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5章老怪
    听雪与暗夜枫悲切之下,对陈凌更是咬牙切齿。但这还不算,崆峒老人与暗皇道人两人私下合计。就在暗夜枫和听雪悲切时,暗皇道人一指诡秘点向暗夜枫。暗夜枫那里想到之前的盟友会在这个时候偷袭,根本毫无防备。加上正在因为师弟的死而悲伤。当下被暗皇道人一指点中,死的毫无声息。

    同时,崆峒老人也朝听雪发出攻击。三界通天剑蓦然化作惊鸿剑芒斩向听雪。

    暗皇道人和崆峒老人目的很明显,那就是要取了听雪的造化葫芦,这可是好宝贝。

    暗夜枫本身就不擅长法力攻击,被暗皇道人一下偷袭得手是必然的事情。至于听雪,她也没想到九渊深地的老怪们如此的不要脸和心狠手辣。

    加上突然遭逢江立人的死,心中哀恸,一时间也是麻痹大意了。人嘛,谁没个大意失荆州的时候。

    三界通天剑的剑气瞬间斩向听雪,听雪只觉通体生寒,就要丧命。便在这时,冥皇一元剑的护主剑气闪电斩出。一瞬间将三界通天剑的剑气斩成粉碎,随后奔雷般斩向崆峒老人。崆峒老人骇然失色,那里知道会遇到这种事情,立刻闪电疾退。同时再度斩出剑气来应对冥皇一元剑的护主剑气。

    叱!

    崆峒老人连续斩出十道通天剑气,但冥皇一元剑的护主剑气却依然强悍。崆峒老人左右腾挪闪避。

    这时候听雪已经反应过来,她看见暗夜枫死时顿时愤怒了,一瞬间双眼血红,凄厉吼叫一声。接着立刻利用造化葫芦,瞬间来到崆峒老人身后,就是一枪。

    碧血神枪斩出,崆峒老人来不及闪避,咽喉被神枪戳穿,鲜血彪射。

    崆峒老人当场惨死。而那暗皇道人道人也是发觉不妙,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听雪会在陈凌的混沌大手印下逃生了。

    这听雪身上有个极厉害的法宝。这道护主剑气如此霸道,自己想要杀听雪是不可能了。说不定再拖延下去,自己也要完蛋。

    当下暗皇道人转身就开始奔逃出去,他逃跑的速度很快。听雪杀了崆峒老人,再看暗皇道人时已经没了影子。现场只留下三具尸体,那就是崆峒老人,江立人,暗夜枫。

    她一共三位师弟,现在三个师弟都死了。听雪心中无限悲恸。

    “不行,不管是陈凌还是这暗皇道人,以我一个人的能力要杀他们都是万难。我若是也死在这里,师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必须去请师父前来。”听雪心中悲恸欲绝,暗自忖道。

    她这时候不想再管大长老对自己下的命令,将两位师弟的尸体收入造化葫芦之中,转身便欲离开离恨天,去找师父。

    夜幕之中,陈凌盘膝而坐,开始讲混沌神灵召唤出来。他与混沌神灵心意相通,马上知道混沌神灵受伤很重。

    陈凌不假思索,马上让混沌神灵包裹住自己。接着,体内的混沌真气与这混沌神灵连通在一起。本来混沌神灵自己也能吸收灵气,慢慢疗伤完好。但是陈凌帮助他,就能更快一些。

    大约一个小时后,混沌神灵方才恢复如初。

    将混沌神灵收好后,陈凌站起身子。他飞出一段距离。来到空中,抬头便看到了一轮皓月高挂天际,空气中有些寒意。天上亿万星辰遍布。

    在这儿站着,倒突然有些天地奥妙,雄浑无限大的瑰丽。

    陈凌心中想着还是要找个人盘问圣麒麟的事情。飞上天空之中,展开识海,疾速飞行中寻找人的存在。

    听雪正欲飞回神域,夜色下,她的身法展开到了极限。这时候刚准备进海域,前方忽然出现六道黑点。

    听雪马上感觉到不妙,因为在整个神域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落单了,就别怪被人吃的渣都不剩。

    而九渊深地的老怪又全是穷凶极恶之辈。现在自己一下遇到了六个,对方见自己一个女人,那里还有客气的道理。被抢了宝贝还是好的,如果他们再糟蹋自己,后果不堪想象啊!

