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2章前方无路
    梵迪修斯抬头看向轩正浩,道:“你的意思是,我再追杀就显得没有意义了?”

    轩正浩道:“另一个时空的您,严格来说,也等于就是您。所以……”

    梵迪修斯道:“不,不,不。不是,我和那个人是完全不同的人。平行不是对等关系。”顿了顿,又问道:“如果时空乱象里的人被救出来,会怎么样?”

    “我们这个时空,是天道的错误。如果让他们去了时空缝隙里的天墓。纠正了这个错误,那么……我们这个时空就不存在了。”轩正浩一字字说道。

    梵迪修斯再度陷入沉默。

    轩正浩并不打扰梵迪修斯。

    好半晌后,梵迪修斯眼中的**光芒强盛起来。道:“轩正浩,我们不能让他们去天墓。不用管那些人,我们就是我们,是独立的人。所以,生死存亡,全凭本事吧。钝天在这个时空里,少了机缘,一切都落后。所以才希望成全另一个时空的他自己。但我和你不同,我们在这个时空里,已经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这场大气运降临,如果我们赢,我们就是正道。并没有一定就是他们是对,我们是错。”

    轩正浩眼睛也是一亮,道:“您这么说也确实是这个道理。天道……谁活下来就是主角,就是天道。谁死了,就是错误的。应运而生,顺天而行。就是这个道理。”

    梵迪修斯的老脸潮红起来,就像是喝醉了酒一般。这个消息对他来说,确实是太过震撼了。也让他知晓了天机的存在。更让他肯定了轩正浩和魔典的神奇。他拍拍轩正浩的肩膀,语音里难掩微微的激动,道:“轩正浩,你好好跟着我干。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亏待你。”

    轩正浩便也连忙站起来,恭恭敬敬,诚诚恳恳的表忠心。

    第二天,天一亮。对钝天首领的大追捕便展开了。梵迪修斯和落雪全力出击。

    两位造物主在雪原身法展至极限。前方的钝天首领也感觉出了这边的火力,立刻也展开了最强逃亡能力。

    双方在雪地上追逐了整整一天。最后却是依然难以追上。钝天首领的修为始终要高过落雪和梵迪修斯。雪地宽阔无垠,想要将他堵死太难。最后两位造物主追的急了,跟下面的人距离拉远。连探测器也不管用了。

    一天追下来的结果就是……钝天首领凭空失踪了,消失了。

    梵迪修斯和落雪暴躁不已,这他奶奶个蛋的。现在好了,不止是抓不到陈凌,连钝天也不见了。

    梵迪修斯和落雪不得已下,只能和后面的大部队汇合。

    天色又晚了。

    这晚上的,天气说变就变,鹅毛大雪下了来。北风呼啸,风声怒吼,听起来像是鬼哭狼嚎。

    梵迪修斯一行人躲进了帐篷里。梵迪修斯并不和落雪商量,而是单独来见轩正浩。

    梵迪修斯道:“如今钝天和陈凌都消失在了视线范围之内,他们接下来只怕还是要去天墓。”

    轩正浩沉吟道:“陛下,您错了。”

    “哦?”梵迪修斯并不着恼。

    轩正浩却是摸透了梵迪修斯的脾气。梵迪修斯这个人表面仁慈,像是善长仁翁。实际上也是冰冷无情,贪婪权力的。不过他很聪明,也听得进意见。只要自己还有价值,他就会容忍。

    轩正浩道:“没有魔典,没有我。他们没办法进时空乱象。换句话说,其实您只要杀了我,毁了魔典。他们永远没机会去找那时空乱象,”

    这句话说出来,梵迪修斯脸色古怪起来。觉得轩正浩正是胆大啊!

