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7章万古
    龙爪手凌厉的抓向任天行的后领。任天行只觉脖子上劲风袭来,他脖子一缩,朝前一冲。轰的一下,他刚一冲出,便觉脖子上被巨力摁了一下,整个人摔在了地上,凄惨无比。

    陈凌冷眼看向任天行。任天行装作才知道是陈凌,连忙爬起,道:“圣主”

    “再有下次,立杀无赦!”陈凌冷冷说完,不再理会任天行。朝灵魂涡旋的地方走去。

    这时候,生死轮的剑气跟灵魂涡旋呈现绞死的状态,互不相让。眼下,陈凌如果去对付洪涛很简单。要洪涛收了神通也行,但是陈凌却不想这么做。他想用自己的智慧来破掉生死轮的剑气。

    有了!陈凌脑子里灵光一闪,飞快来到灵魂涡旋前。“英雄苍穹录!”

    他将自己的意志,印记凝练成的英雄苍穹录融入灵魂涡旋里。

    灵魂涡旋之中陡然散发出晶莹的光芒,点点滴滴。这灵魂涡旋里爆发出的气势不再是碎裂一切,而是有了一种浩瀚气息,真正的有了宇宙黑洞那种精神。

    轰!剑光陡然碎裂成粉末,再也凝聚不出来。到了此时此刻,陈凌方才将灵魂涡旋收了进来。而那洪涛则是脸上汗水涔涔。刚才的斗法让他费力不少。

    “圣主法力无边,老朽佩服。”洪涛与任天行来到陈凌身前,洪涛抱拳说道。他说完后,又道:“任天行这个小人与老朽早有久仇,还请圣主允许老朽与他公平斗上一场。”他说话时难掩怒意。

    任天行却是打了个哆嗦。他虽然修为不比洪涛差。但是洪涛的太阴生死轮太厉害了。

    陈凌扫视任天行与洪涛一眼,道:“你们以前的恩怨我不管。不过今日之事说到底是我引出来的。洪前辈,我得向你讨个人情。请你将你与任天行的仇怨就此揭过。”

    “这”洪涛说不出话来。他知道陈凌虽然很客气,但也绝不是什么软弱可欺之辈。陈凌当着这么多老魔的面来跟自己讨个人情,算是给足了面子。自己若再不识相,那真是自己找难堪了。

    当下,洪涛无奈说道:“是!”

    这件事就算这么解决了。陈凌回到了王帐之中,继续盘膝静修。

    然而这一夜,真的能平静吗?

    且说听雪与白南,向云重逃出去后。三人却并未离开离恨天,而是找了一块沙漠戈壁的地方停了下来。

    向云重与白南互视一眼,白南悄悄点头。向云重明了一切,便当着听雪的面愤恨的说道:“陈凌欺人太甚,这件事我断不能就这么善罢甘休。白兄弟,听雪姑娘,我在这离恨天中还有一位好友。我这便去请他来助阵。你们就在此处等我一夜。明日早上我来与你们汇合。”他说完也不待白南和听雪说话,当下飞入天空,闪电疾驰而去。

    听雪不禁纳闷道:“向大哥既然有好友,为何之前不去边荒境呢?”白南心中自是知道向云重是给自己空间来夺取冥皇一元剑。为了不让听雪起疑心,他便沉声说道:“这位好友是向兄的恩人,脾气很古怪。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绝不会去找这位好友的。”听雪一听,顿时恍然大悟。单纯的她那里会起什么疑心。

    月上中天,空气中寒意很浓。白南与听雪找了个避风的地方坐下。白南利用灵气形成一道保护罩,让两人所处的地方变得暖和起来。

    这时候,白南将听雪揽进怀里。听雪这段日子来着实累了,便也没有抗拒。再则她心里也是喜欢白南的。

    两人静静的依偎在一起,亿万星辰形成的天空美丽到了极致。听雪却是忽然想到了陈凌,她忍不住坐起身来,说道:“这陈凌简直就是天下第一怪胎,短短几天,修为进步如此恐怖。我记得第一次见他时,他连混元真气都没有领悟出来。我三招两招便将他诛杀。”

    “哦?”白南不由来了兴趣,道:“到底是什么情况?”

