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9章孤山
    魔帝的伤势在经过一天的时间,正在快速恢复。他的身体是造物主,可以让自己适应这里的寒冷。但是宋嫣却不行,宋嫣被冻得脸色发青,浑身颤抖,眼看这样下去,只有被冻死的份儿了。因为这里地势太高,又迎着北风,跟刀子似的。她是高手不假,可以运动气血。但身体的血都冰冷到了零点,还能怎么办?

    魔帝之所以能支撑,是因为他可以让身体适应冷血,变成冷血动物。这就是造物主的神奇啊!

    造物主对身体的恢复速度是恐怖和可怕的。

    魔帝在雪壁上的山凹待了一天,他的伤势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再恢复。可是即使恢复了又如何?被困在这里,那边是一条比羊肠小径还小径的道路。而林玉秀一群人守着唯一的出路,并且还带了重机枪。

    这样过去,除非魔帝是神仙,可以突破任何物理的限制飞过去。

    就算林玉秀一群人没有枪,魔帝在这峭壁上,加上全是雪壁,太过滑不留手。他的气血之力也用不出来。因为没有借力处啊,一掌打上去。他脚下一滑,力量越大,摔得越重。

    林玉秀这群人又不是小毛贼,可以随便揉捏的。他们也是混元高手,林玉秀更是人仙。打法上不会差太远。而雪壁抵消了魔帝气血的优势,那么魔帝再闯过去就只有送死了。

    所以魔帝这算是被困绝境,无法超脱。而林玉秀一行人也很心安理得的想困死魔帝。

    魔帝的伤势差不多全好了,宋嫣在一边冻的不行。这天中午,天空又下起鹅毛大雪。宋嫣打了一套拳,却依然还是不能缓解寒冷。魔帝干脆将身上的防寒服全给宋嫣穿上。即便是这样,宋嫣还是冷,太冷了。她的嘴唇,脸蛋都已冻成了紫青色。这里的气候温度,比之东北更加恐怖数倍。在东北,不敢在外面小便。在这里,简直就是……无法形容了。能把混元高手冻成这个球样子,也便可见一斑了。

    宋嫣身上沾染了鹅毛雪花,她躺在地上。雪厚了,反而会暖和一些。魔帝坐在一边,宋嫣看魔帝衣衫单薄,却一点事都没有。这也才深刻的感觉到自己和他的差距。

    宋嫣想起在主线世界里,初次见陈凌时,那时候陈凌还不是混元。自己对他傲气十足,可是即使当时比他修为高。却在他面前屡屡吃瘪。

    陈凌终究跟自己是不同的,这是宋嫣此刻的感觉。他注定是那个命运中的大人物。而自己却不过是配角。

    宋嫣身体难受到了极致,她看向魔帝,魔帝正皱眉沉思。不过宋嫣一看向他,他便有所察觉,从而也看向宋嫣。

    “你说我们是不是会死在这里?”宋嫣问道。

    魔帝道:“不会。”

    宋嫣见他回答的这么肯定,立刻惊喜道:“那你有办法了?”毕竟这个魔帝是造物主,再则以前的陈凌也是屡屡创造奇迹,化不可能为可能的人物。

    魔帝摇头,道:“没有办法。”宋嫣不由失望,道:“那你怎么说我们不会死。你的伤能好,追你的造物主的伤也能好。如果他一来,我们就更没有办法了。”

    这一点,魔帝何尝不知道。

    魔帝之所以说不会死,也是想宋嫣坚持下去。

    “你怕死吗?”宋嫣又问魔帝。魔帝还没回答,宋嫣便自顾自道:“我想起来了,你是不怕死的。这里本来就没有什么你好留恋的。”

    魔帝心中确实是如此,一切都已经恩仇了了,活着,死去,似乎都没有意义。他本来悲恸欲绝,绝望家人的死,绝望妙佳死在自己手上。但他现在知道自己的家人还在另一个时空活着。也有另一个自己保护。他就觉得,前尘旧事,一切都如露如电,如梦幻泡影一般了。

    之所以前来,其实也是想帮一下大千世界里的自己。

    也算是为了遥远的家人做最后一次的努力。尽管她们不知道这世上还有自己这个人的存在。

    不过,一切都无所谓了。

    “你好像有些不同了。”宋嫣突然又说道。

    魔帝见宋嫣肯说话,为了她能坚持,便也陪她说话,道:“哦?那里不同了?”

