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5章战
    四周全是雪,让人绝望。

    连绵的雪,没有一只生物。在这雪地森林里,落雪和梵迪修斯以及一群高手利用高科技,对敌人展开了追踪。他们手上的一样高科技叫热像追踪仪。是从m方高价买过来的。可以探测方圆十里,一切活着的东西。

    根据动物的热度,人的温度来检测,并确定方位。

    落雪和梵迪修斯从热像追踪仪里察觉出钝天首领和魔帝分成了两拨。落雪和梵迪修斯也立刻做出反应。落雪带领三名白衣主教,以及五名黄衣主教追踪一拨。梵迪修斯带领手下其余全部高手追踪另一拨。

    显然,这个分配对于落雪不太公平。可是人全部是梵迪修斯的,落雪也没资格反对。落雪自己独身一人前来,本来就已经很不地道。

    且说魔帝和宋嫣在雪夜里疾速前行,两人脚下生风。不过宋嫣的速度终究是慢了一些。而在这时,魔帝也感觉到了危机正在逼近。

    他能感觉到后方有一个人正在追来。这个人的速度比自己全速前行都要快上一丝。

    魔帝心下一惊,立刻判断出来者的修为不弱于自己。眼下,若是魔帝自己逃走,来人还无可奈何。可魔帝身边却有一个宋嫣,为了照顾到宋嫣,魔帝必须将速度放慢一些。

    宋嫣却是感觉不到这层危机,她还懵然不知。魔帝脸色深沉,忽然拉住宋嫣,道:“等等!”

    宋嫣停下脚步,奇怪的看向魔帝,道:“怎么了?”

    北风呼啸,忽然下起了鹅毛大雪。

    魔帝看了眼天空,对宋嫣道:“你朝前一直走,不要停。我们手上的信号棒保持联系。”

    宋嫣道:“有人要追来了?”她吃了一惊。

    魔帝点头。

    宋嫣道:“我和你一起对付。”她好歹也是一名高手,所以她不觉得自己是个弱女子。

    “来人是跟我一样的存在。”魔帝道:“你在只会成为我的漏洞,你若受伤,我们就真的没有机会了。走吧。”

    魔帝说得斩钉截铁。宋嫣见魔帝如此说,她也不是婆婆妈妈的人,当下立刻就走。

    宋嫣快速离开,心中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那就是,陈凌回来了。宋嫣知道这个魔帝不是主线陈凌。但这时候和他在一起,却有了当初那种生死与共的感觉。

    宋嫣一路朝前疾行,倒没有多担心魔帝的安全。在宋嫣的心里,魔帝就是打不死的小强。以前经历那么多的生死大险,一样都活蹦乱跳。何况是现在,他已经到了造物主之境。

    苍茫夜色中,大雪漫天。

    鹅毛大雪下,魔帝站立当地。他脱下了防寒服,露出里面的黑色神袍来。

    黑衣魔帝。

    那远处,一道黑点渐渐接近,渐渐看清了。却是一个穿着白色防寒服的男子。

    这男子来到近前,在魔帝面前十米处站定。他同时也脱下了防寒服,露出里面的白衣来。白衣如雪,与雪地印染,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这名美少年一般。

    来者正是落雪。

    要追上魔帝,只有落雪独身一人。而后方,三名白衣主教,五名黄衣主教正在奔赴过来。

    落雪的任务是追上这家伙,拦截这家伙。然后给后面的追兵追上来的时间。一旦形成合围,以五名黄衣主教出神入化的枪术,再加上落雪的修为,魔帝就算是神仙,也得躺下。

    所以此刻,魔帝面对落雪,是要快速解决落雪。

    可落雪是什么人,他是黑暗议主,是老怪物般的存在,魔帝能快速解决他吗?

    “阁下就是陈凌?”落雪见了魔帝,并不急着动手,用流利的中文问道。他看向魔帝,面色温和,像是在跟老朋友叙旧一般。

    魔帝心下盘算,感觉得到后方的追兵只需要两分钟的时间就能追来。也幸亏是下了鹅毛大雪,不然后方的追兵用上远程狙击弹,魔帝再要对付落雪,那可就难了。

    两分钟的距离,对于这些高手来说,至少是三公里差距。这还是因为天气恶劣,影响了他们的方向和速度。

    魔帝看向落雪,他也没急着动手,而是道:“没错,是我。”顿了顿,上下打量落雪,道:“你是人妖?”

