之间!

    陈凌看向神王,看到了神王眼中的一丝戏谑。这戏谑,让陈凌犹如被刀扎一般。

    若是这一跪,我陈凌还是陈凌吗?我这一生,还有什么值得自傲的?我与那些求饶的老魔又有什么区别?

    芸芸众生,我知道我和常人都没区别。但我内心中却总有那么一丝孤傲,证明着在相同中还有一丝的不同。

    陈凌眼中忽然绽放出精光来,他哈哈一笑,所有豪气都回了来,道:“要我心甘情愿向你下跪?永远没这个可能。”

    “你确定?”神王语音淡淡。

    “确定!”陈凌毫不犹豫的说道。这两个字,他居然有种荡气回肠的感觉。

    他虽然已经胡子拉渣,但他眼中的神光却坚定无比。

    能坚持,是因为还有希望。能在绝望中还站着,是因为心底还有最后的原则与坚持。

    神王道:“就算是一辈子囚禁在那比狗洞还不如的地方?”

    陈凌道:“没错!”

    神王看着陈凌,他的眼光有些复杂。半晌后,点点头道:“看来很多事情不是偶然,而是必然。你能在短时间里达到这个高度不是没道理的。你能得到龙樱的心和孙悟空的相助,都是有其必然性的。这些必然性,不是运气二字就能概括的。”

    他顿了顿,道:“不止是你,你的三个同伴也很不错。他们全部没有向我屈服。”

    “你说什么?”陈凌吃了一惊。

    神王淡淡一笑,道:“怎么,你认为你那三个同伴已经回到大千世界了吗?”

    陈凌的心沉入了谷底。

    神王要抓自己都是轻而易举,要抓首领他们岂不更是手到擒来。陈凌一点也不怀疑神王话里的真实性。

    “他们三个人已经被我囚禁在了一个你永远不可能找到的地方。他们和你一样,不肯磕头。所以我便如他们所愿,让他们享受永恒的黑暗。我会在十年之后去问问他们,是否会改变主意。”神王说到这儿,又道:“通往大千世界的通道,我知道。不过这件事情是天道所不允许。所以,我代钝天完成,如此一来,他要的气运便给我承受即可。也就是说,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不过是我替你们的完成的。至于你们?那彼岸阁已经在我手上,你们四人便永远的待在这里吧。”

    陈凌心中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感觉,感觉到什么呢。那就是希望破碎,碎裂。不过陈凌转瞬就想到了听雪和龙樱。也许她们还能救自己呢?尽管希望渺茫,却也是暗夜中的一点星火。

    这时候,神王又说道:“我知道,自从你救了我那儍徒儿听雪后。听雪一直想要救你。还有龙樱,龙樱是个很古怪的孩子,也许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力量。这是你最后的希望,对不对?”

    他好像知道陈凌在想什么一样!

    “你又可知道你现在在什么地方?”神王说道。

    陈凌道:“哪里?”

    神王道:“此处乃是阎浮大狱。宇宙之中,我仅知道的世界便有上面世界,大千世界。这两个世界是为主阵。主阵之外还有三十六个类似神域的星辰空间。神域只是其中一个!而阎浮大狱就是这三十六个星辰空间的终极地狱。要到达阎浮大狱,需要经过虚空乱流,这个过程危险无比。我之所以能来,是因为我有远古罗生门。而听雪她们,就算我把远古罗生门给她们,她们也驾驭不了远古罗生门。最关键的是,阎浮大狱,整个神域之中,只有我一个人知晓它是在什么方位。你觉得你还有希望吗?”

    陈凌的脸色陷入惨白!

    仿佛是最后的星星之火也破灭了。

    陈凌眼中忽然绽放出寒光来,道:“既然是如此,你为何还有兴致来和我说这些废话?直接让我永远呆在此处不就成了?你和我说这么多有什么目的?”

    神王道:“让你明明白白的绝望,岂不是更有趣一些?”

    陈凌道:“你是碾压者,我是承受者。是你利用了我,你不该这般恨我的。所以你一定还有其他的目的。”他显得无比的笃定。神王多看了陈凌一眼,随后一笑,道:“果然是聪明人。”

    “好,那我把话明说了。”神王道:“我这有一样法器,你拿在手上。”说话间,他递出一样物事。陈凌看了过去,神王手中却是一枚白色的暖玉。

    “此物叫做阴阳宝鉴。”神王说道:“与昆仑镜同出一体,只要你将阴阳宝鉴带在身上,不管你在哪里,昆仑镜都能观察到你。”

    “你想干什么?”陈凌狐疑问道。

    “之后我会送你去阎浮大狱里一个精彩的地方。无论如何,你在哪里要活上三十天,三十天后,你坚持不住便可放弃。”神王道:“只要你坚持住三十天,你那精灵之玉里的小精灵我会放掉。龙樱和那流潋紫也不会有事。但你若坚持不了三十天,他们全部会为你陪葬,懂吗?”

    当阴阳宝鉴接触到陈凌身体后,立刻消失了。这是阴阳宝鉴融入到了陈凌的身体。

    &nbs

    p;  神王在之后便离开了阎浮大狱。

    陈凌没有办法拒绝,尽管三十天后等待的依然是死亡。但为了龙樱,安若素她们,他必须拼下去。这是一件悲哀却又无可奈何的事情。

    到底等待自己的是一个什么地方呢?

    神王离开之后,陈凌在牢里等待。他看见四周牢房里的人,全部都是在玄铁井盖之下,几乎见不到模样。

    不知道这些人又是因为什么到了这个地方?还有首领他们会不会也在这里?陈凌胡思乱想之间,又暗自想,这些被关押的人,会不会和自己一样,都有精彩的经历呢?

