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8章神王
    “远古逆流道法!”神王暴喝一声,道:“远古破灭神拳!”

    一尊远古大佛突然出现,接着一拳爆炸般轰向孙悟空!

    孙悟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远古破灭神拳轰来,轰隆!

    孙悟空的身体被拳头洞穿,鲜血四溅。同时,他口里喷出一口鲜血来,当场身死!

    “不”陈凌眼见此状,目眦欲裂。龙樱更是凄厉的痛哭出来。

    孙悟空死了,死于神王之手。

    便在这时,听雪突然回过神来,瞬间来到陈凌身边,一下拂开陈凌的捆仙索。“快逃!”

    陈凌心中悲恸欲绝,这时候得了自由,虽然是在极度悲怒之下,却也没有强自冲上去为孙悟空报仇。而是抓了龙樱和流潋紫,让她们瞬间进入乾坤扇。

    接着,陈凌利用乾坤扇穿梭虚空,逃出百米之外。

    将灵力催运极限,陈凌的身形像是一道流光,快到了极点。

    哗啦一下!

    突然之间,一道金色大门出现在陈凌身前。神王冷淡的出现,陈凌双眼血红,便知道逃跑无望。索性也不再逃,想也不想,动用出凌云大佛大势,大喝一声,波罗印,揭谛印,摩河印演练出如来法印轰然劈向神王。

    神王却也干脆,就是大袖乾坤一拂!

    陈凌丝毫不惧那龙卷风,如来法印将龙卷风瞬间击碎。神王也一拳轰出!

    轰!

    一声巨响,狂暴的劲风震荡,陈凌全身剧震,脸蛋殷红,突然吐出一口鲜血,摔了下去。

    刚一摔下去。那捆仙索出现,瞬间将陈凌再度缚住。

    神王落了下来,又手一拂,将陈凌的乾坤扇也夺了过去。

    陈凌只觉全身都被神王这一拳震透,剧痛难忍。一股股强烈的晕眩感直逼脑门,他感觉神王的样子在眼中越来越模糊,最后昏死过去。

    昏死过去的一刹那,陈凌心想,我大概是真的要死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在陈凌的记忆里,应该有很长很长的时间了。漫长

    他感觉在梦中经历了很长时间的颠簸,飞行。又经历了寒冷,诸多变故。

    再次有知觉时,陈凌第一个感觉就是寒冷,然后便是黑暗。并且有股腐烂潮湿的气息。

    他睁开眼睛,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是在一口井里。这口井十分古怪,没有水,但又不是枯井。地下潮湿肮脏。

    上方没有一丝的光亮。

    死一般的寂静。

    陈凌心口突然痛了起来,他凝神时不禁失色。身体内的假丹,包括天庭穴上的假丹全部没有了。

    混沌真气一无所有。

    这种情况就像是刚进神域时一样。只不过刚进神域时乃是混元,而现在是人仙修为。

    “我依然可以重新凝聚出内丹来。”陈凌暗想。他便欲去感受灵气。但是,他又失望了。

    这里没有一丝丝的灵气!

    这到底是在哪里?自己不应该是死了吗?难道这里就是阴曹地府?陈凌不禁询问起自己来。他开始陷入回忆,依稀中记得自己前一刻应该还是在神王殿的玉皇顶上。孙悟空老前辈已经死了,而自己逃出去不成,被傅华这老匹夫打伤。

    不对!自己没有死。陈凌的心神瞬间清明起来,他惊坐而起。

    一定是傅华将自己囚禁在这个鬼地方。他没有杀自己。但他为什么不杀?难道他要就这样像囚一只狗一样,把自己囚禁一辈子?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陈凌便全身忍不住战栗起来。他不怕死,但怕这样窝囊的苟活着。

    不知道龙樱和流潋紫现在怎么样了?孙悟空老前辈也为了救自己付出了生命。而自己就这样一直被困着。找不到一点出路!

    如果是在大千世界里,还能指望沈默然,东方静,大楚门的人来救。但是在这个鬼地方。连孙悟空都救不了自己,自己还能指望谁呢?

