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5章黑暗
    梵迪修斯穿了白色的神袍,仙风道骨。

    而钝天首领则是黑色中山装,淡淡漠漠的。

    宋嫣一下看见梵迪修斯和甘多夫,吓了一大跳。她脑子里有点回不过神来,觉得刚才跟梵迪修斯还是生死仇人。而且甘多夫也是被魔帝杀了。

    转念,宋嫣也想明白了。这个时空和那个时空是区别开的。

    宋嫣回过神来,对钝天首领道:“师父,轩正浩和魔典都来了。”

    钝天首领看向轩正浩。而轩正浩则在出神发呆,他是在痴迷的看向彼岸阁。

    “轩正浩!”宋嫣轻喊一声。这家伙在自己师父面前,太失礼了。

    轩正浩惊醒过来,他第一眼见到梵迪修斯时也是有点懵。眼中闪过一缕惊骇,总觉得自己才阴了他,他可能要弄死自己一般。

    “首领,您好!”轩正浩脑袋转的飞快,回过神后,向钝天首领道。

    钝天首领一行人都出了彼岸阁,来到平地上。

    钝天首领向轩正浩淡声道:“可有办法带我们出去?”

    轩正浩道:“我会竭尽所能。难度有,但能解决。可我需要时间。”

    钝天首领点点头,道:“你去彼岸阁里研究吧,我们不打扰你。”

    轩正浩便也点头。

    第一次见到这传说中的神器,轩正浩确实是震撼的。只有在看见这些东西时,才会真实的体会到宇宙浩瀚,体会到造物神奇,体会到生灵玄妙。

    且不说这些,轩正浩进彼岸阁后,并不着急用魔典来找出离开时空乱象的方法。而是四处观赏这彼岸阁里面的神奇。

    彼岸阁之外,梵迪修斯这位大长老面色慈和的冲宋嫣道:“宋小姐这次去想必经历了不少波折吧?”

    宋嫣看梵迪修斯时,她的脸色很古怪,并点头道:“确实经过了不少波折,而且全是拜您所赐。”

    梵迪修斯闻言不觉莫名其妙,脸色微微尴尬,道:“这……”

    宋嫣自己想起来也觉得好笑,道:“我们去了错误的时空,在那个时空里,您是教皇。您要把我和我师父都给干掉,我们是九死一生才逃出来的。”

    梵迪修斯不由干笑道:“宋小姐真会开玩笑。”宋嫣也不纠缠这件事情。她现在在师父身边,感觉到了真正的安心。

    钝天首领淡淡道:“回来就好,其他的,不提了。”

    甘多夫丝毫不知道自己在另外一个时空已经死了一次。

    轩正浩在参观完了彼岸阁后,便又开始领悟魔典。以魔典的浩瀚,彼岸阁的神奇,时空乱象的景象,三位一体的领悟。轩正浩虽然人在彼岸阁内,但人却可依靠魔典,知晓时空乱象里的一切。

    没有人来打扰轩正浩。轩正浩一个人苦苦参悟。这一参悟,居然是三天三夜。

    三天三夜之后,身在彼岸阁内一间房子的轩正浩兴奋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知道了。”

    在彼岸阁的驾驶室里。

    钝天首领,梵迪修斯,宋嫣,甘道夫都已到达。轩正浩将魔典放到了驾驶室的太古罗盘之上。随后,他对钝天首领一众人道:“按照天道本来的安排,你们是必须要进入天墓,解决时空缝隙的难题。彼岸阁去往的方向是四月二十三日的天墓缝隙。你们依靠了与天墓有联系的玄玉。也就是说,你们要去缝隙里的天墓,必须是四月二十三日。这是彼岸阁当时已经定好的轨迹,不能更改。四月二十三日这个时间,天墓领袖们还为苏醒。所以一切都还来得及。”

    这一点,与钝天首领想的一样。四月二十三日这天进入天墓,解决领袖们。然后再回到大千世界里,而此时大气运还未降临。

    所以,一切的机缘都赶得及。

    这才是最正确的路线。

    轩正浩继续道:“可惜这道缝隙里,被天墓领袖设置了时空乱象,困住了你们。而我就是天道安排的一把钥匙。解开这道乱局的钥匙。但我也不是这个时空的人,所以我必须离开。这样你们才能到达。”

    轩正浩说完后,便对钝天首领道:“魔典已经被我设置好了,你启动彼岸阁即可。只要我离开,一切的错误都会被纠正。那么也就不会再出现错误。一旦你们解决了缝隙里的领袖们,这个错误的时空也就会消失。”

    “好了,各位,保重!”轩正浩说完后,便即离开。

    “多谢了。”钝天首领忽然开口,道:“你帮了我,在大千世界里,我会将这个人情还给你的本体。”

    轩正浩一笑,道:“多谢。”他说完便离开了。宋嫣连忙道:“我送你出去。”

    宋嫣送轩正浩出了彼岸阁,而轩正浩离开彼岸阁后,便大步跨入黑暗之中。很快消失不见。

    接下来,彼岸阁开启,如一道光速起飞。太古雷池震动,雷霆狂暴。

    轰!