    这句话真够损了,落雪是堂堂的黑暗议主,居然被魔帝称作人妖。饶是落雪气度很大,也在心中闪过怒意。可他脸上却笑得越发灿烂了,道:“陈先生真会说笑话。”

    魔帝淡淡一笑,道:“我似乎跟阁下素不相识,这么大老远的千里来追我是做什么?我对男人可不感兴趣。”顿了顿,又道:“对了,不好意思,你是男人吧?”

    落雪哈哈一笑,道:“难道陈先生以为这些话就能让我生气吗?那你太小看我了。”

    魔帝道:“我大概是知道了,你一定是个女人。因为谁要是这么说我,我肯定生气。这不是侮辱人嘛!”

    落雪淡淡一笑,道:“陈先生,不管你怎么说我,我都必须承认,你是我佩服的人。这世界上,强者很多。可像你这么年轻,却有这般修为的人,也只此你一个了。”

    魔帝道:“但你今天来是要杀我的吧?”

    落雪道:“倒也不是,只要陈先生你乖乖合作,我……”

    吒!

    魔帝便在这时,不打招呼,突然脚下一动。一晃之间,一步跨越时间,空间的距离。麒麟步展开,眨眼之间便已来到落雪身前。

    轰!

    极光须弥印。一整座须弥大山握在手中,凝成一点,宏大无边的打击向落雪的脑袋。与此同时,张嘴暴喝。

    金刚魔音的一声吒直钻落雪的耳朵里。

    魔音钻脑,同时须弥大山压下,更加重了魔帝这一拳的底蕴气势。犹如皇天重土压下,让人呼吸难受。

    落雪再托大,也不敢小看魔帝这一拳。在魔音钻脑时,落雪身子一晃,居然将魔音躲过了。魔音被魔帝逼成线,实体攻击,因此落雪是可以躲开的。落雪一躲开,须弥大山狂压而来。

    大楼倾塌一般,无法抗拒。

    落雪本来后退了一步,势便已弱。这时候却不硬接,危机中,脚底如抹油,一个盘旋,居然神奇的来到了魔帝的左侧。他手成龙爪,如五根怪兽獠牙,闪电探向魔帝的腰肋。

    魔帝的皮肤突然察觉到,身体周围本来平静的空气,似乎细微的震荡了一下,这种震荡敏感程度,就算天生再敏感的人也察觉不到。但是魔帝就立刻知

    道了危险。魔帝身子一晃,脚踩莲花,闪电躲开了这一爪。

    落雪这一抓落空,手腕一翻,流星赶月的抓击向魔帝的手腕。他的变幻速度太快,太不可思议了。几乎是没有间隙,就像他本来就是要去擒拿魔帝手腕一样。

    这两大高手动手,一交手,便是生死危机。

    魔帝几乎是皮肤感觉到空气轻微震荡的同时,落雪攻击已到,他的手,本来洁白细腻,没有一点疤痕,但是发劲瞬间,却变得好像鬼爪一样,恐怖到极点。

    就在这落雪突然擒拿的一下,魔帝的身体根本不动,但是他的手却好像没有骨头一样,一下缩进了袖子里面。

    手一缩进袖子,落雪擒拿落空。但并不放松,而是如影随形,乘势而上,电光火石一般,两手捏着魔帝的袖子上飙。0.01秒的时间就抓到了魔帝的肩膀处,踏步硬按。

    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但是落雪脚下的雪地塌陷一大块。就像是碾压机碾过一般。

    可见他这一手连环擒拿加按的力量有多么大。

    他这手踏步硬按,乃是少林擒拿术,中叫做“按头喝水”,取的意思就是“牛不喝水强按头”。

    落雪的功夫,就是两头大象。他也能一手一个,瞬间按倒在地,动弹不得。

    落雪这连环擒拿,当真是妙到毫颠,突然出手,一旦上身,疾如奔雷闪电。造物主就是造物主,打法上,气血上都已经是绝顶的存在。

    就在落雪按肩上魔帝的肩膀刹那,魔帝背膀肌肉剧烈的翻动,好像是乌龟的身体上。缠绕了一条刚劲有力的大蟒。

    “龟中藏蛇!大蟒翻身!”

    龟身缠蛇,是武当秘传的功夫!