    梵迪修斯心中有一瞬,确实这么想过。可转念,他就想到。钝天和陈凌即使不去时空乱象,但他们终究是存在的敌人。这样损失了魔典和轩正浩,不划算。

    梵迪修斯看了轩正浩一眼,立刻不悦的道:“你我现在是一体,我们是伙伴,也是朋友。你再不要说这样的话。”说完扳起了脸孔。一副你再这样不把我当兄弟,我生气哟的架势。

    轩正浩立刻面现感激之色。

    梵迪修斯又道:“你说他们不去天墓,会去哪里?”

    轩正浩凝重的道:“陛下,如果我没猜错。现在钝天和陈凌一定会想办法返回香港。然后纠集中华大地的高手,对我们教廷展开报复。一是他们要还您给的这场因果。二是要抢回我和魔典。”

    梵迪修斯暗暗吃惊,他这是被轩正浩给提醒了。钝天和陈凌都是什么样的人?造物主,心高气傲啊!这次被自己这么狼狈的追杀,他们如何能咽下这口气。如果咽下去了,修为都会不畅。

    越是修大道的人,越讲究因果。你打我一拳,不打回去就受不了。

    这么说来,如果陈凌和钝天活着出了北冰洋。那么自己和光明教廷反倒是最凄惨的。可恨狗日的落雪,却是根本隐藏起来。让钝天他们想报复都无从报复。更关键的是,他们也不知道落雪是谁。

    自己总不能到时候跟他们说,这事全是落雪指使的,你们去找他麻烦吧?

    他那丢得起这个人。

    而钝天和陈凌在华夏的号召力无疑是恐怖的。若是他们联合召集高手来对付自己,就算自己不惧,可打起来,也绝对是损失惨重。

    那时候,落雪这家伙也肯定乐得坐收渔翁之利。

    这时候,梵迪修斯发现自己居然陷入了一个奇怪的圈子里。进退两难。

    将来最大的受益者,将会是落雪!

    难道这一切都是落雪的阴谋?

    梵迪修斯心念电转,一股被愚弄的愤怒滋生出来。

    这时候也不能去找落雪对质,毕竟一切都是自己的猜想。

    “不能让他们回香港,绝不能!”半晌后,梵迪修斯下决心般的说道。

    轩正浩沉吟道:“这边的气候太寒冷,战机不能持久开,直升机也开不进来。而他们要离开这里,必须要去有人烟的地方汇合他们的人。陛下,不如我们现在回您的总部。然后组织一下战机和情报。到了外围,我们就用覆盖式的热武器空中打击。到时候,不管他们是什么高手,也得完蛋。”

    轩正浩无疑是好军师,想好了办法,再来告诉梵迪修斯。他给老板的是选择题而不是问答题。

    梵迪修斯眼睛一亮,似乎又看见了一丝曙光。

    “好,我们立刻回去。”梵迪修斯说道。

    “不过……”轩正浩又犹豫起来。梵迪修斯看向他,道:“怎么了?”他现在看轩正浩是越发顺眼,也越发器重他了。

    轩正浩道:“万一他们不是从边境那边回去,怎么办?”

    梵迪修斯一呆,道:“不从边境回去,他们能从那儿回去?”

    轩正浩道:“我是说万一。陛下,万一他们预料到了来北冰洋会有危险。在海边布置了海上逃生工具,怎么办?当然,之前我是没有听到过风声。但我们不能否认,会有这个可能,您说对吗?”

    梵迪修斯不得不慎重,这关系到他的东侵大计,关系到他的生死存亡啊!

    一子错,满盘皆落索!

    “不如这样,陛下,派一部分人回去利用热武器大面积来扫射他们。我们首先把那个缺口堵死。然后我再利用魔典来查看,看看能不能查出一些端倪来。”轩正浩道。

    梵迪修斯微微一怔,道:“你不是说这样会损伤你的因果气运?”

