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6章合力
    沈默然淡淡道:“我知道。我也没指望过你会放下这段仇恨。人生短暂,现在痛快饮酒。什么仇恨,到了了却的时候便就了却,又有什么打紧。将来不管是你死在我手上,还是我死在你手上,也都算值了。”

    陈凌与沈默然目光对视,这一瞬,两人心中闪过一个惊人的同样想法。若是没有这些仇恨,其实我们可以做很好的兄弟啊!肝胆相照,一起创造出一片属于我中华的江山来!

    但现实就是如此,永远不可能以个人的意志来转移。

    钝天首领道:“既然你要回去救人,那么这次我们就陪你一起回去。至于怎么救人,陈凌你来安排。”

    陈凌的布局能力,无论是钝天首领还是沈默然,那都是绝不会怀疑的。在那么多次的任务中,陈凌布局不知道闯过多少难关,完成过多少次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一刻,陈凌心中有些难以言说的感觉。他这一次布局,手下的人是绝对的精兵强将。这样的阵容和组合让他有信心完好的救出龙樱来。

    “我要先想一想。”陈凌随后说道。“另外,我们对瑶池宫里的许多布置和安排还不清楚。所以坐在这里布局怎么都会与事实有出入。我们最重要的是先潜入灵山之中,然后见机行事。”

    沈默然点点头,说道:“我赞成。”

    这时候商量也商量不出一个结果来,刚好三人肚子也饿了,便先等待东方静寻找食物回来。

    大约二十分钟后,东方静寻了不少水果回来。她将水果分给陈凌三人,然后也坐在了沈默然身边。

    沈默然先说道:“我们打算陪陈凌一起回去救龙樱。”

    东方静呆了一呆,她先看向钝天首领。

    钝天首领点头,道:“如果你不愿意去,不勉强。这一次回灵山,天帝那帮人一定会布置好天罗地网等待我们。你有选择不去的权力。”

    东方静却是没有犹豫,道:“我们是一体,既然大家决定要回去,我也没意见。”

    “东方静!”陈凌微微意外,他本来已经不想理会东方静的恨了。懒得理这疯女人。可现在,他觉得行动之前,有必要说一说。于是说道:“我们之间是不是可以谈一次。我一直很好奇,你为什么要如此恨我?”

    东方静眼中闪过恨意,道:“难道你心里不清楚吗?”

    陈凌道:“我真不清楚。今天首领在,沈默然在,我们不妨开诚布公说出来。若是我陈凌真有错,我将来就算是死在你手上,也算知道自己是为什么会死。”

    东方静恨声道:“我师父乃是我最敬爱的人。他因为用大真言术唤醒我,最后虽然唤醒了我。但他自己体力不支,力竭而亡。你觉得我不该恨你吗?难道不是你故意布的这个局?陈凌,我一向都知道你善于布局,却没想到你如此狠毒!”

    陈凌顿时恍然大悟。他终于明白东方静为什么会如此恨自己了。这一刻,他不禁火冒三丈,太特么离谱了。

    陈凌抬头看见东方静美眸中的恨意,他平息心中的怒火,说道:“你真觉得这是我在布局,害死你师父?”

    东方静冷冷道:“你别妄想用花言巧语来为你自己开脱。”

    “可笑!”陈凌道:“我只解释一次,至于你信不信,你自己好好想想。第一,那时候首领和你师父的战斗我并不清楚。至于你师父到底受了多重的伤,我并不知道。第二,我从始至终都没想过要你的命,我们去香港是谈好了。你在我手下的墓碑面前磕头恕罪。只要你磕头了,你就可以离开。是你到了墓碑前,宁愿一死也不磕头。第三,我本该杀了你。当时杀与不杀都在我的一念。我只是觉得你东方静也是一个值得让人尊敬的人。所以为了顾全你,又为了给我其余的门人一个交代,只点了你一指,让你假死亡。你好好想想,当时你若是磕头恕罪,后面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与其说是我害死你师父,倒不如说是你自己的任性害死了你师父。”

    如雷轰顶!

