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6章白南
    幽冥老怪哈哈大笑,道:“只要你从了我,我们何须他日相见,岂不是可以天天相见了,小美人。”顿了顿,又道:“我的耐心不太好,你若不从,我这便杀了谢傲天。”说完之后,眼中杀意流露,残酷至极,并说道:“杀了谢傲天,小美人,你还是要做我的女人,你可要想清楚了。”

    “卑鄙无耻!”谢妻怒骂,眼圈一红,却是急的要掉泪。

    谢傲天狂怒不已,又无可奈何,忽然便要自尽。谢妻见状吓了一跳,连忙阻止。

    幽冥老怪则冷眼旁观,丝毫没有怜悯之心。

    便在这时,一声冷笑突然传来。道:“好不要脸的一个老怪,今天大爷我算是见识到了。”

    “什么人?”幽冥老怪耳朵一竖,警觉的道。他如何能不惊讶,以他的修为居然连敌人近身了都没发现。

    谢傲天和谢妻顿时一喜。总是有了希望啊!

    话音落时,陈凌利用乾坤扇穿梭虚空,瞬间从虚空里探了出来,拦在了谢傲天和谢妻的面前。

    一身黑衫的陈凌清秀俊朗,气度不凡。他冷眼面对幽冥老怪,道:“是你爷爷我,乖孙子看见了爷爷还不跪下。”

    幽冥老怪在九渊深地里也是个人物,何曾被人这么言语辱骂过。不由杀意绽放,道:“找死!”说完也不废话,突然一步踏出,判官笔如一点惊鸿奔雷疾点陈凌的咽喉。来的好快!

    这幽冥老怪的混元真气已经达到了两万斤!难怪有如此修为!

    而且老怪的打法相当厉害。他的判官笔自身也有灵性,如蛇头一般,毒辣无比。陈凌面对判官笔的攻击,只是头一偏,便即躲开。接着不待幽冥老怪继续有后招,他突然雷霆踏前一步,双指如闪电刺向幽冥老怪的双眼。幽冥老怪骇然失色,只觉这青年的速度好生鬼魅快捷,还没反应,双眼已经生寒,劲风刺得眼睛流泪。

    眼睛是人的胆,打人先打胆,即打人先打眼!

    幽冥老怪亡魂皆冒,电闪后退,堪堪避开了陈凌这一刺。陈凌并不追击,只是笑吟吟的看着幽冥老怪。

    幽冥老怪立刻意识到自己遇到了硬点子。他的脸色变的十分难看起来。

    那谢傲天夫妇见陈凌如此厉害,不禁心下欢喜。

    “阁下是那方人物?”幽冥老怪沉声问道。顿了顿,又道:“我乃九渊深地的幽冥,还请朋友不要多管闲事。”

    “管你是什么东西,今天你这闲事大爷管定了。”陈凌毫不客气,道:“你喜欢仗着本事欺凌弱小。那好,现在大爷我也让你尝尝这种滋味。跪下来给大爷磕十个响头,自断双臂,交出法宝,然后滚蛋。否则大爷分分钟砍哭你。”

    这般痛快,想骂就骂,陈凌只觉心头痛快,畅快无比。幽冥老怪一听陈凌此话,眼中绽放出滔**意,骂道:“狂妄之徒!”说完之后,精光一闪,突然大喝道:“太上正法,御遣道枢,得天权柄,握地真环。元极阴阳剑!斩!”

    一股吟唱从幽冥老怪的嘴中透射出来,顿时幽冥老怪的手中出现一柄天道封魔剑,这剑变得又长又大,蓝汪汪的,瞬间化为一道可以斩断天柱的剑光,

    剑光朝着朝着陈凌灭杀而来!之前幽冥老怪对谢傲天施展的元极阴阳剑不过是三成功力。现在才是十成,真正的元极阴阳剑。这股威势,骇人非常。

    神话之中,上古之时,天和地有一根柱子连接着,天人和凡人可以

    沟通,但是后来被人挥剑,把这天柱一下斩断,从此之后,天和地分开了。此刻这道剑光就像是斩断天地的那一剑!这一剑,融合了幽冥老怪的所有力量和武道精神,斩杀下来,爆发出了神鬼易辟的

    威力。

    面对这一道剑光,陈凌意念一动,大喝道:“混沌神灵,灵魂涡旋!”

