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7章离恨天
    听雪闻言,心下大定,同时又是感动又是感激。连忙说道:“多谢白大侠!”

    “叫我白大哥即可,别什么侠不侠的。”白南说道。

    听雪勉强一笑,但还是乖巧的喊道:“白大哥。”

    随后,白南又道:“如今圣主已经下了召唤令。所有人都会赶往边荒境里等待圣麒麟出关。我看那暗皇道人与陈凌来此处也定是为了圣麒麟。既然是为了圣麒麟,就必然会赶向边荒境。不如我们也一起前往边荒境,如何?”

    听雪羞答答的道:“我都听白大哥你的。”

    早上七点的时候,大漠里的日出壮观美丽,将整片沙漠印染得有如金沙。

    陈凌在晚上的时候邀请谢傲天与流潋紫进入乾坤扇中休息。天亮之后,龙樱也出了来。大家一起赶路向边荒境。

    途中,陈凌也向谢傲天夫妇多了解了九渊深地的情况。原来九渊深地中,圣主虽然是公认的第一强者。但是圣主并不阻止众人互相杀戮。九渊深地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那里是自由的天堂,做任何坏事也不会被指责。

    但是圣主发话之后,大家还是要听从的。所以也并不是无组织的。

    晨风吹拂,金色的沙子印染成沙漠雄关!

    陈凌一众人在空中疾飞,陈凌速度虽然最快,但他还是照顾谢傲天夫妇的速度,并没有太快。

    时间也不是很赶。所以没必要大家都待在乾坤扇里让陈凌一个人飞。更重要的是陈凌也不知道边荒境应该怎么走。

    一路飞去,地面无不是沙漠戈壁。大片大片的地方寸草不生,地面干裂,就像这里已经是死地一般。众人在空中快速飞行,对下方一概不看。

    途中,由于陈凌四人结伴而行。倒也没有什么人敢上来打主意。

    这般飞行而去,白天欣赏美丽风光。晚上进入乾坤扇休息。

    三天后,边荒境已经近在眼前。

    这时候正是中午十二点,离圣麒麟出关还有两天的时间。

    边荒境的另一边又成了虚无的世界。一片虚无,里面布满了人体不能承受的毒素,所以也就没人过去探究那里面到底有些什么。

    而在边荒境里还耸立了一座巍峨的大山。大山之中有一个山洞。

    此刻,在这个山洞前面布了一个许多简易的台子。台上铺了桌布,并摆了不少酒食。四周有大约八十多名老怪或盘膝而坐,或吃着东西喝着酒。这些老怪们全部都长相凶恶,奇形怪状。但每一个身上都散发出凶悍凌厉的气息。

    全部都是绝顶的高手,与万仙大会上的那些人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阳光艳丽。

    边荒境实际上海拔比离恨天的沙漠高出三百多米。如果不是众人有飞行之术,一个个上都上不来。

    此时,龙樱已经进了乾坤扇。她是不喜欢与陌生人接触的。而陈凌则和谢傲天夫妇降落到山洞前。

    一落下之后,陈凌扫视过去,便惊讶的看见了老熟人,暗皇道人。暗皇道人看见陈凌后,脸色微微一变,马上避开了目光。

    同时,也有一名青年门徒大声说话,道:“圣主有令,但凡进入边荒境者,不得私斗。违者杀无赦!”

    那左边有两名青年门徒在守着,似乎是专门接待来客的。谢傲天的妻子流潋紫低声对陈凌道:“他们是圣主的徒弟,陈哥儿,你随我们来。”

    陈凌点点头,他又看了暗皇道人一眼,心下奇怪听雪他们这拨人怎么不跟暗皇道人一起呢?这个时候他肯定不会去寻暗皇道人的仇。再说陈凌也没在他们手上吃亏,所以他心里豁达的很。

    陈凌随着流潋紫与谢傲天来到两名青年门徒前面。这两名门徒脸色冷淡傲然,均算长的堂正。

    在两名门徒的后面,有一个偌大的金色帐篷。这帐篷足有一个小宅子那般大小,如果放到蒙古,绝对是豪华的蒙古包,等于是王帐了。

    “见过左使,右使。”谢傲天与流潋紫恭敬的对两位门徒说道。

    左使与右使扫了两人一眼,便道:“你们现在可以进去向圣主报道了。”说完指了指王帐。

    谢傲天忙又道:“多谢左使,右使。”顿了顿,连忙引见陈凌道:“左使,右使,这位陈哥儿是我神域之中的朋友,对圣主一向很敬仰。这次也想为圣麒麟的事情略尽绵薄之力,还望左使与右使能通融引见。”

