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6章故事
    从陈凌没有吸食龙血,到后来悲情被甩,又放掉那个可恶的女人。白衣仙子就觉得这个男子心肠不错。

    白衣仙子自也不会去为难安若素。

    安若素很快飞出了青鸾斗阙,她一出青鸾斗阙便看见了沈默然和东方静。安若素是认识沈默然的,她在空中幻化出人形,不禁奇怪的对沈默然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沈默然抬头看见安若素,不禁眼睛一亮。他道:“你怎么也在这里?”

    安若素没好气的道:“废话,我当然跟我哥哥在一起。”

    沈默然问道:“你哥哥现在在哪里?”安若素却是没什么心计,道:“就在里面,怎么,你不知道?”

    东方静看着安若素和沈默然,她听不到安若素的说话。不过她也知道,沈默然肯定是有什么计策了。

    “我们跟你哥哥分开了。”沈默然对安若素说道。

    安若素便道:“那我带你们去见我哥哥吧。”她以为沈默然和哥哥是好朋友。

    沈默然和东方静这时候当然不敢去见陈凌。“素素。”沈默然看向安若素,忽然道:“你还记得你的家人吗?”

    “家人?”安若素不由一呆,道:“什么家人?”

    沈默然道:“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父母是谁?你还有没有亲人?你为什么会和你哥哥在一起?”

    安若素摇头,道:“我不知道。我有记忆以来就是和哥哥在一起的。我也不需要什么家人。我哥哥就是我的家人。”

    沈默然微微一叹,道:“那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你真正的家人是被你哥哥害了?你不去探明真相,却依附在仇家身边,你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姐姐?”

    安若素微微一呆,随后心慌意乱的道:“搞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有一个姐姐,你以前是活在你姐姐的脑海里。你和你姐姐是双胞胎,但是生你时,你没有活下来。你的魂魄便一直存在你姐姐的脑海里。你姐姐是你最亲的人。”沈默然盯着安若素,道:“但是你姐姐,被陈凌杀了。陈凌杀了你姐姐之后,又将你收留起来。因为他看中你的天资,想你以后帮他。”

    安若素惊呆了。她一时之间难以消化沈默然的话。随后,她的脸蛋变的狰狞,仇视沈默然,道:“你这个坏蛋,存心挑拨我和哥哥的关系,我杀了你。”她说完便扑击向沈默然。可这丫头着实不懂什么进攻之法,沈默然要杀她却很简单。,

    沈默然没有理会安若素的攻击,道:“你信与不信,都随你。也许对你来说,做一个无知糊涂的人,还算是比较幸福的。”说完后,他一挥手,便将安若素震退。

    安若素也确实受不了沈默然的阳刚之力,她跌跌撞撞的退了出去。在空中飘散一会后,便不再理会沈默然,而是冲进了青鸾斗阙之内。

    待安若素走后,东方静对沈默然道:“她终究是亲近陈凌的,你说这些有用吗?”

    沈默然淡淡道:“终究是种下一颗种子,也许以后就会慢慢发芽,成为一个致命的杀手锏。”

    安若素几乎是哭着回到了陈凌所在的阁楼。

    陈凌见安若素突然回来,梨花带雨,不由吃了一惊,忙问道:“怎么了?”

    安若素睁着大眼睛,美眸中含泪,问道:“哥哥,刚才有个坏蛋说是你杀了我姐姐。我不相信他,我就问你,你说不是,我就再也不问了。”

    陈凌吃了一惊,立刻就明白又是沈默然在搞鬼。同时,他也想起了可怜的安昕,他叹了口气,道:“你姐姐是因我而死,她死前拜托我照顾你。”

    “那我姐姐到底是怎么死的?”安若素提起姐姐,似乎有一些感应。

    陈凌并不想欺瞒安若素,他道:“当初我是执行一个任务,你姐姐是七月七日正午所生,乃是纯净之体。我要得取她的血泪。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我受了伤,你姐姐输血给我。是你姐姐救了我,后来你姐姐又失血过多,身体很差。而我是练武之人,身体恢复很快。所以我就把我的血输给了她。谁知道我的血液太霸道,你姐姐身体弱,承受不住,所以最后……事情的经过就是如此,你要恨我,我无话可说。”

    “所以,并不是你杀的我的姐姐。你也没有利用我,对不对,哥哥?”安若素听了之后,心情好了许多。她最不能接受的还是沈默然那番说辞。说什么哥哥是利用自己。

    陈凌看了安若素一眼,道:“素素,你是练了太阳金经才有今天的成就。我之前收留你时,根本没有太阳金经。太阳金经是至宝,我得来有多难,你也可以想象出来。我待你,到底是不是利用,我说是或不是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自己觉得呢?”

