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1章揽雀尾
    太极的母拳“揽雀尾”是由无极式开头,无极式架子就等于是形意架子抱丹坐胯,就是外八字站着,身上都松松。全部都空。好像把自己站得没了。和形意的抱丹坐胯,把自己站成一个丹点还是有所区别。

    无极生太极,无极架子一站,就自然地可以变化成各种太极拳的姿势。所以太极拳就只有一招。

    太极拳领悟到顶点之后,就会明白它的的神韵就在于无极。

    感觉到魔帝的“揽雀尾”避开自己掌威正面,又按上了自己的手臂。落雪立刻屈肘,抬腰,横拍斜甩,从揽雀尾的架子中斜冲了出来,直接摔打向魔帝的脑门。

    魔帝脸色不变,腰如车轮,手在额头前浮动,好像云一样漂浮,一下拂在落雪的手臂上,带动腰身地旋转,破了落雪的重心。

    这是云手,以柔克刚功夫地极致。

    落雪重心一斜开,又以抱丹坐胯改了过来,摔手砸打。

    他携带刚猛无俦地劲,斜着摔打。两只手,就好像真的变成了两块万斤大石碑四面八方乱摔乱砸。

    他打的居然就是最纯正的八卦大摔碑掌。

    这一套八卦至刚地大摔碑手直接打了出来,落雪那里像是外国人,简直像是浸淫了数十年中华武术的老拳师。

    魔帝沉身卸力,腰好像轴承一样,左转右转,带动手臂卸劲,时而积蓄力气,猛然爆发捶劲,和落雪的大摔碑手硬撞,两人都在硬功夫上占不到便宜。

    两人越打,越酣畅淋漓,直想长啸。

    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这样下去,两人拼的就是体力了。

    不行!

    落雪忽然警觉起来,魔帝身边还有个混元高手。如果自己跟魔帝体力拼的差不多了,自己岂不死定了。两人打的不分上下,这时候落雪突然身体一晃,八卦劈开魔帝的手腕,向后猛跳,身体一卷,便到了十米开外的地方。

    片刻之后,落雪消失得无影无踪。魔帝并不追赶,他和落雪之间,如果有一方不想打了。那么就再也难以杀到对方。

    待落雪离开后,宋嫣方才走上前来,来到魔帝的身边。魔帝眼眸中适才有些兴奋,这时候也恢复了平静。

    不知不觉中,魔帝已经成长到了可以与天下之间绝顶人物相抗衡的地步。并且不比他们差。

    宋嫣对落雪的那一招攻击还是心有余悸。

    她深吸一口气后,平复心绪。魔帝也不多说,道:“我们赶去龙西洋那边吧。”宋嫣点头。

    两人收拾了下装备,然后根据指南针的方向开始上路。雪地里,薄薄的阳光下,一男一女的身影被拉的老长。

    “陈凌,你说这个妖孽还会追上来吗?”宋嫣边走边问道。

    魔帝脚步并不停,道:“他们这次倾巢而出,不会这么轻易放弃。不过这次,他的帮手跟我们距离拉开的太大。想追上我们太难了。”

    宋嫣闻言松了口气,又担心的道:“不知道师父和轩正浩怎么样了?”

    魔帝也是微微皱眉。宋嫣又道:“这么冷的天气,轩正浩被师父带着疾速行走,只怕他身体也承受不住。”

    宋嫣说完之后,脸上只剩下浓浓的担忧。

    轩正浩到底怎么样了,魔帝猜不出来。宋嫣也猜不出来。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按照锦囊上所说的,赶往龙西洋。

    冥冥之中,魔帝和宋嫣也觉得轩正浩一定是有安排的。

    “对了,你还没说你是怎么从那上面跳下去没事的。”宋嫣继而问道。这个问题确实是纠缠她太久,好奇要害死猫了。

    魔帝凝神道:“你不是知道我身上有头黄金巨龙吗?”

