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7章拳威
    五狱老人对钝天首领施展出诛仙四剑,万剑归宗!

    此刻诛仙四剑化作一剑,也是万剑归宗!

    轰爆天地,毁灭一切!

    这样的威力气场,让在场所有人都动容了。就连天帝和天后也忍不住站了起来。这样一剑,还有什么人能挡住?

    这一剑,似乎可以将一切阻挡着碾为霰粉。

    五狱老人修炼三行灵气,每一行灵气都修炼到了极致。他的三行灵气中,其中一行就是土行灵气。而诛仙剑自身又能吸收灵气。

    此刻诛仙剑已经是吸收五行灵气的大圆满状态。

    便在这时,钝天首领庄严凝重,一拳轰出!

    我本天道,天道之下,解脱一切!

    这一拳,就是大解脱神拳印!

    天道威严滚滚,没有任何感情,有的只是我意即天意,我道即天道。顿时,所有的土行灵气汇聚到了钝天首领这一大解脱神拳印上。

    一拳解脱一切!

    刷的一下!

    诛仙剑上的五行灵气突然少了一行。所有的土行灵气都到达了钝天首领的大解脱神拳印上。

    轰!

    大解脱神拳印轰出,倒没有非常厉害的气势和威势。可是这神拳印与诛仙剑相碰触。诛仙剑瞬间化作四剑,接着诛仙四剑改变航道,从钝天首领身边穿过。而大解脱神拳印则陡然轰杀向五狱老人。

    五狱老人眼中闪过骇然之色,这一道大解脱神拳印来的好快,他连忙施展出五行遁术。刷的一下,借助灵气,瞬间跨越串联分子。瞬移一般出现在百米之外的万仙台上。

    但大解脱神拳印居然寻着他的痕迹追了上来。这时候五狱老人用了瞬移的五行遁术,一时间便再也没办法第二次使用。

    大千世界里,小倾要串联分子破碎虚空,那是因为飞刀灵巧。而五狱老人整个身子破碎虚空,也是因为灵气帮忙,将速度达到了那个极限。这也是五狱老人能感应到分子的缘故。可是即使如此,他也不能远距离破碎。而且破碎一次,就没办法接连使用。

    穿梭分子若是这么好施展,那也算不得绝顶的身法了。

    这种身法不是每个人都能用的。小倾和五狱老人是属于有特殊天赋的。

    但此刻不管这些,五狱老人俨然已经逃不出首领的天道大解脱神拳印。

    天要你死,如何挡?

    五狱老人试者用灵气阻挡大解脱神拳印,却是根本不奏效。

    很奇怪的,大解脱神拳印超脱一切,不受任何灵气控制。这就是钝天首领的恐怖之处。

    五狱老人眼中出现惊恐之色,他预感到了死亡的气息。

    便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陈凌身形一闪,瞬间来到五狱老人身前,面对不可阻挡的大解脱神拳印。陈凌眼中寒光一闪,彼岸神拳印轰出。

    砰!

    两道神拳印轰杀,绞杀在一起,最后齐齐消弭于无形。

    钝天首领的大解脱虽然厉害,但是陈凌的神拳印却是通往彼岸。两股精神意境在伯仲之间,钝天首领的拳印精于一行,是极点的打击。陈凌这一拳却是海纳百川,直接和大解脱糅合在一起,然后消散。

    五狱老人惊魂未定,陈凌对五狱老人抱拳道:“前辈。”

    五狱老人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陈凌,他点点头,道:“你叫什么?”陈凌报了名讳。

    沈默然和东方静已经恢复,他们和钝天首领站在一起。陈凌并不来跟钝天首领三人汇合,之所以出手救五狱老人,是因为陈凌看出五狱老人在正派之中德高望重。如果一旦被钝天首领杀了,只怕会困难重重。再则,他们三人已经站在了正道的对面,所以陈凌觉得自己不能继续这般下去。他得站在正道这边,如此才可以得到信任,获得一些消息。陈凌相信钝天首领不会怪罪自己,也会理解自己。

    对于陈凌救下五狱老人,钝天首领脸上没有多余的变化。东方静和沈默然也显得很冷静。说到底,他们这四人在大千世界中都是绝顶的佼佼者,冷静下来不会不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

