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4章痴人
    一瞬间,鬼灵已经闭上了耳朵,但是他敏锐的皮肤毛孔却明显的感觉到,魔帝这一发声,似乎把周围的空气都带得一起共振起来,随后掀起了狂潮,使得他整个人有一种汪洋大海暴风骤雨中颠簸的小舟感觉,随时都要翻船沉没。

    “这是什么打法?”鬼灵这种感觉一起,心中震惊!因为他在这一下,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平衡。他也没有料到,魔帝这一下“吒”的发音,音节快速震荡,居然能打出这样的效果来。

    虽然鬼灵这一下的惊慌时间很短,随后就恢复了正常,吒的声音也已经过去,好像刚才那一下,只是错觉和幻觉。但高手相争,一瞬的慌神时间依旧够了。

    所以在鬼灵皮肤敏感恢复过来,能控制平衡的时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魔帝的手掌打到了自己的衣服上。

    砰!鬼灵飞了出去,摔在地上。

    这一下,鬼灵疾速后退,泄开了不少劲。并没有受重伤,他的功夫太过轻灵难缠。即使是魔帝,也耗费了不少功夫。

    而这时,沈默然也已跨到,一掌印向魔帝的后背。魔帝头也不回,反而去的更快。不过这一下,沈默然知道,魔帝已经受伤。

    即使如此,沈默然也没有去追。一是魔帝速度太快,眨眼已经消失。二是,只怕自己追出太远,反而不是对手。

    第三,很重要的是,沈默然心中有了感悟。他隐隐觉得自己找到了突破的关口。

    看着魔帝消失后,鬼灵爬了起来。张家两兄弟也是尴尬不已,纯粹来打酱油了。四人围攻一个人,结果还狼狈不已。说出来也是丢人了。

    这时候,沈默然却不怪罪,转身向酒店里走去。道:“三天之内,谁都不要来打扰我。”

    遇强则强!强绝一世的沈默然受了如此侮辱,让他一往无前的气势受到了阻碍。但却也刚好让他有了清醒的认识。

    尤其是在与魔帝交手的时候,他现在回味起来,感觉格外的明显。

    沈默然回到酒店房间后,便再也不出来了。

    鬼灵和张家兄弟便为他护法。冥冥之中,沈默然和魔帝是天生的宿敌。;两人的成长竟然是相辅相成。

    沈默然盘膝在地上,脑袋里开始回忆起魔帝的拳力来。随后,所有的往事都在心间浮现。一幕幕如浮光掠影一般,从幼时的记忆开始,一直到无为大师的出现,一直到遇到首领,遇到陈凌,种种事情,却都不能在他心里起波澜。他有他的沟壑,胸中自有一番天地存在。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在魔帝的刺激下,沈默然似乎终于找到了一条前进的路。他的气血犹如天地,犹如宇宙星辰,开始汇聚,开始运行。

    且不说沈默然,当单东阳知道沈默然一行四人也被魔帝击退时,他真正的惊呆了,这太恐怖了,太不合常理了。

    以前的魔帝,在沈默然手下渺小如蚂蚁。怎么现在,魔帝成长的如此恐怖呢?

    悠悠岁月!

    但也有学无先后,达者为尊。

    在武学的殿堂里,并不是那些千年老怪才是最厉害的存在。相反,武学一道有如谈恋爱。如果两人在一起三年都不能成为情侣,那么最后即使成为情侣,也是走不长。相反,有的男女,三天之后就可以进入热恋。

    沈默然,魔帝,首领这三人就是这种存在。虽然年岁不大,但他们的修为已经站在了这个世界的金字塔尖。而且冥冥之中,三人似乎相辅相成。

    且不说这些,魔帝逃出了沈默然一行人的包围圈。然后又光明正大的进入一个名叫帝豪的大酒店入住。魔帝的证件和手续都是齐全。所以住酒店畅通无阻,虽然魔帝最近惹了不少事。可是香港方面,政府方面却没胆子对他下达通缉令。

    你倒是敢来抓吧。估计来多少,死多少。要想将魔帝这样的人解决掉,只有两个办法。第一,找钝天首领或则沈默然一起。

    第二,一颗原子弹把香港夷为平地。

    显然,第二种几乎没有可能性。如今的和平年代,谁能敢下这个命令,把香港夷为平地?

    至于第一种,现在沈默然似乎也抓不住魔帝了。

    而且很要命的一点,魔帝和沈默然都不是正人君子。不像是李易那一群玄门正宗的人。沈默然和魔帝斗起来,似乎都要掌握绝对的胜算。

    那么这个时候,似乎只有钝天首领出马,才能抓住魔帝,杀了魔帝。可是钝天首领也不是受管辖的人。谁又能去请的动他?