    一法通则万法通,魔帝自然是会这门功夫的。对付任何突发危机,他脑海中的招式都会浑然天成的发出。

    落雪一按之下,对方背膀肌肉瞬间扭转绞缠,身体翻涌,如大蟒翻身,虽然化解了部分劲,但并不能完全的卸开,就借着对方没有卸开的劲,落雪顺势朝上,向外就势一绷。

    这是形意拳中,三路镇山拳的“绷山势”。

    三路镇山拳,“绷山势”“绞海势”“托天势”。并没有招式套路,就是一个大势。和薛门地形意“飞,云,摇,晃,旋”五势一样,都深入探索到了武学的最高境界,讲势不将招。一个绷,随便什么情况都能使出来。

    这就等于是天下人心所向,大势在我。就算是小米加步枪,也能打得飞机和大炮落花流水。大势在我,怎么打,都是我赢。

    不是武功到随心所欲,也根本不能讲势不讲招。

    天下武功出中华。这落雪的功夫却大部分似乎都是来自东方传承。

    落雪随意就着势向外一绷,有绷山倒海的意。算着是魔帝也必定要一下被绷飞出去。

    只可惜,魔帝这一下,并没有被绷飞出去。落雪向外的一绷,不知道怎么的,却绷到了魔帝的袖子上。

    魔帝的袖子,好像海浪一样翻滚,让落雪绷山一下绷到了海里,没有用上劲。

    这一招是武当秘术中的龟蛇翻浪势!

    落雪绷山的一势,一下绷进海里,手上劲力立刻有落空的感觉,魔帝两手从袖中疾出,一下用指甲弹射向落雪的手腕。

    落雪吃了一惊,倏然收手。同样是龟蛇势。手缩进了袖子,他现学现用倒是快的很。而且用起来纯熟无比,就像是浸淫了数十年一般。

    落雪一收手,魔帝的手立刻也抓住他的袖子,往上一扬,按住落雪的肩膀。两人瞬间的打法惊险鬼魅到了极致。一瞬间,打法一模一样。只不过一开始是落雪主动,这下换成是魔帝主动。

    魔帝打法号称天下第一,绝不是假的。跟魔帝比气血,落雪还有胜算。比打法,那是自讨苦吃。

    轰!

    便在这时,落雪另一手成拳,砰的一声直推而出,砸向魔帝的胸膛。

    这种变化就像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所以落雪提前有了准备,就像是引君入瓮一般。魔帝一抓来,他另一手蓄势待发,狠狠砸出。

    魔帝心窝突然窝陷,闪电后退。

    但这短暂的交锋,落雪忽然脸色变的很难看。因为他的肩头被魔帝狠狠按了下去。这一下,劲力入体,让他肩头就像是断裂了一般。

    而魔帝也好不到那里去,虽然魔帝及时缩心窝,躲避开去。可是落雪的劲力也刺入到了魔帝的心脏部位。

    魔帝脸色很难看,他看了落雪一眼,转身便走。落雪却也不敢追了,他盘膝而坐,急运气血之力。魔帝这一下对他的伤害太重,那股劲力绞入胳膊里面。如果自己不化解这股劲力,只怕这条手臂就要废了。

    虽然造物主即使没有手臂,也可以再生长出手臂来。但那也是需要很长的时间。落雪现在只需要盘膝运行,修养一段时间就可康复。所以他不会有放弃手臂的打算。

    同时,落雪也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下交手,魔帝就是为了要两败俱伤,以给他自己争取时间的。

    不然自己再跟他打下去,后面追兵一到。魔帝就死定了。

    也就是说,自己上了魔帝的当。

    落雪不由佩服这魔帝的智慧和本事。尤其是魔帝的打法,真是不跟魔帝交手,永远不知道他的打法有多么恐怖。

    难怪这个人可以从钝天首领的手上活下来。

    落雪盘膝而坐,很快,三名白衣主教,五名黄衣主教也追了上来。

    林玉秀如今已经是人仙之境,算是地位最高的。林玉秀也是长得最有气质和帅气的,他穿着防寒服,前来见了落雪这般模样,不由讶异,同时心中失笑,道:“议主,你怎么搞成这幅模样了?”

    落雪风度是极好的,他抬头看向林玉秀,微微一笑,道:“我跟陈凌碰上,打了一场。他现在已经受伤,不过我也受了些伤。你们给我些时间,待我恢复,我们再一起去追。”

    林玉秀冷冷一笑,道:“等议主你恢复,也许他们早就跑得没了影。”

    落雪道:“陈凌的修为深不可测,你们贸然前去太危险了。”

    林玉秀道:“他不是受了伤吗?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连一个受伤的陈凌都没办法对付吗?议主,这世界上,也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有本事的。”他也是心高气傲的主,本来就不服气陈凌。,现在还被落雪这么看轻,心中气得很。

    落雪道:“陈凌确实很厉害,我担心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