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7章万物
    也是一层因果所在,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在主线世界里,因为陈凌的实力弱。所以光明教廷里,只派了伊芙尔和奥蒂斯前来。如果当时是梵迪修斯前来,那么主线里的轩正浩就是再聪明都不行。得交代在那儿。

    倒也不是说当时就是陈凌他们一行人的运气。只不过是梵迪修斯的地位在那儿,不可能就为了这么几个人便御驾亲征。那是丢面子的一个事情,证明了他的教廷无人。

    而这一次,因为有钝天和魔帝这两个造物主在。梵迪修斯亲自出手便是理所当然了。

    且不说这些,梵迪修斯手持魔典,翻开魔典,立刻感觉到里面的灵气与魔气并存。他是造物主的存在,敏感惊人,马上也感觉到了里面有无数灵物。

    “这东西是什么,有什么用?”梵迪修斯心下暗惊。同时有一种莫名的喜悦衍生出来。

    他预感到这东西是个绝对的好宝贝。但到底那儿好,有什么用,他不知道。

    梵迪修斯便立刻让人来好生照顾轩正浩,他要从轩正浩身上知道这个东西。

    轩正浩被给了热水袋,又放在担架上。

    担架由一个高手拉着前行。这雪地上,拉起来并不吃力。

    梵迪修斯一行人继续跟进钝天首领。

    钝天首领这边安然逃离,魔帝那边情况却是最糟糕的。

    林玉秀一行人紧追不舍,魔帝与宋嫣汇合后,便也一直奔逃。魔帝的伤,伤及了肺腑。这种伤是相当严重的,换做不是造物主的存在,早便死了。魔帝虽然能自己治愈,可是这般一直奔逃,没有时间治疗,长此下去,也会很惨。

    魔帝跟宋嫣的步伐一致,宋嫣却是不知道魔帝已经受伤。

    实际上,魔帝还有一条黄金巨龙。黄金巨龙如果藏身在剑中,帮魔帝攻击落雪,也许落雪就已经死了。

    不是魔帝没想到这一层,主要是魔帝也信不过黄金巨龙。他一直以来靠高压收复黄金巨龙。黄金巨龙需要魔帝身上那块玉佩藏身,所以不得不顺从。

    可黄金巨龙不是一宠物,也是修炼数百年的灵物。并且有自己的骄傲和尊严。只怕一有机会,黄金巨龙反而会帮落雪干掉魔帝。

    所以魔帝绝不会冒这个险。

    后方追兵紧追不舍,魔帝与宋嫣一路朝前。茫茫雪地,无边无迹,带给人无限的绝望。

    也是在这个时候,魔帝终于忍不住痛哼一声,停下脚步,突然吐出一口鲜血来。宋嫣也连忙停下脚步,她目睹这一幕,不禁大惊失色,道:“你受伤了?”

    魔帝抹了嘴角的血,淡声冲宋嫣道:“一点小伤,没事。”

    宋嫣并不是缺心眼的人,魔帝如此修为,居然吐血,由此可见他伤的有多严重。当下,她二话不说的抓住魔帝的胳膊,道:“我背你。”

    魔帝却不理她,道:“后面的人马上追来了,我们走。”

    魔帝说完就在前先行,他的坚韧自是不用多说。而坚韧中的那股倔强和忍耐却还是有以前的陈凌的影子。

    自从魔帝报仇完后,他给宋嫣的感觉就很奇怪。宋嫣有时候觉得他就是以前自己认识的那个陈凌。

    不过魔帝跟以前的陈凌还是有很大的不同。他的内心似乎冰冷了,没有了激情和热情。

    而且在他得知家人还在另一个时空活着的时候,他更多的是一种放下和解脱。宋嫣想,那个时空里,也还有一个陈凌。所以这位魔帝已经觉得一切都和他无关了。前尘旧事,一切都已经如过往云烟了。