    左使和右使扫了陈凌一眼,陈凌立刻淡淡而笑,显得很是友善。不过所表现出来的意思还是不卑不亢。

    “本使要先通报圣主,你们在此处等着。”左使与右使犹豫一瞬后,那左使说道。

    左使很快进了王帐,片刻后出来道:“你们可以进去了。”谢傲天连忙道谢。

    接下来,陈凌便随谢傲天,流潋紫进入了王帐。

    王帐之内,地面铺了红色的名贵地毯。王帐里宽敞整洁,在最上方,圣主盘膝坐在榻上,正闭目养神。他的身边有两位妖娆的女子正在剥着葡萄,倒着美酒。

    谢傲天与流潋紫见到圣主,马上下跪道:“谢傲天,流潋紫叩见圣主。”

    陈凌一下愣住了,要他给圣主下跪,他还真干不了这事。就是演戏他也跪不下去。到了他这个境界,不是说跪就跪的毫无负担的。被逼着也就罢了,无缘无故的下跪,那可不行。

    那圣主年岁看起来在五十来岁,一身明黄色长衫,头发盘起,一丝不苟。看起来颇有些像大千世界里,演大宅门的白景那位演员。

    一身的正气。

    但圣主身上的威严却是吓人,令人噤若寒蝉。

    这时候陈凌不下跪,可把谢傲天和流潋紫吓坏了。圣主本来平平淡淡,见状也淡淡的看向了陈凌。

    圣主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情绪,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正午的阳光暖烘烘的,加上这边荒境内气候干裂,土地里缺少水分。空气里多了股灰尘味儿。

    此刻的王帐里,阳光虽然照射不进来,但是依然能感受到阳光的轮廓,王帐之中显得亮堂堂的。

    圣主冷冷淡淡的看向陈凌,谢傲天与流潋紫吓得魂飞魄散。

    便也是在这时,陈凌不卑不亢的抱拳道:“久仰圣主大名,今日得见,陈凌倍感荣幸!”

    圣主的眼中闪过微微的讶异,却奇迹般的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道:“你是什么人?来此作甚?”

    他的声音沉稳嘶哑,却又带着一种让人敬畏的成分。陈凌微微一笑,道:“回圣主的话,我来自大千世界,无意中到了神域。不久前听说圣麒麟出关,圣主您召唤大家前来,因此便也想来共襄盛举,还往圣主允许。”

    这番话说的不卑不亢,而且也极为诚恳。如果圣主不允许,倒显得小家子气了。

    “大千世界?”圣主疑惑更甚。“这么说,你也想要夺得圣麒麟?”

    陈凌却是不傻,道:“不敢,在下才德浅薄。有圣主和众位英雄在,如何敢觊觎圣麒麟?不过是想看个热闹罢了?”

    圣主淡淡的道:“仅仅是看热闹,你便敢贸然跑到这大凶之地?难道你没听说过九渊深地里的老怪们个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

    圣主的话看似淡淡,其实句句都在逼迫陈凌。陈凌便也感觉到了这圣主的难缠。不过现在,陈凌却也不惧圣主。他如今的修为,面对一切都有极强的信心。他强任他强,我自清风拂大江。

    当下,陈凌淡淡一笑,道:“圣主,你我皆是修道之人。大道无情,顺为凡逆则仙。若是心中生了一个怕字,还怎么敢去觊觎天地之间的奥妙,妄想寿与天齐呢?不如回家抱孩子来的实在。”

    圣主眼中绽放出精光,他盯了陈凌一眼。实际上,他也早感觉出这陈凌不是个普通人物。能够在他圣主面前不卑不亢不下跪的人,又怎会是一般人物。

    此人来者不善!这是圣主的心里想法,不过他却也不再多说,淡淡道:“你说的很有道理。既然来了,便是我的客人。”他顿了顿,对谢傲天与流潋紫道:“你们代我好好招待这位贵客。”

    谢傲天与流潋紫不敢怠慢,齐齐说道:“是,圣主。”

    随后,陈凌便与谢傲天,流潋紫出了王帐。

    王帐之外,一切祥和,老魔们全部和睦相处。熟识的在一起喝酒,不熟识的,有仇的也互相不搭理。

    圣主有令,不得私斗,便也没人敢违背。

    陈凌则和谢傲天,流潋紫找了一块僻静的空地坐下。三人从戒须弥里取了食物和水出来分着吃了。

    烈日当空,焦灼得让人心里无端的不安。谢傲天的脸色忧心至极,忽然对陈凌道:“陈兄弟,你来这里也是想要将圣麒麟据为己有吧?”

