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5章仙王
    那通臂仙王与一众老魔不禁错愕的看向陈凌。他们之前见识了陈凌的张狂,以为陈凌是个狠辣人物。却没想到陈凌居然会放走这两人。

    通臂仙王忍不住道:“圣主,为何”陈凌冷冷扫了一眼通臂仙王,说道:“两只蝼蚁,杀与不杀又有什么关系,难道我还担心他们找我报仇不成?”简单的一句话就展现出了陈凌超强的信心和格局。

    陈凌以前在老家东江时,曾经将刘老四一家全部斩草除根了。那时候也不是陈凌心狠手辣,而是知道一旦沾染进了黑道,自己就容易连累家人。

    他信奉再小的钉子也会扎到脚。就算刘老四的家人手无缚鸡之力。但是如果他们逮到机会报复自己的家人呢?他不能承受家人有什么伤害。

    所以他不顾任何良心的将刘老四一家老小全部杀了。那时候的手段比起沈默然来,其实也不逊色。

    一入江湖岁月催,半点不由人。既然混进了黑道,又怎么能独善其身。慈不掌兵,义不掌财!

    但是现在,陈凌就大不同了。他有气吞山河的魄力。这些蝼蚁想杀就杀,想放就放。有本事你们就来报复。

    他已经有信心粉碎一切。这也是他如今武道精神厉害的表现。

    “你,你,随我进来。”陈凌随后一指通臂仙王,又指了另一个穿长衫的中年人。

    说完之后,陈凌便走向了王帐。王帐的顶上有些破碎,但也还能住人,又没下雨不是吗。

    那长衫中年人与通臂仙王微微一怔,随后惴惴不安的跟进了王帐。他们当然不知道陈凌叫他们进去干撒。他们最怕的就是陈凌这位新任圣主要他们的宝贝。如果陈凌真的开口要了,他们也还真不敢拒绝。

    其实他们这么想也是无可厚非。就像一个揣了十万块走在大街上的人。陌生人一旦喊住他,他马上就会担心自己的十万块钱。但也许别人喊住他,只不过是想提醒他鞋带散了。

    事实上,陈凌当然不会对他们的宝贝感兴趣。他喊通臂仙王和这中年人进来,原因很单纯。是他一眼扫过去,发现这两人修为最高。因此想叫进来问个话。

    进入王帐之后,陈凌首先问道:“你们叫什么名字?”

    通臂仙王虽然疑惑,却还是马上说了名号。他对陈凌显得很恭敬。这些老魔对强者都表现得十分尊敬。

    然而,尊敬的背后其实也代表了疏远,距离。一旦陈凌失势,他们马上就会翻脸无情。这一点,陈凌深刻清楚,所以他并不打算依靠这些老魔来做事情。

    上任圣主至始至终也没让这些老魔帮忙出手来对付自己。在陈凌被上任圣主用

    诸天阴阳道法困住时,上任圣主也没有号召众老魔对陈凌群起而攻之。因为上任圣主知道,那时候指不定陈凌一恢复。众老魔会帮着陈凌干掉他!

    这名中年人也恭敬的对陈凌道:“在下任天行!”

    陈凌点点头,他自己径直在那上首的榻上随意而坐。通臂仙王与任天行恭敬站立。

    陈凌便又问道:“谢傲天的尸体如今在何处?”

    通臂仙王与任天行知道陈凌和谢傲天关系匪浅。这时候两人相视一眼,有一丝犹豫。随后,通臂仙王说道:“回圣主的话,谢傲天的尸体已经被粉碎了。”

    陈凌也猜到了这个结局。粉碎了也相当于是火化了。他微微一叹,不再继续问这个问题。“上任圣主叫什么名字?”陈凌又问道。他现在是要多了解那人一些。然后好继续追杀。

    这个人必须死。不然陈凌觉得自己没办法去面对流潋紫。

    任天行回答道:“回圣主,此人叫做向云重(chong)”