    “是它接住了你?”宋嫣微微一惊。

    魔帝点点头。

    宋嫣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

    事实上,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魔帝这尊造物主的阳刚已经到了恐怖骇人的地步。鬼神都不敢近,黄金巨龙接住魔帝,还是隔了防寒服。即使如此,这一下接住,黄金巨龙也去了半条命。现在躲在玉佩里修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

    且不说这些,魔帝和宋嫣全程火速赶往龙西洋。有了林玉秀他们留下的装备,两人的日子过的很快乐。

    至此,落雪这边的追杀计划也算是破产了。

    落雪只能回去找梵迪修斯。

    梵迪修斯一行人一直在跟随钝天首领。钝天首领则也在赶往龙西洋。龙西洋到底等待了什么,轩正浩到底做了什么准备?

    这一点,任何人都无从得知。

    倒是在这个晚上,梵迪修斯一行人在帐篷里休息。而今晚的雪地上空,罕见的出现了一轮美丽的冷月。

    月光照雪地,碧血洗银枪!

    梵迪修斯和轩正浩在同一帐篷里。帐篷里再没有其他人。轩正浩拿了魔典,盘膝而坐。梵迪修斯则在他的对面,向他道:“你研究魔典已经有两天了,可有头绪?”

    轩正浩点点头,道:“已经差不多了。现在我可以从里面看出未来要发生的一些事情。”

    梵迪修斯眼睛一亮,随后道:“好,那你看看我们这次能不能诛杀钝天和陈凌。如果准,你以后就是我的头号军师,如果不准……”

    这个结果就是不用多说了。

    轩正浩不由苦笑,道:“陛下,恐怕我如果算出来,算准了,也帮不了您。因为我的下场会很惨。”

    梵迪修斯蹙眉道:“什么意思?”

    轩正浩道:“魔典包罗宇宙万物,但您要我看出具体的事件来,这种因果我承受不起。我可以看出将来会要发生的大事件,。但要细致到这样一个个人物上,请恕我办不到。”

    梵迪修斯看向轩正浩,他并没有呵斥轩正浩。因为他也是造物主,也知晓宇宙万物的道理。他觉得轩正浩所说的有道理。比如说,可以说出将来那里会发生大地震,什么时间。可你要轩正浩说出会死那几个人,那就强人所难了。

    说的越详细,便是天机泄露的越厉害。

    “好,我换个问题。”梵迪修斯便也不再为难轩正浩,道:“东方世界将来会如何?”

    轩正浩道:“陛下,您如此问,无非是希望我们将来东侵,能够大一统地下世界。做一个黑暗帝国的王。我若查看魔典,便是提前知晓天机。提前知晓,便是会损失运气。您提前知道与不知道,没有什么好处。这种事情,我们尽力去做便可。”

    梵迪修斯不由郁闷,只差没说,那我要这魔典做什么?

    轩正浩话锋一转,道:“陛下,我们眼下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杀了钝天和陈凌,对吗?”

    梵迪修斯没什么好语气的道:“当然。”

    轩正浩道:“我一直在奇怪一件事情。因为之前,我帮他们取得了魔典,他们并没有想要回香港。而是要去天墓。”

    梵迪修斯吃了一惊,道:“他们去天墓干什么?”

    轩正浩道:“他们没有告诉我。”

    梵迪修斯心中暗道:“天墓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钝天和陈凌拿了魔典,费劲千辛万苦要去那里做什么?奇怪了。”

    轩正浩深吸一口气,道:“……”

    他话还没说出来,外面罗斯的声音传来,道:“陛下,议主要见您。”

    梵迪修斯眉头蹙起,心道:“这家伙怎么回来了,他什么情况?”来不及想太多东西,他便道:“让他进来。”

    白衣如雪的美少年落雪很快就进了帐篷。他进来后,依然风度翩翩,脸色温润

    尔雅。

    落雪朝梵迪修斯微微一鞠躬,道:“陛下!”

    梵迪修斯对落雪也并不倨傲,而是道:“议主请坐。”

    落雪便也席地而坐,他的目光看向轩正浩。轩正浩淡淡扫了落雪一眼,却不多说。

    落雪眼中出现一抹异样的光芒,向梵迪修斯道:“陛下,这位是……?”

