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6章似懂未懂
    钝天首领的气场永远就是如此。你服不服,不服搞死你。

    而且这一次,钝天首领还直言不讳的说出,你要是敢动手,我会杀了你。

    钝天首领是天道,他说话一向都会实现,而不是威胁。

    这样一来,梵迪修斯就算跃跃欲试,有动手的想法。但这时也要考量起后果来了。他还真没百分之百的把握能战胜钝天首领。普天之下,又有谁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战胜钝天首领呢?

    梵迪修斯有他的千年大计,他不肯能为了一时的意气和钝天首领如此大打出手,生死搏命。几番心理挣扎,梵迪修斯的面容终于柔和下去,并且露出一丝谦卑的笑容,道:“钝天老友,你就不要开我的玩笑了。”他说这句话时,心内的愤怒如火山一般,甚至有很强烈的屈辱感,耻辱感。若他是一般人便也罢了,可现在,他是未来的教宗,是造物主。所以这份耻辱,他格外不能忍受。

    梵迪修斯在内心牢牢记住这一刻,钝天,有朝一日,今日之辱,必当十倍奉还。

    不管梵迪修斯内心是怎么想的,但对于钝天首领来说,他都没兴趣知道。他的格局在这里,就算修为相近。但两人的格局是十万八千里。

    就比如,一个出名的老总,是不会去在意你一个小员工的自尊的。即使对你这个小员工客客气气,但也不过是自身的一种修养罢了。

    剑拔弩张的气氛立刻解除。

    钝天首领便淡淡道:“既然如此,我们走。”他转身就走。

    黑暗陈凌,尔斯顿,宋嫣跟在后面。梵迪修斯与甘道夫也跟在了后面。一众人很快下了雪峰,来到巍峨的彼岸阁之前。

    准备上彼岸阁时,钝天首领忽然停住脚步。他转身面对黑暗陈凌,道:“你,留在这里。”

    黑暗陈凌立刻呆住。

    “首领,我……”黑暗陈凌眼中闪过不解与惶恐。

    钝天首领便道:“看在你本体的面子上,我跟你解释一次。你也许还不知道,你所在的这个时空是错误的时空。我们要用彼岸阁穿梭出去,其中是穿梭时空分子。而你是在时空隧道中分裂出来的。你的本体还在大千世界里。所以我不能带你离开,如果带你离开,我们全部出不去。”

    黑暗陈凌一时间有些懵住。

    他不是太能消化这一切,可他也知道钝天首领不会开玩笑。

    宋嫣看了黑暗陈凌一眼,知道他就是跟自己被困雪峰的魔帝。不过是后来才成魔帝。宋嫣心中同情他,但她也无法反驳师父的安排。因为师父的安排是正确的安排,虽然看起来显得很没有人情味。

    至于梵迪修斯与甘道夫,自然是不会理会黑暗陈凌这种人的。他们都不是有同情心的人。

    倒是这时,尔斯顿却站在了黑暗陈凌的身边,向钝天首领道:“首领,既然陈大哥不能走,那我就在这里陪他。”

    钝天首领扫了尔斯顿一眼,道:“不行。”

    “为什么?”尔斯顿忍不住问。

    “尔斯顿,你走吧。”黑暗陈凌消化了这个噩耗后,淡声对尔斯顿说道。

    尔斯顿摇头,道:“不……”

    对于尔斯顿的质问,钝天首领却是懒得回答了。宋嫣见状,便道:“尔斯顿,你必须走。我们来这个时空缝隙就是解决错误。你不属于这个时空,所以我们必须把你带走。”

    “走吧!”黑暗陈凌也淡淡冲尔斯顿说。

    尔斯顿说不出来话。

    但黑暗陈凌已经将尔斯顿推到了宋嫣身边。宋嫣抓住尔斯顿的胳膊,便随着钝天首领一行人进入彼岸阁。

    雪地上,便只遗留黑色神袍的黑暗陈凌一人。

    便在宋嫣欲上彼岸阁时,黑暗陈凌忍不住开口道:“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钝天首领停住了脚步。他一停住,众人便也停住。

    宋嫣最是真诚,转身道:“当然可以。”

    黑暗陈凌道:“我的家人都可好?”

    宋嫣道:“他们都很好。”

    黑暗陈凌道:“是因为有我的本体在照顾对吗?”

