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2章赶路
    陈凌一行人降落之后,沿途走去,刚好看见集市上处处华灯盏盏。这些华灯是红灯笼包着的烛火。集市上,小贩贩卖,公子佳人来来往往好不热闹。

    那边也有圆拱桥,前边有湖,湖中也有不少花船。更有不少公子哥儿坐了小船前往花船之上吃花酒。

    陈凌一行人置身在街道人流之中,人流里有不少小孩欢快的穿梭,顽皮得紧。

    更让陈凌惊奇的是,他看见了卖冰糖葫芦的。

    周围显得有些嘈杂,钝天首领走在前面。沈默然笑笑,道:“今天这里好像很热闹啊,看着跟元宵节似的。”

    他们对这里不熟悉,自然也不懂这些。沈默然说话,如果陈凌和沈默然不搭话就要冷场。因为龙樱是不会主动回答的。见要冷场,陈凌便也一笑,开口道:“倒是跟看的一些古装电视剧里元宵节情景有些像。也不知道那边湖中心的船是做什么的,花团锦簇,挺好看的。”

    龙樱见陈凌说话,她微微一笑,道:“我们这里没有元宵节,看这情况,今天应该就是花兰节了。至于你说那边湖心的船,我也不大清楚。”

    一边的东方静失笑一声,道:“我倒是知道那边湖心的船是干什么的。陈凌啊陈凌,你果然是风流人物啊!第一眼注意的就是那吃花酒的地方。”

    陈凌顿时老脸一红,别的不知道,吃花酒他还是知道的。他微微有些不服气,道:“你也是第一次来,连龙樱都不知道,你怎么会知道?”

    东方静笑道:“我至少看见了那花船外花枝招展接客的姑娘。”陈凌这时候仔细看去,便也看的清清楚楚,不由尴尬起来。他马上转移话题,问龙樱道:“为什么是花兰节?”龙樱也不是不谙世事的人,却也是懂花酒的意思。知道陈凌闹了笑话,她忍不住轻轻一笑。这一笑的美丽让人看的一呆。

    随后,龙樱说道:“花兰节是因为这个季节刚好是兰花盛开的时候。”她说完轻轻嗅了一下,道:“你们仔细闻闻,是不是能闻到空气里的花香味儿。”陈凌经龙樱一提醒,立刻也闻到了花的清香味道。

    “好像是从南边吹过来的,不如我们现在去看看。”陈凌提议说道。

    钝天首领是老大,这事也得他允许。实际上,在这个空间里,陈凌俨然已经是最强的一个。但是陈凌在和他们相处时,从无任何倨傲。对首领更是恭恭敬敬。这也是沈默然和东方静越发觉得陈凌可贵的原因。他的人格着实让人敬佩。

    钝天首领应该是对这些不感兴趣的,但出奇的,他却点点头,道:“也好。”

    沈默然和东方静,以及陈凌都是微微意外。龙樱则很是欢喜。

    一行人朝南方行去,走了不到十分钟,花香越发浓郁。

    而且路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多。

    皓月当空,清风送花香。这神域的天空是这样的清澈美丽,令人心醉。

    不多时,众人终于来到了兰花盛开的地方。那是特意开辟出的一块空地,空地里全部种植了大约千平米的兰花。

    放眼望去,蓝色花海波浪起伏,花香阵阵。在花海的四周上面,全部点了火红的灯笼。

    灯笼在风中飘摇,周围人山人海。空中居然也有不少仙人在观看。陈凌一行人也都飞到了空中观看。还好这神域里,对于会飞的仙人,大家都已经见怪不怪了。平常人见了也就是羡慕,没有那个天赋,想学都学不成。不过平凡人也有平凡人的快乐。

    身为仙人,一个不慎,就会被其他的仙人杀死。杀人夺宝是这个世界的常态。

    花香醉人。在另外一边,却是传来阵阵喝彩声。陈凌放眼望去,却是在表演杂耍。他又看到东边,还有人在搭台唱着戏曲儿。

    陈凌突然觉得,这个世界也有它美好的一面。

    观赏的差不多了,众人都还是饿着肚子。一直以来都是在吃野果裹腹,这时候来到城市中,自然要吃些好吃的荤食来解馋。

    一行五人悄然降落之后,没走出几步,便看见了一家客栈。客栈里今天沸反盈天,生意火爆的不得了。陈凌一行人进去,也只能坐了个角落的位置。

    店小二根本忙不过来,等了许久,那店小二才得空前来问:“各位客官吃些什么?”

