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1章快意
    但是,陈凌哪里容易让他刺到,张口一吐!一口气喷了出来,好像吐出了一颗炸弹,巨大的气流和声音,一下把苏元明震得身体呆滞了一瞬,苏元明的耳朵里面流出了血,显然是鼓膜被震破了!

    陈凌用上了声打的功夫!

    就趁这个机会,陈凌手一擒拿转圈,就躲掉了苏元明的针刺,突然全力又是一爪朝苏元明的天灵盖抓去!

    这一下抓,快得不可思议。

    巨大的手掌,又长又大的铁指,一下盖上了苏元明的整个脑袋!

    陈凌的手,有蒲扇那么大,这么一抓,竟然把苏元明的顶骨,带脸一起罩住!

    随后陈凌发劲!

    噗!

    一副让雪儿,胡雪峰,赵世鹏,龙樱永生难忘的场景出现了。

    苏元明的整个脑袋,被陈凌一爪捏的粉碎,就好像是鸡蛋一下破裂,鲜血脑浆,还有碎骨,四散溅开。

    陈凌进步一个撞肘,苏元明无头的身体,炮弹一样飞起,狠狠的摔了出去。

    而陈凌,神情冷漠,如盖世霸王站立原地。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这一刻,心情畅快到了极致。

    快意恩仇!

    陈凌脑海里忽然想起他看过的那一段话。

    我有一个梦,我想我飞起时,那天也让开路,我入海时,水也分成两边,众神诸仙,见我也称兄弟,无忧无虑,天下再无可拘我之物,再无可管我之人,再无我到不了之处,再无我做不成之事,再无我战不胜之物。

    我要这天下再无我战不胜之物!

    “四哥,七哥,九弟!”二宝看着兄弟们的惨死,发疯一般的喊叫。他的双眼蹦出血泪,忽然跳了起来,冲陈凌抓击而来。他的腿瘸了,就这样一蹬,速度奇快。但陈凌只是一伸手,便将他的咽喉掐住。

    “我想我们可以谈谈了。”陈凌望向白茫茫之处,淡冷的说道。他知道,那女人肯定一直在看着。

    雪儿一众人亲眼目睹着众家兄弟的惨死,全部双眼血红。雪儿捂住嘴,泪水再也忍不住流了出来。她觉得是自己害了四弟与大宝三兄弟。

    “不要杀他!”雪儿看见二宝命在旦夕,不由出声喊道。

    二宝的咽喉被陈凌五指抠住,他的脖子上因为他的挣扎被划出血痕来。一滴滴的鲜血溢出,看着便让人觉得触目惊心。

    雪儿喊出声来,二宝听了,却不管不顾,血红着眼道:“三姐,不要管我。我们杀不了他们,也要将他们永远困在这莲台之中。否则我死也不瞑目”他说着便想咬舌自尽。

    究实来说,其实咬舌自尽是个技术活。到底咬舌之后是不是就死了,也没得到验证。只不过,在陈凌手上就算拿了手榴弹想死都不可能。更何况还是陈凌拿捏着他。

    陈凌一把将他用力掐住,冷淡的冲虚空之中喊道:“我耐心不太好。你现在放了我的同伴,然后放我们出去。这件事到此为止,一笔勾销。我便也放了他。至于之后,你们要来找我报仇,我随时奉陪。”

    “你休想!”二宝咬牙说道。他被陈凌掐着,说话很是吃力。

    陈凌却不理会二宝。

    雪儿与胡雪峰,赵世鹏全揪心的看着陈凌,看着二宝。

    他们的亲人,兄弟一个个在眼前死去。他们心中已经被仇恨愤怒所代替。

    虽然恨不得吃陈凌的肉,喝陈凌的血。但他们看着可怜的大宝,也真做不到那般铁石心肠,不管不顾。

    雪儿始终是老大,同时,她也是女人。世人一向认为女人柔弱,软弱,却不知道古人很早便说过最毒妇人心。

    女人一旦被逼到某种程度,所表现出来的坚韧是许多男人都不如的。

    这个时候,雪儿抹干了眼泪。她似乎一下子清醒过来了,冷静的冲莲华台中的陈凌道:“你放了二宝,我放你一个同伴。”