    宋嫣点头。

    黑暗陈凌便也点点头,道:“谢谢!”他说完转身就走,背影显得萧索,孤独。

    雪地上,一个人,行走到遗忘。

    当知道自己不过是个错误的产物,当知道一切与自己无关时,当知道这世间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自己留恋时……

    他忽然觉得自己活着就像是一个笑话。在天墓里,漫长的八个月的痛苦煎熬,都不过是一个笑话而已。

    “让他回来。”便在这时,钝天首领忽然对梵迪修斯说。

    梵迪修斯一呆,随后便是无比的愤怒。这分明是将自己当做了他钝天的小弟了。

    “要我重复吗?”钝天首领淡淡对梵迪修斯说。

    “师父,我去。”宋嫣听到师父肯让黑暗陈凌回来,她是最高兴的。尔斯顿则是狂喜,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黑暗陈凌一个人离去的背影着实刺痛了宋嫣和尔斯顿。

    “没你的事。”钝天首领冷声回应宋嫣。

    尔斯顿本来还想主动请缨,一见首领这架势,那还敢出声。

    甘道夫正想说我去。他倒是忠心护住的。梵迪修斯看出甘道夫的心思,他眼神示意别动。

    梵迪修斯算是明白了,这钝天就是刻意要羞辱自己的。好,华夏的韩信都能忍受胯下之辱。今日,便容你钝天再嚣张。

    梵迪洗髓反而笑容灿烂起来,道:“好!”他说完便展开身形,去追前面的黑暗陈凌起来。

    “小子,站住!”梵迪修斯转眼之间就已到了百米之外。一见到黑暗陈凌,立刻探出龙爪手抓向黑暗陈凌的脖颈。

    他是想把黑暗陈凌提回去,以此来出这口恶气。他要好好羞辱陈凌,来发泄心中这口怨气。谁让他现在还不能跟钝天翻脸,那么只有拿黑暗陈凌出气了。

    前方的黑暗陈凌看起来身形萧索,没有一丝气息。可这时,黑暗陈凌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人抓来,并且语气狂妄。

    不知为何,一股子暴戾之气便衍生出来。黑暗陈凌双眼中魔气绽放,面对梵迪修斯的龙爪手,他闪电朝前一窜。

    “哼,逃得了吗!”梵迪修斯身形快出了残影,一步一跨,跨越时间的局限,空间的局限。黑暗陈凌朝前一窜,还来不及有任何反应。梵迪修斯龙爪手已经探到了他后领处。

    便也在这时,黑暗陈凌忽然仿佛消失一般。梵迪修斯一抓之下,居然落空了。

    &

    nbsp;原来却是黑暗陈凌如蛇盘旋下去,一下便抢到了梵迪修斯的胯部。

    如蛇盘旋,接着便是如龙升天。这打法跟李暹的藏剑势,爆剑势有异曲同工之妙。

    黑暗陈凌的打法凌厉,天下无双,加之又是人仙中期的实力。梵迪修斯想要一招就拿下他,真个是痴心妄想了。反而是一时大意之下,便要中招。

    黑暗陈凌雷霆闪电的抓住梵迪修斯双腿,肩头对着他的胯部一挑。厉吼一声,声震宇内,带着无限愤怒,狂暴,摧毁一切的金刚魔音。如龙升天,霸王举鼎。

    雷霆发动的反击。

    一往无前的惨烈!

    梵迪修斯吃了一惊,随后,他眼中精光暴闪。无边气血之力发动,双腿陡然之间涨大一般,粗壮无比,就似金刚魔杖,两腿猛烈一绞。便要将黑暗陈凌绞死在这中间。他这两腿一夹,犹如两台巨型绞肉机绞杀向黑暗陈凌。凶猛毒辣,狂暴雷霆。

    刷的一下!

    危机中,黑暗陈凌身子朝前一挤,一窜。便从梵迪修斯的胯中穿了过去。这一窜,便是白驹过隙的身法。白驹从云中缝隙一瞬间穿梭过去。

    黑暗陈凌一下穿过去,立刻展开白驹过隙的身法朝钝天首领那边奔逃过去。他知道这梵迪修斯是惧怕钝天首领的。

    梵迪修斯心中恼火,居然抓个小虾米也抓不到。他当下也展开身法,追了上去。无奈黑暗陈凌的白驹过隙加上他自身的实力,已经到了逆天的地步。梵迪修斯追起来,一点优势都没有。

    最后,梵迪修斯索性放弃,款步而回。

    黑暗陈凌很快来到了彼岸阁的前面。

    梵迪修斯也是在后面五秒左右来到。

    刚才两人的交手,钝天首领一行人目力惊人,自然是看在眼里的。

    钝天首领扫了梵迪修斯一眼,淡淡道:“连我一个手下都抓不住,如果我是你,我就自杀了。”

    梵迪修斯要吐血了。

    老脸一阵红,一阵白的。

    别看钝天首领平时庄严肃穆的。可是侮辱起人来,当真是……打脸啊,疼啊!