    “什么来历,如果我要继续追杀他,应该要去哪里好找到他?”陈凌问道。

    任天行说道:“向云重与神王都是来自上面世界的人。据说冥皇也是上面世界的人。这些都是传说,具体是如何我们不得而知。向云重很早就在九渊深地里称王称霸。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是无冕之王。所以他以前的老巢就在九渊深地之中。至于以后,他要去哪里,在下不敢妄自揣测。”他说的毕恭毕敬,也当真是知无不言了。而他心中却对陈凌的来历好奇到了极点。

    陈凌这两天的经历对众老魔来说也算是跌宕起伏了。先是对圣主恭恭敬敬,不显山不露水。然后就跟白南打得天翻地覆,后来又被圣主一拳震走,被追得人仰马翻。

    又那里知道,过了一天,这家伙就杀了回来。这一回来,连白南和圣主合力都不是他的对手。而且圣主那来自上面世界的大寂灭不朽丰碑也被陈凌给毁了。

    这经历简直堪称传奇了。

    陈凌微微皱眉,道:“难道没有办法可以找到他吗?”同时,上面世界这四个字也在脑海里有了印记。

    陈凌隐隐猜到上面世界可能就是一个潘多拉魔盒。也许永恒的力量就是来自上面世界。也许大千世界,神域,中千世界都不过是冰山一角。而上面世界才是真正的宇宙主宰。就像是m国电影黑衣人中的一个情节,在渺小的一座木屋里,有一群渺小的外星人以为那座木屋是所有的天地和世界。而黑人男主还在感慨他们的可怜,井底观天。但故事结尾,又有一扇门。原来地球不过是某种外星人手中玩的球而已。当然,那些是艺术的夸张。但也提醒了人们,永远不要以为自己是全知。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

    面对陈凌的问题,任天行认真的考虑,随后回答道:“神王殿有灵气监察网,如果去神王殿,也许可以找到向云重的影踪。”

    陈凌点点头。心中犯难,这向云重的诸天阴阳道法不破,自己还是无法抓住这家伙。去神王殿也不太可能。看来要消灭这家伙还是不容易啊!怎知这时,通臂仙王说道:“圣主,其实您不比担心找不到向云重!”

    陈凌微微一怔,道:“此话怎讲?”

    通臂仙王说道:“因为在下了解向云重的性格。他绝不会善罢甘休,他一定会主动找上您。只不过他若找上来,肯定是请了帮手或则有了万全的准备。您绝对不可掉以轻心。”

    陈凌沉吟起来。自己还真是有些被胜利冲昏了头,没想到这茬。倒是不怕向云重再回来,主要是诸天阴阳道法不破,最后还是会被向云重跑掉。

    上面世界的事情不用管,跟自己无关。但向云重必须给杀了。到时候还得把流潋紫带回大千世界。她一个美貌的女人在这个虎狼丛生的世界里根本难以生存。

    杀向云重,夺圣麒麟,阻止天帝的人前往大千世界。

    这就是陈凌眼下的三桩大事。

    “你们先出去吧。”陈凌思虑半晌后,对通臂仙王和任天行说道。

    “是,圣主。”两人恭敬行礼,然后退了出去。

    王帐的上空破了个大洞,阳光能直接照射进来。陈凌抬头也能看到蓝天。但他现在也没空理会这些。第一件事便是盘膝而坐,领悟击毁不朽丰碑的那一步英雄苍穹录。英雄苍穹录是自己在危机中领悟出来的一个奇怪东西。不算招式,却又有奇效。

