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2章哀莫大于心死
    可是她还这么小,她的母亲就已经不在了。这个可怜的孩子。海青璇心疼的将她抱在怀里。沈默然这一群人是绝对的没有人性,给妙佳吃了那么多药物,还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海青璇在街头站立了一会,她不知道该如何跟陈凌联系上。可是,这种疑惑没有持续多久。一辆银色的nz车便开了过来,停在海青璇的面前。开车的人正是李红泪。

    “青璇姐,上车!”李红泪说道。

    海青璇点点头,便带着妙佳上了副驾驶。

    海青璇对李红泪曾经投诚西昆仑的事情并不知晓,但是当初李红泪不肯跟着一起去沈门报仇,这海青璇是知道的。不过到了如今,海青璇也不怪李红泪,她觉得李红泪是对的。自己这一行前去,只是妄送了那么多人的性命而已。

    “陈凌现在在哪里?”对于外界的信息,海青璇几乎是隔绝了。她上车后便问道。

    李红泪道:“我这就带你去。”

    魔帝并没有刻意的隐藏起来,他不想死,沈默然还真拿他没多少办法。目前的魔帝和沈默然之间,想要分出生死必须得跟男女之间那事儿,得你情我愿,水到渠成的愿意斗到死才行。

    李红泪带海青璇来到了另外一家铜锣湾大酒店里。

    魔帝就在十楼的总统套房里住着。

    当海青璇和妙佳出现在魔帝的眼前时,黑袍魔帝的眼中终于出现了波动。海青璇更是热泪滚滚。

    谁也不知道,海青璇在知道陈凌的家人出事后,她是有多么的恨,多么的愤怒。她就那样,带领了段鸿飞一群热血爷们,不顾一切的杀上沈门。什么也不顾了,什么也不管了。

    还有流纱,流纱也是二话不说。

    魔帝紧紧的将海青璇和妙佳拥入怀中,这一刻,他眼中居然流出了泪水来。

    一旁的李红泪看到这一幕,心中百感交集。其实不是门主无情残忍,而是他用情太深。,否则不会是如此的疯狂痛苦啊……

    海青璇伸出一只手抚摸魔帝的脸颊,他的脸颊依然坚毅,棱角分明。“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的,你不会死的……”

    不得不说,鬼灵这一招很阴毒。魔帝一切束缚都已斩断,可是对于海青璇,海青璇如此的情深,他不可能没有波动。还有妙佳,妙佳是他的亲生女儿啊!

    “对了,妙佳要快点送医院。沈默然给她喂了药物,让她睡着。”海青璇随后说道。

    魔帝吃了一惊,但他在犹疑一瞬后,却又平静下去。

    “怎么了?”海青璇疑惑的看向魔帝。

    “先进来再说。”魔帝让开了道。海青璇不明白魔帝的突然改变,但还是进了来。

    “她睡着了……也好。”魔帝在沙发上坐下。随后又对海青璇轻声道:“对不起,累你受苦了。”

    海青璇摇摇头,道:“我什么也没帮上,反而是添乱。”

    魔帝道:“沈默然放你们两出来,是想给我造成心灵漏洞。”他的声音忽然显得冷淡和无情。

    海青璇知道这一点,她也不禁担心起来,道:“会吗?”

    人生是一条单行道,一路走下去,只能朝前,不能回头。

    而目前来说,对魔帝的这个时空来说,就好像是给了两种选择。第一种,是在陈凌的时空。他在埃及任务中回去了。回去之后发生种种事情,与沈默然合作。与首领争锋。

    这也可以算是蝴蝶效应。因为陈凌的影响,开始让沈默然和首领逐渐变的有人情味。

    而在这个平行时空里,却是因为天墓领袖们逆天想要复活。领袖们当初是找准了一个绝佳的机会,进行了偷天计划。然而,这是天道犯下的错误。就如死神来了的电影一样,出现了bug。那么在后续中,死神就会来一一收割,弥补这种错误。

    那么这位魔帝的出现,其实就是开始在弥补错误。

    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定数。

    在这个平行时空里,是从魔帝进入天墓之中开始变成平行。就像是一条道路在天墓的口子上出现了分岔路。一条是陈凌活下来,回去了。一条是魔帝进入了天墓。

    在天道之中,不应该有第二条路出现。所以,这第二条路应该是要随之湮灭的。也就是让昨天,今天,明天连成一条线。

    且不说这些,在套房里,海青璇问魔帝,是否会心中造成心灵漏洞。魔帝沉吟一瞬后,看向海青璇,道:“也许!”

    海青璇不禁色变,道:“那怎么办?”

