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7章近乡情怯
    只有陈凌,沈默然,东方静,梵迪修斯这些人似乎才真正的在这场大戏里占据了重要的戏份。其余的人,不管修为如何,却始终都无法超脱出来。

    而那个平行世界随着时空缝隙的天墓被解决。那些不属于平行世界的人全部消失后,这个平行世界是真的消失了吗?

    没有人说得清。也许,还存在着,也许已经消失了。也许,真的就会在另一个交叉空间里,有一模一样的我们在演绎着另一种人生。

    但这一切都已不重要,因为,两者之间,永远不会再有纠集。宇宙的奥秘是永远也探索不完的。

    黑暗陈凌和尔斯顿离开了西昆仑的灵秀峰。两人便是步行着朝市区走去。

    至于要如何快速到达香港,黑暗陈凌自然是有办法的。只是,他到底要如何去面对香港的人和事,却是一个考验。

    在天墓里,他每天受着煎熬,到现在,发现一切与他无关,他的追求又该是什么?

    黑暗陈凌有两天的时间,他和尔斯顿在当天下午六点来到了哈库市区。时间宝贵,黑暗陈凌自然不能说乘坐火车过去,再则,他和尔斯顿一毛钱都没有。

    好在黑暗陈凌还是有人脉可以用,他和尔斯顿直接来到一家便利店,拿了电话就打。

    黑暗陈凌是联系的单东阳。

    单东阳听他说他在哈库市区后,不禁奇怪,道:“你不是在香港吗?怎么突然……”

    黑暗陈凌道:“你别管这么多,立刻给我安排飞机,我要到香港。”

    单东阳便也不多说。道:“好!”陈凌的声音,单东阳是没有怀疑的。只不过觉得这个陈凌好像语气没什么感情,跟受了什么刺激似的。

    黑暗陈凌和尔斯顿打完电话,自然没有钱付账。那店员要收钱,黑暗陈凌冷冷看了她一眼。,那店员接触到了黑暗陈凌的眼神,便什么也不敢说了。

    单东阳的人用最快的速度跟黑暗陈凌和尔斯顿联系上,然后开车带两人去了哈库市区附近的蓝丰市。在蓝丰市则有私人飞机可以帮助两人用最快的速度到达香港。

    晚上九点,私人飞机飞上了天空,朝香港那边驰骋而去。对于尔斯顿来说,他脱离了基地,以后便是自由身。他也打定主意,以后便跟着黑暗陈凌了。

    这一次的香港之行,对于黑暗陈凌来说,将是影响改变他一生的一个转折点。

    魔帝,也将会在黑夜之中闪耀出耀眼的光彩。

    飞机在云层中穿梭。

    这架飞机是喷气式乘务机,速度很快。

    越是离开西昆仑的方向,气候便明显的开始升温起来。

    从窗户里朝外看,仿佛那漫天星辰已经近在咫尺。

    这是一个绝对美丽的夜晚。

    然而,黑暗陈凌却有些近乡情怯了。真的如果去见到叶倾城他们,自己该做如何处理?真的见到那个所谓的本体,自己应该如何处理?

    在他来说,那一切原本都是他的,可现在莫名其妙,一切都被另外一个人抢走了。可他还没办法去申诉,去抢回来。这太滑稽了。

    “陈大哥,以后你有什么打算?”尔斯顿在一边问黑暗陈凌。

    黑暗陈凌始终是一身黑色神袍,他身上那种冷漠让人接触久了很不舒服。但这没办法,他这种冷漠是在时空隧道中,见到家人被害而产生的戾气。又在天墓里,被逼了八个月。每一天,都要忍受那种说不出的煎熬和折磨。一想到家人就要发狂,便想要出去,却又如何也出不去。

    他担心过很多,担心这就是因果。因为自己被困在天墓里,所以家人才会被害。他不止一次恨过自己,为何以前要有那么多的包袱在身上,导致修为不进,这才有此等厄运。

    什么仁慈,大义,正义,都是狗屁好笑的东西。自己连家人都保护不了,还谈什么狗屁正义呢?