    宋嫣道:“我记得在天墓里第一次见你,你很绝望,冷漠,也很残忍,让人看了就害怕。但现在,我感觉你已经是一个人。”

    魔帝微微一怔,随后道:“一切都不重要了。”他没有说的是,其实他在天墓里时,就曾经在时空隧道里看到了自己家人的惨状。那时候,他就告诉自己,仁慈,仁义,感情都是祸害人的东西。他要抛弃一切的来强大。

    等到后来,发现家人确实遭了不幸。那么他的生命里就只剩下复仇。等到沈默然死后,所有的所有,都已经成空。他反而变的清明起来,似乎一切都已经解脱,一切**也都已消失。

    “对了,轩正浩的锦囊里写的不是让我们去北冰洋坐标朝西的龙西洋那边吗?”宋嫣想起什么,说道。

    轩正浩的锦囊里确实是这么写的。魔帝和宋嫣上来之后便拿出来看了。并且还有一个微型指南针在里面。

    魔帝点点头,道:“是这么写的。”不过现在的问题是,没办法赶过去。

    轩正浩毕竟不是神仙,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预料进去。比如说魔帝和宋嫣这个状况,轩正浩是预料不到的。

    宋嫣当然也知道现在是没办法赶过去的。她身上冷的几乎要麻木,这种难受是非人的。,所以她要想办法说些话来转移注意力。她的这种寒冷,魔帝也帮不了她。因为魔帝身上的血液也是冷的,无法给予她温暖。

    宋嫣眼神望向了天空,大雪纷纷而下,这天空的景色却有种茫茫中的魅力。宋嫣声音显得有些僵硬吃力,道:“轩正浩这个人当真是神奇,他一早就安排了我们去龙西洋那边。是不是说他已经预料到了这其中的变化?”

    魔帝对轩正浩的智慧是不得不承认的。当下道:“他想事情想的很远,把最糟糕的预算进去。”

    宋嫣道:“我奇怪的是,龙西洋那边做了什么安排?可以让我们摆脱这么多高手的追捕?船吗?”

    “有这个可能。”魔帝回答道。宋嫣又好奇起来,道:“但是即使摆脱了他们,即使我们回到了香港。但我们的目标是要去天墓。去不了天墓,一切都没有作用。”

    魔帝眼中闪过一缕寒意精光,道:“若是我们回到了香港,以你师父的号召力,加上我也能和单东阳找出一些高手来。我们会对光明教廷展开一次血腥的报复。”

    宋嫣并不乐观,道:“光明教廷的实力不容小觑,而我们中原大地那边,似乎已经找不出这么多高手来。一旦在北冰洋上决战,只怕胜算不是很大。北冰洋上,是光明教廷的老巢,地势上更不占优势。”

    宋嫣的分析没错。魔帝淡淡一笑,道:“你头脑还是很清晰。”

    宋嫣苦笑,她的嘴唇都在颤抖,哆嗦道:“我身体难受,所以脑袋格外清醒。真正大规模开战,始终是落了下乘,也很难解决问题。”

    魔帝点头,道:“确实是如此,但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宋嫣道:“是啊,轩正浩毕竟是一个人。他无法来改变这个大局。”顿了顿,又道:“不过陈凌,我求你,如果你有机会逃出去,一定要帮轩正浩去时空乱象里解救我师父他们。”

    魔帝点头,道:“你放心吧。”顿了顿,道:“不过我们都不会死,我若能活下来,你就能。我不会丢下你不管。”

    宋嫣听到这话,无端觉得心里很温暖,看魔帝的目光柔和了很多,道:“我们在大千世界里,我和你一起去找太阳金经。你也是像现在一样,对同伴不离不弃。陈凌,不管经历多少事情,其实你的本性永远都不会改变。”