    后方追兵的速度越来越疾,魔帝这样疾行军,身体越来越吃不消。因为他还要抵御外界的寒冷,又加上赶路和伤。这样三方压迫,他的身体负荷程度到了可怕的地步。

    造物主是身体的造物主,终究不是神。

    魔帝在疾速中再次停下脚步吐出一口鲜血。

    这样的奔逃已经持续了数个小时,天光已经开始亮了起来。鹅毛大雪也停了。

    四周的雪地寂静,偶尔边缘上还有冰兔试探性的探出头来。

    “我背你!”宋嫣再次向魔帝说道。

    魔帝拒绝,他站立原地,深吸一口气,这时候他的脸色很是苍白,道:“你的速度本来就没有后面的人快。带上我,我们两个都要死了。”

    “可那怎么办?”宋嫣也不由焦急了,道:“你再这样走下去,不用追兵追到,你自己先死了。”

    魔帝沉吟一瞬,拿出轩正浩所留的锦囊,道:“你带着这个锦囊独自离开吧。我替你抵挡他们一会儿。”

    这就等于是送死了。

    实际上,宋嫣也知道,魔帝是属于这个空间的人。并不是那个主线陈凌,他死了也就死了。并不影响任何东西。但这时候要宋嫣真的任由他为了救自己去送死,宋嫣做不到,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不行!”宋嫣回答的斩钉截铁,道:“要死便一起死了,你不用多说了。”

    魔帝看了宋嫣一眼,眼中出现一丝情感波动。随后道:“这个时空本身就是错误的,而你是正确的。我的死活不重要,你走吧。”

    宋嫣眼神坚决,道:“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丢下你。”

    晨间反而是最冷的,忽然起了一阵风。魔帝感到了寒冷,他紧了紧身上的防寒服。

    魔帝知道这样拖延下去,两人都死定了。他看抬头突然看见了远处有一座雪峰。便一指那雪峰道:“这样逃下去,他们迟早要追上。我们去那上面,看有没有可能占据一个天险,让他们不敢上来。”

    宋嫣便也看见了远处的雪峰,她眼睛一亮。这似乎已经是唯一的生机了。

    有了希望,人也便有了劲。魔帝拼起残余气血之力,和宋嫣脚步加快,朝那雪峰赶去。

    林玉秀一群人一直在后面追赶。林玉秀的脚力是最快的,不过他要顾及后面的队伍。他也怕一个人追上去了,不但陈凌没杀死。反被陈凌干掉了。总之,不能脱群啊!

    雪峰高插入云霄。

    魔帝和宋嫣没有过多停留,便朝雪峰之上攀登。雪峰就似一个山峰,有路径可寻,一路朝上。不过这路十分的滑,没有点功夫底子可不行。

    待林玉秀一行人追来时,魔帝和宋嫣已经在雪峰的半山腰上。看起来十分渺小。

    林玉秀见状不禁冷笑,道:“天堂有路不走,地狱无门送上去。走!”他说着便带领手下追了上去。

    雪峰之上,如果能将魔帝和宋嫣逼住。那么不用动手,五名黄衣主教的高爆枪便可要了魔帝和宋嫣的命。

    林玉秀隐隐感觉到自己要立一大功了。那黑衣主教的诱人位置似乎在向他招手。

    越往雪峰之上攀爬,气候越是寒冷。到了后来,几乎是宋嫣扶着魔帝朝上去的。

    这时候,魔帝看见前方有一条蜿蜒的小径。贴着雪峰,这小径类似是悬崖边缘的存在了。一不小心,掉下去就得死。

    也不知道过了这条小径会是什么场景。但魔帝已经决定上这条小径。

    小径上很窄,人要贴着雪壁才能行。这种地方,脚下滑不留手,手上没有地方可抓。即使是绝顶高手要过去也非常的难。

    宋嫣却是担心魔帝不行。可惜她的担心多余了,魔帝的坚韧超出了想象,他不差毫厘的随着宋嫣过了小径,来到了另一边。另一边是一个凸起的山凹。

    过了小径,魔帝全身虚脱的躺在了地上,一动也不想动。

    宋嫣连忙查看魔帝的气息,魔帝的气息已经很

    是微弱。宋嫣将魔帝移到山凹后面,让北风无法吹到。她还不敢掉以轻心,因为林玉秀一行人马上就要赶到。

    话说回来,林玉秀一行人确实也在十分钟后到达了这条比羊肠小径还寒碜的小径前面。他们要过去还是有这个能力的。

    可是小径那边是魔帝和宋嫣啊!

