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4章蚊子
    陈凌又笑笑,道:“我从东土大唐来,要到西天去。”

    这话就是在胡扯了,云中子顿时愣住,他那里知道东土大唐在哪里。又那里知道西天是那里呢?

    陈凌也不是傻子,他闯荡江湖这么多年,。是个十足的老狐狸。这个云中子无事来献殷勤,陈凌也不过是想看他到底有个什么鬼名堂。这才陪他虚与委蛇。

    一开始见他仙风道骨,还以为真是个高人。谁知道一说话,陈凌就发现这家伙是有目的的接近。这也是龙樱不愿意搭理云中子的缘故。

    云中子不停的跟陈凌套话,陈凌就不停的打太极。云中子问东土大唐在那儿。陈凌就说东土大唐在离此十万八千里的地方。

    这番话把云中子听的一愣一愣的。

    最后,吃完饭后,陈凌便问云中子道:“道长您是那里人?”

    云中子一愣,随后道:“贫道是一散人,以天为被,以地为席。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那里人。”

    陈凌心里暗骂一声狗日的,比老子还会装。又道:“道长家里几口人啊?”

    云中子一怔,道:“贫道孤身一人。”

    陈凌道:“道长,您这要去哪里?”他确实是想送走这家伙了,陪他聊天太无聊了。他还没往深层次的想云中子。毕竟自己虽然有不少法宝,但也是财不露白,没道理让他起觊觎之心的。

    云中子便像是听不懂陈凌的言外之意,道:“贫道也不知道要去那里。”顿了顿,道:“不过今天跟小哥儿你有缘,不如我们秉烛夜谈一番,如何?”

    陈凌一听这话,立刻头都大了。毫不犹豫的道:“那不行,我却是有些累了,今晚想早些休息。道长,改日,改日再说吧。”

    改日哥就走了。

    云中子却不罢休,道:“小哥儿,你这劳累显然是旅途劳累。贫道可运功帮你祛除疲劳。”

    陈凌不禁无奈了,还有这么没脸没皮的道士存在。他还没说话,龙樱突然开口道:“道长,我们不欢迎你,你请吧。”她说话可真够直接,一点也不婉转的。这份勇气让陈凌佩服。

    陈凌确实不好意思才跟人喝酒,转念就冷下脸来。但龙樱便没这么多顾忌。

    云中子不由一怔,老脸一红,呐呐道:“即是如此,那贫道只好告辞了。”

    “等一等!”见云中子要走,陈凌忽然说道:“道长,我这妹子不懂事,你别见怪。我现在突然觉得不累了,晚上咱两秉烛夜谈,秉烛夜谈。也好向道长您多讨教些做人的道理。”云中子不由感到意外,但马上就转为欢喜,道:“甚善,甚善!”

    店家已经为陈凌一行人开了两间房。陈凌一间,龙樱和小凝一间。陈凌让云中子先在房间里等自己。他则先去了龙樱的房间。

    来到龙王镇时已经是下午五点。这顿饭吃的时间颇长,这个时候却已经暮色降临。

    陈凌一进龙樱的房间,龙樱坐在桌前,正喝着一杯茶水。小凝则在收拾床铺;小凝见陈凌进来,便怪责陈凌道:“那不要脸的道士眼看要走了,你为什么要留下他啊?”

    陈凌微微一笑,道:“因为我突然很好奇,他到底想干什么?”顿了顿,向龙樱问道:“公主,你可听出他心里的想法?”

    龙樱闻言,转头看了陈凌一眼,道:“必须是对方的脑电波比平时强烈一些,我才能察觉到。这个云中子至始至终,都没有任何波动,所以我听不出来。”她顿了顿,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想知道他的目的到底何在。但是你这么做确实有些鲁莽了。在我们神域里,这些修道人根本不能以常理来判断。杀人,夺宝是常态。而且你也不知道他的法宝到底是什么,这样贸然试探会很危险。”

    陈凌点点头,道:“公主教训的是,我会多加注意。以后尽量不再这般鲁莽。”

    龙樱见陈凌这般诚恳认错,便也不再生气,她面容缓和了很多,道:“多加小心。”

    陈凌一笑,当下便又坐下,道:“我再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小凝一听讲故事就来劲了,但马上又道:“那道长还等着跟你秉烛夜谈呢。”陈凌哈哈一笑,道:“他要诳骗我,耐心一定会很好的。”