    五狱老人收了诛仙阵图和诛仙四剑,他虽然脾气不好,但这时却拍拍陈凌的肩膀,道:“小兄弟,你救了老夫的命,待会下去之后,老夫要跟你喝酒。”他说完便飞下了万仙台。

    之前一众人都觉得陈凌和钝天首领三人是来自同一个地方。但现在,众人却觉得陈凌是不同的。

    就连天帝和天后都起了疑惑,他们可能不是一起的。不过不管如何,陈凌救下五狱老人,绝对是一件善事。五狱老人德高望重,刚才又是为正道出头。若是就此死了,正道肯定会群情激昂。而现在被陈凌救下来,大家对陈凌都有了好感。

    这时候,陈凌遥遥看向钝天首领。钝天首领眼神冷淡,陈凌又看了眼东方静和沈默然。东方静和沈默然也冷淡的看了陈凌一眼,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情绪。

    但陈凌无形之中感觉到了一种隔阂,就像是钝天首领和沈默然以及东方静是一体。他被排斥在外了。

    这个时候,却是不能去解释了。事实上,陈凌知道大家彼此都明白,只是就算明白,心里始终还是会不舒服。

    这个道理就像是,爸爸是领导,盛怒之下当众羞辱下属。儿子为了爸爸好,跟爸爸一顿顶撞。即使爸爸知道儿子是对的,可是当爸爸的,依然不会舒服。

    道理就是如此。

    且不说这些,这时候天帝天后这边的司仪神将发话了。“比赛继续,不相干的人等不得再出现在擂台场上捣乱,否则便是与神界为敌。”

    这话说的很严重,另外的意义上。首领和沈默然还有东方静所作所为都是依着神界的规矩来的。所以他们并没有错。人司仪神将最先就发话了,比赛规则很残酷,生死不论。那也就怪不得钝天首领他们下手手黑了。

    比赛继续,这时候却没人敢来挑战钝天首领,沈默然,东方静了。就算是陈凌,也没人敢挑战。

    比武大会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天帝天后这边并不平静,因为钝天首领的强悍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天帝对身边的天后淡冷说道:“照这个情况下去,钝天,沈默然,东

    方静,陈凌肯定要入选。本来我们对付陈凌一个人算是胜券在握。现在突然对付这四个,只怕会有意想不到的变化。”

    天后道:“你的意思我明白。请君入瓮的计划不能变。我们现在要将这些变数尽可能的减少。这个钝天,确实很不错,比所有人都要强。就连本后也隐隐看不穿他。陛下,本后忽然有个计策。”

    天帝神情一喜,道:“快说。”天后道:“安排大圣者萧玉出场,让萧玉将钝天给灭了。”

    “萧玉如果出场,要杀钝天并不是问题。”天帝道:“但萧玉并不在名单之内,我们先前已经说过,不让名单之外的人再进入。否则就是与神界作对。”

    天后冷冷一笑,道:“名单在我们手上,我说谁在名单之上,他就在名单之上。”天帝眼睛一亮,道:“此计甚妙。”他立刻对身后的神将道:“传萧玉前来。”

    片刻后,一身玄色长衫,长的丰神俊朗的萧玉前来。他的眸子如若星光,顾盼生辉。走路之间,脚下沉稳,如渊岳大气。

    萧玉乃是神王座下四大亲传弟子中的一个。被神王命令下山辅佐天帝。

    此刻萧玉来到天帝身边,他是个极会做人的家伙。一到天帝面前,便恭敬的下跪道:“微臣拜见陛下,拜见娘娘。”

    天帝微微一笑,道:“萧卿家快快平身。”

    萧玉起身,恭敬站立。

    天帝道:“刚才的比武大会,你也看见了?”

    萧玉点头,道:“是的,陛下。”

    天帝道:“你觉得钝天怎么样?”

    萧玉揣摩圣意却是厉害,道:“如果陛下下令,微臣当可以杀了钝天。”

    天帝点点头,道:“那很好,萧卿家,钝天此人就交给你了。这个人,务必不能让他留着。”