    魔帝微微蹙眉,道:“他是他,我是我。我和他,早已不是同一个人。”

    宋嫣却不

    跟魔帝争辩这个问题。魔帝忽然又道:“说到底,他才是真正的大气运主角。所以他不用经历我所经历的。他依然可以和他的家人在一起。而我却要……算了,这些不说也罢。”

    魔帝忽然就变得兴味索然,什么也不想说了。

    宋嫣也觉得身体没那么难受了,她突然有些想睡觉了。便道:“我困了,休息一会儿。”

    魔帝微微吃了一惊,道:“别,你千万别睡。”这样一睡过去,可能就再也醒不过来了。这一点,魔帝懂,其实宋嫣也是懂的。可是,她就像是困极了的人,现在一切凡尘俗事都已不想去顾及,只想就这样沉睡,永远的沉睡。她仿佛闻到了泥土的幽香。

    孤山跋涉,不如安然入睡!

    宋嫣不理会魔帝,闭上了眼睛。天色渐渐暗了,还只是下午五点,但北冰洋的黑暗来的格外的早。

    这个时候,香港的夕阳一定很漂亮。坐在海边,吹着海风,看着大海,那一定是非常惬意的事情。这些平淡,触手可及的幸福,在这个时候显得格外的奢侈和遥远。宋嫣刚一闭眼,魔帝便拍轻她的脸蛋,将她拍醒。

    宋嫣不由痛哼一声。她已经被魔帝抱在了怀里,可是这也没有多一丝的温暖。

    她牵扯嘴角,很勉强的苦笑出声,道:“我刚做梦梦见一个火炉,火炉上烤了个鸡腿。我刚一伸手,你就把我弄醒了,哎……”

    魔帝沉声道:“坚持一会,不到最后就不要放弃。”

    宋嫣目光变的渺茫悠远,道:“人坚持,是因为看到希望。我坚持,看到的只有无尽的冰寒。如果真的要死,何必不痛快点,非要受尽痛苦,再去死掉呢,陈凌,你说是吗?”

    魔帝只能叹声道:“坚持住。”

    宋嫣不理魔帝这茬,又道:“你说人死了会是怎样?”

    魔帝微微一怔,随后道:“以前我不知道。不过后来再领悟造物主时明白了一些。人死之后,应该是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就像是未出生一样。”

    宋嫣道:“不是应该有六道轮回,福报转世为人,恶报下十八层地狱吗?”她这是在自我调侃,不待魔帝回答,又道:“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说的是真的。如果真有六道轮回,我这辈子似乎也没做过什么好事。人倒是杀了不少,我想若真有六道轮回,我指不定是要下十八层地狱的。”

    魔帝道:“我们都不会死。”除了说这一句,他似乎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了。

    宋嫣的眼眸又垂了下去,道:“想睡觉了。”

    夜幕降临,北风怒吼。

    雪也终于停了。

    但雪停了之后,反而更加的寒冷。

    “宋嫣!”魔帝再一次将宋嫣叫醒。宋嫣睁开眼睛,只差没想求魔帝做好事,别再折磨她了。

    “陈凌,你别管我了。我支撑不住了,这样支撑下去也没有意义。”宋嫣如是说道。

    魔帝深吸一口气,道:“你等我一个小时。如果一个小时后,我救不了你,你再睡,好不好?”

    宋嫣道:“就算是一天,也不会有任何改变。你不用骗我了。”

    “就算是我骗你,你再坚持一个小时,怎么样?”魔帝双眸凝视宋嫣,语音凝重。

    宋嫣抬头看到魔帝的双眼,他的眼中有着无比的凝重与真诚。让宋嫣都不由得信了。可是他要怎样的脱困呢?宋嫣打破脑袋也想不出来。“好!”不管怎样,宋嫣还是答应了魔帝。

    便也在这时,魔帝忽然将盖在宋嫣身上的那件防寒服拿在了手中。然后纵身一跳,便跳了下去。

    宋嫣惊骇失色,不知道从那里来的力气一下坐了起来。她慌忙跑到崖壁边去看,北风怒吼,黑暗中,已经没有了魔帝的身影。

    天啦,他在搞什么鬼?他这么跳下去不是找死吗?