    “不行!”陈凌手中就只有这唯一的筹码,道:“必须放了我们全部,否则,我会让你的二宝兄弟受尽人间极致苦楚而亡。”

    龙樱对于陈凌连杀数人并不害怕,相反觉得陈凌正如她心中的盖世英雄,豪气冲天。这时候,龙樱的心也揪了起来,她始终觉得顾长卿一行人的被抓乃是因她而起。

    雪儿深吸一口气,她眼中忽然闪过一缕杀意。对身边的胡雪峰道:“先杀一个,丢给他。”

    这话,陈凌自然是听到了。他立刻道:“你尽可以杀,你杀一个,我就先戳瞎二宝的眼睛。”

    这一下,胡雪峰顿时不敢动了。双方可想而知都不是在开玩笑。剑拔弩张,互相僵持。

    “三姐,不要管我,杀,杀光这群狗娘养的,替哥哥弟弟们报仇。”二宝在陈凌手中怒吼起来。

    “看来你还是不够疼!”陈凌一脚踢在二宝没受伤的膝盖弯上,将他踢跪在地。然后一脚踩在二宝断腿上,他脚上用力,碾压起二宝的伤口。

    二宝顿时痛嘶一声,他的泪花都痛了出来。“杀,三姐,杀光他们”

    不得不说,这傻子是个铁血真汉子。对敌人残忍,对自己也足够残忍。

    “三姐,不如放了这群人。反正他们也走不出功德金莲。”赵世鹏看见二宝如此痛苦,不禁对雪儿说道。

    “我艹,不许放,你们就算救了我,我也立刻撞死。大宝和三宝都已经死了,我本就不想活了。”二宝怒吼出声。

    遇到这么个不怕死的混球,陈凌都有些动容了。

    “你们何苦如此?”陈凌改变策略,冲雪儿道:“你们的师尊还未出山,正所谓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你们放了我们,以后还有的是机会报仇。兄弟,那可是死一个,少一个”

    二宝又准备喊话,陈凌恼了,每次谈判刚有点效果,就是这家伙捣乱。干脆快速出手,捏住二宝的下颚,一错。这是分筋错骨手的精妙手法。顿时让二宝说话不利索,只听他鬼喊鬼叫,却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

    有那么一刻,雪儿想要玉石俱焚,将陈凌的这些同伴杀的一干二净,然后她再以死谢罪。可是这一刻,陈凌的话忽然提醒了她。

    “我何不将他们这一干人全部困在这莲台里面。然后等师尊前来,便将他们放出。最后由师尊将他们全部杀了?”雪儿眼睛一亮,这样不就又可以报仇,又不用累死二宝了吗?

    “你的同伴我可以放还给你。但是你想要我放你们出莲台,不可能。你若不答应,那二宝你随便处置,我将你的同伴杀个干干净净。”雪儿随后冷声冲陈凌说道。

    陈凌呆了一呆,他与龙樱相视一眼。他也知道,雪儿最大程度只能如此了。自己抓了一个人质,要换一群,还得逃出去。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不够厚道了。

    龙樱也点点头,道:“可以。”

    她一说可以,陈凌心中便有了底。因为龙樱对十二品莲台很了解,未必就找不到办法逃出去。

    “好,你现在放人。我看到我的同伴后,便把二宝放走。”陈凌冲雪儿说道。

    “为什么不是你先放,我们又凭什么相信你?”赵世鹏冷声说道。

    陈凌微微叹了口气,道:“我先放?换做是你们,你们干吗?我现在被困在你们这莲台之中,你们对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陈凌这话是有道理的。他就一个人质,放了就什么依仗都没有,自然是不肯干的。

    如果双方谈不拢,那么就又是一个僵局。好在这时,雪儿开口了,道:“把他们全部放了。”