    轰!

    在陈凌面前陡然出现一个类似宇宙黑洞的东西。剧烈旋转,力量狂暴如海啸。

    那元极阴阳剑的剑光斩射进来,瞬间被绞成粉碎。

    幽冥老怪见状顿时骇然失色,他最得意的就是这道元极阴阳剑,此刻竟然被陈凌如此轻易的破了,如何不惊。

    幽冥老怪转身疾逃。陈凌冷笑一声,道:“想逃么?混沌大手印,给我抓!”

    便在这时,一只巨大的手掌降临在幽冥老怪的头顶。四面压迫而来,幽冥老怪还没有任何反应,便被这霸道无双的大手印抓在手中。任凭他怎么挣扎也是不行。

    片刻之后,幽冥老怪被混沌大手印炼化成霰粉。陈凌这才收了混沌神灵进乾坤扇中。他此刻手上只拿了乾坤扇,原因无他,因为乾坤扇虽然可以放进戒须弥了。但进了戒须弥就没有空气,那么龙樱就无法藏在里面了。

    那么这时的陈凌拿着铁骨扇,倒是风度翩翩。

    谢傲天与谢妻眼见幽冥老怪被杀,不由长松了一口气。但同时,也对陈凌有些吃不准。怕是赶走了一头狼,又引来了一头虎。不过不管怎样,两夫妻还是连忙对陈凌抱拳道谢,口里说着感谢少侠仗义相助。

    陈凌被人第一次称呼为少侠,不禁心中好笑。但他也明白这就是神域里的正常称呼了。他也看见了这对夫妇眼中的担忧,当下说明来意,道:“两位好,我对两位并无恶意。今天是恰巧碰见而已。”

    谢傲天与谢妻是闯荡江湖已久的主,当然不会因为陈凌一句话就打消顾虑。但脸上却是笑的灿烂。

    陈凌也不拐弯抹角,说道:“两位前来想必也是为了圣麒麟吧?不瞒两位,我也是为了圣麒麟。但是却一点线索都没有”这个意思说的很明白。我救了你们,你们好歹要提供点信息。

    谢傲天与谢妻见陈凌如此坦白,反而放下了心。谢傲天说道:“在下谢傲天,还不知道兄弟如何称呼?”

    &

    nbsp;   陈凌一笑,抱拳道:“陈凌。”谢妻也道:“流潋紫。”

    谢傲天的伤并不算重,这时候顺了一口气,脸色也红润了一些。他被流潋紫扶着站好,向陈凌道:“圣麒麟还有五日就要出关,现在我们都是受到了圣主的召唤,前往离恨天的边荒境内。圣主说了,大家先齐心合力将圣麒麟抓了,然后便看谁有本事让圣麒麟来认主。只要是圣麒麟认了主,其余人都不可再抢。”

    陈凌眉头微微一皱,道:“圣主是什么人?”

    谢傲天道:“圣主乃是九渊深地的第一强者,也是神王之下的一位通天人物。”他顿了顿,看向陈凌,奇怪的道:“陈兄弟,难道你不知道圣主?”

    陈凌干咳一声,心想自己**了。也太特么小白了一点。

    “我确实不知道圣主。”陈凌最后无奈的说道。谢傲天与流潋紫相视一眼,两人对陈凌的来历奇怪到了极点。因为陈凌这家伙一是太小白了。二是太强大了。幽冥老怪在九渊深地里是有名的凶怪,没几个人敢惹。但是却被陈凌轻轻松松的干掉了。这份修为放在神域或是九渊深地,绝对是通玄的人物啊!但是,这哥们是从那儿冒出来的呀,亲?

    夜空之中,亿万星辰闪烁。这沙漠上气候变的寒冷,但却又美丽荒凉壮观!