    宋嫣百思不得其解。想了想,不管如何,既然已经答应他坚持一个小时,便不可失信。

    且说林玉秀这群人,他们守在另一边,帐篷扎好后。躲在里面,人也裹在睡袋里,有热汤喝着,还是十分受用的。林玉秀安排了人轮流站岗。

    每隔三个小时换一次岗。站岗的人也穿了厚重的防寒服。

    夜色深沉。这次站岗的是两名黄衣主教,分别叫做杰尔和格森。两人都是持了重机枪守着,死防魔帝的突然袭击。

    这时候三个小时到了,该他们换岗了。林玉秀刚好钻出了帐篷,问杰尔道:“那边有状况吗?”

    杰尔摇头,道:“没有任何状况。悄无声息。”他冻得直打哆嗦,又道:“白衣大人,这里的气候可真不是人待的。我们只站几个小时就受不了。陈凌那边迎着北风,估计更冷。我怀疑他们是不是已经冻死了。”

    林玉秀沉吟道:“陈凌这个人没那么容易死的。何况现在他的修为已经到了造物主的境界。“

    小眼睛,黄头发的格森道:“白衣大人,但不管怎么说,陈凌他们都是人。人在这样的环境下,时间长了,还是会被冻死。”

    林玉秀扫了两人一眼,道:“我当然知道他们是人。但陈凌不是常人。越把他们逼入绝境,就越要小心他们临死反扑。”顿了顿,他也感觉到了这外面气候冷的不像话。心中也觉得陈凌和宋嫣应该被冻的差不多了。但小心驶得万年船,他对杰尔和杰森道:“你们去休息吧。”

    杰尔和格森如逢大赦,搓着手去了帐篷。另外的两名黄衣主教痛苦的出来换岗。这么冷的天,谁都想待在帐篷里享福。

    两名黄衣主教见过林玉秀这位白衣大人后,便守在了岗位上。林玉秀便道:“我在里面。一有动静,立刻示警。”

    “是,白衣大人!”两人恭敬回答。

    林玉秀随后便又回到了帐篷里。

    站岗的两名黄衣主教分别是迈克和约什比。迈克和约什比都是如来境界的修为,不过搏斗上经验不怎么样,但是枪法一流。

    对于黄衣主教的训练,梵迪修斯很明确。初期只让他们修炼生命之源。待到到达如来这个阶段后,便又只练枪法。

    以他们的力量专注枪法,这种反应能力,精准度是逆天的。

    而对于黄金骑士们的训练,则是从开始就发掘这些人对剑的热爱。

    从小让他们枕剑而睡。

    梵迪修斯是个雄心勃勃的人。从很早开始便在建立他的班底,以此实现他将来雄图霸业的雄心壮志。

    且不说这些,这时候的迈克和约什比刚从温暖的帐篷里出来。没多一会便被冻的不行。两人不由有些怨气,觉得林玉秀这狗日的华夏人,黄毛猴子。张张嘴就指使他们,他自己却躲在温暖的帐篷里。到时候消灭了陈凌和宋嫣,领功的却是林玉秀。

    林玉秀平素就有些高傲,不会和下面的人打成一团。但林玉秀却有个让下属讨厌的毛病。那就是对上面的人恭敬的很。

    加上林玉秀又是华夏人,和他们有本质的区别。所以大家一致就讨厌林玉秀。国籍不同是诱因,主要是因为林玉秀这人不厚道。所以才会加剧排斥他这个华夏身份。

    话说回来,光明教廷里等级森严。就算众人不满林玉秀,也不敢表露出来。不然教规可不是说着好玩的。所以林玉秀也不把下面的人当回事。

    光明教廷里是黄金生存法则。本事厉害,地位高,没什么好说的。

    迈克和约什比正在守着崖壁上,前方一片黑暗。黑暗中,他们的枪口对着那里。只要有风吹草动,便会立刻发觉。

    重机枪扫射,就是十个造物主来了,也得掉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