    梵迪修斯道:“他叫轩正浩。”

    落雪眼中出现一缕寒意,道:“轩正浩?跟钝天首领一起来的轩正浩?”

    梵迪修斯点头,道:“没错。”

    落雪不理会轩正浩,而是冲梵迪修斯道:“那他为什么现在会在这里,而且是座上宾?”

    梵迪修斯对落雪的追问显得不太开心,道:“议主,我做事没必要向你解释吧?”顿了顿,道:“倒是你,你带着我的人马出去,现在回来是什么情况?你不是追陈凌的吗?”

    落雪闻言,眼神中出现无奈神色。道:“你的人全部死了,陈凌也不知所踪了。”

    “什么?”梵迪修斯大吃一惊。他的人啊!三名白衣主教,五名黄衣主教,这些都是他的心血啊!

    梵迪修斯眼中出现罕见的愤怒,道:“落雪,你什么意思?你带的队,陈凌就算是造物主,但也只是一人之力。你抓不住也就罢了,为什么我的人都死了?”

    落雪并不惧梵迪修斯的愤怒,道:“我也想问问你手下那群饭桶是什么情况。我本来先追上陈凌,在和他交手时,他不顾自身的跟我两败俱伤。我和他都受了伤。那林玉秀带人追了上来,我跟林玉秀说过,待我伤好再行动。但林玉秀压根就不听我的。我见他执意,只好让他去追,我又叮嘱他,不要正面接触。只要尾随着陈凌,不给陈凌疗伤的机会就行了。”

    落雪说完,顿了一顿,随后又愤慨的道:“可结果呢?还没两天时间,我赶过去时,他们全死了个干干净净。陛下,你说这能怨我吗?”

    梵迪修斯道:“也许陈凌并没有受伤,你只是想让我的人送命。”他的眼中寒芒绽动。

    落雪微微一惊,便知道梵迪修斯对自己起了怀疑。他道:“陛下,你对我有怀疑,这无可厚非。但是我问心无愧。目前来说,陈凌和钝天不死,我即使要耍手段也不是现在。”

    梵迪修斯看向落雪,他心中也没有个准数。这事情,他其实是不太相信落雪搞鬼的。

    但是几名手下的死,着实让他心痛,太心痛了。更重要的是,陈凌这个造物主逃走了。而钝天又始终没办法捕获。

    落雪先道:“陛下,看来眼下只有我们两人合力来先对付钝天。钝天一死,我们再合力去对付陈凌。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梵迪修斯郁闷不已,落雪的这个计划是唯一可行之计了。他也知道,将来陈凌真逃出去了,要再杀陈凌只怕已经是万难。造物主确实是太过恐怖的存在。

    梵迪修斯沉默片刻后,点点头,道:“好,议主,我再相信你一次。”落雪松了一口气,又扫了轩正浩一眼,道:“陛下,这个人我查过。是个绝顶聪明之辈,覆手为云,翻手为雨。留他在身边,就像是埋了个定时炸弹。我看还是杀了的好。”

    这话一说出,就像是丢了个炸弹出来。梵迪修斯还不及答话,轩正浩却先冷冷笑了,道:“陛下和阁下都是造物主的存在,我没有武功,如何成为定时炸弹?都说一力可破十巧,你们的力量何止是一力破十巧?我再多阴谋诡计岂不都是笑话。”顿了顿,道:“阁下什么都先不了解,开口就要杀我,我倒有些奇怪阁下是什么意思了?”

