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8章圣麒麟
    听雪怒道:“这卑鄙小人杀我师弟,我一定要杀了他。”

    白南道:“我答应你,一定让你报仇。但是你要听我的,好吗?”他的声音中带这沉稳,宁静的因子。听雪无形中被感染,居然也安静了下来。听雪眼中仇恨渐渐压抑下去。

    随后,白南说道:“随我去见圣主。”

    听雪点点头。

    王帐之内,白南与听雪顺利进入。白南在整个九渊深地都是极有面子的人。和圣主也是称兄道弟。白南一进来,便对圣主微微一笑,道:“向兄,多年不见,别来无恙。”

    圣主见了白南,本来阴沉的脸立刻有了笑容,道:“白兄弟居然也来了?”

    白南一笑,道:“向兄发了命令,做弟弟的怎能不来捧场。”圣主哈哈而笑。随后又看向白南身后的听雪,道:“这位是莫非是弟妹?”

    听雪一听这话,脸蛋顿时羞红了。白南也忙道:“向兄莫要误会,她乃是神王的大弟子听雪。”圣主哦了一声,多看了听雪一眼,道:“我们与神王殿一向不相往来。怎么今日神王殿也要来趟这个浑水?”

    白南忙道:“向兄莫要误会,听雪妹子这次前来是要抓捕一名犯人。只不过途中出了一些事情。这事说来也话长。”

    “抓什么犯人?”圣主问道。

    白南正欲说话,圣主忽然又一笑,道:“白兄弟,你看这,一看见你我都高兴坏了。还没让你入座。来来来,我们坐下一边喝酒一边说话。”他又看了听雪一眼。听雪连忙抱拳道:“圣主!”

    圣主一笑,道:“既然是白兄弟的朋友,便是我的朋友。”

    很快,圣主吩咐人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酒菜。圣主,白南,听雪三人入座。

    白南和听雪先敬了圣主一杯。酒过三巡,这才开始聊开。白南先问道:“这个犯人叫做陈凌,因为拐了神界的公主龙樱。所以神王殿让听雪妹子和她两位师弟前来抓捕。”

    “陈凌?”圣主眼神复杂,随后道:“这个人也已经来了,刚才我见过。”

    白南与听雪顿时一喜,白南说道:“那太好了。”

    圣主道:“不过此人修为深不可测,只怕听雪小姐还真没本事抓到他。”

    白南道:“向兄,若你出手,岂不手到擒来?”

    圣主看了白南一眼,随后一笑,说道:“这个忙,我当然愿意帮。不过他已经找了理由混进来。我倒不好兴无名之师。免得惹人闲话。今晚看看能不能寻个机会将他引开。”

    白南大喜,道:“有向兄这一句话便足矣,我们到时候见机行事。”

    “多谢圣主仗义相助,听雪敬您。”听雪举杯说道。说完后一饮而尽,颇为豪气。

    随后,听雪又道:“陈凌固然该死,但是有一人更为该死。我与我两位师弟前来,途中遇到崆峒老人和暗皇道人。他们主动与我们三人结伴。结果”当下说了暗皇道人和崆峒老人杀了自己师弟的事情。

    “请圣主允许我与暗皇道人公平一战。”听雪郑重请求。白南便也在一旁说道:“向兄,虽然我们九渊深地里讲究弱肉强食。但一向来是明抢明杀。这暗皇道人暗中下手,手段着实卑劣”

    圣主淡淡一笑,道:“我虽然下了禁令,不得私斗。但公平决斗并不阻止!”

    听雪一听,顿时大喜。

    残阳如血。天边的彩霞将云彩渲染成美丽的瑰红。

    在这里,会让人联想到西出阳关无故人的诗句。大漠苍凉,雄关万里,处处埋忠骨。

    起了风,烟尘滚滚。

    也是在这个时候,青年左使大声喝道:“暗皇道人,听雪出列!”

    暗皇道人心中生出不祥之感来,他走了出来。听雪也出了来,和暗皇道人并肩而立,面向王帐。

    青年左使说道:“你二人的恩怨圣主已经知晓。现命令你二人公平决斗,不死不休!”

