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6章灭我何用
    安若素沮丧的回到陈凌的身边,道:“哥哥,我也没办法。”

    陈凌苦笑一声,道:“算了,你好好的悟胎中之谜吧。”安若素点点头,便乖巧的进入了精灵之玉里。

    陈凌忽然想起自己这趟神域之行,一切都像是在做一场绚烂的梦一般。但其实,从很早开始,似乎是从自己的出现,神王就开始在布局。

    但他布局只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威望吗?对了!陈凌想到一个可能。神王是要借助自己,来让八大长老疯狂。

    陈凌摇了摇头,自己聪明一世,居然彻头彻尾成了被神王一颗利用的棋子,临了,还要被神王抓住,任由其处置。真是可悲至极!

    “龙樱这丫头见多识广,也许她会有主意。”心情沉重的陈凌忽然想到了龙樱。他连忙取出乾坤扇来,又进入乾坤扇中!

    乾坤扇里。龙樱和流潋紫却还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陈凌没告诉流潋紫,只找了龙樱,带龙樱出了乾坤扇。

    “是神王的光明曼荼罗胎藏大结界!”龙樱一见到上面如来佛,以及周遭的一片光明,顿时惊呼失色!

    龙樱一眼认出神王的光明曼荼罗胎藏大结界,这让陈凌不由一喜。说道:“对,就是这胎藏大结界,你可有办法破开?”

    龙樱扫视四周,她绝美的脸蛋上变的沉重起来,道:“夫君,我们是被神王抓进来的对吗?”

    陈凌点点头,说道:“没错。”

    “如果我没猜错,我们现在全部在神王眉心的聪明二窍里。”龙樱说道。她说完又道:“这光明曼荼罗胎藏大结界,乃是以天地循环,又以上面如来佛为坛建立起来的。其中的道理太过复杂,我连一丝丝的端倪也看不出来。夫君,我也没办法破开。”

    陈凌心下一沉。龙樱又道:“其实破开又如何?我们也逃不出神王的手掌心。他现在就要赶回神王殿,进了神王殿就会对我们来进行判决。”

    “他会如何判决?”陈凌声音微微发颤,问龙樱。这种无力的感觉让他太过无奈,根本无从反抗起。

    龙樱道:“也许他不会杀我,但是夫君你”说到这里,她的眼圈一红,两行清泪便忍不住流了出来。

    人过五十而知天命!陈凌从来都对生死祸福有冥冥中的感应。这一次,他在冥冥中有种大限将至的感觉。

    还未得到判决,陈凌先体会到了死亡的感觉。虽然他经历过无数生死险关,然而却没一次有这次感同身受。

    就连内心深处,都有种宿命死亡的悲哀。原来自己并不是这命运的主角,前面不过是因为老天这个编剧的设计,还没到自己死亡的这一刻。

    这里才是真正的坎。

    陈凌闭上了眼睛。他知道龙樱为什么会哭,因为龙樱的感觉更加灵敏。在自己当初得圣麒麟时,龙樱就有了这种感觉。而现在,证明龙樱一切都是对的。

    转瞬之间,陈凌睁开眼睛。他将龙樱紧紧的拥进怀里。“不要怕,死就死吧。我杀了这么多人,死也够本了。”他安慰着她。

    就算是要死,陈凌也绝不愿意如那些老魔,那些修为高的高手,面临死亡,卑躬屈膝,痛哭流泪。

    我陈凌一生,杀人无数。但是至死不悔,要死就死,又有什么大不了。

    这一刻,陈凌心中反而生出豪气来。龙樱也不再多说,她紧紧抱着陈凌,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他若死,我绝不独活!

    神王殿!

    宏大森严,白玉辉煌的神王殿矗立在云岚山的深处!就像是天涯海角的尽头,尽头里是真正的北欧神灵!

    神王殿一百八十殿,全都要尊崇神王殿!神王殿的建筑也是以神王殿为首!

    此刻,神王殿之中,灵者齐聚!

    八大长老在神王的龙象宝座两边盘膝而坐!

    而神王缓缓从外面步向龙象宝座。

    依然的白衣长衫,依然的清清淡淡,仿佛天地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好记挂一般。

    是那样的出尘不羁!

    神王进入,所有灵者,长老全部起立。如今神王的威严已经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无人敢不服!

    天地之间,唯有神王!

    当神王在龙象宝座上淡淡坐下时,众灵者,八大长老齐齐跪拜。“叩见神王,神王威仪,海内无双!”

