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0章圣兽
    这也是活生生的剥离!白南忍受不住这种疼痛,只能任由陈凌将头盔脱掉。白南的头露了出来,陈凌一掌拍打他的后脑勺,将他击晕过去,然后带了他,朝离恨天飞去。那冥皇一元剑毕竟是柄剑,今天消耗太多,现在没有白南的灵气,也没办法来发射护主剑气了。

    一个小时后,陈凌带着白南来到了离恨天的一处沙漠之中。他直接毫不客气的将白南丢在了地上。

    陈凌对这天芒金刚神凯还是很感兴趣的。他利用混沌灵气,将金刚神凯彻底全部剥离下来。随后,陈凌将天芒金刚神凯里,属于白南的印记强行抹去。他自身用灵气印记占据天芒金刚神凯。

    也好,丢了混沌神灵,就用这天芒金刚神凯来代替吧。陈凌暂时先不体会天芒金刚神凯的威力。他将天芒金刚神凯收进了乾坤扇中。

    这时候,白南还在昏迷之中。陈凌抓了白南进入乾坤扇中。

    听雪与龙樱还有流潋紫很快就来到了大厅里。

    陈凌将白南丢到听雪面前,道:“这个人,现在交给你处置了。”说完后又对流潋紫说道:“向云重已经死了。”

    “真的?”流潋紫大喜。“他的尸体在哪里?”

    陈凌不由犯难,说道:“向云重是被白南杀的,白南后来逃走,我一路追去,倒是忘了向云重的尸体。”

    “白南杀向云重?”流潋紫不可置信。

    听雪看着白南,脸上闪过奇异复杂的神色,她却是别的都已经不在意了。

    陈凌耐着性子解释了其中的缘由。流潋紫听后倒也没有怀疑陈凌说谎。因为陈凌不是那种说谎之人。得知向云重已死,流潋紫只觉得已经没有什么好在乎了。她落寞阑珊的说道:“我有些累了。”说完便回房休息。

    听雪凝视白南,半晌后,她向陈凌说道:“冥皇一元剑你可以取走了。”

    陈凌多看了一眼听雪,也不说话,他蹲下身子,强行从白南身冥皇一元剑剥取下来。冥皇一元剑现在完全黯淡下去,陈凌又将冥皇一元剑里属于白南的灵魂印记强行炼化。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将冥皇一元剑丢向听雪,道:“接着。”听雪错愕接过,道:“你真不要?”

    陈凌冷淡的道:“我若是想要,何必跟你惺惺作态,早就取了。”

    听雪目光复杂到了极点。她当下也不再多说,盘膝而坐,重新与冥皇一元剑融合。冥皇一元剑接触到听雪的气息后,马上发出欢快的情绪。

    听雪不禁喜极而泣。纵使失去了所有,冥皇一元剑待它却是真心的。

    将冥皇一元剑融合后,冥皇一元剑重新进入到听雪的眉心之中。

    陈凌之前就看见过向云重将不朽丰碑藏于眉心之中,他就奇了怪了。眉心里能藏东西吗?

    当下便也问道:“你的眉心怎么能藏一柄剑?”

    听雪也不瞒陈凌,说道:“眉心中有聪明二窍。我在这二窍里制造了一枚灵气戒须弥。因此便可以藏一定的物事。”

    陈凌并不太懂,问道:“藏眉心里舒服吗?”

    为毛不藏在身上?

    听雪道:“眉心之中,与身体连通。能培养人和神器的感情与默契。再则,也不容易被人抢走。”

    陈凌恍然大悟,不过他想了想,也不敢拿自己的眉心来开玩笑。

    便在这时,陈凌一脚将白南踢醒过来。“这个人,交给你处置了。”陈凌对听雪说道。

    白南醒了过来,他睁开眼扫视周围,等发现自己的处境时,不由骇然失色。

    尤其是当他看到听雪时,更是觉得因果荒唐。

    “白大侠,你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吧?”听雪冷淡的问道。

    白南哈哈笑了,他扫了听雪一眼,说道:“成王败寇,要杀就杀,废话什么?”

    听雪点点头,道:“你说得没错,我跟你的确没有什么好废话的。”她深吸一口气,忽然提了白南飞出乾坤扇。

    天色渐渐晓了,黎明的曙光已经来临。这片无边的沙漠显得苍凉壮观。

    听雪将白南丢了出去,白南狼狈的摔在地上。他的发丝散乱,再无之前的俊逸潇洒。“哈哈”白南大笑,道:“堂堂的神王大弟子,被我骗的团团转。最后还要去依仗陈凌这个仇人。听雪,如果我是你,我就自尽。你还有什么脸活着?”