    听雪当下将那日杀陈凌的情况说了。白南顿时对陈凌又多认识了一层。“这个人的气运实在不是一般的强盛。若是任由他一直活着,将来只会越来越强。甚至威胁到神王的地位。”白南向听雪说道。听雪也是皱眉,她当然知道气运强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每一次杀他,被他逃走后,他再回来时必定会有一次进步。”听雪说道:“所以我们不能再给他这次机会了。俗话说的好,事不过三。如果连续三次让他逃走,那么就是他真正崛起的时候了。”

    白南点头道:“没错,的确是如此。现在就只能等向兄的好友前来了,我们再好好合计杀陈凌的事情。”

    听雪说道:“也不知道我师父到底去了那里。若是他老人家在,如何还有陈凌嚣张的份。”

    白南默然不语,他搂住她的腰肢,说道:“不管怎样,我都会在你身边。”顿了顿,又道:“听雪,你说如果我想要娶你,神王前辈会反对我们吗?”

    听雪呆住,她的脸蛋顿时羞红了。半晌后,她有些心乱如麻的道:“白大哥,我几位师弟全部惨死。我现在不想谈这些。”

    “我若杀了陈凌,替你的几位师弟报仇。我想神王前辈一定会给我娶你的机会。”白南忽然说道。听雪一怔,她马上又道:“可陈凌不是那么好杀的。”

    “倒也不然。”白南道:“前天与陈凌的比斗中,若不是我的风雷剑被毁。断也不会败于他手。”他说完忽然抓住听雪的手,有些语无伦次的道:“雪儿,有些话我一直憋在心里。我一直不敢说,怕你误会我。从风雷剑断后,我就想到了。”

    “白大哥,你到底想说什么?”听雪不解的道。

    白南张嘴欲说,半晌后又偃旗息鼓,道:“算了,我不能说。”他越是这般模样,听雪便越是着急。

    “你倒是说啊,白大哥。难道我们之间还有什么需要忌讳的吗?”听雪说道。

    白南一咬牙,说道:“我想要借你的冥皇一元剑一用。只要我诛杀了陈凌,立刻将冥皇一元剑还你。”

    听雪顿时呆住。

    白南见她这表情,立刻又举掌发誓道:“雪儿,我绝无别的意思。但我是一个男人,我想靠自己的本事来为你报这个仇。我可以将天芒金刚神凯放在你手上。我待你若有二心,管教我白南天诛地灭,不得好”

    “白大哥,你不用说了,我相信你。”听雪被白南的赤诚感动了,连忙阻止白南发毒誓。

    “那你是答应了?”白南喜道。

    听雪为难的道:“白大哥,我也想借给你。但是冥皇一元剑已经与我血肉相连,若是将它取出,我性命难保。”

    “怎么会这样?”白南失色说道。听雪道:“当初师父收留我时,我已经奄奄一息。是冥皇一元剑里的灵气供着我。我自幼便是阴脉,身体虚弱。这些年之所以没事,都是靠着冥皇一元剑的滋养。若是冥皇一元剑离开我,我活不过三天。”

    “三天的时间,我一定还给你。”白南连忙保证说道。他又将听雪拥在怀里,说道:“你在我心里,无人能及。我又怎舍得你出事。”

    不得不说,恋爱中的的女人智商为零。白南的欺骗手段并不高,可听雪却一点也不怀疑。

    听雪左右为难,最后,她咬牙道:“好吧,白大哥。”

    白南一听她答应,眼中闪过不可琢磨的神光。又将听雪紧紧搂住,感激涕零。

    须臾之后,两人分开。听雪盘膝而坐。她闭上眼睛,开始将眉心之中隐藏的冥皇一元剑朝外逼出。冥皇一元剑与她着实血肉相连,如此被逼出来,等于是割她的肉。其中的疼痛难以想象。