    这些暂且不提,魔帝进入酒店套房后,他便开始盘膝而坐。

    落地窗的窗帘已经拉上,外面阳光明媚。套房里却是一片幽静,魔帝被沈默然打了一掌。这一掌包含了沈默然的玄冰气血之力。无形中带了相当猛烈的冰寒,浸入魔帝的身体。这一掌,若是一般高手承受了。当场就要死亡,但魔帝却一直支撑到现在。、

    即便是如此,魔帝也没有丝毫的慌乱。他现在已经是自己身体的神灵,一切伤口都可以自行修复。

    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魔帝的伤势便完全恢复。

    之前,在主线世界里。钝天首领受伤严重,很多天后才恢复。倒不是说钝天首领不如魔帝。而是钝天首领是被苏哈一世的大预言术所伤。伤及全身,最后才慢慢恢复。

    魔帝伤势好后,第一件事便是让李红泪联系单东阳。

    “你跟他说,半个小时滚到帝豪酒店308号房。”魔帝简单明了的下达命令。

    李红泪自然照办。

    单东阳收到李红泪的电话后,他呆了一瞬。这种感觉很奇怪,他不知道这时候去面对魔帝会有什么后果。虽然他是国安局总局长,权力大的吓人。但是单东阳知道,如果魔帝要他死,他真的天上地下,都难以逃开。

    所以这时候,单东阳带着一种视死如归的心态前去面见魔帝。去的时候,还带了一瓶飞天茅台。如果要死,就死的坦荡一些吧。

    单东阳在半个小时内,来到了帝豪大酒店的308号房。魔帝为他开门,单东阳见到魔帝时,魔帝依然是黑色神袍,脸色上看不出任何情绪来。

    单东阳进了房间,他反手关上门。

    魔帝坐在沙发上,单东阳前去拿了酒杯,然后倒上。

    “陈凌兄弟,我敬你!”单东阳举杯,缓缓说道。

    魔帝拿起酒杯,也跟单东阳举杯,两人一饮而尽。

    单东阳随后道:“那三十名狙击手是我安排的,我想和沈默然一起杀了你。”他倒是直言不讳。其实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魔帝又怎么会不知道。三十名狙击手虽然没出手,可是,魔帝能感觉的到那种危险的埋伏。

    魔帝没有说话,只是又喝了一杯酒。

    单东阳道:“没有什么谁对谁错。你有你的不得已,你有你的苦楚。我有我的职责。只不过,现在你是上帝,你要杀我,我绝无怨言。”

    “你放心吧,我不会杀你。”魔帝缓缓说道。

    单东阳微微意外。

    他看向了魔帝。

    魔帝随后又道:“只不过我的耐性被耗尽了。我手里现在有沈门的十个据点。麻烦你跟上面联系下,我需要这十个据点在一天之内被摧毁。如果你们不能办到,我会对你们上面的人展开一个斩首行动。”

    单东阳脸色顿时大变,他看向魔帝,眼中充满了惊骇之色。道:“沈门的人如果被激怒,后果怎么办?陈凌,你这样做是真要将我们国家推到一个不可挽回的地步。”

    魔帝脸色平静,道:“不要把这套老掉牙的说法拿出来跟我讲了。我不会跟你开玩笑。总之,十个据点的位置,你去

    找李红泪要。明天如果这十个据点没有被摧毁,你会看到我所说的是不是在开玩笑。”

    魔帝说完,又道:“你可以走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沈门一天不被毁掉,沈默然没有被杀掉,我不会停手。我已经一无所有,所以我并不拒绝带着这个世界一起下地狱。”

    单东阳无奈之下离开了帝豪大酒店。

    他第一时间跟华老汇报了这件事情。

    华老也立刻引起了高度重视。联合上面开起紧急会议。

    上面与上面几乎成了两头受气的夹心饼干。但现在上面手上也没有神兵利器,却是拿魔帝也没有办法。采取全面式轰炸吗?

    只怕魔帝是溜的最快的。到时候魔帝没死,倒死伤不少民众,并在国际上引起很不好的反响。

    至于沈门这边,也是不能得罪的。

    面对沈默然,魔帝这种超级武力高手。国家非常无力,其实在平常时间段,这都是上面不参与,魔帝和沈默然在自己范围内解决的。但显然,现在魔帝不守规矩了。

    面对这样一个恨不得把世界都毁灭掉的魔帝,谁又有办法呢?

