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3章云中子
    陈凌冷哼一声,大手一挥,一大片水行灵气积聚成涡旋,立刻将沈默然的两道火行弹淹没得渣都不剩。沈默然一动手,陈凌便已准备。沈默然刚要杀死龙樱,陈凌一拳爆向沈默然脑门。这一拳,蕴含了狂暴的水行灵气。在海上,水行灵气乃是王者。陈凌这一拳加上气血之力与灵气,一拳便打出了极光般的感觉。

    沈默然微微失色,闪电后退。而陈凌则护在了龙樱的身前。

    同时,陈凌收回了六道无常剑。龙樱也收回了缚龙索。东方静从狼狈中解脱出来。她与沈默然并肩而立,与陈凌一行人争锋相对的站立。

    陈凌眼中闪过怒火,冲沈默然和东方静道:“你们还真要将我赶尽杀绝不成?”

    “你不死,我心难安。”东方静眼中蕴含仇恨,一字字说道。

    “那沈少你呢?”陈凌看向沈默然,道:“今天你也是想要我死了?”

    沈默然虽然觉得陈凌刚才拳力惊人,但他并不畏惧陈凌,眼神淡淡,道:“你我之间,将来不是你死就亡。现在有机会,自然留你不得。”

    “你们别忘了,大气运降临。目前我绝不是你们最大的敌人。最大的敌人是光明教廷,还有各种神秘的势力。我们之间不管有多大的仇恨,也至少应该先对付外敌,然后再内斗。”陈凌缓缓说道。

    沈默然淡淡道:“没有你,我们一样能对付外敌。”

    东方静也道:“陈凌,今天你不会再有好运气了。”

    “哈哈……”陈凌忽然放声大笑,大笑过后,他冷眼看向两人,道:“想杀我,就凭你们?以前你们杀不了我,现在更是不能。”说完之后,便不再废话。陡然之间电闪祭出禹王九鼎。

    九鼎在陈凌五行灵气的疯狂催运下,开始疯狂旋转。

    九鼎在五行灵气的扶持下,比玄机真人可要厉害多了。因为所有的灵气瞬间被九鼎吸纳。一瞬之间,沈默然和东方静还有龙樱,小凝,感觉连站也难以站稳了。他们脸色大变,知道不对。沈默然动用黑洞大势与九鼎互争灵气,总算是夺回了灵气,勉强站立。东方静也迅速用圣皇定鼎大势,夺回灵气,重新站稳。

    不管怎样,两人能吸收的灵气还是少了许多。而龙樱和小凝则没这个本事,眼看要掉入海域之中。陈凌眼中精光一闪,大手一挥,便拨出水行灵气,让龙樱和小凝站稳。沈默然和东方静感觉到不对,立刻就要逃走。

    陈凌眼中寒意暴闪“无极大手印!”

    九鼎中间,一个巨大的灵气大手印就跟如来佛一样。迅速将沈默然和东方静一把抓住。灵气大手印将沈默然和东方静挤压在一起。强烈的灼热迅速烤着这两人。

    沈默然和东方静骇然失色,两人拼命默运灵气与气血之力抵抗。无奈,在大手印下,他们就像是蚍蜉撼大树,一动也不动。

    “难道我们就要这样死了?”这是沈默然和东方静脑海中同时闪过的想法。

    陈凌眼神冷淡,龙樱和小凝更是冷眼相看。因为她们也觉得沈默然和东方静实在欺人太甚。

    可偏偏在这时,无极大手印收回。陈凌将禹王九鼎收回了戒须弥之中。

    对于陈凌突然将九鼎这般巨大的家伙变的消失,沈默然和东方静也能想到陈凌肯定还有什么法宝。不过这时候他们想的不是这些,而是奇怪陈凌为什么会放过他们?

