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8章雪山
    轩正浩继续说道:“而魔典,便只是仅此于这两样神器。”

    梵迪修斯吃了一惊,他看着魔典,心中的感觉越发的肯定起来。本来之前,就奇怪钝天和陈凌怎么会一起合作来这北冰洋。现在似乎已经很是明朗了,这两人就是为了这神器而来。

    “这魔典既然是神器,那又有什么具体的作用?”梵迪修斯语音微微急促的问道。

    梵迪修斯觉得自己真是被这场大气运砸中了,先是天墓的领袖们被干掉了,让自己顺利的当上了教皇陛下。这一次又有机会干掉钝天和陈凌这两名造物主。

    现在和落雪去分别追踪,自己却追上了这本魔典。这特么就是运气啊!传说中的运气啊!

    轩正浩道:“魔典乃是太初而生,里面根据宇宙星辰,记录了万事万物的轨迹。圣经密码里可以知晓未知的事情,魔典同样也可以。天下事,未来事,都在魔典之中。更重要的是,魔典还可以帮人改变运气,躲避因果。”

    梵迪修斯眼中瞳孔放大,他平复心绪,道:“真有如此神奇?”说完后便打量魔典,道:“但我看这魔典,却没有任何线索?”

    轩正浩道:“神器若是这么好解开,这么好懂,便也不叫神器了。这东西,不用我多说,陛下你也该知道它确实是很玄妙,对不对?”

    梵迪修斯点头,这一点他无法否认。他也觉得这魔典不可能就是这么简单,没有实际用处。

    他对轩正浩问道:“这么说来,你肯定是懂的?”

    轩正浩道:“我自然懂。”顿了顿,看了一边的洛斐一眼,又看向梵迪修斯道:“陛下,有几句天机我只能跟您一人说。一旦有第三人知道,会很不妙。”

    这意思就是要请洛斐离开了。可轩正浩说的有技巧。因为如果真有个撒秘密,梵迪修斯便就让洛斐离开,摆明了就是不信任洛斐。多少有些让手下寒心。而轩正浩这么一说,梵迪修斯也好借坡下驴。不过他还是道:“有什么天机不能让第三人知道,洛斐是我的心腹……”

    教皇陛下把话说到了这份上,洛斐心中感动,但也识趣。身为混元高手的洛斐若是连这点眼力见儿和玲珑心都没有,那也算是笑话了。当下,洛斐站了起来,道:“陛下,魔典非同小可,我想小轩先生不会乱说,洛斐这就出去。”

    “这……”梵迪修斯一句话没有说出来,洛斐便恭敬的退了出去。

    待洛斐出去后,梵迪修斯的假惺惺便已消失,冷淡道:“什么天机?”

    轩正浩道:“陛下,还请将魔典也拿走,我有话说。”他的眼神变的凝重。

    梵迪修斯也不怕轩正浩玩什么花样,当下出门,将魔典交给手下拿着。

    梵迪修斯进帐篷后,轩正浩压低声音道:“陛下,魔典里的灵物都有神识。我们现在商量的会对他们不利,所以不便让魔典在近处。”顿了顿,他又继续道:“您应该看到了,这魔典里面全是信仰生灵。这些灵物都是天地之灵。他们在魔典里,魔典便只为他们服务。所以必须除去,可谁若要毁灭这么多生灵,便会有因果降临到他身上。”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道:“本来我这条命是您救的……”

    瞧瞧这说话的艺术,梵迪修斯抓了他。他却说是梵迪修斯救了他。但这么说却也未尝不可。因为没有梵迪修斯,他轩正浩便也冻死了。

    加上现在,梵迪修斯似乎明白,只有轩正浩这个怪胎可以理解魔典。所以梵迪修斯也想拉拢轩正浩了。这么一来,梵迪修斯听他说是自己救了他,便也顺耳了很多。

    梵迪修斯没有说话,轩正浩继续道:“我的命是您救的,也是外人。所以我来毁灭这些生灵应该是最合适的。但我若出手毁灭,因果降临,我便也无法再利用魔典来为陛下您服务了。”

    梵迪修斯沉吟起来,他眼中阴晴不定,忽然道:“你叫什么名字?”

    “轩正浩!”

    梵迪修斯道:“你跟钝天和陈凌是什么关系?”

