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8章神来之剑
    听雪吃力的迈步进入王帐。

    陈凌看向听雪,眼下的听雪虚弱无比,面色狼狈且痛苦。她并没有直视陈凌。陈凌不由好笑,冷笑一声,道:“听雪大小姐,您这是在演那一处呢?”

    这话等于是在听雪的伤疤上撒盐,血淋淋的。但听雪却没有动怒,她看了陈凌一眼,说道:“我的冥皇一元剑被白南抢走了。冥皇一元剑与我血肉相连,如今我最多还能活三天,你也不必再恨我。我来这里,是想请求你一件事情。”

    陈凌沉默下去,他出奇的没有继续奚落听雪,而是说道:“你说吧。”

    听雪道:“告诉我师父一切的真相。”陈凌点头,道:“可以。”

    听雪松了一口气,她知道陈凌一旦答应,就会做到。她的神情忽然落寞下去,因为这一刻,她突然想到了龙樱。当日龙樱要被自己带走,陈凌冒死挺身而出。那样的情义,当时自己不觉得。如今与白南两相对比,听雪才体会出陈凌的可贵之处。

    听雪抬头看向陈凌,说道:“我之前多有冒犯你。世间有因果,你现在若要杀我,我绝无半句怨言。”

    陈凌扫了听雪一眼,他苦笑道:“我之前虽然讨厌你,但要我杀手无缚鸡之力的将死之人却是难以办到。”

    听雪苍凉一笑,道:“没错,你的确做不出这种事情来。你虽是我的敌人,我却比了解白南要了解你。我相信白南,落得如此下场。我相信你会帮我,却没有信错。真是天大的讽刺。”她说到这里,顿了顿,道:“既然你不杀我,那我便告辞了。”

    她说完便要离开。陈凌见她如此落寞可怜,不由心头一软,问道:“你要去哪儿?”

    “找一个安静无人的地方,了却自己。除此以外,我还有别的选择吗?”听雪说道。

    陈凌沉吟一瞬,说道:“你身体虚弱,不易再走动,到我乾坤扇里来,让龙樱陪陪你。”

    “我不需要你的可怜。”听雪看了陈凌一眼,说道。陈凌淡淡道:“好死不如赖活着,还没到最后一刻你就觉得自己死定了,难怪你的修为一直只能这个地步。”

    “我还能怎样?”听雪说道。

    陈凌道:“只要还有一口气,就绝不放弃求生的**。这才是你应该做的。”听雪道:“你说的好听,易地而处”

    “我所经历的危险,生死难关,你连想都不敢想。我若是如你这般心态,早死千次百次了。”陈凌冷冷说道。

    听雪说不出话来,她当然知道陈凌不可能来吹这个牛。

    “告诉我,白南现在在什么地方?”陈凌问道。听雪不由吃惊,说道:“你想去做什么?”陈凌道:“他夺了你的冥皇一元剑,也是为了来对付我。我岂能容他。”

    听雪心中不由燃烧起希望来,道:“我跟你一起去,我要看着你杀了白南。”

    陈凌说道:“可以,先告诉我白南的方位,再进我乾坤扇来。”

    听雪点头答应。

    她也只能说出白南的大致方位,不过这也就够了。因为陈凌能够将灵识放出来,遍布方圆万米。这样知道大致方位,再去寻找,并不算难。

    随后,听雪进了乾坤扇。

    陈凌则手持乾坤扇,出了王帐,飞入虚空之中。他的速度快若流星,在虚空之中只留下一道肉眼不可见的残影。

    乾坤扇中,听雪见到了龙樱。“你受伤了?”龙樱一见听雪的模样,微微惊道。

    听雪看龙樱的眼神格外复杂,她以前觉得龙樱可怜,觉得她很渺小。但现在,她只觉得龙樱很幸福,能有一个男人能这般真心待她,不惜为她付出生命。

    “到底怎么回事?”龙樱扶着听雪进了房间。虽然之前龙樱不喜欢听雪,但说到底,听雪其实一直都对龙樱挺客气的。

    听雪在椅子上坐下后,龙樱又去给听雪倒了一杯茶水。听雪喝了一口茶水,她看向龙樱。龙樱的眸子干净简单,没有任何多余的心思,也没有任何功利之心。她就是这么纯粹,谁对她好,她也会对谁好。

    似乎她和陈凌都是同一类人。这是听雪这一刻的心里想法。

    “公主,你很好。陈凌也很好。”听雪幽幽说道。龙樱听见她说陈凌很好时,脸上露出一丝满足的喜悦,道:“他自然是很好的。”

    “我被白南骗了。我以为”听雪不知道为何,很想找一个人倾诉。她知道龙樱不会笑话她。

    当听雪全部说完时,龙樱眼中闪过一丝痛恨。她的表情居然有一丝狰狞,说道:“这个人,该杀!”