    听雪面色淡淡,道:“你的话说完了吗?”白南见听雪并不动怒,不由多看了一眼听雪,觉得这妮子也没那么傻嘛!他心有余悸,却又掩饰这种害怕,说道:“你动手吧。”

    “刷!”听雪突然欺身上前,一指点在了白南的额头上。一道精猛的灵气迅速进入白南的头颅中,摧毁了他的脑颅。白南眼中闪过不可置信,随后七窍流血而亡。

    听雪并没有折磨白南,也没有多说任何话,没有问他有没有动过一丝的情。在听雪心里,一切都不重要了。折磨白南代表还恨白南,恨他就代表爱过他。

    一切都已经如过往云烟,过往种种,不再留恋。这一刻,听雪已经真正的顿悟。

    陈凌离开了乾坤扇,出现在听雪身后。听雪面向陈凌,道:“我要回神王殿了。”

    “保重!”陈凌说道。

    听雪道:“我应该感谢你,但我师弟也是死在你的手上。所以,我们注定无法做朋友。不过陈凌,我敬重你的为人。即便你是敌人,你也是我尊敬的敌人。”

    陈凌微微一笑,并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听雪说道:“我劝你还是不要跟神王殿继续作对。”陈凌道:“我从没跟神王殿作对,是神王殿找的我。”听雪说道:“算了,这个问题不跟你纠缠了,你好自为之吧。”她说完便转身飞入夜空之中。

    送走了听雪,陈凌便又返身朝边荒境飞去。

    飞的过程中,晨曦洒照出来。金色的阳光沾染在陈凌身上。那地下的沙漠全部沾染成了金色,这美丽壮观的景象是一生中所见难得的瑰丽风景。晨风吹拂,吹去陈凌身上所有灰尘。

    上午九点,陈凌回到了边荒境。那一众老魔马上起身相迎。陈凌让他们免礼,又找通臂仙王问道:“山洞里什么情况?”

    通臂仙王恭敬回答道:“咆哮声越来越嘹亮了,的确有将要出关的迹象。”

    &nbs

    p; 陈凌点点头,然后回了王帐。进入王帐之后,陈凌先去见了龙樱。他跟龙樱说了听雪的去向。龙樱知道听雪没事,便也放了心。随后,陈凌又去见了流潋紫。房间里,流潋紫还是那身火红色的裙子,性感,美丽,丰腴,这身段和妩媚,让人看一眼便觉得蠢蠢欲动。

    陈凌正色着说道:“嫂子,不知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流潋紫呆了一瞬,她忽然觉得天大地大,却没有自己想要去的地方。

    陈凌当下道:“嫂子,我先前说过我是来自大千世界。不如你待我事情办完,随我和龙樱一起去大千世界,你看如何?”

    “我可以吗?”流潋紫忍不住有些担忧。陈凌道:“大千世界是有法制的世界,不会如这里一般肆意掠杀。嫂子你去了之后,想要清静,想要重新生活都是可以的。”

    “会不会太麻烦你?”流潋紫问道。她说话时,嘴唇丰润红艳,让人想要咬上一口。更要命的是她身上那股勾人的女人香味儿,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男性的荷尔蒙。

    这个女人,一定要让她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陈凌脑海里瞬间闪过这个坚定的想法。

    心魔丛生,并带着一种无限的刺激之感。这种刺激感让陈凌很想将流潋紫按在身下。他深吸一口气,转过身,一笑道:“嫂子说的哪里话,没什么麻烦的。对了,我还先有事,先出去了。”

    离开的时候,陈凌脑海里闪过流潋紫的娇躯**的模样。他觉得自己像是中了魔障一般。

    甩甩头,陈凌前去龙樱的房间。

    龙樱正在准备着简单的饭菜,她素净美丽,素手调羹的模样更是让人着迷。一见到龙樱,陈凌便觉得心思沉静下去。这种感觉就像是男人**之后,恢复冷静的感觉。

    如果说流潋紫是一剂春药,那么龙樱的素净就是陈凌的解药。陈凌看见龙樱,心里便也不再去想流潋紫。

    他暗想,以后一定要少接触流潋紫。万不能做出糊涂的事情来。

    “夫君!”龙樱拉了陈凌前来吃饭。

    陈凌微微一笑,他完全冷静了下来。

    吃过饭后,陈凌出了乾坤扇。

    他和一众老魔都守到了那山洞之前。烈日高照,离正午的时分越来越近。

    山洞里的咆哮声越发剧烈阳刚,有种洞彻九霄的感觉。

    陈凌和一众老魔将方位站好,静待圣麒麟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突然之间,一种万马奔腾的马蹄声传来。山洞里面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就像是有千军万马在奔腾而来,这种宏大壮烈的气息扑面而来。众人失色,便都知道是圣麒麟要出来了。