    这一番话连消带打,立刻就显得是落雪居心不良了。

    落雪眼中闪过寒意,道:“好一张伶牙利嘴。”他说完对梵迪修斯道:“这人存心挑拨离间,可见居心不良。陛下,此人留不得。”

    梵迪修斯眼中精芒闪烁,半晌后却道:“议主多虑了,我自信还应付得来。”

    在梵迪修斯的心里,瞬间想法就是。这落雪调查过轩正浩,知道轩正浩有特殊本事。因此想办法要削弱自己的势力。他本来就怀疑林玉秀一群人是被落雪阴了。现在就更加不会让落雪得逞。

    更重要的是,梵迪修斯是造物主。他的格局何等宏大,如果居然连一个轩正浩都不敢留在身边,也未免显得太小家子气了。

    落雪见梵迪修斯语气坚定,不容置疑。便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没作用,再说下去反而会让梵迪修斯起疑。他也知道,现在因为林玉秀一群人的死亡,自己始终脱不了干系。

    现在自己身份敏感,实在不适合坚持下去了。

    落雪暗暗打量轩正浩一眼,总觉得这家伙有点古怪。但具体哪里古怪了,他却说不出来。

    随后,梵迪修斯对落雪下达逐客令,道:“好了,时间不早了,议主先去休息。明天我们全力追捕钝天。”

    “好的,陛下!”落雪无法再说别的。当下转身离开了帐篷。

    待落雪走后,梵迪修斯眼神阴冷的打量轩正浩。轩正浩则坦然之至。

    梵迪修斯也不说什么威胁的话,道:“我们继续之前的话题。”

    轩正浩毕恭毕敬的道:“是,陛下。”

    梵迪修斯道:“你的话提醒了我。钝天和陈凌不是一路人,之前这两人也闹的很不愉快。,却又突然联合在一起。联合在一起也就罢了,居然拿到了魔典要去天墓。这里面有天大的秘密。轩正浩,我命令你,给我用魔典查出来到底是什么情况。”

    梵迪修斯语气森冷,不容置疑。

    轩正浩之前已经拒绝了梵迪修斯两次,估计这次再拒绝就只有自讨苦吃了。轩正浩当下便也点头,道:“好的,陛下。”他说完便打开魔典,然后双目凝视向魔典。

    他的精神力驱动,不一会后,魔典上便是华光大放。这种本事,还真只是他轩正浩独此一家了。

    魔典似乎就只是为了轩正浩而生的。

    且不说这些,梵迪修斯看着轩正浩施法。他自己也觉得这未免太过造化神奇了,也对轩正浩信服了很多。

    而实际上,轩正浩对首领一行人要去天墓的目的自然是清楚的。当然不会耗费气运去查这些天机。

    一直过了半个小时。梵迪修斯耐心等待。轩正浩则汗水涔涔,最后干脆瘫坐在地。

    “怎么了?”梵迪修斯看向轩正浩,皱眉问道、。

    轩正浩抹了一把汗,他将魔典合上,面色苍白的道:“陛下,我查出来了。”

    “快说!”梵迪修斯眼放精光。

    轩正浩道:“时空乱象!”

    “嗯?”梵迪修斯道。

    轩正浩道:“我看见在天墓的时空里有个乱象。我们这个时空是平行世界。当初……”

    轩正浩便将天墓领袖的阴谋说了出来,然后又有黑暗陈凌误闯进天墓,将时空分成了两个平行世界。

    轩正浩把一切都说的清清楚楚,一点也不隐瞒。当他说完时,梵迪修斯陷入了沉默。

    梵迪修斯对魔典已经没有一丝丝的怀疑了。他知道轩正浩所说的都是真的。这些时空乱象,分子,因果,错乱,梵迪修斯并没有被迷惑,而是很快的理解,消化。对于天墓的存在,本身就有很多传闻。

    况且他的修为对世间一切都有很强的敏感。他也觉得有很多东西似乎不对劲。但人在局中,就如人在梦中,无法超脱。而轩正浩这番话终于让他恍然大悟,那一丝不对劲原来就出在了这里。

    “世事还真是讽刺啊!”梵迪修斯心下道:“另一个自己和钝天结成了联盟。他们被困住后,让那宋嫣出来营救。结果却是这个时空的自己在阻挠他们。”

    “陛下……”轩正浩见梵迪修斯沉默,不由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他道:“那我们还有必要再追杀他们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