    食谱都刻在了墙上,字是繁体字。繁体字陈凌这些人都认不全,但也好歹能猜出个一二来。陈凌点了几道荤食,其中就有烧鸡,酱肘子,酱牛肉。他这是要大开杀戒的节奏。

    不过陈凌也没忘了帮龙樱点几道素食。实际上,这几个人中,喜欢吃肉的只有陈凌。无论是东方静,钝天首领,沈默然还是龙樱,都是素食主义者。

    不过除了龙樱,其余的人也不会格外的抗拒荤食。

    饭菜上来的有些晚,他们这一行人虽然个个都是了不得的人物,但也绝不会像那些小混混咋咋呼呼的催促大骂。反而是很安静的等待,也很少说话。

    这一顿饭陈凌吃的很痛快,吃的差不多时沈默然忽然道:“谁有钱?”

    陈凌心里一个咯噔,他现在那里有钱啊。东方静和钝天首领以及龙樱都没有钱。刚才来吃饭时,大家都很自然的没想起这个事情。因为在大千世界里,他们从没为钱发过愁。

    这时候就跟在梦中去饭店吃饭,吃到一半才惊起原来自己没钱啊!

    东方静见陈凌和沈默然看向她,连忙摆手道:“我也没钱。”

    她说完后,又和沈默然,陈凌一起看向钝天首领。钝天首领的脸色第一次显得有些不自在,说道:“没有。”

    龙樱不待众人看过来,先道:“我也没有。”

    沈默然干咳一声,对陈凌道:“你向来足智多谋,这个重要的任务看来只有交给你了。”陈凌不由苦笑,他当然不会去跟沈默然推来推去。那岂不是跟兄弟一样了。不管怎样,他和沈默然都做不到这一步。

    陈凌点点头,道:“好吧。”他说着站起身来。龙樱道:“我跟你一起。”她也不管沈默然他们是什么目光,跟着站了起来。

    陈凌微微一笑,也不拒绝。两人很快出了客栈,东行百来米后,陈凌看了眼街头的车水马龙,忽然又朝龙樱轻笑道:“

    我们的公主殿下现在怎么像个跟屁虫似的。”

    龙樱脸蛋微微一红,随后轻嗔了陈凌一眼,道:“我跟他们待着也没话说。”

    陈凌打了个哈哈,道:“那倒也是。”龙樱便又道:“你打算怎么去弄钱?偷?”

    陈凌干咳一声,他好歹也是有身份的人。本来还打算实在没办法就去偷好了,现在龙樱这么一说,他那里还好意思真去偷啊!当然,也不可能去抢,他下不去手啊!

    “借!”陈凌对龙樱回答了一个字。

    龙樱失笑道:“你一个人都不认识,别人借你才怪。”

    陈凌笑笑,道:“那倒也未必。”说话间,看见一大腹便便的员外模样的人走了过来。他身后有两个家丁,家丁手提了鸟笼儿。

    “就是他了。”陈凌说完便一下横了出去,快速拦在了胖员外的面前。胖员外被人拦住,马上不客气的骂道:“狗腿子没长眼睛吗,撞着老爷我了,老爷我打断你的狗腿子。”他话骂的挺顺溜的。

    “啪!”陈凌一个耳光抽在了胖员外的脸蛋上,寒声道:“尔等一个凡人,胆敢辱骂本大仙,你是命长了吗?”说完,手中忽然凝聚出灵气漩涡。

    胖员外被打的倒也不重,但这时看见来人手上的灵气漩涡,马上便也知道对方是真的仙人。这年头,最牛逼的就是仙人,杀了人,都没法找地方伸冤。胖员外顿时吓得面如土色,一把跪了下去。“大仙饶命。大仙饶命。”

    陈凌干咳一声,收了灵气漩涡,道:“要饶命也可以,你得让本大仙看到你的诚意来。”