    暗皇道人深吸一口气,他知道今天已经躲不开了。听雪双眼陷入血红,道一声多谢圣主,便转身面对暗皇道人。

    陈凌和谢傲天夫妇也围了过来。各方老魔都围了过来。同时,侠圣白南也站在一边。

    听雪最恨的是暗皇道人。因为陈凌虽然杀了江立人,却是光明正大。而暗皇道人则是卑鄙无耻,背信弃义。

    嘴上喊哥哥,怀里掏家伙的东西。

    两人并不多说,听雪厉喝一声:“受死吧!”当下一步前踏,一枪刺向暗皇道人。暗皇道人连连躲散,陡然点出玄天一指。

    叱!如一道疾光,眨眼之间便侵袭到了听雪身前。听雪只觉眼前一黑,危机大盛,她不及多想,身子朝左一闪。避开玄天一指,玄天一指马上继续追踪击杀。听雪一枪劈去。

    轰!枪身震抖,玄天一指与枪身摩擦出绚烂的火花,带着一股腥铁味儿。

    暗皇道人冷冷一笑,他知道今天不是听雪死,就是他亡了。当下毫不留情,陡然大喝一声:“玄天无极,奔雷闪电,齐齐听我号令,杀!”

    突然之间,他一连发出三道玄天一指。发出时,他的额头上全是汗水。这一下是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了。

    三道玄天一指划破一切阻碍,雷霆万钧的袭杀向听雪,腐蚀一切,毁灭一切。

    听雪面对这三道玄天一指,即便是用碧血神枪也无法同时毁灭三道。危机中,她毫不犹豫的用出造化葫芦。

    刷!

    陡然消失在原地,然后出现在暗皇道人身后,轰!

    碧血神枪如一道精芒刺向暗皇道人的后脑。暗皇道人脖子一缩,堪堪避开。

    周围的老魔们冷眼观看,却没什么代入感。听雪与暗皇道人的生死都不干他们屁事。

    陈凌虽然与听雪有过节,不过他更不齿暗皇道人。所以倒是希望听雪能赢。

    其实陈凌也知道,听雪不可能输。

    因为自己都没办法杀了听雪,听雪身上的冥皇一元剑的护主剑气实在是太霸道了。

    暗皇道人刚一避开,听雪的碧血神枪如长了眼睛,枪尖朝他脑袋斜刺。暗皇道人朝前猛然一闪。听雪逮住机会,造化葫芦穿梭虚空,一瞬间堵住暗皇道人的去路。叱!一枪猛戳在暗皇道人的咽喉上。

    顿时,鲜血狂喷,暗皇道人双眼圆整,当即身死。听雪目中含泪,最后却又看了一眼旁观的陈凌。这意思摆明就是下一个就是你了。

    陈凌不禁好笑,就你也想杀哥?下辈子吧。

    实际上来说,也不是暗皇道人太差。而是听雪的本事着实不弱,加上造化葫芦这样神器,让听雪轻松的躲开了三道凌厉的玄天一指。

    夜幕渐渐降临。

    老魔们也安静下来,各自休息。他们倒不会像万仙大会上那些仙人们日夜不休的喝酒玩乐。他们的生活倒是很规律。

    听雪与白南却是一直待在了王帐里,享受着贵宾待遇。

    陈凌让谢傲天夫妇进入乾坤扇中休息。他则一直待在外面,手里至始至终都拿了乾坤扇。

    那山洞里有时候会传出怪兽的咆哮声。

    其实也不算是怪兽的咆哮声,因为那根本就是圣麒麟的声音。

    咆哮声似乎很远,隐隐的传出。从声音里可以感觉出一种雄浑无敌,啸傲一切的感觉。

    这声音就有些让人不安。无法去完全想象圣麒麟的强大。陈凌从谢傲天口里知道,圣麒麟曾经是上古圣皇的坐骑,那位上古圣皇死后,圣麒麟便一直处于逍遥状态。

    圣麒麟未向任何人臣服。要想让它当坐骑,必须是非常之人,类似上古圣皇的存在。

    这一次,圣主之所以对圣麒麟志在必得。也是想得了圣麒麟,一是实力大增。二是为他自己正名。因为能得圣麒麟当坐骑,必须得是大圣贤啊!