    轩正浩道:“我之前在造神基地里待过。后来跟陈凌的华夏队对上,当时……”他便如实说了那一次的对决。

    其实与华夏队的对决,轩正浩所在的巴西队。实力上比华夏队差太远,可轩正浩却以一人之力,扭转乾坤。并且差点就完胜了。

    偏偏运气不佳。许晴出事,陈凌去救,莫名其妙拿了块龙玉在手上。从而解了那次的危机。

    若不是那块龙玉,也没有现在这事。

    轩正浩简单说完前因,梵迪修斯立刻对轩正浩更加刮目相看。便也知道这家伙是个聪明绝顶的人。

    不过以后掌控他也要多加注意。这是梵迪修斯心中闪过的一个念头。

    随后,轩正浩继续往下说。便讲到了这一次被陈凌找上门。他被逼的没有办法,才答应帮忙寻找魔典。

    轩正浩跟梵迪修斯的原话是这么说的,“陈凌和钝天都是造物主的修为,我没有办法抗拒。否则只有死,他们不知道从那儿得知了我知道魔典的事情。便找上了我。”

    “你是怎么知道魔典的?”梵迪修斯问道。

    轩正浩道:“我也是无意中知道的。我以前的养父,有很多古书,我那时候没什么事情,便研究了很多。古书里虚虚实实的,却是留下了一些线索。”

    梵迪修斯点了点头,便也不再继续追问下去。又道:“陈凌他们想要寻找魔典,有没有说是为了什么?”

    轩正浩道:“魔典的妙用不用多说,谁都想得到。但他们最想得到魔典,还是因为魔典可以知晓宇宙万物。他们想从魔典里找出彼岸阁的下落来。”

    在这个空间里,彼岸阁之前也有消息放出。各方蠢蠢欲动,但最终谁也没办法得到。

    而轩正浩,虽然不在朝堂,但对天下事却洞察得更加清楚。

    “原来如此。”梵迪修斯恍然大悟。他突然又想到,自己有了魔典,岂不是也可以去寻找到彼岸阁,崆峒殿?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抓住一个机会,从此奠定无上伟业!这就是此刻梵迪修斯的感觉。

    梵迪修斯看向轩正浩时,眼睛柔和了许多。当下道:“轩正浩,我可以不杀你……”话还没说完,轩正浩立刻道:“多谢陛下不杀之恩。属下以后一定竭尽全力为您办事。”

    梵迪

    修斯摇摇头,道:“你也是个玲珑人儿,我并不放心你。你很古怪,可以炼化钝天的金蚕蛊。说不定也可以炼化我的生命之源。所以我会给你服食一种药物来控制你。”顿了顿,道:“不过你放心,只要你对我没有二心,我不会亏待你。眼下我们光明教廷东侵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我会给你无上的荣耀和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这一点上,你我都是共赢。”

    轩正浩眼中闪过喜悦,道:“能够不死,属下已经万幸。一切全凭陛下做主!”

    他显得很知足,很满足。

    梵迪修斯点点头,道:“好,你先说说,要如何炼化这魔典?”

    轩正浩当下眼睛一亮,道:“很简单,用火烧即可。不过火烧之后,里面的灵物会狂乱而出,到时候让烧的人走远一些。等那些灵物将烧魔典的人杀死,便也算了结了这场因果。而那些灵物没有了魔典的藏身之处,不久之后便都会烟消云散。”

    梵迪修斯对灵物还是有些了解,知道灵物若不是鬼仙,便不能吸收元气生存,便也会烟消云散。当下道:“好,你在里面等着。”

    夜色中,北风依然在呼啸。

    梵迪修斯出去后,轩正浩便躺了下去。他显得很疲惫,不过除了疲惫之色,也没有什么别的表情。也就是说,他老实到了极点。

    梵迪修斯出了帐篷,便找来一名黄金骑士,又将魔典递给他,道:“这东西乃是不祥之物,你走出五百米路,然后把他烧了。”

    “是,陛下!”黄金骑士不疑有他,立刻回应。

    这黄金骑士对梵迪修斯极为敬仰,也是绝对忠心。可是梵迪修斯却对他的生死没有一点放在心上。平时对这些人的慈悲,仁爱不过是一种面具。实际上的梵迪修斯却是冷血无情,对权力极度渴望的性格。

    这名黄金骑士顶着北风呼啸,走出五百米远。北风太大,他想要烧掉魔典,却是连火也点不着。不过他也是聪明人儿,马上便脱下防寒服,然后将魔典笼罩住。便这样撑着,挡了风,又拿出防风打火机,将魔典的页面点了。