    听雪不欲与这些人纠缠,当下立刻转道,朝东面飞去。那知那六个人已经察觉出听雪的存在。听雪要绕道,他们自是不肯。

    这六人正是九渊深地中,久有凶名天煞六魔。六位老魔见对方逃跑,马上想到对方可能是身有巨宝。

    这是碰上的运气啊,如何能够错过。六魔马上拼命赶去。

    六人分几个方位来追赶,听雪马上呈现被合围之势。并且,六魔中的血魔有血影天煞的身法,速度一下拉快,瞬间就追上了听雪。

    听雪连续施展几次造化葫芦的穿梭,但依然被血魔赶了过来。造化葫芦虽然神奇。可是连续施展,也需要短暂的恢复缓冲。

    这个时候,血魔已经拦在了听雪的前面。血魔是个满头红毛的老怪,双眼如牛眼。他浑身散发出一股臭味儿。拦住听雪后,二话不说便是一拳轰炸向听雪。

    一拳中包含山崩海啸的阳刚气息,欲毁灭一切。

    就像是山洪突然爆发,迎面而来。这股拳意直冲听雪脑门。听雪想也不想,马上利用造化葫芦穿梭到血魔身后,碧血神枪闪电狂猛刺向血魔的后颈。

    虽然听雪有护主剑气,但那剑气一天也只能施展三道。而且得是在真正危机的时刻才出来。听雪自然不想失去这最后一道剑气,所以必须躲开。

    血魔是六魔中的老大,在九渊深地里也是位枭雄巨擘。他被听雪攻击背后,马上身子一矮,避开。接着朝左边踏步而出,一拳从腰间猛然钻出,贴身砸向听雪的胸肋。

    血魔也是修炼混元真气的主,所以近身时厉害无比。听雪被他陡然近身,碧血神枪也来不及发挥出威力。

    实际上,听雪的实战能力并不算很强。因为她擅长的是攻击,躲避全靠造化葫芦。

    这一下,听雪无奈,只得再度依靠造化葫芦穿梭出去。可是她再也不敢攻击血魔了。因为血魔的修为远远超过了崆峒老人这些高手。她转身飞逃,血魔立刻追在后面。其余五魔也是紧追不舍。

    听雪暗中叫糟,如此这般下去,自己还真要糟糕了。造化葫芦今天一天已经使用了太多次,而且也甩不开这些人。

    如果造化葫芦的能量在今天用尽,那么自己岂不是难逃厄运?冥皇一元剑的护主剑气也只剩下一道了。

    这时候听雪被逼迫得只能朝沙漠中飞行,她本来是想出海去天柱峰的。

    这时候完全是身不由己。她心中也是恼火,两位师弟无端死了,自己也被无端追杀,命在旦夕。她这位神王大弟子在神域备受尊敬。怎知到了这个荒野之地。是人是鬼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哈哈,小姑娘,乖乖的从了我老怪。”血魔在后面哈哈大笑,又道:“只要你听话,老怪绝不伤害你。”

    这血魔的声音最为恶心。听雪听在耳里,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她本来飞行就不是很在行,若不是有造化葫芦,早被血魔追上了。这时候听雪也恨陈凌,如果不是陈凌毁了她的月神铠甲,她又怎么会如此狼狈。

    糟糕!造化葫芦的能量用尽了。必须要重新补充了。

    听雪这时候感觉出这一点,不禁欲哭无泪。刷!

    血魔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点,这个丑陋的老怪瞬间来到了听雪的前面。

    听雪双眼血红,厉吼一声,碧血神枪猛烈刺出。如离弦之箭!

    血魔桀桀怪笑,身子一侧,便即躲开。不待听雪反应过来,便已欺身上前。听雪连忙疾退,但这时,后方五位老魔也围了上来。一瞬间将听雪团团围住!

    这六个老魔分别是血魔,赤魔,黑魔,影魔,灵魔,疯魔。六位老魔是同胞兄弟,据说是人与巨猿生出来的。所以生了个六胞胎。也是因为此,这六个老魔全部长的其丑无比。

    这六个老魔在九渊深地里是横行霸道的主,六兄弟一起杀人,没几个人吃得消。而且六个老魔好吃肉,并且极端好色。

    这时候奇形怪状的六老魔看见听雪这等美人儿,顿时全部眼中放出淫光来,跟饿鬼见到了鸡腿一样,完全无法自持啊!