    不管我们有多么恨岛国这个民族。却又不得不感慨这个民族很可怕。它为什么可,那是因为这个民族的能爆发出一种精神来。

    抗战时,华夏这头睡狮也爆发出了可怕的慷慨悲歌的精神。那时候的华夏让人为之颤抖害怕。

    这种精神可以让邱少云在火中匍匐一动不动,可以让黄继光用血肉之躯去堵枪眼,也可以让董存瑞去用身体为支体来炸碉堡。

    这样的精神是不可磨灭的,是最为可怕的。

    换句话说,人的愤怒也能让一个人瞬间不畏惧顶头上司,不畏惧权贵,尖刀。

    而大寂灭不朽丰碑之所以厉害,那是因为里面凝聚了上古圣战无数英灵的精神意志。这股不屈的精神意志能爆发出不可想象的力量。即便是陈凌用出全身解数,也无法击破。

    那么后来,陈凌在危机中便将自身的意志,精神凝练成了一本英雄苍穹录。这本英雄苍穹路的强烈精神意志将大寂灭不朽神碑里的意志精神给瓦解了。

    也是因此,大寂灭不朽丰碑才会被毁掉。陈凌回想起英雄苍穹录,心中忽然生出一个想法。如果自己能够制造一件法宝,将英雄苍穹录的精神意志记载到类似不朽丰碑里。那么是不是会有意想不到的作用?

    英雄苍穹录!自己一个人又那代表得了所有的英雄。可以说,每一个修道大成的人,他们的生平都是精彩的。如果自己能将一些坏事做绝的枭雄的精神意志凝练进英雄苍穹录里,那会怎么样?

    不可想象啊!

    陈凌想到这有些兴奋,不过也只是兴奋了一会儿,便恢复了平静。一来自己找不到不朽丰碑这样的神器。二是,时间不够了。等回到大千世界,这里一切都是过眼云烟,想那么多干什么。

    抛弃掉英雄苍穹录的想法。陈凌接着将混沌神灵释放出来。混沌神灵被圣主那一拳彻底伤害了。倒不是混沌神灵无能,而是圣主这样的人物又岂是一件法宝就可以解决的。陈凌不管别的,先凝神为混沌神灵补充灵气疗伤。

    大约一个小时后,混沌神灵的伤恢复了大半。陈凌便将它收进乾坤扇中,让它自行修炼。做完这一切后,陈凌又进了乾坤扇里。他先去见流潋紫。流潋紫孤寂一人的待在房间里,没吃什么东西。陈凌喊了一声嫂子。流潋紫淡淡的看了陈凌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陈凌倒也觉得流潋紫是个很正经端庄的女子。但是她的身材着实很丰满,似乎又天生带点媚骨。陈凌不可自觉的会想歪。他扫了眼流潋紫红色衣衫里饱满的胸部以及丰盈的腰肢,便觉小腹有些热气奔腾。

    她是嫂子,绝对不能有这种心思。陈凌马上心念一动,斩掉自己这种要不得的念头。虽是如此,流潋紫身上的香味儿还是飘了来。

    陈凌深吸一口气,移开目光,说道:“嫂子,如今向云重已经被我赶走了。待我得了圣麒麟,便会想办法继续去追杀他。”

    流潋紫一听陈凌此话,顿时大吃一惊,她显得不可置信,紧紧盯着陈凌,道:“你说什么?”

    陈凌正儿八经的道:“不止是向云重被我打跑了,白南也逃走了。”

    “这不可能!”流潋紫摇头说道。陈凌道:“嫂子如果不信,可以跟我出去看一看。”

    流潋紫当即站起。

    陈凌当下带了流潋紫出了房间。龙樱也从房间出来,与陈凌碰面。“夫君,怎么了?”龙樱来到陈凌面前,问道。

    陈凌看见龙樱,心思立刻纯净无瑕,对流潋紫那是潜藏的罪恶也消失无遗。他微微一笑,说道:“我带嫂子出去看一下,你要不要一起去?”

    龙樱摇头道:“还是不去了。”

    果然是个小宅女。陈凌也不勉强。当下便道:“那我们先去了。”龙樱微笑点头。

    陈凌和流潋紫出了乾坤扇。接着陈凌带流潋紫出了王帐。那所有老魔见了陈凌,立刻起身高呼圣主。

    流潋紫一眼扫去,她不禁抽了口凉气。因为这些老魔中,不少都是凶名已久的人物。也有不少是绝顶人物。这些人物,她和谢傲天往常见了都是要躲着走的,忌惮非常。可是眼下,这些人,比如通臂仙王,任天行,龙祖这些老魔见了陈凌,却全部恭敬非常。

    流潋紫不可思议的看着陈凌,不敢置信他是如何办到的。

    要知道,那个欺负她的幽冥老怪在通臂仙王面前,老实的像个受气的小媳妇。可是眼下通臂仙王在陈凌面前却是如此乖巧。这是多大的反差,差别啊!