    这个雪儿还真是有决断的人。

    顾长卿一行人悠悠醒来。顾长卿第一个睁开眼,便看见了陈凌和龙樱。

    其余人也纷纷醒了过来,四周依然是一片白茫茫的。

    这是雪儿给陈凌指的方向,陈凌和龙樱照着方向前来,便寻着了顾长卿他们。

    “大家都没事吧?”陈凌扫视大

    家一眼,蹲下身子问。

    玄月,印月师太,乌苏亚,李家三兄弟以及凌云面上均是惊喜交加。在被魔门门徒抓住时,他们真以为自己死定了。这一下获救,简直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我们没事。”一众人起身,检查身体后,均表示没事。顾长卿朝陈凌抱拳道:“多谢门主。”玄月等人也纷纷表示感谢。

    陈凌淡淡一笑,道:“都是自家兄弟,说这些就多余了。”他又扫视周遭,微微叹了口气,道:“我们现在被困在这十二品莲台之中。还是先想想怎么逃出去为妙。”

    那二宝自然也被陈凌放了。陈凌倒不会那么卑劣,说话不算话。

    顾长卿一众人面色沉重起来,他们自然也是知道十二品莲台的厉害。

    “对了,你们怎么突然就被抓了?”陈凌不免问道。

    他们这一群人好歹也都是高手,突然之间被制住,而且毫无声息,这确实让陈凌感到好奇。陈凌这么一问,众人更加惭愧。玄月道:“门主,说来惭愧。当时贫道做了一个梦,梦见一朵莲花好生耀眼。随后,忽然之间一道白光闪过,便失去了知觉。”

    顾长卿微微惊讶,道:“我与玄月道友却是一样,也是梦见了莲花。”

    凌云等人纷纷附和。

    陈凌立刻明白了。在雪儿这群门徒中,有一个会入梦的高手。在梦里种植意念让众人放松。然后突然用出法宝,将众人晕眩。

    他们修为弱,自然防不胜防。

    这魔门十二门徒个个都有奇怪的本事,如果不是碰上陈凌这个**oss,他们的确是可以笑傲神域的。

    陈凌对于魔门的十二门徒来说,就是一个百毒不侵的存在。

    这些都暂且不提,一众人也意识到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如果一直被困在十二品莲台里也不是个事情。困在里面,就无法去参加万仙大会。同时,如果到时候魔门双圣的云天老祖和玄天老祖前来。陈凌还能抵挡这两个老祖吗?

    这绝对是个未知数。陈凌虽然现在信心爆棚,但是却也绝对没把握在两位老祖的手下保护这么多人。

    顾长卿一行人在两位老祖的手下,简直就是手无缚鸡之力。话说回来,陈凌在见识到了魔门门徒的厉害之后,也不由不佩服顾长卿这群人的不知天高地厚。这点微末本事,居然就敢胆大包天来反抗魔门!

    雪儿一行人在莲台阵心之中悲戚不已。现在他们十二兄弟姐妹就只剩下四人还活着。而且二宝的腿还被陈凌打断,再也不能复原。

    雪儿与胡雪峰和赵世鹏看着陈凌一行人如无头苍蝇在莲台里寻来寻去,便知道这莲台的奥妙,他们是不可能勘破。

    “我们走,带了莲台回圣地,静候师尊归来。”雪儿随后对众人说道。

    胡雪峰和赵世鹏点头。更重要的是,他们还要将众死去的兄弟安葬在圣地之中,以慰众家兄弟在天之灵!

    赵世鹏背了二宝,雪儿背了大宝的尸体,胡雪峰一手夹了三宝,一手夹住苏元明的尸体。一行人便就此离开了十二品莲台。

    雪儿她们只要看到苏元明的惨状,便对陈凌更加恨得不得了。

    苏元明的头被陈凌完全爆开了。但陈凌手上却没有血迹,一甩手,就比洗过还干净。

    不过到了此时此刻,雪儿一行人愤怒之余,忽然之间心中也是悲凉无比。她们忽然有些相信冥冥之中的因果报应了。

    当初一心想要修炼,吸取人的骨血精髓,吸取法宝精髓。却不顾生灵之苦,如今想来,当真是报应不爽啊!