    他们一向都知道魔帝可怕,也不知道魔帝到底是什么状况。这样将自己置于天险,万一魔帝在那边等着,自己这一群人的下场不用想,就一定会很凄惨了。

    一时之间,林玉秀也陷入了怔忪之间。

    北冰洋。

    下了一夜的鹅毛大雪,到了白天,依然继续再下。到了中午时分,大雪才终于停歇。

    轩正浩在担架上呼吸着氧气瓶,又盖了厚厚的防寒服,已经好了很多。

    梵迪修斯一众人一直在追着钝天首领。钝天首领这般奔逃,却是继续朝北冰洋深处而去。想要离开北冰洋却是妄想了。

    而在北冰洋里待的时间越长,便对钝天首领越不利。因为梵迪修斯这群人是有补给的。而钝天首领和魔帝这群人,只要身上的干粮吃完了,便也就等死了。造物主又如何,照样是会虚弱,是会饿死的。

    且不说这些,这天很快又到了晚上。到了晚上的时候,狂风肆掠的厉害,那风跟刀子似的,将大雪催得如龙卷风一般。这般恶劣的天气,人力终究是不能跟这老天抗衡。不管是钝天首领还是梵迪修斯这边,都已经需要找个地方休息下来。

    本来梵迪修斯的人就不敢追钝天首领太近。伊芙尔和奥蒂斯这些人只敢追踪,如果钝天首领真的返身过来,他们肯定要立刻开跑。不过大家都有联系,钝天首领返身过来,梵迪修斯也会立刻赶去。而钝天首领则是害怕大部队的包围。

    这是一个僵持的局,继续僵持下去,最终还是会让钝天首领陷入泥潭。所以梵迪修斯他们并不是很着急。

    夜色里,梵迪修斯一群人找了遮风的山凹,搭起帐篷,任由帐篷外的北风呼啸。

    梵迪修斯这下才有时间空下来,他要就魔典好好询问一番轩正浩。

    在帐篷里,梵迪修斯和手下两名红衣主教跟轩正浩待在了一起。两名红衣主教便是罗斯和洛斐。两人对梵迪修斯格外的尊敬和恭敬。

    轩正浩人在帐篷里,又喝了一碗浓浓的热汤,身体舒服了很多。这些热汤是用高功率的电池炉烘热的。也是在野外生存必不可少的的。

    轩正浩如果不是落在梵迪修斯手上,这条小命便也早算是交代了。这时候,轩正浩坐了起来。他的眼神有些无神,呆呆的看了一眼梵迪修斯三人,便又垂下了眼眸。

    梵迪修斯手中持了魔典,对轩正浩道:“我说,你答,要是有一个字我不满意,我就把你衣服扒光了,丢出去,你明白吗?”

    轩正浩立刻吃了一惊,在这个鬼地方,如果被赤身**丢出去,那绝对是极其残酷的酷刑。他连忙道:“我们有话好好说,我知道的,一定全部告诉你。”

    梵迪修斯并不为轩正浩的言语所动,他是造物主,洞察一切事物。自然也知道这个轩正浩不是个简单之辈。只不过,在梵迪修斯准备说话的时候,他忽然咦了一声。然后又凑近轩正浩的身体深深嗅了一口。

    梵迪修斯的眼神立刻阴沉下去。他还没开口,轩正浩立刻拿出一只白色小药瓶出。这小药瓶是纯钢所制。“这是解药!”

    轩正浩向梵迪修斯说。

    梵迪修斯接过白色小药瓶后,又将药瓶打开闻了一口。这时他的神情才舒展了一些,将白色小药瓶递给罗斯,道:“让每个人都去闻上一闻。”

    “是,陛下!”罗斯回答道。

    罗斯拿了药瓶出了帐篷,虽然罗斯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教宗陛下的吩咐是不需要多问的。

    “你在自己身上沾染了天然失魂香,无色无味。这种天然失魂香是产自非洲对不对?”梵迪修斯冷眼看向轩正浩,问道。

    轩正浩点头,道:“对!”