    也是在那个时候,他抛弃了这一切的包袱,变得冷情冷性,从而让自己修为如坐火箭一般的到达了人仙中期。

    性格冷了下去,对一切的东西都少了敬畏和感情。这也是黑暗陈凌眼下眼中时常有魔气的原因。

    且不说这些,在凌晨两点左右。

    飞机降落在香港国际机场。虽然是凌晨,但国际机场里依然灯火通明。

    当黑暗陈凌走出国际机场时,海边别墅里的陈凌立刻知道了这个消息。

    当时陈凌正在自己的卧室里盘膝而坐,马上就要前去不周神山。但他还没有领悟人仙,所以这两天,他没有过夫妻生活,而是潜心钻研。

    陈凌听到电话时,听到李红泪打过来的电话内容时,那种怪异是无法形容的。

    “门主,您在哪里?”李红泪语音也是古怪。

    “我在家中,怎么,出什么事情了?”陈凌问道。

    李红泪道:“有人假扮您出现在国际机场,现在大摇大摆的上了的士,似乎是想到您这里来。”

    陈凌不由吃了一惊,什么跟什么啊,有人假扮自己,还来找自己?

    这个情节太复杂了,陈凌觉得脑袋有点转不过弯来。但很快,他想起了天墓里的黑暗陈凌。他和轩正浩一直都知道天墓里,有一个相同的自己。难道是他出来了?

    陈凌挂了李红泪的电话,立刻给轩正浩打了电话。轩正浩知道后,语音急促,道:“立刻召集小倾,李暹过去。”

    陈凌有些反应不过来,道:“难道他要来杀我不成?”

    轩正浩道:“很有可能。杀了你,世间就只剩下一个陈凌。你所有的气运命格都会转移到他头上。”

    陈凌吓了一跳,随后暗想也是。天道是不会以任何感情来转移的。就像是历史的洪流,任何一个皇帝死了,都会有另外一个皇帝顶上。

    自己如果死了,那么世间只剩下一个黑暗陈凌。他会占据自己的家人,气运,命格,一切。其实这才是最残酷的。

    陈凌眼中精光闪过,他绝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

    小倾和李暹飞速来到了海边别墅汇合陈凌。轩正浩也很快赶了过来。

    陈凌见众人汇合后,立刻跟李红泪电话联系道:“他现在在哪里?”

    李红泪汇报了地址。陈凌便带了李暹与小倾,以及轩正浩,开车前去拦阻黑暗陈凌。

    黑暗陈凌还坐在的士上,他还真不知道大楚门的情报势力已经厉害到了这个地步。

    凌晨的中环几乎没有行人,只有偶尔的车辆经过。马路很宽,路灯异常的明亮。街道上,干净得没有一丝的杂质。

    &

    nbsp; 也是在这时,陈凌的雷爵幻影车气势恢宏迎面开来。这雷爵幻影与黑暗陈凌所乘坐的的士车可真有天壤之别。

    命运便是在这种情况下,让陈凌与黑暗猝然相逢。

    黑暗抬眸看见前方的雷爵幻影,便也知道是陈凌来了。来的好快,空气中都充斥了一种说不出的敌意。

    雷爵幻影停下,的士车也停下。那的士司机也感觉到了不寻常,在黑暗和尔斯顿下车后,钱也不要,掉头就走。当然,他要钱也没有。

    黑暗一身黑色神袍,尔斯顿则是白色神袍。两人像极了神职人员。不过黑暗身上的阴冷已经成为了一种气质。

    与陈凌的热血正义是截然不同的。

    陈凌给人的感觉就是如沐春风,阳光和煦。

    陈凌也下了车,跟他一起下车的还有轩正浩,小倾,李暹。

    小倾已经知道了这个黑暗的存在,她心里只认定陈凌,自然就将这黑暗当做是在十八道拐里那岩洞城市的复制体一般了。

    今晚的月色很好,皓月挂在中天,漫天星辰。

    四月的香港已经很是温暖。夜风吹拂,似乎还带了海边城市的咸湿味道。

    因为地处海边,香港的村屋总是显得很潮湿。

    夜风吹着,黑暗的神袍衣袂飘飘,猎猎作响。

    而陈凌则是白色衬衣,一黑一白,仿佛是命运安排的宿敌一般。

    李暹穿黑色唐衫,双手环抱奔雷剑。小倾白色西服,站在最后面。这个三角阵型,便是对黑暗的一轮围剿。

    如果是有人看见这一幕,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世上那种双胞胎,都找不出这陈凌和黑暗如此相似的人了。

    陈凌看向黑暗,黑暗也看向陈凌。

    “莫非你要杀我不成?”黑暗淡冷的开口问道。

    陈凌却也不会跟黑暗谈什么感情,冷声道:“你到我这里来,为了什么?”

    “你这里?”黑暗不由笑了,道:“这里不是我的根据地,我的大楚门吗?我只不过是被困在天墓一段时间,怎么一出来,我的一切都不属于我了?那么你觉得我这次来应该是做什么?”