    小凝便连忙搬了椅子,坐到陈凌身边来。

    龙樱自也满是期待。

    陈凌酝酿一下,他本来想讲红楼梦。红楼梦想来是女人都喜欢来听的。而龙樱与小凝又对爱情故事那般感兴趣。无奈的是,陈凌也不是博学的人,红楼梦他自己也不太清楚。只知道里面有个逛大观园的刘姥姥,有个爱哭的林黛玉。还有个风流小种子的贾宝玉。

    至于其中那些诗词,他是记不得的。

    所以陈凌想了一会后,讲起了神雕侠侣。

    断臂的杨过,一见杨过误终生的杨过。

    冰冷的小龙女。陈凌突然发现说起小龙女时,似乎小龙女的身上真有龙樱的影子,陈凌讲到精彩处,龙樱不禁痴了。

    陈凌这个故事讲的有些长,其实也是陈凌想坑云中子。一直讲到快天亮,可怜那云中子还在等着跟陈凌秉烛夜谈。

    这特么肯定是不能夜谈了,因为马上就要天亮了。

    待陈凌说完之后,龙樱眼角居然有了泪水。陈凌知道她肯定是物伤其类,感怜自身。小龙女还有杨过,而她又有谁呢?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见天真快要亮了,陈凌便决定去会会云中子。龙樱收敛情绪,道:“多加小心,不可大意。”陈凌点头。龙樱终究还是不放心,又将自己的缚龙索取了出来,道:“你将这缚龙索拿去,念动咒语,配合意念便可驱使。咒语是……”

    陈凌收了缚龙索,微微一笑,道:“放心吧。”说完之后便出了房间。

    那边厢的云中子此刻正躺在床上,看似已经睡着。其实他又那里睡着了,他早已是对陈凌恨的牙痒痒了。

    尼玛,说好的秉烛夜谈呢?

    陈凌一进房门,云中子立刻装睡。陈凌刚走到桌前,云中子便装着从睡梦中醒了过来,起身睡眼惺忪的道:“小哥儿,你回来啦。来来来,咱们秉烛夜谈。”

    陈凌一笑,他的精神其实好的很。当下道:“好。”云中子立刻起身,这家伙睡觉可没**服。

    穿好鞋子后,云中子来到桌前坐下。陈凌倒了两杯茶。云中子拿起茶杯就喝了一口。陈凌也拿起茶杯喝下去。

    便在这时,一缕看不见的灵气飘入陈凌的茶杯里。陈凌立刻注意到了,这缕灵气非常的细微,若不注意便会被忽略。

    狗日的,在给自己下套呢。

    陈凌一口将茶喝了进去,喝完之后,他便晃了晃脑袋,道:“咦,怎么晕晕的,好困。”说完便倒头睡在了桌上。

    云中子眼中露出一丝诡异阴森的笑容。随后,他便不理会陈凌,出了房间。

    在出房间的刹那,云中子动过要杀陈凌的念头。但想了想,觉得杀起来有些麻烦。万一引来店小二过来看见,总是不好。这种小角色,命留与不留,都没什么打紧。

    云中子一出房间,陈凌就站了起来。

    云中子确实是给他下了毒,可是他陈凌却是百毒不侵。再则,就算自己不是百毒不侵,一旦准备喝时,心里也会有警觉。而现在没有警觉,却是因为根本对他造不成威胁。

    原来这家伙的目标不是自己。

    陈凌马上想到了龙樱。不敢多做耽搁,陈凌迅速出了房间。他的脚步很轻,动作轻盈敏捷。

    云中子果真是来到了龙樱的房间前。陈凌暗暗跟在后面,心道:“难道这家伙是个淫道人,想侵犯龙樱?”

    只见云中子悄然推开了龙樱的房间门。

    客房内,龙樱和小凝刚刚准备入睡。房门一开,龙樱立刻惊觉起身。她本来就没脱衣服,所以倒也不会嘎=尴尬。

    龙樱刚要张开嘴怒斥,便觉眼前一闪。云中子施展木行灵气,一瞬间便来到龙樱面前将龙樱的嘴捂住。

    小凝大怒,立刻发出赤炎剑。云中子狞笑一声,一指弹飞赤炎剑,同时踏步上前,趁小凝还未张嘴之前,直接在小凝后脑上一摁。小凝立刻晕死过去。

    龙樱被云中子挟持住,根本动弹不得,也发不出声音来。她眼中露出惊恐之色。便也在这时,陈凌闯了进来。

    陈凌冷笑一声,道:“好一个无耻道人。”他说话同时,立刻祭出六道无常剑来。同时挥动缚龙索。

    刹那间,金光与白光同时连闪,疯狂扑击向云中子。、

    云中子突然见到陈凌,不由失色。

    陈凌这还不算,接着又借助水行灵气与土行灵气,雷霆电闪来到了云中子的身前。

    云中子也当真了得,不知施展了个什么妙法。瞬间躲开六道无常剑,来到左边房间角落。六道无常剑与缚龙索一下落空,便又马上攻击而去。陈凌更是跟着扑击而去。

    轰的一下!