    “都起来吧!”神王淡淡说道。

    众人齐声说道:“神王与天同寿!”说完后全部起来。

    “将人带上来。”神王又说道。话一说完,便有神王殿的士兵将听雪,神鹰王,大罗王,以及三位贤者带了上来。

    听雪看见师父,不禁热泪盈眶。

    他们全部跪下。

    神王不理会听雪一众,反而看向大长老狄俢鲁斯,说道:“尊敬的鲁斯长老,请问我的大弟子听雪,还有两大灵王,三位贤者到底犯了何等滔天大错,要被你放逐到死灵渊中?”

    狄俢鲁斯不由冷汗涔涔。这时候显然就是神王算旧账的时候了。之前他还可以说听雪他们办事不力,抓捕陈凌失败。可是现在,他们自己八个老家伙一起出马都没有成功。那里还有脸说这个罪名啊!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吗?“神王,老朽”

    “尊敬的鲁斯长老,你说不出来是吗?”神王淡淡说道:“那我来说,他们的错,错就错在不够尊崇你们八位长老至高无上的存在。所以,他们活该被你们打入死灵渊。鲁斯长老,你们为了一己之私,让我两大弟子身死,两位灵王身死,四位贤者。他们全部是无辜而死,事到如今,你们可知罪?”

    说到后来,神王的语气渐渐冰寒严厉起来。

    狄俢鲁斯出了一身冷汗,他与其余七位长老连忙站了出来。狄俢鲁斯道:“神王,老朽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实在是错误估计了陈凌的实力。老朽昏庸,还请神王责罚!”

    这狄俢鲁斯也是老奸巨猾,马自己的罪责变成昏庸。如此一来,天大的罪名便也消弭于无形了。

    但神王又怎可能如此放过狄俢鲁斯。“昏庸?鲁斯长老,一句昏庸便可以抵消你们所犯的过错吗?即便你是昏庸,本座两名弟子身死,你还判断不出对方的实力吗?即便你是昏庸,你们八位长老就全部一起昏庸了吗?你明知道敌人厉害,不仅不正确来判断对手实力。反而对自己人如此严苛对待,简直就是罪该万死!”

    狄俢鲁斯感受到神王莫大的威严与怒气,吓得一下跪了下去,其余七位长老全部跪了下去。<

    br />

    整个神王殿安静得没有一丝丝的声音。

    落针可闻!

    神王不再听狄俢鲁斯辩解,而是道:“来人,将狄俢鲁斯押往斩仙台,即刻斩立决!”

    狄俢鲁斯骇然失色,他浑身颤抖起来,道:“你不能杀我,你绝对不能杀我。”

    “不杀你,如何慰藉我神王殿死去的英灵?”神王眼光一厉,喝道。

    狄俢鲁斯发丝散乱下去,他突然明白了。一指神王,道:“我明白了,傅华,你好毒的心肠。一切都是你设计好的,你就是为了这一刻。彻头彻尾,你就是为了除去我们八大长老,除去长老殿!”

    “不知所谓,你们所做一切是本座指使不成?”神王冷冷说道。

    两名灵者上前来押了狄俢鲁斯。押住的瞬间,捆仙索已经捆了上去。这等捆仙索,一旦捆住,便没有再挣开的可能,不管你是什么修为。

    狄俢鲁斯被押了出去。其余七大长老全部瑟瑟发抖,不敢出声。

    “从今日起,长老殿废除。这七人,全部丢入死灵渊,永世不得释放!”神王冷冷下令。

    “神王饶命,神王饶命!”七人一听这刑罚,简直比死了还痛苦,连忙不停求饶!

    怎知神王铁石心肠,丝毫不为所动。

    在上斩仙台被斩立决时,狄俢鲁斯也才正式全部明白神王的算计。长老殿在神王殿数千年来,历史悠久,威望甚高。神王想要除去,根本师出无名。他这是一招精妙的棋!欲使人灭亡,先使其疯狂!在自己这帮人不得人心后,他再除去长老殿。那么就没人肯为他们说话。

    只可惜,狄俢鲁斯明白这一点时已经迟了。

    随后,在处置了八大长老。又释放了听雪,神鹰王,大罗王以及三位贤者后。这时候,神王将眉心里的陈凌众人丢了出来。

    陈凌,龙樱,流潋紫全部都出现在神王殿里。

    当听雪看见陈凌和龙樱被抓来时不禁惊骇失色。

    但这时,她什么也不能说。

    “跪下!”神鹰王冲陈凌冷喝道:“孽畜,见了神王,还不下跪!”