    听雪暗中叫苦,她的冥皇一元剑也只有一道护主剑气了。这下可怎么是好。

    “你们想干什么?我乃神王座下大弟子听雪。”这时候听雪也只好搬出师父的名头来了。

    “哟,居然是傅华的弟子。”血魔一听顿时更感兴趣了。“哈哈,那傅华一向眼高于顶,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如果将他的大弟子抓来做我们兄弟几个的玩物,不知道傅华脸上是什么表情?”

    “哈哈,大哥,这个主意好,痛快。什么狗屁神王,他的徒弟照样被我们玩。”二弟赤魔哈哈笑道。

    老三黑魔则道:“大哥,她既然是傅华的大弟子,身上想必有不少宝贝。当年傅华可是在离恨天分宝崖上抢了不少好宝贝走了。”

    “没错!”血魔冷冷一笑,随后又对听雪道:“小娘子,你是乖乖的,还是想要我们动手?乖乖的还可以少吃些苦头。等我们动手,你可就惨了。”

    听雪欲哭无泪,恨不得当场自杀。但是她知道,落在这几个老魔手里,自己就算是想自杀也不可能了。

    且说陈凌在空中飞行两小时后,忽然看见前方有打斗声起。陈凌定睛看去,却是一个黑衣老怪正在跟一对道侣激斗。这对道侣,男的四十来岁,穿一身长衫,斯文儒雅。女的则是一身少妇打扮,艳若桃李。

    那场中,黑衣老怪长相凶恶,秃头黑脸。手中拿了一支判官笔,只见他腾挪闪避,时而出击,时而回守,杀得那对中年夫妇左支右绌,眼看就要不支。

    黑衣老怪身体里散发出雄浑精悍的气息,精气如狼烟滚滚,骇人至极。这老怪也是个擅长近身战的家伙。

    实际上,近身战才是最令人恐惧的。也是令人逃无可逃的。中年夫妇中,中年男子施展道术对付黑衣老怪,均被黑衣老怪避开。而那美丽妻子则用一柄寒光闪闪的宝剑与黑衣老怪恶战在一起。黑衣老怪的打法明显要高明很多,而且力量上也强出很多。

    那中年男子眼见妻子不支,心下焦急,连续大喝道:“无想印,摄拿,太社五色神幡,咪叭咪叭吽!”说话间,一道五色神幡降临在黑袍老怪的头上。五色神幡散发出一道五色光束笼罩向黑袍老怪。

    陈凌看的分明,这道五色光束带有很强的压迫力与寒冰之气。如果被笼罩住,功力低着当场身死,功力高者,也要行动迟缓。

    中年男子已经施展出了浑身解数,他的妻子见状攻击的更加激烈。可那黑袍老怪面对五色神幡的光芒,只一声大喝,道:“太上正法,御遣道枢,得天权柄,握地真环。元极阴阳剑!斩!”

    一道剑光从黑袍老怪身上飞出,一瞬间华光耀眼,掩盖天地的光芒。那五色神幡立刻被元极阴阳剑的剑光斩成粉碎。

    中年男子猛然吐出一口鲜血,本命法宝被斩,息息相关,又怎会不受伤。

    这时候黑袍老怪连续几次闪避,避开中年男子的妻子的攻击,他哈哈狂笑,道:“谢傲天,从今以后,你的老婆就由我幽冥老怪来照顾了,哈哈,你就好好的去吧。”

    幽冥老怪说完,忽然闪向中年男子谢傲天,便要将谢傲天斩杀。谢妻见状,骇然失色,一闪之间便已护在了谢傲天的面前。

    幽冥老怪见状,突然收了判官笔,跃了回去,再哈哈一笑,道:“怎么样,小娘子,只要你从了我老怪,我就放过谢傲天。”

    谢傲天双眼血红,道:“幽冥老怪,你休想。我死也不会让你得逞。”

    幽冥老怪冷冷一笑,道:“你死与不死,都改变不了你妻子的下场。”

    谢傲天急怒攻心,再度吐出一口鲜血。谢妻马上关切的喊道:“傲天。”

    谢傲天道:“你不要管我,快走。”谢妻道:“可是,你”她的心纠结在了一起,突然又怒视幽冥老怪,道:“幽冥老怪,我们与你无冤无仇,你要法宝,我们都可以给你,你何必要如此咄咄逼人。须知做人留一线,他日好相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