    “是,陛下!”萧玉说道。

    “萧卿家,你切莫不可大意。”天后娘娘补充着说道。

    “是,娘娘。”萧玉恭敬回答。这萧玉本领通玄,做人却低调的可怕。

    这也正是萧玉的聪明之处,就好比,一个普通的人找情人被曝光。男人们通常会很包容,说这也正常。可找情人的若是一个大明星或则官员,那一旦曝光,就将是严重的后果。

    所以越在高位,越要如履薄冰,小心翼翼。除非你已经厉害的天下无敌,什么都不在乎了。也除非你就是朝鲜的金正恩,扛把子。

    萧玉还不是扛把子,也不是天下第一,所以他必须谦虚谨慎。如此才可活的长久,不遭猜忌。

    高处不胜寒,不怕寒的必是高人,如果不是高人又不怕寒,那是要被冻死的。没有天下第一的资本敢装大尾巴狼,是要被杀死的。

    时间已经到了中午,万仙台上的比武大会进行到这里已经有三个小时。

    这时候阳光艳丽,整个灵山光芒万丈。

    暖风吹拂,空气清新。

    天帝身边的司仪神将宣布,比武大会暂停,中场休息。

    众擂主纷纷下了万仙台,陈凌也跃下了万仙台。他快步来到了龙樱身边。龙樱和顾长卿一行人正在一起。顾长卿和玄月先向陈凌抱拳道:“多谢门主相救五狱老人。”

    陈凌不由一怔,道:“这和你们有什么关系?”顾长卿微微一笑,道:“门主,五狱老人是我们的精神领袖,是正气长存的代表。”

    陈凌心中已然明了,当下不再多说。这时候,五狱老人也朝陈凌走来。

    陈凌看了眼钝天首领一行人,他没有去跟他们汇合。因为现在,他不想让人知道,他和钝天首领是一伙的。不过让陈凌奇怪的是,白素贞这一群灵族的人也没有前来和陈凌汇合。陈凌记得白素贞是好奇心重的人,怎么这会反倒安静了?

    五狱老人排众而出,来到陈凌面前。他显得极为豪爽,丝毫没有因为刚才被钝天打败而沮丧,或则说觉得丢脸。他拍了拍陈凌的肩膀,又一把拉住陈凌的胳膊,笑道:“小兄弟,老夫的命是你救的,走,今日老夫要和你不醉不归。”

    这五狱老人胸怀坦荡,又热情至极。陈凌当真是推却不过。顾长卿一行人立刻拜见五狱老人。五狱老人却是不认识他们,疑惑的向陈凌道:“他们是”

    陈凌连忙向五狱老人介绍,介绍的时候顺便提了一嘴大楚门。五狱老人恍然大悟,也没多想,道:“先不说这些,我们去喝酒。大伙儿也一块去。”最后一句话是招呼顾长卿等人。

    顾长卿等人看待五狱老人,就像是普通人看待领导伟人。现在能和伟人一起吃饭喝酒,心中也觉荣幸无比。

    很快,一众人便找了块空地,铺了席子。上面则摆满了美酒与糕点水果。

    在这万仙大会上,这些东西都是不缺的。

    “小兄弟,老夫这辈子纵横驰骋,第一次碰上你这么对胃口的小兄弟。你很不错,老夫敬你,先干为敬!”五狱老人说完便一饮而尽。陈凌忙道:“前辈过奖了。”他说完也一饮而尽。

    龙樱乖巧的待在一旁,为陈凌和五狱老人倒酒。五狱老人多看了眼龙樱,他微微奇怪,道:“女娃子,你叫什么?”

    “陈樱!”龙樱回答道。被五狱老人看了一眼,顿时有种如芒刺在背的感觉。

    五狱老人又打量了龙樱一眼,最后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当下便也去了疑惑,不再多说。

    他是觉得龙樱有种说不出的清气,不似普通人。但到底那里不普通,他也说不上来。

    接着,一众人谈笑甚欢。五狱老人问起大楚门的来由。凌云便又说出了他与魔门的恩怨,一说到魔门,凌云便血红了双眼。同时也对陈凌感激不尽。

    从玄月盟的成立,魔门的侵袭,陈凌的挺身而出。大楚门成立等等,一众人你一嘴我一语的说出。话语中都是对陈凌的钦佩和感激。

    五狱老人听到魔门的残忍,也不禁义愤填膺。道:“魔门这群狗崽子,不要被老夫碰到,否则”

    随后,他知晓陈凌所作所为之后,便对陈凌更加喜欢了。他一端酒碗,道:“陈兄弟,你很不错。你这大楚门也非常好,老夫决定了,从今天开始,也加入你的大楚门。以后你就是老夫的门主。”

    这位五狱老人行事作风都带着爽快率性,他决定的事情也没什么人能改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