    安若素道:“不,哥哥,我相信你。所以你说什么我都相信你。我要你亲口告诉我,你没有杀我姐姐,也没有利用我。”

    “没有!”陈凌说道。这两个字,他可以说的很坦然,问心无愧。

    安若素点点头,随后凄婉一笑,道:“哥哥,从今以后,我不会再有任何怀疑。也不会再问这个问题。”她说完便转身飞出了阁楼。

    安若素驰骋在天空之中,她看见蓝天白云,这一刻却觉得心情无比的畅快。因为她选择了信任。一个人心中,若是没有信任他人的坦荡,将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

    陈凌盘膝在床上,他这时候也没有心思继续感受天地五行之气。想起安昕,心中仍是不好受。他同时感觉到,安昕的事情,也许会成为自己和安若素的一个隐患。

    这些东西,都已经顾不得了。陈凌强迫自己静下心思来想好眼前的事情。

    白衣仙子这时候自然也没关注陈凌,她也不是那么无聊之人,时刻关注他人**。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

    天边的彩霞绚丽凄美。

    陈凌坐在阁楼前,他已经平复下了心绪。虽然了解了五行灵气,可陈凌也不知道如何运用灵气。

    得好好找这公主了解了解,如果能学会这灵气道术,自己在这神域里的生存保障就大大的增加了。

    只是一想到要去找公主,陈凌就觉得头疼,因为这公主太过拒人于千里之外了。

    陈凌正自烦恼时,小凝从竹林那边走了过来。陈凌看到她的步伐很慢,但转眼之间就已来到了自己的身前。陈凌不由眼睛一亮,这小丫头也是会道术的。

    “在想什么呢?大情圣?”小凝来到陈凌身边,她也不嫌脏的坐了下去。

    有晚风吹来,很是惬意

    。

    陈凌也不好一开口就问灵气的事情,得先跟小丫头处理好关系后再谈。“小凝,你和公主就一直住在这里吗?”

    小凝点头,道:“是啊!”

    陈凌道:“住多久了?”小凝立刻警惕的道:“问这个干什么?”

    陈凌不由苦笑,道:“我只是好奇。”

    小凝道:“已经有二十多年了。”

    “二十多年?”陈凌吃了一惊,道:“那你多大?”他本来觉得小凝是个小丫头的。搞了半天,好像她比自己大啊!

    “我才一百多岁呢。”小凝说道。她说完对陈凌又一笑,道:“你不用惊讶了,我知道你们大千世界里,一百多岁是很少能活到的。可是在我们这里,因为灵气充裕,反倒是我们的生长周期很慢。我们一百多岁也只相当于你们世界的十多岁。”

    陈凌恍然大悟。

    “二十年在这里,你们都不出去吗?”陈凌问道。

    小凝道:“对啊。”

    陈凌道:“这里的风景虽好,可是时间长了,不会觉得无聊烦闷吗?”

    小凝道:“当然会,我早已看的厌了。可是天帝对公主下了禁足令。公主是不能离开方丈山的。”

    “为什么?”陈凌立刻问道。

    小凝看了陈凌一眼,随后道:“这个不能告诉你,是秘密。”顿了顿,她又道:“其实我也不大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公主也不说。”她又看向陈凌,道:“对了,你们是怎么来方丈山的?不是说神域和大千世界的口子已经封死了吗?”

    陈凌知道这时候再隐瞒小凝,那是绝对得不到信任了。当下道:“彼岸阁你知道吗?”

    小凝立刻以手掩唇,低呼道:“你别告诉我,你们是坐彼岸阁来的?”