    听雪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流了出来。

    她心想:“白南虽然长的英俊帅气,待人也总是谦和温恭,但是仔细想想,跟他接触的感觉与跟陈凌和龙樱的感觉还是不同。白南始终像是一个完美的产物,而陈凌和龙樱才是让人踏实,有血有肉的人物。能感受得到陈凌和龙樱内心的赤诚。”

    “你不会有事的,现在夫君去帮你找白南,他一定会把冥皇一元剑给你抢回来的。”龙樱轻声安慰道。听雪却是不语,她虽然知道陈凌是个君子,但冥皇一元剑如此神器。陈凌从白南手里抢来,完全没必要还给自己的。他舍得还给自己吗?听雪没有一点把握。

    且不管他怎么想,在两个小时后,陈凌中夜空中飞行,他这时候终于感应到了白南的存在。

    白南正在盘膝体会冥皇一元剑,并与冥皇一元剑进行最后完美的融合。而向云重根本没有走远,听雪一走,他就回来了。因为白南要领悟冥皇一元剑,所以两人根本没有离开。

    陈凌一闯入这块领域里,白南也感觉到了陈凌的存在。他眼中寒光一闪,立刻站了起来。“陈凌来了。”他看了向云重一眼,说道。

    向云重脸色凝重起来,说道:“一定是冲着我们来的。”白南道:“来得正好,他不来我还要去找他呢。”

    “哈哈”便在这时,陈凌的大笑声传来。转瞬之间,陈凌便降落在了白南与向云重的面前。“大言不惭,白南,向老狗,见了本座还不下跪吗?”

    此

    刻的陈凌态度嚣张跋扈,完全就是一副欠抽的模样。

    白南与向云重一见陈凌便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们本来在九渊深地里都是一方人物,现在颜面尽失全是拜陈凌所赐。

    陈凌一身黑衫,无风自鼓。他冷笑扫视这两人,突然一指白南,道:“猪狗不如的东西,连女人也骗,今日我便取你狗命。”他说完便不再啰嗦。金玄枪抖了出来,轰然一招直捣黄龙刺向白南。枪尖绽放出寒光,快若奔雷电芒。

    向云重被陈凌一来就骂了句老狗,他的小宇宙立刻愤怒了。陈凌一出手,他马上便朝陈凌一拳轰去。“天地玄黄,太阳神芒!”

    向云重的拳力爆发,武道阳刚精气如狼烟滚滚爆发出来,整个人就如山洪碾压,一拳如电如光轰炸向陈凌面门。陈凌冷笑一声,利用乾坤扇穿梭虚空,陡然来到白南身后,他的枪势却是一点也不减弱。向云重一拳落空,马上跟上。

    三方奔雷而动。陈凌一枪刺去,白南也突然消失了。已天芒金刚神凯穿梭而出。再看见白南时,他已经身穿天芒金刚神凯,犹如天神一般威风。

    等的就是这娃儿出去。陈凌这时候便腾出手来对付向云重。他一来便展开了布局,佯攻白南,让白南穿梭出去。

    这样便有一个间隙来让他对付向云重。向云重瞬间奔杀而来,太阳神芒神拳闪电砸向陈凌的脑门。陈凌眼中精光闪过,他感觉到了向云重拳力中的历史印记,洪流滚滚。

    “如来法印,轰杀!”陈凌二话不说,凌云大佛气势展开,如来法印击杀出去。

    轰隆!拳掌对碰!气流滚滚爆开,飞沙走石,犹如世界末日一般。地面被两人这余威扫荡,尘土碎屑乱射!

    向云重的拳力与历史印记全部被如来法印化解。这还不算,又还被如来法印的灵力震得连连后退!

    哼!陈凌一掌击退向云重,金玄枪又一抖,寒光一闪,如圆月惊鸿刺向向云重的咽喉。这一枪刺出,陈凌将自己的精气神养到了极点。

    就像是守候了这猎物已经很久,只待到了那个时机,突然刺出!