    白南之所以要如此大费周折,一是不知道怎么取剑。二是,自己对听雪露出敌意。还不知道冥皇一元剑怎么反击。

    听雪逼迫冥皇一元剑离开身体时,脸上汗水涔涔,殷红一片。一滴滴血珠滴落,她咬牙忍着痛。

    那冥皇一元剑似乎有灵性一般,在哀求着不要出去。可听雪却是铁了心

    。

    白南在一旁看着,他心中暗暗庆幸自己没有胡来。不然要取冥皇一元剑还真不太可能。

    取剑的过程痛苦而漫长。

    半个小时后,一道华光闪过。一道剑光飞了出来。

    白南再看听雪,听雪如虚脱一般,但她手中多了一柄宝剑。这宝剑寒光闪闪,如一泓秋水。更可怕的是

    更可怕的是这柄宝剑剑身上所绽放出来的武道意志。

    万古洪荒,宇宙开来,唯有此剑!这就是这道剑的含义。

    没错,这就是冥皇一元剑。为什么要叫一元剑?因为根据河洛数理,周易阴阳,天地物理,人类进化的推衍。有圣人创立了“元、会、运、世”一套有规律的预测方法。129600年为一元,为人类的一个发展周期,在“大算数”里仅一天而已。每元12会,各10年。每会30运,各360年。每运12世,各30年。元会运世各有卦象表示,每年亦有卦象表示其天文、地理、人事发展变化。只要洞其玄机,用其生化之理,天地万物之生命运程,皆了然于心,人类历史、朝代兴亡、世界分合、自然变化皆未卜先知矣。

    冥皇一元剑的一元,代表了此剑已有一元之数。

    白南眼中不可抑制的兴奋起来。冥皇一元剑啊!这件先天至宝,冥皇留下来的神器,终于要落入他的手中了。

    此刻,冥皇一元剑剑身上有滴滴血珠滴落。这剑与听雪血肉相连,感情深厚。现在滴血,完全是因为血肉分离。

    白南连忙装作关切的道:“雪儿,你怎么样了?”他偏是去碰也不碰这冥皇一元剑。

    因为白南知道,听雪还没有斩断和冥皇一元剑的联系。这柄宝剑里面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力量,他不清楚。这个时候,必须谨慎小心。绝对不能为山九仞功亏一篑。

    听雪对白南勉强一笑,随后又开始运用灵力来抹去冥皇一元剑的印记。冥皇一元剑剑身里发出呜鸣之声,似是极为舍不得,在哭泣哀求一般。

    听雪心下一软,她与这冥皇一元剑相处已有数百年,每天都在一起,又怎么会没有感情。她轻声道:“乖,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在一起的。”

    冥皇一元剑不理,依然哀求。

    听雪一咬牙,强行抹去了在冥皇一元剑的印记。

    刹那之间,冥皇一元剑的光芒全部消失。变成普普通通的一柄剑。似乎在这一刹,它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灵性。

    白南见状失色道:“雪儿,这是怎么回事?”

    “滴血认主。”听雪对白南说道。说话的同时,将冥皇一元剑交给了白南。

    白南接过宝剑,二话不说的划破手指,将自身的武道精血滴入冥皇一元剑之中。

    同时,他又运用灵气进入冥皇一元剑的剑身之中。有了精血探路,他能感觉到这柄冥皇一元剑已经对自己不再排斥。

    灵识进入剑中,刹那之间,白南脑子一轰。他感觉到了冥皇一元剑中的宏大,森寒。如一股无穷无尽的地狱宫殿,有着粉碎一切,镇压一切的能量。

    白南进入时,只觉有种战栗,想要为之膜拜的冲动。果然不愧是冥皇用过的剑,太厉害了。这剑曾经与冥皇并肩作战,剑身里带了冥皇的睥睨大气。若是再配合自己的天地风雷四剑。这陈凌又算得了什么。

    这一刻,白南信心十足。

    听雪的功力还不足以驾驭使用冥皇一元剑。而白南的灵识进去之后,很快便主宰了冥皇一元剑。

    当冥皇一元剑与白南融为一体时,白南整个人的气势都产生了变化。以前的他温润中带着一种掌控的信心。而现在则是锋寒,霸道,无匹。他眼中的神光耀眼,骇人。

    “哈哈”白南忍不住放声大笑。他觉得他忍耐这么多年,到了今天,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张狂了。