    这一刻,东方静有种如雷轰顶的感觉。她手中的水果掉落在地上,眼神里有种说不出的恐惧。

    “是我害死了我师父!”东方静喃喃念道。

    她反复念着这一句话,犹如入了魔障一般。

    陈凌见东方静如此,心中微微不忍,暗自觉得自己似乎也太过残忍了。但不这般说,这笔账这娘们始终要莫名其妙算在自己头上。

    不是东方静不够坚强,只是因为李易非比寻常。

    “东方静!”钝天首领开口了。他的声音沉稳,每一个字都带着一种凝重与安详。

    东方静眼神一凛,她被首领的声音震醒。当下抬头看向首领。

    钝天首领说道:“已经形成的事实,不必懊悔多想,你不能令时光倒流,也无法去改变。你师父是救你而死,那说明是他愿意为你付出的。既然如此,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强大自己,强大西昆仑,让他死得其所,你觉得呢?”

    东方静细细咀嚼钝天首领的话,她毕竟是悟性奇高的奇才。也是上任圣皇以及李易看重的人选,不可能那么脆弱,经受不起打击。半晌后,她站起身子,朝钝天首领深深鞠了一躬,说道:“多谢首领指点,弟子受教了。”这一声自称的弟子大有深意。但钝天首领也没有反对。他只是淡淡点首。

    随后,东方静又面向陈凌,深深鞠了一躬,道:“之前多有得罪,对不起。”

    陈凌并不倨傲,连忙站了起来。“过去的就过去了,你想开就好。”

    东方静点点头,诚声道:“谢谢!”

    随后,东方静与陈凌复又坐下。

    很奇怪的是,沈默然看见陈凌和东方静和好。他心中并没有什么危机感,而是觉得无所谓。

    这个世间是一个大舞台,你我上场,只需痛快一战。成败又何必太计较?这一刻,沈默然如是想。他觉得自己应该感谢此生有陈凌这个对手。这样才能让他在这个过程中进步这么多,领悟这么多。

    一个人的修为可以增长。但格局太小,气量不够便是硬

    伤。

    现在无论是沈默然还是东方静,他们都变得不再那么斤斤计较,或是害怕陈凌太过强大。

    本来,钝天首领之所以强大,就是因为他是第一个懂这个道理的。当初他欲杀仇家的儿子,害怕其长大后报仇。可后来,他却想,我为什么要害怕?我若害怕了,还怎么称霸宇内?

    怕心一起,一辈子的气量都只有那么大。心不够大,成就如何大?

    也就是说,所要做的不是遏制对手的发展。而是强大自身,此乃才是最终的王道。钝天首领一直在这么做,所以他永远是最强!

    吃完水果后,陈凌对众人道:“一般的思想上,我们要潜入灵山都会等待天黑。但是现在灵山人多繁杂,正是我们浑水摸鱼的时候。就现在火速回去,打天帝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陈凌说完,钝天首领三人也跟着站了起来。他们只说一个字:“行!”

    四人便又驾驭灵气飞上天空,火速回返灵山。

    灵山!

    太玄宫内。

    太玄宫少有人住,里面的陈设很简单,就是几张白玉打造的座椅,一张玉床。

    地面洁净,不沾染一丝灰尘。人站在上面,可以看到自己的倒影。

    这是一个安静得让人窒息的地方。这种干净让人想要在上面吐一口痰来发泄心中的不满。

    龙樱坐在玉椅上,神情安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便也在这时,外面传来女仙官的声音。“天后娘娘驾到!”

    随后,两排女仙官先进入太玄宫之内铺好金丝线红地毯。随后,天后娘娘身着华丽宫服,头戴凤冠进来。

    龙樱看见天后,并不站起,就当天后是空气一样。

    天后娘娘也不跟龙樱计较,她进入太玄宫后,立刻有女仙官为她搬来玉椅。天后娘娘坐了上去,就坐在龙樱的对面。

    “龙樱,你以为陈凌这些人逃出去就安全了?”天后淡淡说道。

    龙樱也淡淡道:“难道娘娘能将他们抓回来?”