    流潋紫已经完全相信陈凌的确打败了向云重和白南。也完全相信陈凌有能力帮她报仇。这瞬间,流潋紫的心情好了一些,畅快了一些。她又问了谢傲天的尸体。陈凌据实相告,流潋紫也猜到了这节,没有多说。

    之后,陈凌让流潋紫回到了乾坤扇。流潋紫的心情的确好了一些,这是陈凌要达到的效果。

    天色渐暗。

    夜幕降临,一轮皎洁的明月升上了正空。白天的炎热过后,到了晚上却又寒意很重。这也就是沙漠戈壁的天气特色了。

    在那山洞中又隐隐传来圣麒麟咆哮之声。圣麒麟的声音显得悠远宏大,这种上古圣兽的声音中便透露出一种睥睨天下,正道大昌的意味。

    陈凌心里也知道圣麒麟就快要出关了。他思索片刻后,又命人将通臂仙王与任天行叫进了王帐。

    通臂仙王与任天行进了王帐,来到陈凌面前。两人便要下跪拜见,陈凌却是不喜欢这些虚礼,道:“不必了。”

    通臂仙王与任天行眼中闪过一丝异样之色,便齐声说道:“多谢圣主。”

    陈凌道:“我找你们来是有话要问。”

    通臂仙王说道:“圣主请问,只要我等知道的,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陈凌点点头,道:“很好。这圣麒麟到底是什么来历?又有什么本事?为什么会你们这么多人看重。还有,为什么一定要等圣麒麟出关,直接进去将它擒拿不就完了吗?”

    他在对圣麒麟的方面是绝对的小白,所以一连串问出这么多问题。

    通臂仙王与任天行互视一眼,任天行回答道:“回圣主的话,圣麒麟乃是上古圣皇的坐骑。此圣兽只会跟随拥有大仁德的皇者。而且圣麒麟的力量强大无匹,腾云而起,来去无影。拥有了它,纵横驰骋天地之间,几乎无人能拦阻。更重要的原因是,拥有圣麒麟就是拥有天地大义的一个象征。”

    陈凌心下一凛,他有些明白圣麒麟的另一个作用了。古来明君,都喜欢有祥瑞。这表明他治理清明。若有神龙这等神兽显灵,那么这位君王的声望将会攀升到极点。

    自己如果有了这圣麒麟,那么就代表天下正统。谁要跟自己作对,那就是谋逆。

    不过这个方面,陈凌倒不怎么在乎。他对圣麒麟的力量更感兴趣一些。在这个世界里,说到底,还是拳头最大。就比如这神王若是得了圣麒麟,他本身力量强。那么就是绝对的正统。而如果得到圣麒麟的人是眼前的通臂仙王,即使你是正统,神王将通臂仙王杀了,那也就是杀了。谁还来为他伸冤不成?

    所以如果要正解什么最大,那就是强者的道理最大。

    陈凌心思转换,却不说话。只听任天行继续说道:“圣麒麟如今已经有八千多岁,当年上古圣皇逝世后,圣麒麟便将自己封印在这山洞之中。这一封印,便是五千多年。山洞内情况不明,机关阵法甚多。而我们堵在出口,一举将圣麒麟堵住擒拿,胜算就会更大一些。”

    “原来如此。”陈凌心中明了。他又问道:“不是说圣麒麟只跟随拥有大仁德的皇者吗?那向云重也算拥有大仁德之辈?难道他这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这时候,通臂仙王说道:“回圣主的话。向云重此人虽然霸道,刚愎自用。但其品性的确算不得大奸大邪。他在九渊深地这么多年来,不插手我们的事情,也不会乱杀无辜。实事求是的来说,在我们这群人中,不论本事,就算论及仁德,他也是最有资格的。”

    陈凌微微一怔,觉得通臂仙王的话让他有些脸红。因为他陈凌也不是什么好鸟。杀的人多如牛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