    轩正浩肃然道:“顾不得了。若是让他们逃出去,将来他们打过来。您是绝不会让他们将我带走的。为了您的大计,我的活路,必须放手一搏了。”

    梵迪修斯不禁多看了轩正浩一眼,觉得这家伙倒是聪明。想事情想的很远。果真是人无远虑必有近

    忧。若真有那么一天,自己确实是绝不会再让轩正浩活着。

    不过梵迪修斯这时候话可不能这么说,当下道:“诶,正浩,我说过,我们是朋友。我绝不会亏待我的朋友。”

    轩正浩一笑,道:“陛下,我当然信您。正因为您当我是朋友,我更应该为您效死力。现在您尽快安排一部分人回守。利用情报,将边境堵死。”

    梵迪修斯点点头,便先出去了。而轩正浩则利用魔典开始查看。

    梵迪修斯一出帐篷,轩正浩便拿出一种奇异的花粉洒到了自己的头上,无色无味,且无害。

    随后,梵迪修斯又回到帐篷。这时候,轩正浩面色坚毅,眼神冷峻,目放精光的凝视魔典。魔典里发出异样的光华。

    足足有三个小时之久,轩正浩的头上,汗水越来越多,脸色越来越苍白。到最后,头发居然全白了,人也一瞬间苍老了十岁。这个过程,梵迪修斯亲眼见证,其中的震撼也是不必多说的。他也确实的体会到了因果的可怕。

    更多的还有一层心灵的震动。

    小轩同志,好同志啊。他这是用‘绳命’在帮自己啊!

    “龙西洋,经纬度37,62,48。”轩正浩说完这句话,便晕死过去了。

    梵迪修斯立刻让人来照看轩正浩,给他最好的治疗。他也查看了下轩正浩的身体,果真是虚弱到了极致。

    同时,梵迪修斯也知道了钝天和陈凌要去的地方。龙西洋!

    果然是要靠海上逃生工具离开。若不是有轩正浩在,自己这次还真是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了。

    梵迪修斯当下便命令全体人员连夜赶路,前往龙西洋。

    至于边境那边,当然也是要堵住的。不然钝天和陈凌感觉没人追了,改变想法,又从边境逃走,那也是不好干。

    夜色深沉,狂风怒吼。

    北冰洋的雪地上,钝天在孤独的行走,目标是龙西洋。

    魔帝和宋嫣也在行走,目标是龙西洋。而梵迪修斯一行人也在朝龙西洋而去。

    龙西洋那边到底隐藏了什么?

    这些人全部到达后,等待的将是什么样的结局呢?

    梵迪修斯一群人径直前往龙西洋,不需躲避任何人。所以速度是最快的,他们本来也就离龙西洋要近。

    按照这样的速度,反而是梵迪修斯一群人先到达龙西洋。但钝天和魔帝这两拨人对此一无所知,只知道追兵好像没有了。可他们还是要按照既定方针行事。

    梵迪修斯一行人一路朝龙西洋赶去。轩正浩在担架上,被盖的严严实实,并且有氧气瓶。他的待遇算是最好的一个。只不过现在他的头发都已经白了。

    好好的小伙子,就为了得取这一份情报,被折磨成了这样。梵迪修斯说不动容是假的。当然,这份动容大多还是演戏成分。只不过,他对轩正浩的情报的真实性已经毫不怀疑了。

    其实这也是轩正浩要的结果。到快天亮的时候,众人还在赶路,轩正浩醒了过来。

    有一名黄衣主教看护着轩正浩,他见轩正浩醒了,立刻便去通知梵迪修斯。

    整个队伍的行进停了下来。梵迪修斯来到轩正浩的担架旁边。轩正浩脸色苍老吃力,他见了梵迪修斯,便想行礼。

    嘶哑着道:“陛下……”

    梵迪修斯连忙阻止他,道:“正浩,你好好休息。其他的都交给我来办。你为我们教廷所付出的,我都记在心里。”

    轩正浩闻言长松一口气,便又继续睡过去了。

    落雪看着轩正浩的形象也是吃惊不小。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了那般,更不知道梵迪修斯为何突然就要去龙西洋。

    反正梵迪修斯对他落雪没有任何信任可言了。落雪还不好发作,因为落雪现在的处境太敏感了。搞不好,落雪要是耍脾气要走,梵迪修斯就要对他动手了。

    三天之后!