    魔典的页面很古怪,打火机打上去,怎么也烧不起来。

    梵迪修斯在一边悄悄观看,并不出声。黄金骑士无奈,便又返身回了大本营处。这一次,这名黄金骑士找了一些生火的火折子。

    火折子在古代时候是老工具了,但在现代,又被重新研发。可燃度很高,也方便携带。

    但黄金骑士伊万依然还是没有点燃魔典。

    伊万几乎无奈了,火折子烧完,那魔典根本就如冰块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梵迪修斯也觉得奇怪。

    梵迪修斯返回轩正浩的帐篷问,他脸色阴沉的说了伊万烧魔典的事情。

    轩正浩沉吟一瞬后,道:“让他用他的血加火一起烧。”

    梵迪修斯心念电转,也明白怎么回事了。魔典阴气太重,一般的阳火动摇不了。而如果加上伊万的阳刚气血之后,便算是成了。

    伊万那边还在懊恼自己太没用,连教宗陛下这么简单地任务都完不成。梵迪修斯利用对讲机跟伊万联系上,告诉他方法。伊万长松了一口气。

    梵迪修斯结束了对讲机对话后,便隐藏在一边,看伊万火烧魔典。

    这一次,伊万加上自己的阳刚血液焚烧魔典。很快,魔典便有了反应。

    魔典里面的三百多页面燃烧起来。

    陡然!轰的一声响,魔典上发出一阵耀眼光华,接着,团团黑雾冒了出来。

    随后,杀气冲天。无数的黑雾逐渐形成行状,便是各种灵物。有的狰狞如夜叉,有的如恶煞如罗刹,有的则是纯粹的恶灵。这魔典里各种灵物,居然没有一个是性子纯良的。这时候接近三百页的灵物飞了出来,凶性大发,全部攻击向伊万。伊万顿时色变,厉吼一声,一双拳抡出,身子腾挪闪避。他的阳刚拳力很是厉害,让恶灵们惨叫连连。

    恶灵们虽然被打的惨,但一个个都悍不畏死。就像是蜂窝炸开一样,疯狂缠了上去。这些恶灵就像是被逼到了绝境的残兵,狗急跳墙,不顾一切,不顾死亡的攻击。

    伊万再厉害,也架不住这么多恶灵的攻击。

    过不多久,伊万便只剩一堆白骨在原地。而那些恶灵们吞噬了伊万,怨气一消,便也就如孤魂野鬼散开了。

    梵迪修斯走上前去,他没有多看一眼伊万。而是看向了魔典。魔典的页面烧光,但是魔典的封面很厚,根本无法烧开,材质也不同。梵迪修斯捡起魔典,便也发现魔典外观丝毫无损,果然是神奇的东西。不神奇怎么能叫神器呢?

    而且,梵迪修斯将封面打开。便开间两边封面连成一块,里面如一个浩瀚的宇宙。

    黑色,深邃,浩瀚!

    这就是梵迪修斯的感觉,除此以外,也找不到更多的线索。看来还真得依靠轩正浩这小子。

    梵迪修斯拿了魔典返回帐篷,又拿出一样药物给轩正浩服食。他也不说这药物是什么,轩正浩自然也不能表露出一丝疑问,当下服食了。

    “这魔典我虽然知道很神奇,但陛下,我要参透还需要一些时间。”轩正浩说道。

    梵迪修斯点点头,道:“不管你用多长时间,但我希望你的合作是有诚意的。否则你的下场,不用我说。”

    轩正浩正色道:“那是当然,谁也不会拿自己的性命来开玩笑。”

    第二天,梵迪修斯一众人继续追踪钝天首领。茫茫北冰洋之上,生死角逐,到底鹿死谁手,却是不见分晓。

    而魔帝和宋嫣的状况则是最糟糕的。

    魔帝和宋嫣被困在山凹里,这里是绝对没办法离开了。除非是跳下去,但这山凹下面,是百丈雪壁。而且滑不留手,无法借力。一旦跳下去,管你是什么高手,管你是不是造物主,都得摔死。

    不过庆幸的是,这里有不少雪。所以还是可以把雪当水喝。又有压缩饼干,倒是暂时不会渴到和饿到。

    林玉秀一众人则干脆在那边支起了帐篷,跟魔帝来了个拉锯战。

    林玉秀想的很好,只要困住魔帝。魔帝那边气候冷,没有帐篷,又不能逃走。死是一定了。自己这边守住,等落雪伤好之后再来,就更万无一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