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6章漩涡
    他觉得自己好像也没撒资格来鄙视向云重。事实上,人往往就是如此。容易看到别人的缺点,却忽视自己的。就算是陈凌也会犯这个错误。

    这件事,说起来也是陈凌来鸠占鹊巢。人向云重一切都算计好了,要夺得圣麒麟。你陈凌一个外人突然跑来,目的明确的要分一杯羹。这换做谁也容不得你啊!

    如果换位相处,陈凌是圣主,召集众魔前来共享盛事。这时候突然跑来个家伙说我也要夺圣麒麟。换做陈凌的脾气,那里还能当场和气,立刻说你敢抢老子的东西,老子弄死你。

    不过到了此时此刻,想这些也没用。最要紧的是向云重杀了谢傲天,那么自己就必须为谢傲天报仇。

    “明天正午就是圣麒麟出关的时间么?怎么算来的?”陈凌又问道。

    任天行说道:“此乃轩辕洞古镜在上一个百年时推算出来的。”陈凌眼中绽放出精光,道:“既然是轩辕洞古镜推算出来,为何现在不见神王殿的人前来?”

    任天行说道:“回圣主的话,轩辕洞古镜里出现的是符文预言,这个预言是圣主破解出来的。因此神王殿的人并不知晓。”

    “是吗?”陈凌将信将疑。他也不再多问,多问也没有什么益处。既然圣麒麟明天要出关,那么自己就要好好准备一下了。

    夺得圣麒麟后,必须尽快将向云重给杀了。可是要杀向云重,又该如何破他的诸天阴阳道法?这是一个难题。

    陈凌抬头朝通臂仙王与任天行问道:“那向云重的诸天阴阳道法颇为古怪,我若要杀他,势必又要面临。若不破解这门道法,又无法击杀他。你们可有什么道法能破除?”

    通臂仙王与任天行都是一怔。那有这么问话的,这哥们会不会聊天啊!大家都有压箱底的本事,可谁又能教给你啊!

    没名没分的把绝招传你,怎么可能?

    但是此刻,陈凌目光灼灼,两人还真不好就这么拒绝掉。通臂仙王微微尴尬道:“回圣主的话,我们若能破向云重的诸天阴阳道法,也不会屈居他之下了。”

    “那你呢?”陈凌问任天行。他也是抱着瞎猫子撞死耗子的想法。并没抱多大的指望。谁知这时,任天行眼珠一转,却说道:“回圣主的话,在下虽然没有本事破解诸天阴阳道法。但在下知道有一人有一门道法可破解诸天阴阳道法。这个人就在这次来的人当中。他就是龙祖。”

    通臂仙王若有深意的看了任天行一眼,他知道任天行和龙祖一向不和。没想到任天行这么阴毒,马上就将战火烧到龙祖身上。

    “哦?”陈凌说道。

    任天行又道:“龙祖有一门道法,叫做太阴生死轮。此道法龙祖一直没有修炼成,所以一直屈居向云重之下。但此门道法的确是非常玄妙神奇,有扭转生死空间的本事。圣主若是不信,可以问通臂仙王。”

    陈凌心中一喜,转向通臂仙王问道:“是这么回事吗?”

    到了这个份上,通臂仙王也只能实话实说。他跟龙祖的交情也不算太好,反正这事也是任天行惹起来的。当下通臂仙王老实回答道:“回圣主的话,龙祖的确有一门道法叫做太阴生死轮。”

    “好,你们下去吧,顺便让他进来见我。”陈凌沉吟一瞬后说道。

    “是,圣主。”两人齐声说道。

    这两人退了出去。陈凌暗自沉吟,他当然也明白任天行与通臂仙王的小算盘。他也知道,要龙祖将太阴生死轮交给自己很难。谁也不愿意把压箱底的本事无辜传给别人啊!就算是拜师了,师父都要留点压箱底的本事,何况是陈凌和龙祖非亲非故的。