    轰隆一声,山洞之中,蹄声越来越近,接着一墨色残影闪现出来。这墨色残影一出来,便定住了身形。它双蹄扬起老高,半晌后落下。

    正是圣麒麟。此圣麒麟周身乃是墨色,双角如锋利的刀刃,它的身材有两头马那般高大,身上的墨色鳞片在阳光下散发着精亮的光泽。

    陈凌是第一次看见这种真实的神兽,不由好奇心大起,显得极为兴奋。

    圣麒麟扫视众老魔,它的眼神不像是一般的兽类,而是带着一种深邃的智慧。吼!便在这时,圣麒麟咆哮一声。

    轰隆!声波震荡,宏大如雷霆的气息瞬间响彻长空。陈凌甚至感受到了这声波中,属于圣麒麟的那种野兽味道。但更让陈凌吃惊的是圣麒麟的力量。

    这圣兽这一声吼中,包含着如烈焰一般的阳刚精气。这一声吼便已能震煞一切阴魔。何为阴魔?阴魔即是心魔,牛鬼蛇神。只怕是鬼仙之类,被圣麒麟这一声吼,也要吼得心神荡漾不安。

    倒不是说圣麒麟就一定比陈凌强大,主要是这圣麒麟底蕴深厚,加上它的肺活量本就是优势。所以比吼功,没几人比得上。这一声吼之后,众老魔面对圣麒麟,都有种想要顶礼膜拜的冲动。

    陈凌不理会众人,他排众而出,朝圣麒麟走去。圣麒麟也不躲避,逃避,而是看向陈凌。圣麒麟的眼神,就像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在看陈凌这个渺小的人类。

    陈凌来到圣麒麟面前站定。站在圣麒麟面前,陈凌的高度才到圣麒麟的脚的一半高度。

    陈凌不愿这么被圣麒麟俯视,他身子一纵,飞到了圣麒麟的面前站定。“听闻你是上古圣皇的坐骑?”陈凌问道。他的声音不卑不亢。

    圣麒麟冷淡的看着陈凌,眼神里忽然闪过一丝不屑。压根就懒得理会陈凌。它低吼一声,忽然四蹄一腾,居然冲入了云霄。

    速度快若奔雷。

    想逃?陈凌眼中寒光一闪,立刻利用乾坤扇穿梭虚空追上圣麒麟。圣麒麟一路朝前奔去,转瞬之间已在万米之外。这种速度,陈凌自叹不如。

    “我艹!”陈凌暗自骂了一声,连续驱使乾坤扇进行穿梭。几次穿梭之后,才勉强用灵识捕捉到了圣麒麟的踪迹。

    十分钟后,陈凌一路云海疾驰,终于在前方看到了圣麒麟。看到圣麒麟时,圣麒麟却在和一白衣男子纠缠在一起。那白衣男子已然骑在了圣麒麟的身上。

    不到片刻,无论圣麒麟如何挣扎,咆哮。那男子始终掌控着圣麒麟。

    随后,白衣男子一掌按在圣麒麟的脑袋上。圣麒麟渐渐的安静下去,最后变得乖巧至极。

    陈凌目睹这情状,心下暗恨,同时也对这白衣男子忌惮起来。

    白衣男子降服住了圣麒麟,便欲离开。陈凌情急之下,乾坤扇穿梭虚空,挡住了去路。“慢着!”陈凌看向白衣男子。

    这白衣男子四十来岁,脸色温润,颇有君子之风。

    “在下陈凌,不知道阁下是?”陈凌客气的说道。

    白衣男子淡淡的看了陈凌一眼,道:“你拦住我的去路,莫非是认为我抢了你的圣麒麟?”

    陈凌也不敢这么厚脸皮的这般认为,因为自己如果有本事,圣麒麟也逃不出来。这个人的修为相当恐怖,陈凌想到了一个人。他眼中精光一闪,看向白衣男子,道:“莫非你就是神王?”

    白衣男子点点头,道:“算你还有些眼力。这圣麒麟乃是有德者居之,如今它已是我的坐骑,你可有意见?”

    陈凌陷入沉默。他本来以为自己足够强悍了,可是站在神王面前,才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