    陈凌得了自由,他听到神鹰王喊孽畜便是怒从心头起。冷笑一声,道:“老子就从来不会给人下跪。你要我下跪,那我就要你的命!”说完之后,一步踏出,轰隆一下,瞬间来到神鹰王面前。须弥印!钵大的拳头陡然钻出,日月无光,便要雷霆之间砸死神鹰王!

    陈凌的速度太快,很多灵者根本没有看清。神鹰王只觉眼前突然一黑,一座大山轰然压来,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劲风刺激得脸蛋生疼!糟糕,我要死了?

    便也在这时,神王突然拦在了神鹰王的面前。陈凌须弥印一拳轰来,神王大袖一拂。

    龙卷风袭来!

    哼!陈凌冷哼一声,突然将须弥印变化为如来法印。瞬间将摩河印,揭谛印,波罗印施展出来。演化成摧毁一切的如来法印!

    “孽畜,还是野性难驯!”神王冷哼一声,他的大修乾坤中突然伸出一只玉白的手掌来。此手掌疾速变幻,捏如来心印!

    轰隆!

    两掌轰然爆炸在一起,所有的能量都在其中演化。表面上没什么波动,实际上两人所站的地面全部寸寸龟裂。

    那一种灵者全部感受到了地面能量的波动!

    轰隆!陈凌但觉对方巨力带着一往无前的摧毁意志,又有上古万年底蕴存在,凶猛无双,变化一切。自己的如来法印完全抵挡不住。自己的精神意志也被对方瞬间破坏。

    砰!陈凌接连倒退,退出三步后狂喷一口鲜血,内腑严重震荡,疼痛难忍。这一下,若不是他有混沌灵气,又是金刚不坏之身,便早也死了。

    要知道此刻,陈凌还穿着天芒金刚神凯。可是神王这一掌,直接伤及内腑。

    陈凌忍不住半膝跪在地上,地上顿时砸碎一片。这股力量到现在也才抵消。

    他终究还是跪了。

    “多谢神王救命之恩!”神鹰王反应过来,心有余悸,跪了下去。

    神王淡淡点首,又朝士兵道:“将这孽畜捆了。”话一说完,突然手一拂,陈凌身上的天芒金刚神凯便到了神王的手上。

    两名士兵立刻上前来,用捆仙索捆住了陈凌。陈凌此时挣扎无益,只能任由捆了。

    这一捆绑住,陈凌便感觉到了这捆仙索的奥妙。越挣扎就越紧,似刀子一般,疼痛难忍。如果真要挣断,那这捆仙索就会像刀子一样将自己切成碎片。

    两名士兵强行按着陈凌在神王面前跪下。神王复又回了龙象宝座。

    “此孽畜,滥杀无辜,扰乱三界,其罪当诛!”神王缓缓说道。又道:“将他押上斩仙台,斩立决!”

    “是!”两名士兵轰然答应。陈凌心中一片苍凉,原来自己真的是要死了。原来自己终究还是用生命来成就了这神王的一世英名。可悲可叹,一生纵横,终究不过是个配角!

    “等一等!”龙樱站了出来。她向神王跪了下去。

    神王淡淡道:“龙樱,你亦是待罪之身,若是要替此孽畜求情。根本无须开口。”

    龙樱却是凄然一笑,道:“没有,我没有资格为任何人求情。只是所有罪过,都因我而起。还请神王赐我和夫君一同上斩仙台!”

    这话一说出,众皆沉默。陈凌心中震动,震撼。他看向清秀柔弱的龙樱,眼中不禁湿润。

    还有什么样的情,比这一同赴死还要让人感动呢?

    上一次,龙樱为了自己流出血泪。这一次干脆一同求死。此生能得这样一名女子倾心相爱,死便也足了。

    一念及此,陈凌不禁放声大笑起来。“天地何用?不能席被,风月何用?不能饮食。纤尘何用?万物其中,变化何用?道法自成。面壁何用?不见滔滔,棒喝何用?一头大包。生我何用?不能欢笑,灭我何用,不减狂骄。”他念完这些,眼中看着龙樱。也只有龙樱了。龙樱也看向他。

    “我死,也值了。我终于明白,这天地之间,只有一个主角。那就是天地,我们谁都要死,谁都是配角。但我这一辈子,足够了。”陈凌一字字向龙樱说道。他的眼角有泪,泪中却也有笑。

    生死不过一道疤,笑看生死路!

    神王殿静默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