    不过这些都是小节,陈凌心中自有打算。

    没一会,龙祖便来到了王帐之外。龙祖的声音显得中气十足,听声音就知道是个火爆脾气十足的老头子。

    “圣主!”龙祖喊了一声。

    “请进!”陈凌声音温和的说道。

    龙祖当下跨步进来,这龙祖穿了一身黑色长衫,眉毛竖起,不怒自威。还只刚见面,陈凌就能感觉到这家伙内在的火爆脾气。

    龙祖来到王帐上面,面向陈凌。他便要下跪拜见。虽然他自傲,脾气大,但还是不愿意无端得罪陈凌这位圣主。脾气大不等于就是猪脑子,无辜找死。

    陈凌连忙道:“不必多礼。”龙祖松了口气,他这种人物又怎会愿意给人下跪。“多谢圣主!”龙祖说道。

    “不知道前辈怎么称呼?”陈凌下了塌,站起身子来。面对龙祖,陈凌并无半点倨傲。

    龙祖见陈凌客气,反而心下警惕起来。这年头,谁都不是傻子。不怕面向凶的,就怕笑里藏刀的。“回圣主,老朽姓洪,单名一个涛字。”

    “洪前辈!”陈凌拱手说道。又道:“请上坐。”一指榻上。

    洪涛却是不肯,道:“老朽没有资格与圣主您并肩而坐。圣主若有吩咐,还请直说。”

    陈凌便也知道这洪涛肯定是个硬点子,不会轻易说出太阴生死轮道法的秘诀了。可自己也不能强行逼他,万一这家伙学郭靖骗欧阳锋怎么办?再则,陈凌虽然不介意杀人夺宝。但每次杀人夺宝几乎都是对手先得罪了他。这样无缘无故的来对付龙祖。这种行径他还真做不出来。

    心念电转之间,陈凌微微一笑,道:“洪前辈,我想向你讨教几个问题。”

    洪涛当下恭恭敬敬的道:“圣主请问,老朽若是知道,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陈凌便说道:“那好。那向云重今日白天逃走之时,用出了诸天阴阳道法。这道法两字,怎么理解?为什么他能掌控时空分子?”

    洪涛似乎也没料到陈凌会问这个问题。他见陈凌问话时态度诚恳,心中不由对陈凌有了一丝好感。思索一瞬,道:“道法?什么是道?我们脚下走的路叫做道路。我们做人最先要学的东西也叫做道理。万事万物,都离不开一个道字。那么也可以说,道是无处不在的。而道法,诸天阴阳道法是因为向云重在短暂的空间里,与狭小的空间沟通,融为一体。在那个空间里,不止是空气,灵气,就连时空分子都听他调度。”

    “时空分子!”陈凌喃喃念道。他知道时空分子。时空分子是最奇妙的东西,而要掌控时空分子,绝不是什么人都能办到的。也因此,陈凌就算明白诸天阴阳道法的原理,也无法去学成这门道术。

    龙祖又继续说道:“诸天阴阳道法里,有秘密的法诀,通过特殊的发音来感染时空分子。又有固定的旋律音节来跟时空分子共鸣。若是不知道其中的法诀,再聪明的人也难以学会。”

    陈凌微微一叹,知道龙祖洪涛说的有道理。自己对内家拳很了解,因此别人施展什么拳术,自己都可以学会。但是这道法,其中关于天地奥妙的东西太多。就像是大千世界的现代高科技,有些关键东西不掌握。再怎么模仿也是不像。

    “听闻洪前辈有一门太阴生死轮的道法。”陈凌忽然说道。洪涛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变了。他看向陈凌,说道:“没错,圣主莫不是要”

    陈凌忙道:“洪前辈不必紧张,我绝无强取豪夺之意。只是那向云重杀了谢大哥,我必定是要为谢大哥报仇的。而那诸天阴阳道法不破,这人也杀不了。我希望能学会太阴生死轮的道法来杀向云重。不过我不会让洪前辈您吃亏。我也可以将我的十大神印全部教给前辈您,当时等价交换。”

    “抱歉,圣主。太阴生死轮道法乃是我祖上的秘法。不得外传。”洪涛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陈凌不由一突。而洪涛则紧盯着陈凌的神情,一副严阵以待的架势。似乎是只要陈凌一有妄动,他就要以命相搏。谁知陈凌不过是微微失望。陈凌淡淡说道:“既是如此,我也不便勉强前辈。洪前辈,打扰你了,你回吧。”

    洪涛不由讶异的看向陈凌,没想到陈凌这么好说话。转瞬,洪涛也想起谢傲天宁死都要站在陈凌这边。这人既然能有谢傲天这样的生死兄弟,必定不是奸邪小人。此刻他待自己又有君子之风,这人似乎是可以交往的。

    这是洪涛的心理变化。他犹豫一瞬后,说道:“圣主,虽然我不能教你太阴生死轮的道法。但您若是只要杀向云重,其实老朽有一个法子。”

    陈凌眼睛一亮,道:“快说!”