    陈凌并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家伙。也并不是电视剧里的男猪角,纯粹烂好人一个。

    “我一定会杀了你们。但不是现在。”陈凌说完后,便与龙樱和小凝道:“我们走!”他说完在前先行。

    龙樱和小凝万般不解陈凌为什么要放了他们,但陈凌已然飞走。她们也只能跟了上去。

    沈默然和东方静这次算是彻底的灰头土脸了。两人眼中有种难以述说的阴森诡秘,也是到了这时候,他们才明白,尼玛,跟陈凌比运气真是比不过啊!自己这边刚刚操控了灵气,人家那边已经法宝无数了。

    当然,沈默然和东方静也不会因为这次打击就此消沉。至于陈凌为什么不杀他们,他们很快也便想明白了。

    不过他们虽然明白了,龙樱和小凝却是不明白。

    疾飞中,小凝想起差点被东方静那个狠毒的女人杀掉,便是满腹怨气,同时怨责陈凌,道:“你为什么不杀掉他们呢?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你。”

    小凝都只差没说陈凌是不是男人了,太婆婆妈妈了。

    龙樱若有所思,道:“陈凌,你并不是一个心软的人。我看你杀宁无道和玄机真人时非常果断。”

    这话也就是问陈凌,为什么会对数次欲置他死地的沈默然和东方静屡屡留情。

    陈凌眼神沉静,他这次不杀沈默然和东方静并不是忌惮首领。现在首领也在这神域之中。陈凌只怕要杀首领也不难。但是陈凌想到了大千世界。面对光明教廷以及将来落雪那帮人。如果沈默然和东方静死了,沈门和西昆仑谁来带领?

    东方静和沈默然的格局都很高,让他们活着,将来会有大用。

    陈凌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从而放弃了杀他们的想法。这与婆婆妈妈,心软没有一点关系。

    沈默然和东方静不再停留方丈山,而是朝陈凌这边的方向飞去。

    飞行的空中,沈默然忽然对东方静道:“等到了陆地上,我们就此分开。”

    东方静微微一怔,看向沈默然,道:“怎么?”

    沈默然冷冷的道:“因为我突然发现,我被你带进了一个怪圈。人常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句话一点也不假。你经常怪责陈凌运气好,却从不去想陈凌的本事和魅力在哪里。至少,他今天不杀我们,便很说明一件事情。他的格局比你我高多了。一次逃脱,可以算是他的运气。两次,三次,数次落了下风,还在想是他的运气。却不思考自己的问题,那才是最大的讽刺,最大的愚蠢。”

    斤斤计较,好像不将陈凌杀死,便害怕以后遭到陈凌打杀。这个心理便已经弱了陈凌一筹。这个时候,沈默然反而庆幸能及时醒过来。他如此聪明的人,也被东方静的小格局给带坏了。

    从东方静来找自己合作时,就应该拒绝的。沈默然暗暗的想。

    如今陈凌修为还不到人仙,便有豪气将自己和东方静放了。,却不惧怕将来会被自己和东方静杀死。这份宏大的格局,自己便是远远不如。

    此时此刻的沈默然,忽然间便大彻大悟了。他是天魔星,注定不需要同伴。

    东方静同样也开始反省起来。遇到问题,总是埋怨别人,却不想自己是否有问题。这本身就是最大的问题。沈默然的话带有侮辱她的意思,可她却没有因此愤怒生气。

    当初师父刚去世,东方静有忍辱负重的心思。但后来,随着实力的增强,她又开始自我膨胀起来了。

    陈凌在成长。他的敌人同样也在成长。

    且不说这些,陈凌和龙樱还有小凝一路东行。

    三天之后,三人终于看见了陆地。

    三天的旅程还是让三人有些累了。

    “前方是路克国的边境。我们可以直接飞进去找客栈休息一宿。花果山还有很长的距离,养精蓄锐之后再前行。”龙樱说道。

    “好的。”陈凌当然没有意见。三人当下飞上天空,进入路克国的边境。

    这边因为临海,所以有许多渔民存在。相对来说,不会有外敌侵入,所以士兵很少。

    这个镇是贸易大镇,叫做龙王镇。

    三人直接在大街上降落,陈凌本来还担心惊世骇俗。但下来之后,立刻发现街上的老百姓也只是好奇的多看几眼,并不觉得很奇怪。

    龙樱小声解释道:“在我们神域,有很多灵族的人或则龙族的高手都能飞行。所以他们并不会觉得奇怪。”

    陈凌顿时恍然大悟。

    大街上人来人往,这些人的装扮都是古人装扮。客栈更是古色古香,陈凌觉得自己仿佛突然之间置身到了云南丽江那种地方。只不过这里的空气更好。

    路上有马车经过,也有鲜衣怒马的公子哥儿,也有不少摊贩在边上叫买。

    陈凌仔细观察,发现这些人虽然也算龙族。但与人类确实没什么两样了。

    三人走了一段路,便看到前方有一客栈。还为近前,那店小二便是非常客气的上来迎客。

    陈凌三人正要吃饭住宿,当下也不拒绝。不过陈凌还是小声的向龙樱道:“我身上没有钱物,公主你……”