    魔帝的眼神变的份外的温和,道:“你先别管这么多。既然我回来了,就不会再有沈默然的机会。不管是钝天还是沈默然,永远都不会再有机会来主宰我的命运。你先去洗个澡吧。”

    海青璇对魔帝有种超乎寻常的信任,见魔帝如此说,当下便也信了一些,便点头,起身去了浴室洗澡。

    海青璇进入浴室后。李红泪还在一边。

    魔帝抱着妙佳,他凝视妙佳熟睡的容颜,忽然做出一个极为温情的动作。那就是轻轻的吻了一下妙佳的额头。

    吻完后,他便对李红泪道:“我要出去一会。”

    李红泪道:“是,门主。”

    魔帝抱了妙佳,离开了酒店。

    这时候正是上午七点,车水马龙,繁华的香港正是一派生机盎然。可以看见对面大厦上,大屏幕上正打着洗发水的广告。

    可以看见正前方,远都大厦耸入云霄。

    忙碌的人群,全部来去匆匆。也能看见一些情侣或则来自大陆的游客正在性质勃勃的逛着店铺。

    魔帝一身黑袍,阳光沐浴之下,他却是一片冰寒之气。

    他就像是不存在这个时空的人,就像是中古世纪里,那种地狱骑士一般。

    但他手上抱了妙佳,却又多了一丝温情。

    魔帝将妙佳紧紧的抱在怀里,然后朝前走去。

    世界的一切,仿佛都与他无关一般。

    这是一种一个人行走到遗忘的感觉。

    也是在这时候,国安的人注意到了魔帝的举动。

    单东阳正在跟总警司路长安一起,他们在警务处的办公室里。对于妙佳和海青璇被释放,他已经知晓。也不由感叹陈凌的厉害。他们这些人如果想去救海青璇和妙佳,那是绝对没有这个可能。

    可是陈凌一出现,立刻就局势大变。

    似乎在与沈默然的博弈中,只有陈凌这样的人才配做对手。

    以前陈凌渺小,便与沈默然产生了不少锋芒争斗。如今陈凌修为大成,便是真正的沈默然的大威胁了。

    单东阳随后也明白了,沈默然这时候放妙佳和海青璇的含义。

    单东阳并不惧怕这一点,反正陈凌如果死在沈默然手上,反倒一切和平了。

    目前来说,陈凌虽然修为通玄。可这家伙是疯子,太危险了。但此时此刻,单东阳知道陈凌一个人抱了女儿离开的时候,他不禁跳了起来,惊骇失色。

    “怎么了?”路长安不解的看向单东阳。

    “这个陈凌,他是疯子,疯了,他到底要做什么?难道……1……”单东阳不理会路长安,却是立刻跟李红泪联系上了。

    国安方面,肯定是知道李红泪的联系方式的。不过李红泪对单东阳并没有多大的好感,电话通后,李红泪冷淡的道:“喂!”

    单东阳道:“你们门主要疯了,你赶快让海青璇去阻止他。”

    “什么意思?”李红泪不解。

    单东阳道:“如果我没猜错,他是要杀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李红泪顿时毛骨悚然。她就像一下子被惊醒了

    一般。

    刚才门主出去的时候,表情确实太不同了。

    李红泪连忙通知了洗澡出来的海青璇。海青璇听闻后,那里敢相信。可也不敢大意,立刻和李红泪火速出门。

    与此同时,沈默然也知道了魔帝此刻的举动。

    “难道他要杀了自己的亲生女儿?”沈默然震惊了。

    他一向自诩无情,但是依然被魔帝这一疯狂举动吓到了。这是该有多大的决心和恨啊!这样一个疯狂强大的对手,沈默然如何能不震惊?

    阳光越发的艳丽,魔帝抱着熟睡的妙佳终于来到了维多利亚港口。

    他看着前方的海水,看着周遭的繁华盛世。就在这时,他深深的吻了女儿一口,然后一滴泪水落下。

    接着,他的手轻轻的在女儿的额头上一按。就这样,在无声无息中,妙佳便停止了呼吸,死得没有一点的痛楚。

    做完这一切,魔帝跪了下去。他紧紧抱着妙佳。

    当海青璇和李红泪赶来时,还在庆幸妙佳没有被丢下去。海青璇上前来,连忙从魔帝手孩子抢过去。

    魔帝没有挣扎,而是让海青璇抱了过去。

    海青璇将妙佳抱在手里的时候,顿时感觉到了孩子已经没有了气息。

    一股凉气,寒气直抽进海青璇的心底。她只觉天旋地转,无法去接受这个事实。李红泪马上也意识到了。

    “妙佳……”海青璇被一股巨大难言的悲恸冲刺在喉咙之中。她居然发不出一个音节来。然后脑袋一黑,便就此晕死了过去。

    魔帝杀死了自己的女儿。

    这个消息很快在内部传开了。单东阳知晓后,向华老通报。也是在这一刻,所有人都震撼了。

    华老这一次倒没有来骂魔帝。不管是华老,还是单东阳,他们都感受到了一种难言的惨烈。一种毁灭天地的惨烈。

    要有多深的仇恨和痛苦,才会让一个至情至性的真汉子,大英雄狠下心来去杀了自己的女儿?