    肚子有些饿了。陈凌抬头看看上方。能不能爬上去呢?对了,素素!他惊喜的去摸精灵之玉

    这一刹,心彻底凉了。精灵之玉没有了。安若素更是不知道去了那里。

    陈凌陷入就沮丧之中。半晌后,他想自己虽然没有混沌真气,但是气血之力还是有的。想到这,陈凌心中燃起一丝希望。尽管他也知道希望渺茫。

    陈凌起身,双手双脚撑壁,朝上攀爬。

    无尽的黑暗中,能隐隐约约的看见上面有一个玄铁盖子。陈凌很快爬到了盯处,他用手撑了下玄铁盖子。无论怎么用力,却都是纹丝不动。陈凌脚下不好着力,咿呀一声厉吼,运出全身的劲力。

    砰的一下,他脚下不稳,人朝下面摔了下去。危机中,双手双脚连续在两壁上着力,这才撑住身体。

    重新落入下面之后,陈凌心中涌出一种说不出的沮丧之情来。他很少有这种沮丧的感觉,无论是再大的困境,他都有信心的完成。

    可是到了这步田地,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乐观?又还会有什么样的奇迹呢?

    最关键的是,他很不习惯现在的身体。之前称王称霸,纵横驰骋。一拳之力达到十万斤,运用起禁术来,毁天灭地。可现在,却被打成了一个凡人。

    这样强大的落差让他很不适应。

    难道是我陈凌之前所做的孽太多,杀的人太多,所以才要有这个下场?

    陈凌坐在潮湿的地面,他闭上了眼睛。他脑海里想了很多,全部是杀的人。那些血与狰狞的脸在他面前不停的出现。

    陈凌叹了口气,蜷缩成一堆。他自出道以来,从来没有这般软弱过。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开始还能希望有奇迹出现。但很快,十个小时过去了,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除了偶尔上方会出现一个小格窗丢下两个馒头和淋一些水下来。其余时候,都是黑暗的。即使小格窗打开,那外面也没有什么亮光。

    陈凌试过很多办法,想要凝聚灵气。但全部都宣告失败。那小格窗是中间开的一个口子,陈凌想偷袭也不行。

    一晃,就是十天过去了。

    十天,两百四十个小时。每一分每一秒对陈凌来说都是一种可怕的煎熬。他一想到如果还要在这里困一年,十年,百年,慢慢老死,就觉得受不了,要崩溃。想自杀!

    可当手掌举起来的时候,又想到了龙樱,想到了大千世界的家人,想到了那许多期盼他的人。他怎么都不甘心这么死去。

    还有那可恶的傅华老匹夫!他还杀了孙悟空老前辈。又利用自己,奠定他的一世英名。自己如何就能这般窝囊死去?

    所以最终,陈凌还是放下了手掌。

    这十天里,心魔丛生。陈凌的心里防守始终守着最后的防线,让心魔无法攻破。

    最难忍受的是排泄。陈凌修为再高,也需要新陈代谢。他觉得自己真的像是一条狗一样,被困在这里。

    在这里排泄时,他这种耻辱感更加的强烈。这个时候,对傅华的恨意也就更加强烈!

    反而,在十五天以后,陈凌不但没有消沉,反而越发的坚定起来。因为对傅华的恨在支撑,绝对不能死。要等,等待一个机会。等待着渺茫的机会。终有一天,要将傅华手刃!

    陈凌不再去感受耻辱,他开始悉心的领悟人仙的奥妙。慢慢的,也习惯了如今的身体。

    习惯了这种微弱的力量。

    虽然有心领悟,却没有丝毫的进展。

    黑暗,漫天的黑暗,永远的黑暗,没有光亮。没有人的声音,每次来送馒头的不过是只小灵猴。

    陈凌连想骂人都做不到。

    神王殿,听雪一身白色裙子,宛如出尘的仙子。她的脸上却是沉重,这时候她来到了静虚宫。静虚宫里冰冰冷冷,没有一丝的烟火气息。实际上,整个神王殿也都没有烟火气息。只是静虚宫更加的孤寂而已!

    静虚宫里没有什么桌椅摆设,就是一个蒲团,一个空房子。

    听雪来到静虚宫前,龙樱正在蒲团上安静的念经。听雪还未进门,两名士兵将她拦住。

    “听雪大人,神王有令,任何人不得面见龙樱公主。请您不要让我等为难!”一名士兵说道。、

    “放肆!”听雪怒道。“让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两名士兵见听雪怒气勃发,有些犹豫。毕竟听雪是神王跟前的红人,也是神王目前唯一的大徒弟。

    在他们犹豫不决的时候,听雪强行闯了进去。

    “公主!”