    陈凌忽然觉得眼前一黑,居然来到了一个黑暗的房间里。

    而云中子却……消失了。

    很快,云中子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带着狞笑,道:“臭小子,你现在被困进了我的混沌钟里,你就等着被我的宝贝上古魔蚊吞噬得渣都不剩吧。你这两个漂亮的妞儿,就给贫道慢慢享用,哈哈。”

    陈凌一听这话,立刻目眦欲裂。如果龙樱和小凝真被这下流胚子给侮辱了。陈凌觉得自己会发疯发狂。龙樱是如此纯净的女子,怎可以……

    陈凌胸中燃烧起满腔怒火,他搞不清楚这狗屁混沌钟的构造,但他却也感觉到在这里面,居然已经没有五行灵气的存在。自己也感召不到五行灵气。、

    虽然没有五行灵气,但他还有九牛二虎的气血之力。陈凌双眼陷入血红,整个身子狠狠的撞向墙壁。、

    砰!

    混沌钟发出沉闷的响声,但却巍然不动。

    陈凌连撞数次,混沌钟根本没有反应。

    云中子的声音再度传来,道:“你别白费力气了,臭小子。贫道这混沌钟乃是混沌中的陨石与上品丹药炼制而成。除了不及圣器六品莲台,便再也无物能及了。那孙悟空当初在外面用他那大铁棒都没能击破我的混沌钟。你在里面无五行灵气,也想击破?痴心妄想。”

    陈凌心下焦急欲狂,他不担心自己,最怕的是龙樱和小凝出事。便也在这时,龙樱的声音忽然传来,道:“陈凌,你不用担心我们。这个贼道人已经被缚龙索捆住了。”

    ……

    这真是一个戏剧化的结果。

    陈凌也一下呆住了。但他很快就想明白了。刚才自己放了缚龙索来捆云中子,云中子却又放混沌钟困自己。于是……混沌钟困住了自己。缚龙索捆住了他。

    龙樱又道:“陈凌,你坚持小半个时辰。我被这贼道人打了一掌,只需要小半个时辰,我便可以恢复行动。”

    云中子狞笑道:“哈哈,小美人儿,他坚持不了的。我的上古魔蚊会把他吞噬掉,吸干他的血肉。然后,我会放出我的魔蚊来吞噬掉你这缚龙索。”

    上古魔蚊是一直躲在混沌钟里。而云中子现在不敢用咒语将魔蚊放出来。因为陈凌也会跟着出来。

    那么便只有用魔蚊将陈凌吞噬掉,然后再出来。、

    陈凌这时候也感觉到了这什么劳什子的上古魔蚊。

    这魔蚊可不是一只,而是密密麻麻,成千上万的蚊子。

    这种蚊子个头很小,蜂拥着咬噬向陈凌。陈凌身子一震,立刻将这些蚊子震飞出去。他的肌肉抖力道很是恐怖

    化劲便是一羽不能加,一蝇不能落。何况是陈凌这种接近人仙的存在。这些蚊子密密麻麻,陈凌挥拳用拳风震荡,顿时震死不少蚊子。但很快,陈凌便发现这些蚊子不是真正的蚊子。倒是像是某种能量,死了之后又开始慢慢复活,积聚。

    陈凌试着让一只蚊子咬了一口。痛!

    这种痛绝不是普通蚊子能办到的,而是直接在咬噬他的血肉。他没有阻止,这蚊子便已极快的速度继续吞噬。饶是陈凌的铜皮铁骨,在这蚊子的嘴下也如嫩豆腐一般。

    啪嗒一下,陈凌将这蚊子震飞。他终于确确实实的体会到了这种蚊子的可怕之处。

    他连续震荡,杀死不少蚊子,时间也耗费了很多。但蚊子的数量却一点也没有减少,这般密密麻麻的攻击,着实让人头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