    此刻的他又那里还有什么侠圣的风度。这样的白南终于让听雪感到了不对劲。

    “白大哥!”听雪吃力的喊了一声。白南不理会,她心中寒了一下,又连续喊了三声。

    “贱婢!”白南陡然回头,脸色狰狞。这前后的变化让听雪大吃一惊,听雪没想到一个人可以前后差距这般的大。她心中震颤,面上骇然失色。

    白南冷笑一声,道:“贱婢,你以为本座真会喜欢你吗?傅华这般聪明之人,怎会有你这奇蠢如猪的徒弟。”

    顿时,一切都明白了。听雪只觉脑袋一轰,当真相大白时,也是信仰坍塌之时。她不能接受这一切。

    “为什么?”听雪不是想问为什么,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她下意识的问,实际上,只是心痛欲绝,愤怒欲绝。

    白南傲然说道:“冥皇一元剑乃是有能者居之,放在你身上简直就是暴殄天物。现在。你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作用。我得这冥皇一元剑,就用你第一个来祭剑。”

    他说完便欲斩杀听雪。听雪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那就是,我不能死。绝不能就这般屈辱而死。

    造化葫芦穿梭!

    听雪一瞬间穿梭出百米之外。她将灵力运至极限。

    白南冷笑一声,道:“逃得了吗?贱婢!”说完便即闪电追了上去。

    听雪连续穿梭,勉强将白南甩在后面。但白南已经存心要杀听雪,一直紧追不舍。

    眼见如此,听雪心下一横,突然将灵力运至极限。

    轰隆一声!造化葫芦陡然碎裂。碎裂之时形成一道巨大的混沌之气。听雪纵入混沌之中。这时候白南追来,便再也看不见听雪了。他将灵识放到方圆万米,皆没有听雪的下落。

    听雪既然逃脱,白南也没有继续为这件事来纠结。他又返回原处,开始体悟冥皇一元剑,以及等待向云重回来。

    听雪到底去了哪里?原来在危机之中,听雪将造化葫芦毁灭,毁灭之时侥幸形成了一道巨大的虚空。让她穿梭到了万里之外。

    这个办法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有很大的几率不会成功。听雪当初被天煞六魔追赶时,造化葫芦已经完全没有了能量,所以才会那般凄惨。

    听雪再一次睁开眼时,便看见了前方是边荒境。她没想到胡乱穿梭中,居然来到了边荒境。

    此刻,她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了极致。这全是因为和冥皇一元剑剥离时所致。血肉分离,该是多大的痛苦。她为了白南,甘愿承受如此大的痛苦,最后却是这个可悲的下场。听雪心中更恨的却是她自己的有眼无珠。

    这些且不说,没有了冥皇一元剑。她已经活不过三天。三天之内,自己身体这般虚弱,完全没有可能回到神王殿。而且途中如果遇到一些穷凶极恶之辈,她的处境更加凄惨。

    这个时候,听雪忽然想到了陈凌。不知道为什么。她虽然恨陈凌,但却有种感觉,陈凌是个正人君子。

    陈凌会为了救龙樱,和自己以死相拼。会为了谢傲天,去而复返前来报仇。这样的男人远不是白南这种伪君子能够比拟的。听雪心中有了计较,便朝王帐之处飞去。

    王帐之内,陈凌静心修养之中,灵识也遍布周围。听雪的突然闯入,他马上察觉到。听雪的气息,陈凌清楚不过。他感觉到听雪受了伤,不禁感到奇怪。这个女人受了伤跑过来干什么?难道是

    陈凌心思何等玲珑,马上感觉到听雪这个傻妞可能被白南他们骗了。至于骗了什么?这个不难猜。听雪身上似乎只有冥皇一元剑好骗。

    话说听雪一来到边荒境的一众老魔面前。马上就有老魔要抓了听雪前去向陈凌领功。便在这时,陈凌的声音传了出来,威严而冷漠,让人不可抗拒。道:“让她进来。”

    这话一出,那里还有人敢对听雪不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