    陈凌凝视黑暗,随后,他微微叹了口气。道:“在你来说,你并没有错。在我来说,从当初的法老陵墓,我就一直是这里的主人。所以,你也算是这里的主人,而我……更是主人。我不会允许你来动我的地盘,亲人一根汗毛。”

    “按照你这么来说,那么我们今天唯有动手一条路可选了哦?以胜负成败来说话。”黑暗顿了顿,道:“但是我太了解你,你绝不会跟我单独动手。可你若真要带你所有的人动手,同样也杀不了我。我们这样拼下去,似乎损伤的只有我们共同的根基,还有我们的亲人。”

    黑暗不会来鄙视陈凌的修为低下,因为他以前就是陈凌。所以自己没有鄙视自己的道理。同时,他也太了解陈凌了。陈凌不是个迂腐的家伙,也绝不会来义气相争。

    黑暗了解陈凌,但陈凌现在却看不透黑暗。

    “那么你的意思是……?”陈凌凝神问道。

    黑暗道:“前尘旧事,我也做不到雁过无痕。你让我去见见她们,见过之后,便算是了却这一切。从此以后,你做你的陈凌,我与陈凌这二字再无干系,可行?”

    这话说起来,黑暗已经做了很大的让步。陈凌都不禁微微动容了,觉得自黑暗其实也是可怜之人。

    “好!”陈凌没有多想,答应了。

    黑暗眼神复杂的道了声多谢,这声多谢说不出的萧索,苍凉。

    便也在这时,黑暗缓步走向了小倾。他的目光开始柔和起来。

    小倾看向黑暗,她眼中带着戒备,却有一丝迷茫。

    黑暗来到小倾的面前,他伸出手想去抚摸小倾的脸蛋。小倾立刻避开了。黑暗的手僵立在半空。

    黑暗的眼中闪过说不出的难受,他却不多说,勉强的牵扯出一丝笑容来。转身对陈凌道:“走吧!”

    陈凌点点头。

    随后,黑暗却不上车,只是径直朝前而去。这边轩正浩却刻意放低了脚步。他趁前方黑暗和尔斯顿没有注意的时候,对陈凌做了一个杀的手势。陈凌明白轩正浩的意思,等到了海边别墅里。自己可以利用大佛领域,加上小倾,李暹,一起将这黑暗诛杀了。

    只有他真正的死了,自己才算真正的安心。

    陈凌知道杀了黑暗是最好结果。但是他却毅然摇头,没有一丝半点的犹豫。没有为什么,就是他不想这么做。他虽然行事不拘小节,却也绝不会为了自己,从而真的不择手段。这个黑暗,是可怜之人。对自己的亲人也是真心相待的。

    轩正浩见陈凌态度如此坚决,便知道再说什么也是没用,当下只能放弃。

    轩正浩的行事风格上,对陈凌有了一定的感情变化。但是他的计划也总是没有多少感情因素,小人物的死亡,外人的死亡不能让他有一丝的触动。

    陈凌也知道,轩正浩在努力改变。可惜从小养成的性格,并不是这么容易能改变的。

    海边别墅。

    近乡情怯,近乡情怯啊!

    黑暗终于站立在了这个自己熟悉的地方,这个本该属于自己的家。

    陈凌先一步进入别墅,他先来到了家中,然后去许晴的卧室里喊醒了许晴和叶倾城。另外陈思也被喊了起来,陈凌嘱咐妙佳也抱着。

    就连许彤也被喊了起来。

    一家人都被集合起来。

    陈凌面对众人,他不知道应该怎么来解释。但这事必须解释清楚,酝酿一瞬后,便将当初在法老陵墓的事情说了出来。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众人听起来有些懵。但好在许晴她们都是聪慧的,也见识过陈凌的很多神奇。在陈凌的几次解释下,终于明白了黑暗的存在。

    也明白,这个黑暗并不是别人。而是八个月前的陈凌。

    八个月,两个人格。八个月,改变了很多东西。

    而现在,是了结的时候。

    等叶倾城他们有了心理准备的时候,陈凌便去让黑暗进来。便在那间卧室里,雪白的灯光下,黑暗进去,与叶倾城一众人相见。

    见到黑暗时,陈思她们心中更是说不出的古怪。更不知道该如何来面对黑暗。

    黑暗看见陈思,看见自己从小呵护大的妹妹。又看着许晴,这个和自己经历了那么多的女人。再看向叶倾城,他最爱的小妻子,曾经,那么多的甜言蜜语,惊心动魄。他们一起走过太多太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