    向云重只觉咽喉一寒,这一枪来的好快好快,浑然天成。他身形疾退!

    轰!陈凌突然出现在他身后,枪尖猛烈雷霆的刺向他的后背。

    向云重亡魂皆冒,此刻陈凌的武力完全展开,加上乾坤扇,让陈凌达到了鬼神莫测的地步。

    向云重完全没有办法压制陈凌,危机中,他狼狈滚了出去,堪堪避开陈凌这一刺。

    这时候,奇怪的是白南并没有杀过来。陈凌不管白南是怎么想的,他要趁机先杀了向云重。

    向云重刚一滚开,陈凌接着就是一招彼岸神拳印轰出!

    大面积范围的轰炸!滚滚山洪袭杀而来。气势十分的磅礴恐怖。向云重暗暗叫苦,手一撑地,飞快冲入虚空之中。那神拳印闪电跟上。向云重眼见神拳印轰杀来,他眼中寒光一闪,“天地玄黄,宇宙无极,太阳神芒!”一拳轰出,时代印记,滚滚洪流气息融入进去,猛烈的爆炸而出。

    神拳印与向云重的拳印轰在一起,马上,陈凌的神拳印寸寸碎裂。可就在这时,陈凌突然出现在向云重的身后,一枪狠烈刺向向云重的咽喉。

    如重弓拉成满月,一刺之下有数万斤的力气。火浪撕扯出来,空气中的气流被挤压,撕裂出刺耳的呜鸣之声。

    陈凌这连番攻击完全是针对了向云重,向云重也终于体会到了陈凌的可怕。他的不朽丰碑被毁,眼下根本无法压制陈凌。陈凌的金玄枪以及乾坤扇太过恐怖。

    向云重暴吼一声,霍然转身面对陈凌这一枪。“诸天生死,时空轮转,阴阳二极,转换。”

    诸天阴阳道法施展出来,每一个音节带着奇异的旋律。向云重身前绽放出耀眼的光芒,这团光芒将陈凌包裹住!

    “混沌神灵,英雄苍穹录!”眼见此情状,陈凌二话不说大喝一声!

    诸天阴阳道法困住陈凌,便在这时,陈凌动用混沌神灵释放出英雄苍穹录。这部英雄苍穹录就是陈凌的生平,陈凌所有的精神,意志,不屈,大道全部融合在里面。这混沌神灵这一刻已经活了起来,仿佛是另一个陈凌一般。

    同时,陈凌意念一动。让混沌神灵施展出灵魂涡旋。

    天上繁星朗朗!

    灵魂涡旋融合了英雄苍穹录,对着诸天阴阳道法搅动的时空分子粉碎起来。无数的分子被粉碎,困住陈凌的时空分子也被席卷而去。这一瞬间,诸天阴阳道法被破了。向云重骇然失色,没想到自己最后的绝招也被破。他知道自己完全没有办法再阻挡陈凌了。而白南始终不上来帮忙。

    向云重心头感觉甚是不祥,他转身便欲逃走。陈凌冷哼一声,道:“现在想逃走吗?迟了。”

    怎知就在这时,陈凌还没动。向云重前面一道人影一闪。一道剑光斩入向云重的身体里。

    向云重不可置信的看着白南。白南利用天芒金刚神凯穿梭虚空堵住向云重。他手持冥皇一元剑,一剑将向云重杀了。

    这一剑如神来之剑,配合了冥皇一元剑的剑意剑气,向云重又着急逃走,猝不及防之间。这位枭雄就此着了道。

    向云重腹部被冥皇一元剑洞穿,鲜血汩汩流出。他死死的瞪着白南,道:“为什么?”

    白南冷冷一笑,道:“不好意思了,向兄。我这冥皇一元剑以你来祭剑,能帮助我和它更好的融合。你放心,你死后,我会杀了陈凌替你报仇。”

    “你这个”向云重狠狠伸手的抓击向白南。白南剑光一斩,直接将向云重的脑袋斩飞出去。这位九渊深地的圣主就这般憋屈的死去。

    冥皇一元剑与白南融合之后,又因为白南和它一起杀了一位枭雄,两人之间有种完成一件成就之事的共鸣。此刻,冥皇一元剑似乎也变得邪气凛然。

    陈凌冷冷的看着白南。白南也冷淡的看着陈凌。这时候,陈凌突然笑了。

    白南并不为所动。

    陈凌道:“你知道我在笑什么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