    如果把这些人的经历,历史印记全部融入到英雄苍穹录里会怎样?将神王的历史印记和精神也融入进去?

    他胡思乱想着,说到底,心里还是不太好受的。那一只灵猴则在一边暗自打量陈凌,也不说话。

    陈凌等了没多久吗,大约是一个小时。

    这时候,从左边百米处的黑暗地方,传来大门打开的声音。那道大门打开时,才有光线照射进来。

    很明媚的阳光。

    看到阳光的那一刹那,陈凌居然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仿佛是再世为人一般。

    不过这个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他知道后面等待的将是残酷的。

    大门打开,脚步声传来。

    陈凌的眼神穿过幽深的黑暗,看见阳光沐浴下,是一名穿红衣的女子带着十名黑衣幽灵般的男子走了过来。十名黑衣幽灵全身上下笼罩在黑衣里,寒意逼人。

    至于这名红衣女子年岁在二十多之间,她的脸蛋艳若桃李,一双丹凤眼中带着十足的冷酷狠辣。

    这个女人,似乎是见惯了铁血萧杀,冷酷无情的那种。从她身上能感觉出视人命如草芥的气息。

    女子带着四名黑衣幽灵朝陈凌这边走来。

    陈凌隐隐感觉到这名女子的气息有些恐怖。不应该说是恐怖,这名女子有混元真气。如果自己还有混沌真气在,要杀这女子是易如反掌。但现在嘛!肯定是不行的。

    至于这后面四名黑衣幽灵,同样全部有混元真气。

    陈凌悲哀的发现自己居然一个都干不过。没有混沌真气,在这个地方简直就是废物一个。

    女子带领四名黑衣幽灵很快来到了陈凌所在的牢房里。红衣女子扫了陈凌一眼,语音悦耳,却带着严寒冰霜,道:“你就是傅华交代的陈凌?”

    陈凌点点头,道:“没错。”女子便道:“跟我们走。”她说完便转身走。

    陈凌不能反抗,只能跟在后面。

    很快,一众人便出了这一座大狱。

    一出大狱,陈凌沐浴在强烈的阳光之下。他感觉到了身上的一股臭味。而大狱外面的空气并不好,一股股的烟尘味儿和钢铁气息的味儿。

    陈凌放眼望去,却是密密麻麻的钢铁监狱。

    他所处的不过是其中一个监狱。

    这密密麻麻的钢铁监狱组成了一个城池。

    至于空中,陈凌又看到了诡异的一幕。有许多只能在科幻电影才能看到的小型飞船。

    这些飞船的声音很小,在上空呼啸而过。

    再往前看去,许许多多的摩天大楼印入眼帘。更有许多交汇的立交桥。

    空中的飞船来来往往,遵守着交通规则。地面的车流如车水马龙一般。

    这阎浮大狱居然是一个高科技时代。也难怪这里会没有五行灵气了。

    但这女子他们却有混元真气,当真是古怪!

    且不说这些,陈凌继续随着女子前行。出了这片密密麻麻的阎浮大狱之后。女子带着陈凌来到了一艘飞船前。这艘飞船可以装十二个人。

    陈凌也被塞了进去。

    飞船里,一切建造都有种精钢炫亮的气息。

    四名黑衣幽灵将陈凌左右包裹住。女子则在对面冷淡的坐着。开飞船的是两名穿蓝色制服的飞行员。一名空姐似的服务员妖娆的前来,穿着短裙,雪白的大腿裸露着,勾人到了极致。

    空姐给红衣女子呈上一杯热咖啡。说道:“严教官,您最喜欢的爱尔兰咖啡。”

    红衣女子接过,点首,说道:“让他们起飞,前往索罗基地。”

    “是!”空姐说道。

    “爱尔兰咖啡?”陈凌微微皱眉。暗想“怎么这里的咖啡都和大千世界里一样?”

    飞船很快平稳启动,朝南疾速飞去。那严教官看了陈凌一眼,似乎看穿了陈凌的心理想法。说道:“爱尔兰咖啡是我们在大千世界那里,你们华夏台湾那边学过来的。你们大千世界的高科技文明才不到一百年。而我们在五百年前就开始到了高科技时代。这些年来,我们通过某种特殊的方式,穿越空间阻碍,去过大千世界。不可否认,大千世界里的饮食文化是我们永远及不上的。”

    “你们也说中文?”陈凌不由问道。

    严教官道:“这是我们的母语。上面世界,三十六星辰空间,全部都是这种母语。”

    “还真奇怪了。”陈凌暗自想到,光是大千世界里就有数百种语言。为什么反而在这些空间里,却都是中文?

    怪,太怪异了。

    这些东西陈凌也想不通。他见严教官虽然冷酷,却也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不由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严教官扫了陈凌一眼,道:“索罗基地。”

    “索罗基地是干什么的?”陈凌又问道。

    “你的话太多了,到了就知道了。”严教官闭口不语。

    陈凌微微松了口气,他觉得似乎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如果自己找到机会逃出去,可以用这里的特殊工具去往大千世界。到了大千世界后,一切都会好上许多。

    飞船在疾速行驶一个小时后,终于到达索罗基地。

    下了飞船,陈凌看见那索罗基地是一个宫殿。这个宫殿只有一层,不过穹顶很高。在左前方,却是个比足球场还要宽广的看台。

    这种场景类似地下黑拳,中间是擂台。四周都是观众。这里的观众可容纳一万有余。每个观众都有高光望远镜,可以将擂台上看得纤毫毕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