    “诚意?”胖员外一怔。随后马上心领神会的掏出不少金光闪闪的钱币来。“大仙饶命!”他腆笑着将金币塞到陈凌的手里。陈凌勉为其难的接受,然后放了胖员外离去。

    这个故事告诉胖员外一个道理,嚣张之前得先搞清楚状况。

    虽然陈凌一向很嚣张,但他肯定不喜欢有人比他更嚣张。

    “这也叫借?”龙樱笑吟吟的问道。陈凌打了个哈哈,道:“本来是想借的,是他自己找抽。不说了,我们再不回去,只怕他们要被店家丢出门了。”

    两人很快来到客栈钱。这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原本客栈里人山人海,闹哄哄的。但此刻,客栈里却什么人也没有,安静的落针可闻。钝天首领他们还坐在那儿,一言不发。在他们身边,也就是龙樱先前所坐的位置,还坐了一名女子。

    这女子白衣胜雪,长发及腰。她的脸蛋美丽,身材苗条。整个人都透出一种宏大与精气。

    龙樱看见这名女子时不禁失色。陈凌皱眉道:“怎么了?”

    龙樱颤声道:“她是神王座下大弟子,听雪。”

    陈凌伸出手握住龙樱的柔夷,轻声道:“别怕,有我在。”说完便牵了她向客栈里走了进去。

    那叫听雪的女子见了陈凌和龙樱回来,她马上站了起来。她的目光看向陈凌,道:“这位一定就是陈凌兄台了。”说完后又冲龙樱微微作了一个揖,道:“公主殿下安好,听雪有礼了。”

    陈凌见这听雪彬彬有礼,一时之间倒有些搞不懂她的来意了。

    钝天首领脸色淡淡。原来就在刚才,听雪缓步而入,只对众食客言道:“神王殿有事要办,请诸位离开。”

    天帝,神界,神王都是众生的信仰。这众食客当也看得出听雪的不凡,立刻纷纷散去。连饭钱都没来得及给,那店小二也不敢出来要钱。而钝天首领一行人却没有走,他们当然知道,听雪是冲他们来的。

    听雪进来后,对钝天首领三人道:“阁下一定就是钝天兄台了。”说完又分别道:“东方小姐,沈兄?”

    东方静和沈默然看了听雪一眼,他们心中戒备,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钝天首领淡淡道:“是我们,怎么?”

    听雪微微一笑,道:“我是神王殿,神王座下大弟子听雪。来此对诸位并无恶意,只是奉了我师父之命,要带龙樱公主回神王殿。”

    “请坐吧!”钝天首领说道。

    听雪道:“谢谢!”

    也是在这个时候,陈凌和龙樱进了来。

    “听雪小姐来此有何贵干?”陈凌冷淡的问道。

    听雪朝陈凌微微一笑,道:“我奉了师命前来带公主回神王殿。”说完后又对龙樱道:“公主殿下,我师父对你很是挂念,您看看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如果一切交代好了,我们便走吧。”

    “我不回去。”龙樱下意识的缩到了陈凌身后。

    听雪依然微笑,道:“公主殿下,请不要让听雪为难。”她一直笑着,没有丝毫脾气。

    陈凌却知道,越是这样喜怒不形于色的人才越可怕。沈默然,首领便全是这种人。

    “难道你没听清楚吗,她不想回去。你请便吧。”陈凌冷冷说道。

    听雪看了陈凌一眼,脸上的笑容敛去,淡淡道:“陈凌兄台,听雪此来是神王的意思。在整个神域,还没有人敢违背神王的意思。天帝都不可以。我今天要带走公主殿下,你要阻拦我吗?”

    陈凌看了听雪一眼,听雪眼里没有任何情绪,她并不是在恫吓,只是在说一个事实。

    陈凌已经见识到了神界的厉害,也见识到了大圣者萧玉的厉害。萧玉不过是神王最小的弟子,便已那般厉害。何况是整个神王殿。

    可是,神王殿再强大,自己就要因为畏惧将龙樱交出去吗?

    他正欲开口,沈默然与东方静眼神一紧,沈默然道:“陈凌,不可!”

    神王殿在这个神域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即便是沈默然他们也是心有余悸。

    最主要的原因也是因为大家在这个神域,力量实在是太单薄了。

    钝天首领看了陈凌一眼,道:“不可!”

    陈凌陷入天人交战。东方静微微一叹,道:“公主殿下,你回神王殿,大家都好。否则只会累得大家一起送死,如果你真的在乎陈凌,就不要让他为难,让我们为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