    沈默然也在第一时间知晓。沈默然的眼中闪过寒意,道:“事到如今,这个陈凌已经真正成为了威胁我的对手。他若发起疯来,是整个沈门的灾难。我们必须在香港合力击杀掉他。”

    沈默然说完后,又让人联系单东阳。

    很快,沈默然便和单东阳联系上了。

    “你好,我是沈默然。”沈默然的第一句开场白便是如此。

    单东阳收到沈默然的电话,并不感到有多意外,却是意料之中。

    “我们废话少说。”沈默然开门见山,道:“如今的陈凌是十足的疯子。接下来,他肯定会对我们沈门展开疯狂的报复。一旦报复起来,对于社会的稳定肯定会造成很大的动荡。现在他在香港,如果你们肯配合我们一起来抓捕陈凌,陈凌绝对逃不了。”

    单东阳沉默一瞬后,道:“沈少,你们沈门和陈凌的恩怨,我们不会插手。”

    沈默然道:“不插手?若是陈凌逃脱,真跟我斗起来。到时候,那个后果我怕你承受不起。这件事情,我看你还没有决定权,你好好跟你上面沟通一下再回复我。”

    沈默然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沈默然对单东阳的态度不算好,居高临下。可是并没有让单东阳觉得不痛快,因为沈默然的地位在那里放着。

    单东阳随后便与华老通了电话。

    单东阳在电话里向华老说了沈默然的请求。

    华老沉默一瞬后,道:“我现在非常理解陈凌的心情。他为我们确实做了不少事。他受了很大的委屈,这我知道,我们上面也知道。可是现在,陈凌已经是一枚随时会爆炸的炸弹,会给我的安定,给我们的民众带来很大的麻烦。所以,东阳啊,目前来说,陈凌不能留了。”

    这个表态很清楚。但是华老没有把话说透。到了华老这个位置上,他不可能把话说透。话说透就是板上钉钉,到时候出了事,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见人说话留三分。

    单东阳也懂了华老的话。

    随后,单东阳给沈默然电话,答应配合他剿杀陈凌。

    沈默然便道:“你准备好三十名精锐的狙击手,随时待命。这一次,不能再给陈凌逃脱的机会。”

    “好的!”单东阳挂了电话后,心头思绪起伏。他心中也很不是滋味。在他心中,对白衣清秀的陈凌是有感情的。他喜欢陈凌的血性和仗义。

    也欣赏陈凌的正直,忠肝义胆。

    但是正所谓在其位,谋其事。他不可能为了自己的私人感观,便去影响国家安定的大方针。

    之前与西昆仑合作,那是因为陈凌已经消失。大楚门独木难支,那么人走茶凉,一代新人换旧人是铁定的。

    眼下,陈凌发疯,成为了人民的敌人。哪怕陈凌有万种理由,万般委屈,可是他也必须死了。

    单东阳心中难受,可他对自己所做一切,俯首都无愧天地。

    夜幕降临,一轮皓月高挂天际。

    香港这座不夜城的美丽景色,可以称得上辉煌璀璨。

    海青璇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零点。她想起什么,突然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海青璇还是穿着白色t恤和牛仔裤,她的发丝柔顺,如瀑布一般。当真是美丽到了极致。

    套房里幽静一片,有外面夜景的光芒折射进来。幽暗中带着一丝霓虹,很有大都市的气息。

    海青璇抬眼便看到了魔帝一身黑袍,正站在落地窗前,静静的站着。

    海青璇思绪开始恢复正常。她脑海里停留在魔帝杀了妙佳。

    这是一个绝对痛苦的历程。

    海青璇转而变的异常愤怒,撕心裂肺。她下床便冲到魔帝身后,一把拽住魔帝的臂膀,让他面对她。

    魔帝的表情平静。

    海青璇抬手就是一耳光狠狠抽了过去,美眸含泪,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就因为妙佳会成为你心灵的漏洞。所以你就要杀了她吗?她是你的亲生女儿。你怎么下得了手。你现在看看你自己,你和沈默然有什么区别?”

    魔帝看向海青璇,海青璇也看向魔帝。

    海青璇忽然就哭了起来,她捂住脸,蹲了下去,道:“陈凌,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

    她哭的很伤心。

    半晌后,魔帝蹲下身子,忽然将她搂进了怀里,搂的很紧很紧。几乎要让海青璇窒息。海青璇没有挣扎,她其实也明白了,杀死妙佳,最痛的不是别人,而是陈凌他自己啊!

    魔帝坐了下去,就这样坐在木地板上。他的声音显得空洞,道:“青璇,我今天抱着妙佳出去。我一直走,一直走啊走。我就在想,其实我可以就这样带着我的女儿远走高飞。只要有我在,谁能伤害我的女儿?我可以看着她长大,给她所有的爱。把她当成掌心里的肉来疼。我可以的。”海青璇抬头看向魔帝。

    魔帝的眼中出现深邃的恨意,道:“但是我不成,我做不到。我想到了我妹妹,想到了倾城,想到了许晴。师姐,尘姐,她们都是因为我而死的。这个世界,我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了。妙佳是我的女儿,我不能让她一个人在这世上受苦。”

    “你可以去报仇,但你一定要杀了妙佳吗?那有你这样的父亲。”

    “不杀不行!”魔帝道:“只要我不舍得,我的心灵就会产生漏洞。沈默然就会利用妙佳来攻击我。”

    “待我做完我应该做的事情,我会来偿还倾城她们。”魔帝最后说道。

    海青璇说不出话来。

    哀莫大于心死!

    这就是现在的魔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