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1章可怕
    可这一役,整个西昆仑算是废了。西昆仑向来有傲气,不会去学习什么现代热武器。加上对魔帝的轻敌,导致瞬间遭遇惨痛的灭顶之灾。

    在接下来,大楚门的三十多名成员被李红泪集结。他们现在只向魔帝负责。

    单东阳在第一时间赶到了香港。他带着手下的高手,来到海边别墅时,所看见的便是这一场惨案。看到那么多鲜血,尸体时,单东阳整个人都呆住了。

    “全部是陈凌所杀!”路长安对单东阳说道。顿了顿,又道:“这个陈凌现在已经疯了。”

    “他现在在哪里?”单东阳穿着雪白的衬衫,他看向路长安,问道。

    路长安道:“他住在丽合大酒店里。我们不敢派人去抓捕他。”他倒是也知道,根本就不可能抓到这个家伙。

    如今的魔帝,天上地下,真已经没人再能抓住他。只要他不想死,没人能奈何得了他。魔帝在飞机上,被限制住,还会惧怕首领,可是现在,已经到了陆地上。他是连首领都不惧怕的。

    而且,事到如今,这位魔帝又还有什么可以留恋,什么可以惧怕?

    “眼下我们应该怎么办?”路长安问向单东阳这位国安总局长。

    单东阳看了路长安一眼,道:“你们先讨论吧,我要和上面汇报一下。”他说完便进了自己开的一辆别克车里。

    这时候还是下午两点,车子就停在一条林荫道上。阳光是那般的明媚,和煦。

    五月的天了,春花灿烂。

    夏天就要来到。空中有微风吹拂,带着一丝花的清香味儿。

    单东阳坐在驾驶座上,打开窗户,发着呆。便也在这时,电话响起,单东阳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来自燕京的神秘号码。单东阳便也知道是华老的电话。他立刻关了窗户,接通电话。

    华老已经知晓了香港所发生的一切,他压抑住脾气,道:“你去跟陈凌谈谈,他是一名军人,不能够这么恣意妄为。”

    单东阳嘴中泛出苦涩,道:“老领导,陈凌最在意的就是家人的安危。现在他的家人全部被沈默然杀了。他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十足的杀人疯子。”

    华老在电话里气愤的道:“他这不是胡搞乱搞嘛!他家人被杀,就是可以恣意妄为的借口吗?没有一点约束性和牺牲精神。”

    单东阳说不出话来。最后道:“老领导,现在跟陈凌谈这些都没有任何作用了。”

    华老道:“东阳,你是国安的一把手。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要尽快想出解决方案来。现在西昆仑已经指望不上,沈门和各方势力又在蠢蠢欲动,上面的手上没有神兵利刃也是难以开展。既然陈凌现在有这般修为,你去看看,有没有合作的可能。他的仇人是沈门。而在这一点上,我们和他是一致的。”

    “好的,老领导。”单东阳说道。

    华老又道:“尺度你自己把握。一切以大局为重。”

    “好的。”

    单东阳结束了和华老的通话后,便又联系了一个人。那就是欧阳丽妃。

    在这个时空里,欧阳丽妃是自从陈凌消失后,直到大楚门被西昆仑占领,她才回到了她爷爷家。沈门没有对欧阳丽妃下手,这也是给欧阳家一点薄面。

    此时此刻,欧阳丽妃也知道陈凌已经回来了。她在陈凌消失时,和陈凌相敬如宾。眼下却已经有了陌生人的感觉。可欧阳丽妃心里始终还是爱陈凌的。

    为了保险起见,单东阳还联系了欧阳老爷子。他决定和欧阳老爷子还有欧阳丽妃一起去见陈凌。

    单东阳亲自去接欧阳丽妃和欧阳老爷子。他对欧阳老爷子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后,欧阳老爷子答应了单东阳的请求。

    单东阳见老爷子答应,不禁松了一口气。他知道,陈凌是敬重老爷子的。

    下午五点。

    丽合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凌浩宇重伤在一侧,不能动弹。

    欧阳丽妃和老爷子,还有单东阳来的时候,魔帝刚刚洗了一个澡。他又换上了那套黑色神袍。

    这时候,门铃敲响。

    魔帝前去开门。

    门打开的时候,魔帝与老爷子目光相碰。

    老爷子眼中出现一丝激动的情绪,嘎声道:“陈凌!”