    “只要您夺得圣麒麟,以圣麒麟的吼声便可以将一切分子,空间,灵气破坏。诸天阴阳道法绝对困不住圣麒麟。”洪涛说道。

    陈凌道:“当真?”

    洪涛点头道:“老朽岂敢有半句虚言。”

    陈凌道:“多谢前辈提醒。”

    “老朽告辞。”洪涛说道。

    陈凌点点头。洪涛当下便退出了王帐。

    王帐之内便只剩下陈凌一人。陈凌决定静心养神,以备明日圣麒麟之战。看来不管是杀向云重,还是阻止天帝前往大千世界。一切的成败都已经与圣麒麟息息相关了。

    谁知就在不久后,陈凌静心养神的打算便彻底泡汤。因为外面龙祖洪涛与任天行打了起来。

    原来却是洪涛一出王帐,便立刻猜出是任天行在搞鬼。他这种老魔的心思是何等的玲珑聪明。他更知道,如果陈凌心狠手辣一点,此刻洪涛就已经死了。任天行这是在欲置自己于死地。洪涛如何能忍。

    陈凌出王帐时,便眼见任天行与洪涛激战在一起。但见场中尘土飞扬,灵气狂暴。这两人战得不相上下,激烈非常。

    任天行手中一把无量尺剑,剑光凌厉,剑剑欲置洪涛于死地。而洪涛则施展出太阴生死轮的道法来。

    太阴生死轮是在洪涛面前形成一道六道轮回的轮盘。任何攻击都被生死轮轮爆!

    一道道剑气杀入生死轮中,最后全被化解。“太阴,太玄,太初,诸天,生死全部入我轮回之中。

    任天行无法化解太阴生死轮,他连斩三剑,均是无功。

    这时候只听洪涛大喝一声,道:“乾坤扭转,生死由我!”生死轮剧烈转动,接着爆发出一道匹练般的剑气斩向任天行。

    而那生死轮依然在龙祖面前轮转,似乎在显示着众生的存在。

    这道匹练般的剑气已经有了冥皇一元剑的护主剑气的威力,剑气骇人,让人通体森寒。

    任天行用无量尺剑连续几剑劈出,均是无法化解生死轮的惊鸿剑气。刷刷刷,剑光寒影!

    任天行疲于应付,一连挥出一百道剑气,但是这一百道剑气一碰触到生死轮的剑气,马上被消解,而且又继续斩杀向任天行。任天行左右腾挪,连续再度斩出五百剑。五百剑之后,他累得筋疲力尽,但生死轮的剑气依然猛烈。眼看任天行便要死在生死轮的剑气之下。

    陈凌抬眼看去,他发现生死轮的剑气与生死轮形成了一道轮回。这太阴生死轮模仿六道轮回。还真是厉害。就算是自己似乎也不太好破。六道是一个完整的轮回,如何破解?

    眼下陈凌当然不能看着任天行死在洪涛手下。那他该多没面子。毕竟人任天行也是在帮他。

    陈凌深吸一口气,二话不说,利用乾坤扇穿梭虚空来到任天行面前。金玄枪一斩,便斩在了生死轮的剑气上。

    轰的一声,枪尖与剑气绽放出绚烂的火花。

    剑气却并不消散,反而更加精炼,再度朝陈凌电芒斩来。那任天行松了口气,立刻眼光一寒,便朝洪涛纵去。他这是要杀了洪涛。

    靠!陈凌暗骂一声,他没想到太阴生死轮的剑气如此厉害。也没想到任天行这么不讲究。他救任天行,也决不允许任天行杀了洪涛。

    “混沌神灵,灵魂涡旋!”陈凌大喝一声。顿时,混沌神灵跳了出来,形成一道巨大的黑洞漩涡。这是一种撕裂绞杀一切的力量,灵魂涡旋一出,便让人心神颤抖。感觉灵魂要被撕扯进去。

    灵魂涡旋包裹住生死轮的剑气。剑气要斩碎灵魂涡旋。灵魂涡旋却在极快的时间里碎裂的剑气。剑气被碎裂后又重聚。

    而灵魂涡旋被斩碎后,也立刻又形成。两则之间形成了一个拉锯战。

    任天行刚要斩杀洪涛,突然背后一声雷公般的厉喝传来,道:“住手!”任天行吃了一惊,他却是不理会,一定要杀了洪涛这个老仇家。

    陈凌眼神一寒,这熊孩子,还尼玛说不听了。当下,一招智慧印为底蕴的龙爪手施展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