    彼岸阁轰然落地。

    宋嫣一众人出了彼岸阁,

    时间是四月二十三日上午十点。

    当初彼岸阁启动时是四月二十三日上午九点五十分。

    也就是说,这中间经过这么多天,这么多生死艰险都等于是假的。真正的时间差距只过了十分钟。

    彼岸阁带着众人来到了设定好的正确时间,正确的时空缝隙之中。

    这个时候,大气运还有两天才降临。

    这个时候,众位领袖因为大气运未降临,还未苏醒。而那天墓的宫殿大门也无法打开。

    黑暗陈凌和尔斯顿也还困在里面。

    在平行时空里,魔帝是和尔斯顿在四月二十五日那天杀掉所有领袖的。

    也就是说,尔斯顿在四月二十三时还是活着的。魔帝也没有杀诸位领袖,更没有吞噬苏哈一世的精元。

    四周依然是雪地,放眼望去,一片茫茫。

    宋嫣真是对这种雪地厌恶到了极点。众人不多说,攀上雪峰,来到上面的天墓宫殿。

    这时候,梵迪修斯拿出一把金色钥匙,插入宫殿大门的机关处。随后,宫殿大门洞开。

    这金色钥匙是梵迪修斯自己配出来的,为的就是今天。不过在大千世界里,进入天墓也是看到死的领袖们。

    所以也没用。可是天墓里,不管时空怎么不同,那大门的机关锁却是一样的。所以,金色钥匙能打开大千世界的天墓,就能打开时空缝隙

    里的天墓。

    宫殿大门打开。

    钝天首领一众人立刻便看到一幅幅水晶棺,水晶棺里还有诸位领袖平静的躺着。这些老怪物们妄想盗取天机,逆天活过来。现在却只是一场梦了。

    同时,宋嫣也看到了黑色神袍的黑暗陈凌,还有尔斯顿。他们两人惊异的看向来者。

    对于黑暗陈凌的存在,钝天首领已经在时空乱象里听宋嫣后来说了。所以看见他们并不奇怪。宋嫣也有心理准备。

    黑暗陈凌显得有些表情生硬,呆滞,似乎还回不过神来。他不认识这个宋嫣,也不认识梵迪修斯,甘道夫。可他认识钝天首领。

    黑暗陈凌和尔斯顿立刻站了起来,来到钝天首领的身前,恭敬的道:“陈凌见过首领。”

    “尔斯顿见过首领。”

    钝天首领扫了黑暗陈凌一眼,便立刻知晓他已经是人仙中期的存在了。

    钝天首领淡淡点首,并不多话。他对梵迪修斯道:“你们去办你们的事情吧。”梵迪修斯点头,便对甘道夫道:“走!”

    甘道夫对梵迪修斯是效死忠的人,当下便点头应是。两人前去,不是干别的。而是对众位领袖展开屠戮。

    梵迪修斯似乎看见了教皇的位置在向他召唤,他杀的毫不留情,鲜血彪箭。

    甘道夫同样也是跟捏死小鸡一样,虐杀这些还没有苏醒的领袖们。

    然而,很快便发生了意外的事情。梵迪修斯在准备击杀苏哈一世这位创教主时。苏哈一世的身体发生了变化。苏哈一世的胸腹处出现精亮的精元。梵迪修斯眼中一亮,立刻伸手探出。谁知这精元似乎有灵性一般,直接窜入梵迪修斯的手中,然后便奇迹般的从梵迪修斯的毛孔里进入。

    梵迪修斯吃了一惊。苏哈一世的精元进入梵迪修斯的身体里,梵迪修斯立刻盘膝而坐,他运用生命之源来与精元糅合。

    梵迪修斯知道,苏哈一世的精元是生命之源的母体,是一切力量的源头。如果自己炼化了,便可能到达造物主最后的境界,大圆满。到那时候,自己将不再惧怕钝天。

    “师父。”宋嫣看到梵迪修斯的状况后,马上明白了什么。她拉了拉师父,道:“徒儿有话单独说。”