    陈凌出事,老爷子心中非常难过。但很多事情,他都无能为力。这时候看到这小子终于没事,他怎能不激动。

    只可惜,魔帝的眼中却并无多大波动。也不意外,道:“请进!”

    “陈凌……”欧阳丽妃在后面喊了一声。她美丽的眸子中饱含感情。

    魔帝淡淡点首,又扫了一眼单东阳,道:“既然来了,那就都进来吧。”

    对于魔帝的冷淡,老爷子和欧阳丽妃并不感到悲伤和灰心,因为他们知道,魔帝的家人的悲惨。他不可能还有高兴的表情。

    事实上,单东阳也万万没有想到。如今的魔帝已经厉害到了这般地步,可以举手之间将西昆仑击溃。

    本来单东阳是想西昆仑将魔帝给击杀了的。谁知道,事与愿违啊!

    不过就在这时,单东阳一众人进了房间后,很快又看到了里间,东方静和凌浩宇的惨状。

    这一幕,老爷子,欧阳丽妃,以及单东阳看见时都呆住了。他们本来以为魔帝只是心性大变,残忍嗜杀。却没想到,这个魔帝居然变的这般下三滥,连女人都可以……

    “你……”欧阳丽妃娇躯颤抖起来,这几乎是一种信念的坍塌。

    老爷子也是痛心疾首,怒声道:“陈凌,你怎么可以这般的自暴自弃,干出这种事情来?”

    单东阳陷入沉默,一言不发。

    魔帝面对老爷子的指责,也不反驳,淡淡道:“你们有什么事情就说事,没事的话可以离开。不要跟我讲什么大道理,我没兴趣听。”

    “你太过分了。”欧阳丽妃转身就跑了。她是哭着跑出去的。

    “我想单独跟陈凌谈谈。”这时候老爷子对单东阳说道。

    单东阳看了魔帝一眼,随后点头。

    “我们没什么好单独谈的。老爷子你不必浪费口舌了。”魔帝说道。

    老爷子呆住。他沉沉一叹,随后便也和单东阳坐了下去。魔帝坐在对面。

    老爷子面向魔帝,道:“陈凌,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难受。但是冤有头,债有主,你这样放纵自己,迟早有一天你会后悔的。我是过来人,我知道这种放纵虽然可以带来短暂的减压,可终究是不会有结果的。”

    魔帝看向老爷子,他的眸子里似乎有种无尽的深邃,他道:“老爷子,我敬重你。所以今天特意破例多说几句。第一,你不要企图以过来人的身份跟我说教。因为你完全不了解我。第二,你更不了解我现在是什么情况。我的修为已经接近神灵,大圆满。我已经窥得了大道的真谛,这些都不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能够理解的。我的心志,没有什么东西动摇得了。第三,我不是在放纵。随心所欲,想杀就杀,这才是我的心意。”

    老爷子顿时说不出话来了。此刻的魔帝,再不是当初谦恭的清秀少年郎。现在他绽放的气势,俨然之间已经犹如天尊一般可怕,强大。

    老爷子也才认清楚一件事情,他虽然年长许多,但是他真没有资格跟这样的魔帝来说教。

    魔帝已经是看穿悠悠岁月的存在。

    老爷子喟然一叹,道:“既然如此,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陈凌,你好自为之吧。”他说完便即告辞。单东阳也不好对老爷子做出挽留。

    老爷子走后,这套房的

    客厅里就只剩下魔帝和单东阳。单东阳想起初始见东方静,东方静这一行人的强大等等。可现在,东方静这一行人却是如此凄惨。

    这么多年来,这个魔帝始终是强大的。如今更是强大的离谱。果然,只有不停进步和拥有运气的人才是真正可怕的人啊!