    龙樱一身青衣,清清冷冷。这时候看见听雪,却是脸色一变,连忙站了起来,迎向听雪。

    “雪姐姐,有夫君的消息了吗?”龙樱焦急的问。

    听雪摇头,道:“丝毫没有消息,我师父也一直没有回来。不知道师父到底带他去了哪儿?”

    龙樱的泪水流了下来,道:“雪姐姐,你说神王到底会怎么处置夫君?”

    听雪说不出话来。她那里能猜透神王的心思啊!

    “不行!”龙樱清醒的说道:“神王绝不会让夫君好过,我要救夫君。”她焦急得泪水直掉。可是说要救,又如何救,完全无可奈何啊!

    “你不要着急,我会尽快弄清楚陈凌的去向。公主,我用性命向你保证!”听雪说道。

    龙樱神情凄婉,重重的点了点头。

    此刻的陈凌在潮湿,臭气熏天的井底已经待了二十天。陈凌对每一分每一秒都记得那么清楚。有时候时间难熬,他就想办法让自己睡觉。但即使在梦里,都是那样的难熬。

    他甚至去数了里面的蚂蚁有多少只。井底下有一种水蚂蚁。这种水蚂蚁一共有三百六十只。其中一只母蚂蚁是母王,它们靠吃一些细菌来维持生命。

    陈凌知道它们下午三点会睡觉,夜间六点会行动。

    这该是一种怎样的寂寞呢?小李飞刀里阿飞数梅花,那是一种寂寥。而陈凌对蚂蚁的熟知,只因他的难熬。

    似乎永远都没有光明!

    其实这些日子没那么不好过,更可怕的是看不到任何的希望,这才是最可怕的。

    支撑陈凌的是一丝丝的仇恨火焰和那一丝丝渺茫的希望。

    谁知就在这时,在陈凌昏昏欲睡时,上面的玄铁盖忽然移开了。

    陈凌心中闪过狂喜,抬头看去。

    接着,一盏灯笼出现。微弱的亮光居然让陈凌觉得有些刺眼。随后,一根绳子垂了下来。神王的面孔也出现在上方。

    陈凌话不多说,攀了绳子,极其利索的攀了上去。

    等到上去的一刹那,陈凌看见神王一身白衫,依然温文尔雅。他提了灯笼,脸色淡淡。而四周全是铁壁,铁壁也有铁栅栏。这根本就是一个玄铁牢。玄铁牢里一口井!

    在神王的身边,那只灵猴便两眼机灵的盯着陈凌。

    陈凌一瞬间又感应到了四周,方圆数百米的情况。

    轰!脑海里一轰!这里就是一个大型的牢狱所在。四周牢房不下一百间,灵猴数百只!

    且不说这些,神王淡淡的扫了陈凌一眼。陈凌也看向神王,他知道之前自己不是神王的对手。现在内丹被破,更不是神王的对手。动手也不过是自取其辱!

    如果是神王的内丹被破,那是死路一条。陈凌没事是因为他是假的内丹。

    这牢房里感受不到一丝丝的灵气。陈凌放弃了重聚内丹的妄想。

    四周的牢房全部都是出于一片黑暗之中,上方也是黑色的顶壁,顶壁也是玄铁!

    这牢房的坚固程度真可谓是专业级别了。

    陈凌扫视四周,觉得在这里想逃狱简直就没有这种可能。

    “感觉还不错吧?”神王淡淡的问。他的眼神里有一丝戏谑,说完后,在这牢房里唯一的一张床前坐下。那灵猴聪明的提了灯笼。

    陈凌看向神王,他虽然对神王恨极,这时候却也是不敢胡乱去骂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啊!

    陈凌看向神王,神王这一刻倒不像是那个神王殿至高无上,完美无瑕的存在。倒像是一个人!

    在神王殿时,没人觉得神王是一个人。因为他是神王。

    所以这一刻,陈凌突然意识到了一样东西。万事万物,离不开一个道字。万法同源!

    而万物中,狼有狼性,人有人性!

    不管是神王还是首领,不管是他陈凌还是沈默然,其实都离不开这人性二字。人性又是什么?人性绝不是传说中的孔圣人,高道德标准。

    人性是绝对自私的。即使舍身为人,也是为了满足心内的祥和安宁。

    首领要求大道,是为他自己,这是他的追求,其实也是一种自私。

    陈凌自己要保护家人,要江山美人,要成为超级英雄。也是他的自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