    谢傲天向陈凌道:“陈兄弟,恕我冒昧,兄弟有如此修为,实在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按照常理,你怎么也应该在神域或是九渊深地里,是位大人物。可我们却从未听过你的名字。”

    陈凌淡淡一笑,他也不隐瞒,说道:“既然谢大哥问起,那我就实话实说了。我是来自大千世界,刚到这个空间不久。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也才有了现在的修为。其他的,我实在不方便透露,但我对两位绝无恶意。”

    他就是这个性格,待人首先是真诚。只有别人待他奸猾,他才会更加毒辣奸猾。这份坦诚让谢傲天与流潋紫刮目相看。顿时也觉得陈凌是可交之人。

    谢傲天一笑,说道:“即是如此,相逢就是有缘。我们夫妻蒙陈兄弟相救,感激不尽,便一起前往边荒境吧。”

    陈凌终于找到了组织,自然是欢喜无比,当下欣然同意。

    且说海面之上,听雪面对天煞六魔围攻,危在旦夕。

    听雪就算是想要自尽都不可能,这个时候欲哭无泪,真想期盼师父会突然降临,将她救走。可是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世间上那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偏偏便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传来。“住手!”声音清脆,是个青年男子的声音,中气十足。

    六魔听到这个声音,脸色顿时变了。远处一道黑点疾飞而来,转眼之间就来到了六魔的面前。

    来人一身白色长衫,书生打扮,脸色温文尔雅,剑眉星目,当真是绝对的美男子。

    听雪见到来人,心下一喜。因为她认识这个人。这个人是九渊深地里的侠圣白南。九渊深地里简直就是恶魔集中营的存在。里面的人全部穷凶极恶。但这里面却有一个人出淤泥而不染。这个人正是侠圣白南。

    在一群染缸里,如果出现异类,结果就是要么被同化,要么被干掉。白南之所以还活着又没有被同化。原因无他,他够厉害,修为够深。

    这也是天煞六魔见到白南时脸色大变的原因。

    “想不到你们这六个老魔又在此欺凌弱女子。”白南一见听雪被围攻,马上怒声说道。

    那血魔一众人见到白南,二话不说,全部转身就走,逃的飞快。白南却也不追赶。听雪见白南一出现,群魔立刻遁走,不禁对白南更加刮目相看。她素来高傲,这时却也对白南低下了高傲的头颅,道:“神王座下大弟子听雪,多谢白大侠相救。”

    “你是神王座下大弟子?”白南不禁吃了一惊。随后他又道:“我对神王一向很是敬仰,想不到今日能见到他老人家的弟子,实在是我的幸运。对了,听雪姑娘,你为何会在此处?”

    听雪对白南很有好感。这份好感一是因为白南救了她,二是因为白南面相俊美。人嘛,天生就有对美好事物的向往。所以帅哥爱美女,美女喜欢帅哥都是人的一种天性。

    第三点也是很重要的一点,白南的实力很强。她自己对付不了六魔,但是白南一出场就吓退了六魔,这就是差距。

    “说来话长”听雪听到白南询问,不禁心下黯然。

    “今天天色已经不早,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详谈,看看我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白南和颜悦色的冲听雪说道。

    听雪犹豫一瞬,点了点头。

    两人当下又朝离恨天境内飞去。一个小时后,来到离恨天的沙漠之中。白南与听雪找了个干净避风的地方坐下。

    白南拿了食物和水递给听雪。听雪接过,说了声谢谢。她吃着食物,不由一阵悲从中来,眼泪也掉了下来。

    究实来说,听雪从小就在神王殿里长大。虽然本领高强,但一直也没受过什么大的挫折。虽然她是师姐,但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在白南面前却变得格外的脆弱。

    白南一见听雪哭了,顿时也有些手忙脚乱,说道:“听雪姑娘,你别哭啊,有什么不好事情你告诉我,我可以帮你。”他说话间将白色的手绢递到了听雪手上。

    听雪抹干眼泪,酝酿半晌后,才开始一股脑的跟白南说了今日遭遇的事情。

    白南听后,马上对听雪的遭遇充满了同情。他一拍掌,愤怒的道:“这暗皇道人和崆峒老人恁地卑鄙无耻,该杀!”

    听雪一听白南这么说,心里便也觉得舒服了一些。随后,白南又对听雪义愤填膺的说道:“听雪姑娘,今日这件事既然被我碰上了,就绝对不能袖手旁观。你放心,这暗皇道人与陈凌就交给我了。我虽与神王前辈未曾谋面,但我对神王前辈神交已久,这件事,我白南管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