    梵迪修斯能说什么,能说你这手下不寻常么?

    且不说这些,钝天首领又看向黑暗陈凌,道:“你也上来吧。”

    黑暗陈凌不由怔住。就连宋嫣,尔斯顿,梵迪修斯,甘道夫也愣住了。不过这时候梵迪修斯也不多问了。他闷声不语。

    而甘道夫则道:“首领,你之前不是说如果他进来,就会让我们回不去吗?”

    钝天首领点头,道:“是,我是说过。”

    “那……”

    钝天首领却不理甘道夫,直接进了彼岸阁。甘道夫和梵迪修斯快速进了彼岸阁。他们是多怕钝天首领将他们丢弃在这里啊!

    彼岸阁迅速启动。

    大约十分钟左右的时间。

    轰!

    彼岸阁轰然落地。

    依然是四月二十三日。

    香港的陈凌,以及松涛山庄的沈默然,西昆仑的东方静一行人同样不会知道,钝天首领他们经历了什么。

    彼岸阁落地的地方是西昆仑的灵秀峰。一众人出了彼岸阁,外面正是下午一点,阳光普照。不过灵秀峰也是高原雪地,气候寒冷。但这里却比北冰洋要美丽多了。这儿有蓝天白云,而北冰洋只有无尽的孤寒。

    灵秀峰上景色美丽,远处雪峰耸立。梵迪修斯与甘道夫出了彼岸阁后,梵迪修斯立刻跟钝天首领告辞,在这里,他真是一秒钟都不想多待了,。他也不能跟钝天首领翻脸,一来不见得打得过。二来这里是华夏。他闹下去,会很难收场。

    钝天首领自然也不会留梵迪修斯在这里吃顿饭再离开。

    梵迪修斯和甘道夫很快便离开了。

    而西昆仑方面,东方静一行见了彼岸阁降临,立刻便前来见钝天首领。

    东方静与凌浩宇带了一众弟子很快上了灵秀峰。灵秀峰上,钝天首领,黑暗陈凌,尔斯顿,宋嫣站立当地。

    衣衫吹得黑暗陈凌的神袍猎猎作响。

    东方静上来后,立刻恭敬见过首领。

    钝天首领便道:“东方静,你之前帮助过我。这一次我要进入不周神山做一些事情。顺便帮你奠定你的命格,你下去准备。就在后天,我们出发。”

    大气运降临与不周神山有紧密的关系。东方静一听钝天首领居然带上自己,不由欣喜异常,。也觉得自己之前所做的决定当真是正确无比。

    同时,东方静也见到了黑暗陈凌。她那里知道这个黑暗陈凌有问题。同样的给予了一束恨的目光,除此之外,便再无其他的表情了。黑暗陈凌的敏感很强,立刻感受到了东方静的恨意。心中不觉奇怪,自己得罪过这女人了?

    不过他也懒得管了。一切的情绪又与他何干?

    将来应该何去何从,应该置身何地?他一点头绪都没有。天地一浮萍,本就无根吗?这是一种多大的悲哀……

    随后,钝天首领便对东方静挥挥手,道:“你下去吧。”

    “是,首领!”东方静与凌浩宇以及一众弟子恭敬退下。之后,钝天首领又对黑暗陈凌道:“你既然来了这世上一遭,也是一个变数。不周神山之行,你也去吧。现在你先去一趟香港,一是了却你的过往。二是通知陈凌,和他一道过来吧。这场戏里,你和东方静是配角,只有他和沈默然才是主角。”

    “是,首领!”黑暗陈凌的眼中看不出任何情绪来。

    钝天首领便又对尔斯顿道:“你们的战队已经解散,你自由了,走吧。”

    尔斯顿不由一呆。随后他向钝天首领行礼,接着便和黑暗陈凌一起下山。

    “师父,为什么您突然让他跟我们一起回来?您之前不是说他是错误的产物吗?”宋嫣这时候不解的问道。

    钝天首领对他人狂妄,却对宋嫣很是宽厚,他耐下性子的道:“这个人,吞噬了神物龙玉。已经重新锻造出全新的命格。等于是一个全新的人。不带出来,反而我们也出不来了。”

    宋嫣似懂非懂。这么说魔帝也该是全新的一个人呀?她这么想,便也这么问了。

    钝天首领道:“没有什么魔帝,那些人物事情,都是因为要去找出药引而引发的。在平行的空间里,也是一切都没有发生。如果当时把那魔帝带进来,就一切乱套了。轩正浩也是明白这一点,所以他自己也离开了。”

    宋嫣对于这些天道神秘,时空分子依然是似懂未懂。她的智慧和钝天首领,轩正浩这些人显然是有差距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