    其他的都是浮云。

    “单东阳,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魔帝淡声问道。

    单东阳深吸一口气,道:“我知道现在我说什么都是徒劳了。西昆仑既然被你打残了,那么,你觉得我们之间还有合作的可能性吗?”

    魔帝道:“合作?”他沉吟一瞬,道:“我现在要灭掉沈门。你们如果愿意合作,那我们就可以合作。如果你们不愿意,那便也算了。”

    “沈门并不好灭。你虽然现在修为超凡入圣,可是……”单东阳心下惊骇,说道。

    “你不用跟我可是了。”魔帝道:“本来也没指望你们。没什么话说了,你便离开吧。”

    “你想要怎么合作?”单东阳试探性问道。又道:“我们必须想到触怒沈门的后果,和会给国家带来的灾难性。”

    魔帝道:“由我的人和你的人一起,先去灭了松涛山庄。然后针对沈门各个据点开火。就是这么简单。”

    单东阳道:“沈门若是知道我们和你如此合作,他们会扰乱。你要知道,沈门的高手太多了。”

    “我懒得去想。”魔帝道:“你说的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

    单东阳不禁语塞。

    “我需要和上级领导商量,然后才能回复你。”半晌后,单东阳说道。

    魔帝点点头,道:“尽快吧,我耐性不太好。”单东阳也点头,然后起身告辞。

    单东阳走后,魔帝向李红泪电话布置任务。找出那些曾经侮辱过她家人的男人来。

    李红泪又问道:“是否要找寻妙佳和海青璇?”因为妙佳还活着,而海青璇也只是被沈默然关了起来。

    魔帝没有丝毫犹豫,道:“不用了。”他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那就是在他心里,这两人已经死了。他现在要灭沈门,就不会再让自己有一丝的牵绊在心里。

    香港所发生的事情,沈门的沈默然自然也已经知晓。沈默然正在松涛山庄内,他身边有海慧上师这名混元高手,也有鬼灵这位混元高手。更有孤岛上的张家两兄弟。

    在这个时空里,到了后来,沈默然依然觉得势单力孤。他本身就一直在致力寻找这些高手。所以后来,还是去将这些人请了回来。只不过,在这个时空里,他是独自去请的,并没有和宋嫣一起。

    沈默然这时候已经听说陈凌杀了西昆仑的宗主。时间是凌晨,沈默然泡在温泉里,温泉池里,雾气氤氲。手下正在汇报香港所发生的事情。

    沈默然听完后,脸色上却没什么大的波动。他只是有些想不到,当初手下逃生的小卒子,这下终于成长到了可以威胁自己的地步。

    沈默然沉默了一会后,便出了温泉池。他知道,自己跟这陈凌眼下的仇算是结大了。与其等这家伙来破坏报复,还不如自己去找他来的实在。

    沈默然连夜带了张家两兄弟,又带了鬼灵。接着还带了陈凌的女儿妙佳,以及被抓的海青璇,乘坐私人飞机朝香港而去。

    这个消息,很快就被国安的人知晓。

    当然,想用导弹轰下沈默然的飞机是不行的。一来沈默然会跳伞,二来,沈门有一套威胁系统存在。

    如果真的这次坐飞机会出事,沈默然也不会上去。

    单东阳这边知晓沈默然的动向后,便也立刻与华老,吴文忠来商量。

    华老和吴文忠一致认为,这一次上面不要插手。沈默然和陈凌打起来是正好。不管是谁死了,上面都没现在这么头疼啊!