    天空中有一轮皓月。皓月清风,大地呈现一片银灰色。陈凌跟所有人都不熟,所以也是待在一边,算是离群索居了。

    山洞之前,一片静谧。陈凌盘膝而坐,便也在这时候,侠圣白南一身白衣,风度翩翩。他与听雪朝陈凌这边走来。

    陈凌马上感觉到了,当下睁开眼睛。

    白南与听雪一白一黑的站在了陈凌面前。陈凌看向两人,他脸色淡淡,并不先开口。

    白南朝陈凌微微一笑,道:“阁下一定就是陈凌兄台吧?”

    这家伙和听雪是一伙的。肯定是来者不善。陈凌便也懒得客气,道:“废话少说,有屁快放!”

    白南眼中顿时闪过怒气,觉得这家伙跟听雪说的一样,果然是狂妄至极。

    白南压抑住怒气,道:“兄台可否借一边说话。”他主要目的是想约陈凌到别的地方,然后下黑手。

    白南想陈凌这家伙这么狂妄,自己说借一边说话,意思这么明显,那就是要教训他。以他陈凌的傲气一定会答应的。

    谁知道,陈凌却眉毛一横,说道:“不借。”

    我艹!白南和听雪,他们和他们的小伙伴当时就惊呆了。怎么还有这样赖皮的人,尼玛你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啊!

    “胆小鬼!”听雪不由低声骂了一句。

    陈凌冷笑一声,道:“不要用你们那可怜的智商来衡量我的智商。被你们借一边,谁知道还有什么黑手等着大爷我。有本事你们去禀告圣主,公平决斗,死活不论。我一定一一给你们接着。”

    听雪顿时语塞。因为她和白南确实是打算将陈凌约到一边,让圣主也出手,对他下黑手的。谁知道这家伙这么警觉。艾玛,大哥你修为这么高,恁地还这么小心翼翼,也太不讲究了撒!

    白南凝视陈凌。陈凌被看的有些发毛,说道:“你看我干嘛?看我,我也不借。”

    “你真要公平决斗?”白南冷冷问道。他可不会跟陈凌开玩笑。

    陈凌叹了口气,道:“莫非你要跟我打?”顿了顿,道:“你为了讨好听雪这个傻妞还真下了大功夫啊!不过你找上我也太不聪明了。哥们,劝你还是换个安全的泡妞方式吧。”

    陈凌就是故意吊儿郎当的在激怒白南。他看这家伙有些不爽,长的比自己帅,又比自己有气质。既然敢挑衅自己,那么一定要暴打。

    白南显然没有跟陈凌贫的幽默感,深吸一口气,道:“好,天亮之后,我成全你。”顿了顿,道:“不死不休!”

    陈凌淡淡一笑,道:“能杀我陈凌的人还没出生呢。就你,再练几年吧!”

    这话太狂妄了,绝对要气的人吐血。白南却是淡然自若,并不生气。生气的是听雪。

    随后,白南与听雪复又进入了王帐。圣主依然盘膝坐在上首的榻上。

    两人分别见过圣主。“怎么样了?”圣主淡淡一笑,问道。

    听雪不由气恼,道:“这家伙狡猾无比,不肯出去。”

    圣主不由莞尔,道:“陈凌此人,看着倒颇有男儿气概。想不到他倒是毫不迂腐,不肯上钩!”

    听雪恼道:“他简直就是个狂妄的无赖之徒!”

    白南郑重其事的道:“向兄,我打算明早和他公平一战。”圣主微微一怔,随后郑重道:“白兄弟,陈凌此人深不可测,你可要慎重。”

    “我想好了,向兄,你不必多说。”白南说道。

    “可是白大哥”听雪不由感动至极。

    随后,两人离开了王帐,又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下。前方是苍凉的一片黄土地,一眼望不到尽头。月色下,一切都显得孤寂冷清。

    白南与听雪并肩而坐。白南眼神淡淡。听雪忧心的道:“白大哥,陈凌的修为的确太过厉害,我不希望你出事。”

    白南淡淡一笑,说道:“你放心吧,我白南出道这么久,还没遇到过对手。一个陈凌又如何?难道我会怕他?”

    听雪道:“白大哥,你千万不要小看他。”白南说道:“我不会小看他。”随后,他又微微苦笑,道:“其实我心里也明白,要杀陈凌,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因为我在说不死不休的时候,他根本毫不在意。而我心中却有些沉重。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说明了他心理素质要比我强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