    天后道:“你身上有一道陈凌的灵气印记,我猜他现在已经知道你被困在此处。你猜他会不会回来救你?”

    龙樱心下一凛,这正是她最担心的地方。

    天后看见龙樱失色,心中闪现一种快意。她继续说道:“这整个灵山都已经被本后的昆仑镜监控,只要他敢进来,昆仑镜立刻会向本后报警。而你这太玄宫内,你猜本后会准备一份什么大礼等待陈凌进来?”

    龙樱说不出话来。她知道神界不止人才奇多,高手众多。更要命的是法宝众多,阵法众多。如果天后在太玄宫设置一个阵法,陈凌闯进来就很难出去。

    “龙樱,你说布置那个阵法比较好?”天后娘娘微微一笑,问道。

    龙樱沉默。

    天后娘娘哈哈一笑,道:“适前,玄天老祖和云天老祖去抓你回来。没想到居然把那五狱老人给杀了。五狱老人被杀了不要紧,要紧的是,五狱老人的诛仙四剑和诛仙阵图也被带了回来。龙樱,你说我就在这太玄宫召集五大明王过来,摆一个诛仙剑阵如何?不动明王坐镇上面。”

    龙樱骇然失色。诛仙剑阵乃是上古绝阵。如果再加上五大明王来镇守诛仙剑阵。别说陈凌闯不进来,就算是天帝和天后合位面之力也是破不了。

    天下间,唯一能破诛仙剑阵的,只有神王一人!

    但龙樱暗想,若是陈凌一定要回来。他见了诛仙剑阵,不可能不闯。虽然之前陈凌破了不少难关,创造了不少奇迹。可是在诛仙剑阵面前,再多的运气,奇迹都不可能了。除了死,还是死!

    “非铜非铁亦非钢,曾在须弥山下藏,不用阴阳颠倒炼,岂无水火淬锋芒?诛仙利,戮仙亡,陷仙四处起红光,绝仙变化无穷妙,大罗神仙血染裳。”这几句话正是说诛仙剑阵的奥妙的。

    天后说到做到,她马上请来五大明王配合诛仙四剑摆成诛仙剑阵。

    五大明王分别为上面不动明王、降三世明王、军荼利明王、大威德明王与金刚夜叉明王。

    这五大明王全是绝顶高手。在大千世界里也有此五人的传说。究其原因也是这五人凶名太盛。

    太玄宫中,五大明王配合诛仙阵图布诛仙剑阵。

    龙樱被安置在阵上面,天后也在一旁观看。那上面不动明王是一位满脸胡须的男子,他的眼神锐利至极。只见他以阵图中心催运起戮仙剑来。戮仙剑浮动在空中,周身散发出氤氲之气。

    不动明王淡淡一笑,对天后说道:“这诛仙四剑落在五狱老人手中,当真是明珠蒙尘了。”

    天后待不动明王却也是客气的,微微一笑,道:“卿家此话怎将?”

    不动明王向天后娘娘作了一揖,笑道:“诛仙四剑若是有来做法宝,威力大减。只有以我们五人来摆设阵法,方能发挥出诛仙四剑这最大的威力。娘娘你有所不知。这诛仙四剑乃是取五金之精铸剑,以地心离火冶之,寒潭之水淬之,再用八十一种天下绝毒入炉养其凶气,八十一种稀世灵药养其灵气,出炉之时令得道大仙真身殉剑,此剑一出,任你是大罗神仙、金刚罗汉,便都是见血无救,形神俱灭!”

    顿了顿,又道:“娘娘,下臣只怕此阵太凶。对手不敢进来。”

    天后淡淡道:“对手若是不敢来,便也罢了。若是敢来,还请明王务必要让此人形神俱消。”

    不动明王一笑,道:“娘娘放心。就算来的人是孙悟空,也断难逃出此阵。”

    天后娘娘道:“这陈凌四人很是古怪,不可大意。”

    “是,娘娘!”

    随后,天后娘娘离开了太玄宫。

    而太玄宫内,诛仙剑阵大成。四口剑被四大明王催运而生。四口剑幽幽相连,灵气延绵不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