    梵迪修斯眼中精光绽放,道:“你身上有这种东西,所以钝天才会故意将你留下。为的就是将我们这些人一网打尽。好计谋啊,只不过钝天想用这么简单的东西就把我们对付了,他也未免太小看我了。”

    轩正浩摇摇头,道:“这些东西,钝天首领并不知道。”顿了顿,道:“我是在你跟他交手时,自己撒上天然失魂香的。”

    轩正浩说完随后又苦涩的道:“是我想的太天真了。陛下您是造物主的存在,我却妄想以这些鬼蜮伎俩来建功,太幼稚,太可笑了。”

    这番话也算是小小的在拍梵迪修斯的马屁了。

    梵迪修斯并不为轩正浩的马屁所动,道:“你一个区区凡人,居然敢算计我。念你还有些用,我先不把你丢出去。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得给你点颜色看看,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天不可欺。”

    梵迪修斯是造物主,便也算是天一般的存在了。诽佛有口孽,冒犯天道,自然也是要有惩罚的。这是梵迪修斯的地位和气势所致,他必须给轩正浩一些教训。

    当下,梵迪修斯便对洛斐道:“给他十个耳光,不能打死,打残即可。”

    洛斐领命,道:“是,陛下!”

    洛斐是混元高手,如果真对轩正浩打耳光。不用多说,轩正浩的牙齿得掉光,两边脸基本会废。可偏偏他不会死,混元高手对劲力的把控已经到了登峰造极,功参造化的地步。

    “等一等!”轩正浩眼中闪过畏惧之色,立刻说道。

    洛斐却是不理,梵迪修斯则开口道:“让他说话。”

    轩正浩看向梵迪修斯,道:“陛下,我冒犯您,确实该罚。但我不过是一介凡人,身体虚弱。却是承受不住您的雷霆之怒。您如果真要如此罚我,那我便立刻自尽。”

    “在我的面前,你以为你有自尽的机会吗?”梵迪修斯扫了轩正浩一眼,随后眼眸低垂,淡淡的道。

    轩正浩道:“您是造物主,就算我隔了您百米。若是您不让我死,按照道理来说,我确实死不了的。只不过,我偏偏有个特殊的本事。”

    “哦,你有什么特殊的本事,说来听听。”梵迪修斯抬眸,饶有兴趣。轩正浩道:“我可以催眠我自己,甚至让我自己死亡。”

    “是吗?”梵迪修斯的眸子紧紧盯住轩正浩的眼睛。轩正浩也看向梵迪修斯。梵迪修斯的眼眸,若是加上他的威严气势,会让人如跌入无穷地狱,周身冰寒。

    只不过,以梵迪修斯的修为,这般一发功看向轩正浩。反而突然感觉到对方的眼神就是一个宇宙,浩瀚无比,日月星辰都在其中。

    以自己的本事,接触到他的眼神后,都有种陷入的感觉。

    梵迪修斯微微惊异的咦了一声,随后收了目光。一般人若是接触轩正浩的眼神,一下就会陷进去,出不来。不过梵迪修斯自然是不可能被他催眠的。

    这一下,梵迪修斯也相信了轩正浩的本事。

    梵迪修斯当下道:“不罚你也行,用你的本事告诉我你的价值。以功抵过。”

    轩正浩长松了一口气,他的额头上一霎时间已经冷汗涔涔。当下道:“陛下,首先,您手上拿的这本东西叫做魔典。是太初之时,随天地而生的一样物事。里面有许多生灵信仰,您看一眼,就应该知道我说的不假。”

    梵迪修斯早发现了这一点,道:“那又如何?”

    轩正浩道:“魔典是太古神器。神器中,以彼岸阁,崆峒神殿为第一。”

    彼岸阁这东西梵迪修斯也知道,只是可惜,谁也没办法去得到。这是很无可奈何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