    龙樱见陈凌微微窘迫的脸,不由微微一笑,道:“我有。”陈凌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是害怕龙樱也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儿。

    客栈大厅里有不少食客,让陈凌一眼注意到的便是角落里的一名道人。这道人喝着酒,好不悠闲。他头发须白,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

    陈凌看了一眼那道人,便与龙樱和小凝在中间的桌前坐下。那店小二拿了菜谱过来,陈凌看到里面的文字却也就是大千世界里的文字。

    他一边看菜谱,一边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其实他却是在研究那道人。他能感觉出那道人是操控灵气的道法高手。可是却具体感觉不出他的修为到底如何。也不知道他到底能操控多少行的灵气。

    陈凌也渐渐明白,在这个神域里,法宝的作用相当大。而且看修为也看不出强弱来。所以……打架挑衅须谨慎。不像是在大千世界里,他看敌人,一眼看出其所练拳法套路,其修为气血。一猜就**不离十。但在这里,却是两眼一抹黑了。

    陈凌所不知道的是,那道人也在打量陈凌一行人。

    这个世界,是绝对的弱肉强食。杀人夺宝是常事,陈凌都干了两起。

    陈凌所不知道的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已然降临。这场危机的凶险程度不弱以往任何一次……

    菜式最后还是小凝点的,主要是迎合龙樱的口味。陈凌也是渐渐才明白,修仙修道之人的口味都很清淡。而且修仙修道之人对饮食相当看重。食不厌精脍不厌细那种。似乎是只有身体了没有杂质,才会让灵气格外亲近。

    至于陈凌和沈默然这一群人其实就没这个顾忌。因为他们本身就是精通洗髓法诀,让身体如初生婴儿一般。这个大概也是他们能领悟灵气多一些的缘故所在。

    客栈上菜的速度很快,这里的菜式和大千世界里没多大的区别。陈凌一行人点了白灼菜心,蟹黄豆腐,松仁玉米等等。

    吃起来的时候,口感非常好。陈凌也知道,这是因为这里的生长环境好,用一句现代话来说。所有的菜品都是无污染的有机绿色食品。

    龙樱问陈凌饮不饮酒,陈凌对酒没什么特别的偏好,当下摇头。三人就这般细嚼慢咽的享受起美食来。陈凌也对那白发道人不再留意。

    谁知陈凌这边不理会白发道人,那白发道人突然起身朝陈凌这边走来。

    “三位贵客,贫道稽首了。”白发道人来到陈凌的前方,忽然甩了下袖子,说道。

    在道家来说,稽首算是一个认可的礼节了。陈凌见这道人仙风道骨,不敢怠慢。当先连忙起身,微微一笑,道:“道长好。”龙樱和小凝也跟着站了起来,居然颇有些夫唱妇随的感觉。

    “贫道云中子,见三位贵客气度不凡,所以一时唐突,起了结交之心,还望三位贵客勿怪。”道人又说道。

    陈凌微微一笑,道:“相逢即是有缘。道长请坐,我再让店家加些菜。”

    云中子也不客气,便也坐下。

    “还不知道小哥儿怎么称呼?”云中子坐下后,对陈凌说道。

    陈凌客气的笑笑,他的笑容很真诚,道:“姓陈名楚。”云中子伸手抚须,道:“这个名字好,贵不可言啊!”顿了顿,又看向龙樱和小凝,道:“两位女檀越一身贵气,似乎不是普通人家。”

    龙樱却不回答,只是淡淡一笑,自顾自的喝了一口茶水。这个意思很明显,就是不愿意多说了。云中子却也识趣。

    这时候,小凝在陈凌的吩咐下,让店家加一副碗筷,又加了菜。

    云中子连说甚善之类的话。随后,云中子便要与陈凌饮酒,陈凌不由一笑,道:“道长您是方外之人,怎也饮酒?”

    云中子爽朗一笑,道:“贫道乃是逍遥一散人,率性而为,没这么多讲究。”

    陈凌笑笑,道:“道长您是高人。”

    两人便这么不咸不淡的聊着,而云中子说话,总是有意无意的探陈凌的底。比如说:“小哥儿看着不像是路克国人士啊,不知道是打那儿来,要打哪儿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