    魔帝也很快知道了沈默然前来的消息。

    一场旷世大战眼看就要触发。值得一提的是,沈默然的修为在没有任何干扰下,也是进展神速。而且就在大气运降临的这几天,他也已经成功的从人仙中期进步到了人仙巅峰。离造物主,大圆满只差一步。

    凌晨六点,天边泛起鱼肚白。

    沈默然的私人飞机降落在了香港国际机场。

    出了国际机场,沈默然一行人便径直前往丽合大酒店,这是朝魔帝赶去的。

    不过魔帝也不是傻子,沈默然这边高手太多,魔帝很快就离开了丽合大酒店。离开前,将东方静和凌浩宇直接给杀了。

    沈默然一行人到了丽合大酒店,并不见魔帝踪迹。沈默然在魔帝的房间里,找了沙发坐下。室内灯光雪白一片,里面似乎还有魔帝残留的气味儿。

    鬼灵,张家兄弟分别抱了妙佳,和抓了海青璇。海青璇萎靡的紧,穿了t恤和牛仔裤。她似乎是受了不少非人的折磨,脸色特别的苍白。只不过这一次要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所以还是穿了周正的衣服。

    落入沈默然手中,又那里还有什么侥幸的事情。

    沈默然着深蓝色休闲衬衫,佩戴名表,犹如高雅的贵族。他冷笑一声,嗤之以鼻,道:“什么狗屁玩意儿,还以为有多了不起了。我这个大仇人一来,他还是只有夹着尾巴逃走的份儿。”

    随后,沈默然打了电话给天堂组的负责人,道:“放话给陈凌,让他一个小时内滚到丽合大酒店来见我。不然他的女儿和海青璇会从这十八层高楼上被丢下去。”

    “是,少主!”

    一切都进展的很快,这番言语威胁,很快通过各种渠道传到了魔帝的耳朵里。

    魔帝也很快回应,道:“尽管丢下去,我只当他们已经死了。”

    这个回话很坚决,沈默然不禁呆了一呆,这时候也才意识到,这个陈凌是真正的不同了。

    不管怎样,一个小时后,魔帝并未出现。“丢下去吧。”套房的客厅里,沈默然对身边的鬼灵说道。这并没有一丝的转圜余地。

    “主人,不可!”侏儒般的鬼灵丑陋极了,他这时突然开口说道。

    沈默然冷冷一笑,道:“有何不可?”鬼灵道:“现在这个陈凌明显不在乎这两人的生死了。他的修为进展如此之快,很明显是已经放下一切束缚了。我们杀了这两人,也没什么意义。倒不如放了她们,让她们去找陈凌,从而给陈凌造成心灵上的漏洞。”

    沈默然眼睛一亮,道:“妙计!”

    沈默然并不是正人君子,所以他才会带了一众高手,以及妙佳和海青璇来。为的就是要杀了陈凌。而西昆仑一众人虽然傲气十足,可确实是属于玄门正宗的。反而会君子很多。这也是魔帝能一举将他们击溃的原因所在。

    妙佳一直处于半睡半醒的空当,因为她服食了不少药物。这也是沈默然懒得听她吵闹的原因。妙佳身体敏感,对这群凶神恶煞都是害怕的,一接触就会大哭。

    海青璇意外被释放,她抱着妙佳离开丽合大酒店后。抬头看那天空,天上的云彩红彤彤的,有晨曦洒了出来,洒遍整个繁华的香港。

    这是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

    同时,海青璇也知道,陈凌并没有死,他回来了。海青璇不禁热泪盈眶,她就知道,陈凌不会死的。那么多的风风雨雨,他都没有死。他怎么可能会死呢?

    海青璇的修为还在,在沈默然这些**oss面前。他们是不屑控制海青璇的,反正海青璇也逃不了。

    海青璇自然也知道了刚才沈默然和陈凌的交锋。她不怪陈凌的无情,她觉得这是陈凌的计策。因为她和妙佳已经被平安放了出来。

    妙佳穿了红色的外套,她的脸蛋粉扑扑的。她长的真是可爱,美丽。小唇是那般的诱人。也幸好,她才不到两岁,也才躲过了许多的厄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