    陈凌把谢傲天当做了朋友,当下也不隐瞒,道:“没错。”

    谢傲天和流潋紫见陈凌承认,脸色更加难看。谢傲天道:“陈兄弟,我知道你的本事非常厉害。但是这次圣主对圣麒麟其实是志在必得的。这里的人全是圣主的人,你想要夺走圣麒麟,根本就是痴人说梦,只怕还会送了性命。你刚才在王帐里与圣主对话。我看圣主虽然客气,实际上已经动了杀机。陈兄弟,只要你放弃对圣麒麟的想法,现在离开,圣主不会为难你的。”

    流潋紫也期盼的看向陈凌。

    陈凌那里会放过圣麒麟,他扫了谢傲天和流潋紫一眼,知道他们也是真的关心自己。当下眉头微微一皱,道:“不好意思,谢兄,嫂子,我这次来对圣麒麟志在必得。只怕到时候我脱身容易,倒累了两位。要不这般,你们前去找圣主说个明白,就说你们与我毫无关系,免得到时候牵累了你们。”

    谢傲天与流潋紫相视一眼,随后,谢傲天脸上流露出怒色,道:“陈兄弟,我希望你以后再莫要说这样的话。我们夫妻两人的命都是你救的。就算今次身死,也是无憾。你要我们做出背信弃义的事情,还不如现在杀了我们。”

    “没错!”流潋紫却也是位女中豪杰,道:“生死不过一道疤。要我们厚颜无耻,还不如就此死了。”

    陈凌见两人慷慨激昂,便也知道说什么也没用了。他觉得自己虽然遇到过不少奸诈之辈。但也遇到过很多赤诚之辈,肝胆相照。

    生命之中,虽然有很多的恶人,不足,不完美。但却也有真善美的存在。

    “到时候若真有危险,两位就进入我乾坤扇中,我无论如何也保两位周全。”陈凌说道。

    谢傲天与流潋紫笑了笑,便也不再多说什么。

    下午三点的时候,东方陆陆续续又飞来了一些老魔。在下午五点的时候,天煞六魔来到。

    紧跟着,侠圣白南与听雪也前来。

    听雪来到此处之后,第一眼便看见了暗皇道人。这下当真是仇人见面,份外眼红。

    暗皇道人看见听雪后,却也并不害怕,只是冷冷一笑。不过暗皇道人也是孤身一人,因为他的小伙伴瞳孔老人,孔雀仙王都死了。

    暗皇道人不怕听雪,只因为是这里是圣主下了禁令的。如果听雪私自出手,圣主一定会废了听雪。

    听雪并不知道规矩,见暗皇道人在左边一块空地上独自坐着。当下碧血神枪刷的一下取出,寒光一闪。接着造化葫芦穿梭而出。

    造化葫芦经过一夜的休整,已经完好。

    只见虚空之中。听雪忽然探出,犹如鬼魅一般突然出现在暗皇道人的身后。轰!一枪猛然刺出,快重猛狠,犹如雷霆电光。

    一道惊鸿,一道电芒!

    撕扯出强猛的火浪。

    暗皇道人吃了一惊,好在听雪一消失,他便感觉到了不妙。疾速朝前窜出,听雪正要追赶。这时候一声大喝传来,道:“放肆,谁敢闹事?”这声音却是那圣主的门徒,青年左使喝出来的。

    同时,白南也身形一闪,瞬间来到听雪面前阻止住听雪。

    青年右使喝道:“圣主有令,此处任何人都不得私斗,违者杀无赦!”他说的森寒冰冷,让人不寒而栗。

    听雪却是不服气,依然要杀暗皇道人而后快。白南对听雪轻声道:“听雪妹子,你先别冲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