    黑暗陈凌和尔斯顿恭敬立在一旁。黑暗陈凌的眼神恭谨,谁也不知道他内心在想什么。

    只是他眼中的魔气还是存在着。

    这样的黑暗陈凌,没有经历过魔帝所经历的一切,没有最后的大彻大悟,将来到底会是什么样子,没人会知道。

    钝天首领与宋嫣出了天墓。宋嫣在钝天首领耳边道:“师父,我刚才看见梵迪修斯师父是吸收了苏哈一世的精元。这个精元,在平行时空里本来是被这里面的黑袍陈凌所吸收了。他吸收之后,在短短几天就由人仙中期到达了造物主的境界。跟您不相上下。”

    宋嫣的意思很明显,现在梵迪修斯还没强大起来,不如趁他消化苏哈一世的精元时,将他杀掉,以绝后患。

    钝天首领拍了拍宋嫣的肩膀,道:“这是梵迪修斯的机缘。他强便强吧,没什么好怕的。”

    这就是钝天首领的气度。随便你怎么弄,反正我是绝不会在意和怕的。

    宋嫣还想说什么时,见师父却是毫不在意,当下也不好多说了。她其实知道,师父怎么都不会怕梵迪修斯。可将来,师父不管尘世一切。而梵迪修斯有了苏哈一世的精元。到时候,又没有师父,谁来抗衡他啊?

    也许,冥冥之中一切都会有安排吧。

    梵迪修斯纵使强绝,而大千世界里却还有陈凌,沈默然,东方静这一干绝顶人物存在。也许大气运的降临,就是对他们的一场考验。宋嫣如是想。

    甘道夫解决完了所有领袖,然后便来到了梵迪修斯的身边,为梵迪修斯护法。钝天首领则干脆就离开了天墓,不管里面的情况。黑暗陈凌和尔斯顿则紧跟钝天首领的步伐。

    这个时候,黑暗陈凌和尔斯顿对外面到底怎么样了,却是一点也不清楚。

    “这个陈凌和尔斯顿怎么办?”宋嫣忍不住私底下问钝天首领。

    钝天首领道:“尔斯顿并不是这个时空的人,他是从大千世界里消失的。可以带回去。至于这个陈凌,是错误的产物,不能带走。带走了,只怕彼岸阁也开不回去。”

    宋嫣不觉心中有些唏嘘,就这样放弃他吗?好像有点残忍。但宋嫣也知道师父说的有道理。

    大约过了三个小时。

    梵迪修斯终于炼化了苏哈一世的精元。他出来时,眼中神芒绽动。如果仔细看,能看出他身体周围有种氤氲的气息。这个人的修为已经到了恐怖的境界。

    这个时候,梵迪修斯的底气也非常足了。他出来面对钝天首领,再也没有那般低姿态了。

    “钝天老友,这里事情已经全部解决,我们这就走吧。”梵迪修斯站在钝天首领的面前,洒然一笑。黑暗陈凌,尔斯顿,宋嫣等人都在钝天首领身后。

    梵迪修斯身边则是甘道夫。

    钝天首领眼眸微微一抬,他也明显感觉到了梵迪修斯内里的张狂了。这人变脸倒是真快。当下,钝天首领淡淡道:“不着急,我还要想些问题。”

    “想什么问题?有什么问题都等回去后再说吧。你时间不是很宝贵吗?”梵迪修斯大咧咧的说道。

    钝天首领淡声问道:“你不好奇我在想什么问题吗?”

    梵迪修斯微微一呆,随后道:“我说钝天老友,你怎么突然这么婆婆妈妈了。这里也确实没什么好待的,我们赶紧走吧。”他若不是还要仰仗钝天首领的彼岸阁,只怕连这点表面的和平都懒得维持了。

    其实这很好理解。,一直以来,他都受钝天首领的压榨。至少他自己是这么想的。每次都被钝天首领压在头上。现在他觉得自己有了实力,当然有些想要跃跃欲试。

    钝天首领眼中忽然一冷,道:“梵迪修斯,你以为就凭你吞噬了什么狗屁苏哈一世的精元,便觉得有资格跟我叫板了吗?”这番话说的当真是毫不客气,也丝毫不顾忌梵迪修斯的面子了。

    梵迪修斯一呆,随即眼中绽放出寒芒来。他刚想说话,钝天首领先道:“怎么?你想跟我动手?别说我不提醒你,你今天敢动手,我会杀了你。”

    **裸的威胁。

    甘道夫踏前一步,与梵迪修斯相同阵线。

    梵迪修斯死死凝视钝天首领,他的拳头捏紧了。

    而黑暗陈凌和尔斯顿也立刻做出防御的姿态。

    一时之间,两边居然剑拔弩张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