    华老在会议上严肃的定出三套方案。第一套方案,安排人迅速去请钝天首领来解决魔帝。

    第二套方案,联系沈默然,想尽办法,这次要杀掉魔帝。不管怎样,都不能向魔帝妥协。这关系到国家的尊严。

    如果魔帝真要一意孤行,那么上面也会以最强硬的姿态来抓捕魔帝,击杀魔帝。

    为此,不怕流血牺牲。

    沈门一直以来也是忌惮上面的,因为国家这台机器如果真的发怒了,所展现出来的火力是恐怖的。

    第三套方案,则是安排魔帝的老首长,楚镇南局长去劝说魔帝。

    三套方案,一起实施。

    只不过,第二套方案,联系沈默然很快就宣告失败。沈默然闭关,谁都不见。

    第一套方案,是由单东阳亲自去请钝天首领。

    第三套方案,楚镇南立刻启程前往香港。

    另外,香港方面与大陆方面也紧急调动各级狙击手,高级特种兵,打算随时对魔帝进行围剿。

    上面俨然已经到了最危机的时刻了。

    楚镇南是在当天下午一点到达的帝豪大酒店。他径直来到了308号房与魔帝见面。

    楚镇南穿着一身严肃的军装,显得威严无比。他见到魔帝后,第一件事就是给了魔帝一个耳光。

    魔帝并没有躲避,任由老局长抽了。

    “老领导!”魔帝看向老局长,他眼里出现了变化。

    楚镇南进门后,立刻指着魔帝的鼻子怒骂道:“你还记不记得,你退役时答应过我什么?你再这样下去,信不信老子亲手毙了你。”他说着就掏出了左轮手枪,对准了魔帝的额头。

    魔帝依然没有躲避。如果这时候,楚镇南扣下扳机,就算魔帝是造物主,也会死亡。

    “老领导。”魔帝道:“我知道我该死。您如果要杀我,就开枪吧。”

    楚镇南呆住。

    世事变迁,似乎已经沧海桑田。当初的魔帝,一身军装,清秀之间,凛然正气。而如今再相见,一身魔气,心狠手辣。但是楚镇南却依然能感觉到魔帝内心的火热与赤诚。

    楚镇南收枪,他也不是不明白事理的人。他抓住魔帝的手,带着他来到沙发上坐下。楚镇南低沉的道:“陈凌,我知道你的感受。我知道你很难受,倾城,许晴,你妹妹都出事。我也很难过。你之前自己把自己的女儿都杀了。你这个蠢小子,你为什么要这么的痴?你就不能给自己留一条活路吗?”说到后来,他的语气里充满的了痛惜。

    这世间,似乎也只有老首长才能如此的了解他。他杀了亲生女儿,其实是把自己逼上了没有回旋的余地。

    “我是一个男人。我的家人全部因为我而死。您说我该怎么办?”魔帝眼中出现无穷无尽,深邃的悲哀。

    楚镇南道:“我知道你的性子。你要报仇,我不拦你。但你也不能不顾国家的尊严啊。你记不记得,你入警卫局的时候,在国旗下的誓言?誓死保卫家国,捍卫五星红旗。冤有头,债有主,不是吗?”

    “冤有头,债有主?”魔帝道:“首长,我从来没有忘记我的誓言。可是你说冤有头,债有主。即使有错,也全是我的错。为什么要报应在我家人的身上。我妹妹才18岁,她做了什么错事?还有倾城,许晴,她们做过一件坏事吗?”

    楚镇南沉默下去。随后,他沉沉一叹,道:“陈凌,如果你还当我是你的老首长,你就不要再把我们上面,上面卷进你和沈门的恩怨里。好吗?”

    楚镇南说完,殷切的看向魔帝。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魔帝点了点头,道:“好,首长,我答应你。”

    随后,魔帝话锋一转,道:“不过首长,您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楚镇南道:“你说!”

    魔帝道:“您待会出去之后,不要说已经说服了我。就说没人能说服我。”

    “为什么?”楚镇南不解的道。

    魔帝道:“总之您答应我,我有我自己的计较。”

    楚镇南虽然不解魔帝的打算,但也还是答应了魔帝的要求。

    他也不得不答应。

    更重要的是,楚镇南相信魔帝的话。魔帝没有必要说谎,他既然已经答应,就一定会做到。

    楚镇南随后离开了帝豪大酒店。走的时候,拍了拍魔帝的肩膀。道:“不管怎样,小子,你永远都是我的兵。”

    这一句话足以让魔帝感动。

    且说在这晚,单东阳也迅速赶到了洛杉矶,面见钝天首领。m国时间却还是下午五点。残阳如血,五月的m国,四处充满了一种来自海边的穿堂风。

    繁华大都市,加上绿树成荫,让洛杉矶显得宁静,宽广,美好。

    单东阳到达洛杉矶时,已经天黑。他向执法队员请求见钝天首领。

    单东阳报了自家的身份。

    不一会后,钝天首领批准了单东阳的觐见。在钝天首领的禅室里,单东阳见到了一身中山装的钝天首领。钝天首领低眉垂目的坐着。

    单东阳却是第一次见这位经天纬地的人物。见到时,他心中便有种想要顶礼膜拜的冲动。不过单东阳还是忍住了。因为今天他代表的是上面,是上面。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钝天首领淡淡的看向单东阳。

    单东阳深吸一口气,与钝天首领说话却是需要无上的勇气。他道:“首领,目前我们遇到了困难。想来想去,这天下间,您若不出手,再也无人阻止陈凌了。”

    “哦?”钝天首领却是没关注陈凌,道:“他怎么了?”

    单东阳当下便讲了魔帝在香港的所作所为,以及目前魔帝对上面的威胁。

    “你们上面的事情,与我有什么关系?”钝天首领听完后,却是淡淡说道。随后,钝天首领又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上面也一向视我为头号心腹大患。现在你们有难了,却反而来求助我?岂不是可笑。”

    单东阳呆住。

    钝天首领又道:“之前陈凌也算帮你们大陆,上面做了不少事情。但是你们在他出事之后,又是如何回报的?现在更是要不惜一切来毁掉他。你们上面的这个处事方法,不见得就是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