    世间之上,生物链之中,一些低等生物没有灵智。生来就是盘中之餐。

    这些杀便杀了。

    但对于有灵性的,不管是人还是动物,杀的越多,那因果便越重。简单来说,有灵性的生灵在被杀时会恐惧,会憎恨。这些恐惧憎恨就会成为怨气,怨气积聚多了,身体上就会越来越气弱。如此时间久了,就会成为影响气运的存在。

    当然,如果一个人本身气场够强,强到逆天,便可以不惧因果。说通俗点,就是这人八字太硬。

    沈默然就是一个例子,太强,强到什么都不怕。不过报应虽然没落到他身上,但他坏事做多了,一直以来,运气并不好。

    相反,陈凌的煞气够重。而且又杀人,又积大德,反而一直洪福齐天。

    时间一晃便已过去十个时辰。魔门圣地之中,在圣地的后池处,十二品莲台被置放在往生池上。

    往生池里有着春夏秋冬不败的翠绿色荷花。这些荷花因为十二品莲台的滋润,变的充满了灵气。而十二品莲台就如一朵洁白如玉的莲花。一共十二瓣。

    每一瓣都绽放着晶莹如玉的华光,就像是现代的工艺品。可这种灵气四溢的光华,又不是任何工艺品能够比拟的。

    而且,四周都散发着清香之气。

    说起来,这十二品莲台并不算很大。就像只有一个和尚打坐的蒲团那般大小。可阵法一旦打开,一入莲花门便是里面的十二境,十二循环世界。

    如安若素的念头,一共一千八百个念头。如果度过第一次雷劫之后,便是念头带电芒。如果度过第二次雷劫之后,便是一念一世界。一个小念头就像是一枚戒须弥。里面可以存放不少东西。

    而如果到第九次雷劫,一个念头只怕就像是一个十二品莲台那般大小了。当然,目前来说,没人能度过九次雷劫。同时,即便是九次雷劫,念头里的世界够大,也绝对不如十二品莲台里这般玄奥。

    此刻的十二品功德金莲里。

    陈凌一行人已经找寻累了,他们出了白茫茫的世界,忽然看到春夏秋冬在身边循环不息,互不干扰。

    “眼下离万仙大会已经只剩下两天不到的时间。”玄月担忧道:“这且不说,若是魔门双圣回来,我们只怕处境堪忧。”

    她不说这些,众人心中也是明白。

    顾长卿等人沉默不语,这个时候,即便陈凌神通广大,那也是一筹莫展。

    龙樱对十二品莲台最是了解,她道:“十二品莲台本是最大的防御法宝。而里面的阵法十二境生生循环不息,根本没有办法逃出去。除非”

    “除非什么?”陈凌一众人不由连忙问道。谁也不想就这么被困在这里等死。不过这里倒不怕被饿死,因为四处寻找,可以看见有树林和灵果的存在。

    一众人都燃起希望来,那怕希望渺茫,那也是希望啊!

    龙樱显得灵秀美丽,她在众人中,反而是最沉静的一个。她扫视众人一眼,道:“除非有大神通的神魂高手,将自身念头散步十二境,同时从十二境里突破,如此才能逃出去。”她又看向陈凌,道:“我知道你的玉里的素素是神魂者。但是要能突破十二境的念头,她根本不行。别说她不行,世间上也没有一个人行。这种突破,除非是她的神魂念头已经到了九次雷劫,大圆满的地步。一个念头便是厉害无比。”

    这虽然是一个希望,但很快就让众人希望破灭。

    在这个世界里,神魂高手并不稀奇。而且神魂高手并不受重视。因为神魂和灵气比起来,根本没有可比性。

    但是众人也知道,如果神魂高手真正修炼到了极致,到了九次雷劫的地步。那就是贯穿天地的终极神王。不管是在大千世界,还是在任何世界空间里,都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可是这个世界里,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能度过九次雷劫。

    那中千世界里的血帝,得了天地许可的大机缘,也不过是个二次雷劫的存在。

    众人的希望被浇灭,一个个说不出话来。陈凌倒没有沮丧,道:“大家不必害怕,就算是魔门双圣来了。我也自当竭尽全力保护大家的周全。”

    凌云眼神黯然,道:“都是我害了大家。”

    玄月与顾长卿,以及乌苏亚,李家三兄弟见陈凌和凌云如此说。马上便也勉强一笑,连说不打紧,能活着就已经是赚了。,生死大家一起,也算是值了。

    就这般说说笑笑,气氛也一下子缓和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