    陈凌见小凝这神色,便知道她是知道彼岸阁的。

    当下点点头。

    小凝道:“天啦,你们疯了。天帝正在想着怎么去你们大千世界。若是让他知道了彼岸阁的存在,你们大千世界完蛋了。”

    陈凌当然这其中的关键,他也是后背冒凉气,觉得告诉小凝很冒险。他当下道:“我一直不敢告诉你们,就是怕这一点。但是你现在问我,我觉得我们两人是朋友,我实在不忍心欺骗你。”

    不可否认,陈凌是个尽职尽责的好同志。任何时候都不忘了任务,不忘要尽可能得取小凝的信任。

    彼岸阁这种生死攸关的大秘密说出来,这一刻,小凝果然有了触动。对陈凌也多了一层说不出的信任感。随后,她道:“陈凌,你放心吧,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陈凌见小凝神色郑重,便知道自己这把赌对了。他松了口气,又道:“对了,小凝,在我们大千世界里有关于天帝的神话故事。那你们这里的天帝是怎么回事?”

    小凝有些畏惧的望了望远方,道:“天帝是众神之首,统领神域。你不要多问了,私下谈论天帝是大不敬。”

    陈凌微微一惊,他看出小凝的害怕不是假的,心想这里何止是文明落后。就连制度也很封建,连谈论天帝都是大不敬。跟大千世界的封建时代没什么两样了。

    陈凌沉吟着,他又问道:“我可不可以再问你一个问题,关于天帝的,我确实很好奇。”

    小凝见了陈凌一脸的求知欲,当下勉为其难,道:“好吧。”

    陈凌道:“你说天帝他们想要去大千世界对不对?他们是不是一直在想办法要去大千世界?”

    小凝道:“你这可是两个问题了。”她也不介意,道:“如今大气运降临,天帝他们想要成为众生头顶上的神,所以想要降临大千世界,展示神迹,受万人敬仰。我们神域里,人口基数太少了。”

    陈凌道:“天帝他们是不是想到办法去大千世界了?”

    小凝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也许吧,不过这些肯定是高度机密,公主和我被禁足在这里,我们不可能知道的。”她看向陈凌,道:“你好像对这个问题很好奇,让我猜猜,你来我们这里,该不是因为知道了什么,想要阻止天帝他们前往大千世界吧?”

    陈凌索性也不隐瞒,道:“对。”

    小凝顿时吃了一惊,道:“你们真的疯了。你们这些人,我家公主都可把你们对付了。更何况是天帝他们,只怕他们动动手指头就可以将你们碾成霰粉。你们还是趁早断了这个念头,回你们的大千世界吧。还有,这个彼岸阁在这里,就是最大的危险。因果这个东西是很奇妙的……”

    小凝最后这句话,陈凌听懂了。本来首领觉得天帝他们是有办法到大千世界。因此首领带队前来阻止。可万一本来天帝他们根本没办法,却因为彼岸阁的到来,乘坐彼岸阁而出去。那么这就是奇妙的因果了。

    陈凌转念想想也知道不可能,因为天道的安排不会出错,。如果天帝他们没找到办法,首领不会有这种感觉,也不会想要进来。

    “你也看到了,现在我和他们反目。很多东西都不是我能决定的。所以眼下,我能尽一份力就尽一份力。”陈凌随后对小凝说道。

    “你真的很固执。”小凝说道。

    陈凌沉默下去。

    小凝又道:“不过一切都随你了,反正到了明天早上你就要离开。”她说完便起身要走。

    陈凌还没问怎么使用灵气,怎么肯放她走,当下道:“等等。”

    小凝回头一笑,道:“我知道你对我们这里充满了好奇,也想从我嘴里了解更多的东西。但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你和你的同伴尽早回到大千世界去。而且,你们不止阻止不了天帝他们,你们恐怕连这方丈山都出不去。”

    她说完就要离开。陈凌心念电转,忽然一笑,道:“你不告诉我你们这个世界的事情,我可以告诉你,我们那个世界的事情。反正也是无聊,我给你讲故事怎么样?”

    小凝也是着实无聊,闻言眼睛一亮。虽然明知道陈凌这家伙还是想套自己的话。但听到有故事可听,她的脚步还是迈不动了。

    “好吧,看你能说什么故事。”小凝又坐了下来。

    陈凌道:“嗯,那我讲了。一个炎炎夏日,邮轮上,一群科学家一直在致力寻找一艘七十年前沉没的超级邮轮。”

    这个故事当然就是泰坦尼克号。陈凌讲故事的方式也是跟电影的表述方式一样,先吊起胃口,然后慢慢渲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