    一望无际的龙西洋终于出现在众人眼前。这一天,突然又下起了鹅毛大雪,夹杂着北风怒吼。

    天气恶劣到了极点。在这里,还真是什么飞行物都进不来。前方是一望无际的大海。虽然海中没有结冰,可是这潺潺海水中的冰寒是可想而知的。在平常海域里落水,即使是常人,只要抓块浮木,便也可以支撑一个一两天。但在这里,不出十分钟就要被冻成冰棍。

    经过三天的调养,轩正浩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他穿的严实的很,恨不得整个人都进防寒服里。没有武功的男子伤不起啊。

    这是上午十点左右。

    雪花夹杂风暴,席卷了一切。这雪花可一点也不能给人美丽的感觉,甚至打在脸上有些疼。

    梵迪修斯和轩正浩一起,梵迪修斯甚至用他厚而有力的手搀扶着轩正浩。他们一起依照经纬度来寻找。

    半个小时后,一众人在海域边上发现了一艘小型的游艇。说是小型,其实也有六百多吨重,像一个小型的巨无霸。

    游艇的外壳上写着梦幻二字,梦幻号。

    梦幻号靠岸而停。

    当看见梦幻号时,梵迪修斯对轩正浩的魔典更加深信不疑了。

    “陛下,他们果然是有两手准备。现下您打算怎么办?”轩正浩问道。

    梵迪修斯也没有立刻带众人上去,而是隐藏在一边静观其变,。

    梵迪修斯听了轩正浩的发问,道:“将这梦幻号毁掉,断了他们最后的念想。”

    轩正浩看向梵迪修斯,他摇了摇头,道:“陛下,不可如此。眼下是我们一个大好机会啊!”

    “什么意思?”梵迪修斯知道轩正浩脑袋好使,当下问道。

    轩正浩道:“这是我们消灭他们的机会啊!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我们会先一步到达龙西洋,并且知道他们的计划。如果,陛下,我是说如果。我们趁他们坐着梦幻号出海,等他们到达深海,无处回航的时候,我们毁掉他们的梦幻号,您说会怎样?”

    梵迪修斯眼睛绽放出精光,不由叫绝。他道:“这里的气候如此寒冷,他们落入海水中,没有补给,再强悍也要被冻死。”

    轩正浩道:“对!”

    梵迪修斯随后又犯难道:“可还是不行,他们都是造物主,敏感太强了。只怕还没上梦幻号,便已经知道了其中的危险。”

    轩正浩道:“他们一出现,我们也出现。他们就会以为危险是来自我们,当下就会立刻出海。一旦出海,就再由不得他们了。”

    梵迪修斯道:“可这……还有个关键问题。我们如果要在深海里狙击他们的梦幻号。这么大的梦幻号,虽然我们有武器,可是怎么追踪?”

    轩正浩沉吟道:“我想梦幻号里一定会有救生艇的。”

    梵迪修斯眼睛一亮,道:“没错。”

    “危险之下,他们肯定没时间去检查救生艇是否完好。”轩正浩继续说道。

    梵迪修斯忍不住兴奋,道:“还有一个难题。梦幻号上有他们的人,我们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救生艇偷出来?”

    轩正浩微微一笑,道:“陛下,这个简单,交给我。您别忘了,我是催眠界里的造物主。”

    梵迪修斯微微一怔,随后不由大笑出声。

    梦幻号里有机长,船员,服务员。梵迪修斯和奥蒂斯,伊芙尔带了轩正浩便径直前往梦幻号上。

    一上船,轩正浩见了这些人便施展出催眠术来。对于这些普通人来说,轩正浩催眠不花费一点功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